摩托车上打P,别吸了快停下要喷了

 傅御风降下车窗,低声问道:

 

    “什么事?”

 

    保镖跑得很着急,还喘着气,一字一句的说道:

 

    “boss,刚才在西边的海域那边发现了一个暗礁,直径达到了五米,处于海岸三米多的地方,经过我们断定,sur很有可能就在那上面。”

 

    直径五米,可以说是一个小岛了,傅御风眉眼深邃,升起车窗,说道:

 

    “找个人回去把船开过来,你带路,过去看看!”

 

    “是!”

 

    傅御风开着车跟在保镖的车子后面,开了大约一公里左右,终于看到了他口中的那个暗礁。“就是那个,这个暗礁太大,奇形怪状的,甚至还有植物生长,所以一大部分的干扰了我们的视线,现在不确定sur到底在不在上面,不过按照时间推断,sur很

 

    有可能是在八九点没有涨潮的时候跑了上去,玩了一会儿想下来的时候水面升高了,下不来了。”

 

    温凉听了保镖的话,十分着急,接了安全带就想下车。

 

    傅御风一把按住她,沉声说道:

 

    “不准下去!”

 

    温凉十分着急。

 

    “傅御风,sur在那上面!你看海平面那么高,几乎快要把那个礁石给淹没了,sur如果真的在那上面的话,会有危险的!”

 

    傅御风沉着声,说道:

 

    “我知道。我已经让人回去开船了,几分钟就到,我亲自过去找它,你就坐在车里,不要着急,知道了吗?”

 

    温凉的情绪慢慢的被安抚下来,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那你过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傅御风松了口气,还不忘调笑她。

 

    “终于想起来你还有个老公了,嗯?我还以为你对那只傻狗的关心已经超越了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换不来你一点关注。”

 

    温凉的脸瞬间就红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你瞎说什么呢!”

 

    刘嫂坐在车子的后座,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听到两人的嬉笑打闹,也只是呵呵带过,就真的像是一个工具人,叫的时候才答应。

 

    傅御风不放心温凉一个人在车上,转身对刘嫂嘱咐说道:

 

    “刘嫂,你留在这里看着太太,注意不要让她下车,知道了吗?”

 

    刘嫂连忙点头。

 

    “哎!先生,您放心,我会好好看着太太的!”

 

    傅御风颔首,又看了温凉一眼,才开车门下了车。

 

    温凉坐在车里去看,傅御风昂首阔步,背脊宽阔,单手插兜,一头黑色的细碎短发在太阳下十分耀眼。

 

    他背对着温凉,温凉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着他的背影,就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刘嫂适时的出声,说道:

 

    “咱们家的先生,真的是我见到过最年轻有为的男人了,人长的帅,还有能力,太太,您好福气。”

 

    温凉看着傅御风的背影,轻笑了声,点头。

 

    “是吧,刘嫂,我也觉得我好福气呢。”

 

    傅御风来到海边,一群保镖搜寻过周边,几乎已经锁定了这个暗礁,一群人围在那里,各种角度的查看,都没有看到sur的影子。

 

    看到傅御风走过来,一群人连忙低头喊道:

 

    “boss!”

 

    傅御风微微颔首,问道:

 

    “看到了吗?”

 

    众人纷纷摇头。

 

    “这个暗礁太远了,上面还有物体遮挡,物体长得也很高,根本看不到。”

 

    海面上的风很大,众人喊叫着sur的名字,很快被海风吹散,裹挟着寒意的冷风吹在傅御风的脸上,衬的他的脸部棱角更加分明。

 

    “别喊了!等船开来上去看看!”傅御风突然开口,沉声打断了众人喊叫sur的声音,果断的下了决定。

 

 第五百零九章 救助

 

    众人纷纷应是,停了声音,但是还依旧探头探脑的观察着暗礁上面的状况。这些保镖都是经常跟在傅御风身边的,可以说跟sur都有着深厚的感情,现在它不见了,他们的担忧不比傅御风和温凉少,找sur的时候也是十分的用心,不放

 

    过一点蛛丝马迹。

 

    等了将近十分钟,远处海面上终于传来发动机响动的声音。

 

    众人齐齐的转头去看,刚才被派回去开船的那个保镖终于把船开了过来,一路乘风破浪,迅速的刹车,停在了海岸上。

 

    傅御风走过去登上船,沉声吩咐。

 

    “从暗礁的后面绕过去!”

 

    “是!”

 

    保镖调转方向,迅速的打了个弯,朝着暗礁的方向开去。

 

    温凉坐在车上,也看到了傅御风登船的动作,她有些紧张,解了安全带就想下车。

 

    刘嫂连忙拦住她,紧张的说道:

 

    “太太,先生下车之前吩咐过,说让您在车上等他的!”

 

    温凉咬着下唇看着船开走的方向,说道:

 

    “刘嫂,现在海平面都已经升起来了,还不知道那块暗礁上面的情况怎么样,傅御风过去会不会有危险,我想过去看看。”

 

    刘嫂语重心长的说道:

 

    “太太,看现在的情况,船已经被开走了,您就算过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会干扰先生的思绪,徒惹他担心您啊!”

 

    温凉听了这话,想要开门的动作停住,担忧的望着船的方向,低低的说道:

 

    “不知道sur到底有没有在那块暗礁上。”

 

    刘嫂也不敢确定,但还是安慰道:

 

    “太太,不管在不在,我们sur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您就别担心了。先生亲自登船,一定能把sur带回来的。”

 

    温凉闻言。果真轻松了不少,笑了笑,说道:

 

    “是的。他一定会把sur安全带回来的。”

 

    她应该相信他多一点。

 

    傅御风上了船,由保镖开着船向那块暗礁靠近,越靠近,傅御风的眉头皱的就越紧。

 

    这块暗礁不知道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上面石头的形状十分奇怪,从海岸上往这边看,暗礁距离海面的距离还很高,上面布满郁郁葱葱的树木,像是一个十分小的小岛。

 

    可是靠近了以后,傅御风朝着暗礁看了一眼,眉目发沉。

 

    这块暗礁是个圆形的小岛形状,整块暗礁已经全部被海面淹没,现在露在外面的,只是它长的高高的犄角!

 

    犄角并不算大,呈月牙形状盘旋在暗礁上,所以众人在岸边看过来的时候,才会有这块暗礁十分巨大的错觉。

 

    傅御风沉着的吩咐。

 

    “绕到后面去,看看sur在不在上面!”

 

    “是!”

 

    保镖开船,迅速的绕过一整个暗礁,来到后方,就看到被海面淹没的暗礁上,sur正踩在一块突出的小石头上,看着周围越涨越高的海水,惊惧的挣扎。

 

    保镖瞳孔一缩,赶忙朝后喊道:

 

    “boss,找到了!sur在后面!”

 

    而sur此时也看到了傅御风和保镖,激动的朝着他们两人叫着,眼睛里满是看到亲人的兴奋。

 

    “汪汪汪!”

 

    保镖控着船,并不能靠的太近,暗礁距离海面很浅,船体开过去会直接跟暗礁相撞,不但救不了sur,他们两人可能也会被耽误在这里。

 

    保镖控着船在暗礁的周围盘旋,sur本来十分恐惧,但是看到傅御风以后,不再害怕海水,猛的跳下石头,在暗礁上踩着海水蹦跶着,追随着船的方向,跑来跑去。

 

    “boss,我们的船只能尽量靠近,不能开过去!”

 

    傅御风沉着的点了点头。

 

    “sur可以自己游过来,你控制着船,尽量靠近暗礁。”

 

    “是!”

 文学

 

    保镖控制着船,缓慢的靠近暗礁,好在海水清澈,他们可以大致的判断暗礁的位置和深浅,傅御风稳稳地坐在后座,冷眼看着激动的sur,沉声说道:

 

    “还不过来!”

 

    sur顿时亢奋了,扑腾一下跳进水里,拼命地晃动蹄子,终于靠近船边,还没扒拉船,就有一双手迅速的伸过来,一把把它捞了起来。

 

    “汪汪汪!”

 

    sur反应过来,看着抱着自己的傅御风,激动的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脸,傅御风嫌恶的避开,冷声警告。

 

    “你再敢动一下,我就把你扔进海里!”

 

    sur呜咽一声,顿时不敢再动弹了。

 

    今天虽然出着太阳,但是海水依旧十分冰冷,sur上了船以后,整只狗被冻得瑟瑟发抖,傅御风清楚的看到它的狗鼻子里被冻的流出了鼻涕。

 

    嫌弃的坐的离它远了一点,迅速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sur身上,傅御风气急败坏的骂道:

 

    “真是败给你了!以后再敢偷偷跑出来,我就把你宰了炖汤!”

 

    sur不满的嚎叫,被傅御风踹了一脚,瞬间老实了。

 

    傅御风刚才从海水里捞起sur,自己身上不可避免的也跟着湿了水,现在被冷风一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他下颌冷毅,沉声说道:

 

    “开快点儿!”

 

    保镖不敢耽误,将船加速,转身的时候看到傅御风只穿了一个薄薄的衬衫坐在那里,迎着冷风,身上的肌肉线条都被吹得十分明显。

 

    他松了手把,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傅御风,说道:

 

    “boss,您先将就一下吧,海上的风大,别冻感冒了。”

 

    傅御风摆手。

 

    “不用。你穿上,开快点儿就行。”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被拒绝,保镖看了眼后座的傅御风和sur,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再坚持,只是开船的速度比起刚才又增加了不少。到了岸边,等候已久的保镖迅速的上前,将趴在船里的sur给抱了出来,sur虽然披着傅御风的外套,但依旧抵不过冬日的寒冷,浑身的毛上都已经结冰,暴露

 

    在众人的视线里,正瑟瑟发抖。

 

    傅御风沉着的吩咐。

 

    “把它抱走去吹热风,所有人,全部散了!”

 

    “是!”沉着划一的声音,傅御风迎着冷风,迅速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第五百一十章 我会疯的

 

    温凉坐在车里,看到傅御风回来,保镖一拥而上的时候,再也坐不住,迅速的推门下了车,朝着众人奔去。

 

    中途撞上快步朝这边走来的傅御风,她紧张的拽着傅御风的衣服,急忙问道:

 

    “傅御风,sur呢?找到了吗?在不在那块暗礁上?”

 

    傅御风拉住她的手,安抚的说道:

 

    “找到了,就在那上面,现在已经让人带着去吹热风了,好了,别担心,我们回去再看它,嗯?”

 

    温凉点点头,这时候才发现,傅御风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衬衫!

 

    “你!你怎么穿成这样!你的衣服呢!”

 

    温凉迅速的脱掉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拉着傅御风的手,快速的往车边跑。这时刘嫂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在车上找出一块毛毯,快速的下了车,朝着这边走来。

 

    “先生,先披上吧,这天比较冷,可别感冒了。”

 

    傅御风没有拒绝,披上毯子,反客为主的拉着温凉的手上了车,才说道:

 

    “sur在暗礁上,我们的船过不去,它自己跳进海里游过来的。”

 

    一句话,简单的介绍了刚才他们出海的那一会儿发生的所有的事,虽然轻飘飘的带过,但是温凉还是听出了里面的凶险。

 

    “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温凉紧张的拉着傅御风,左看右看,看着他被冻得发红的手,眼圈慢慢的红了。

 

    傅御风轻叹一声,把人拥进自己怀里,低声说道:

 

    “不是喜欢sur多过我,现在又哭什么,嗯?”

 

    温凉本来硬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但是听到他的这句话以后,瞬间控制不住了,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哭着说道:

 

    “我哪有说过,你又污蔑我……”

 

    怀里的姑娘如此可爱,傅御风哪里还能说出一句责怪的话,紧紧的抱着,宠溺的说道:

 

    “好好好,没有说过,没有说过,宝贝,别哭了,sur没事,我也没事,我们回家吃饭,好不好?”

 

    温凉忙点头,挣开傅御风的怀抱,才想起后座上还坐着刘嫂,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

 

    “刘嫂,让你看笑话了。”刘嫂比她更为局促,本来坐在这里就已经非常的紧张,现在还亲眼目的了先生和太太亲密的一幕,刘嫂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现在被温凉点名,只能笑了笑,说道

 

    :

 

    “没有,没有,先生和太太的感情好,我们在一旁看着,也十分的替你们高兴。”

 

    这是真话,刘嫂虽然害怕傅御风,但是却是真的羡慕傅御风和温凉之间的感情。

 

    温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悄悄的挣脱了傅御风拉着自己的手。

 

    缓和了一会儿,傅御风的身体回暖,低声说道:

 

    “我们回去吃饭。”

 

    然后发动车子,转头朝着海滨别墅的方向驶去。别墅里,李医生在傅御风出门的时候,也已经知道了温凉带着sur偷偷跑出去的事情,待看到傅御风把人带回来的时候,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跟着温凉唠叨了一路

 

    。

 

    “你还真敢偷跑出去啊,你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子,万一再得个什么病,躺床上了怎么办?”

 

    “你这个小丫头,个子不大,胆子却不小,竟然敢在傅御风的眼皮子底下带着一只狗偷跑,还折腾的全家人一起操心,你啊你,真得好好惩罚一下才行!”

 

    “呦!sur怎么变成了一只落水狗,小丫头,你不会带着它去海里游泳了吧?”

 

    温凉实在忍受不了,打断说道:

 

    “李医生,你又在开我的玩笑,现在这么冷,我怎么可能会带着sur出去游泳!”

 

    李医生哼哼两声,故意说道:

 

    “那它怎么全身上下都是冰?你可别告诉我,这是年下最流行的宠物造型。”

 

    温凉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还是没有脸面把sur意外被困暗礁的事情说出来,只能默默地躲在了傅御风的身后,寻求庇佑。

 

    傅御风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衬衣,但是别墅里面的温度较高,他的身子也已经回暖,只是手依旧很红,被李医生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怎么回事?你这是怎么搞得,你也下水去跟着一起游泳了?”

 

    傅御风慵懒的看了他一眼,自己的衬衣被人从身后猛的揪紧,他微微一顿,没有回答,而是拉了一把温凉,将人拉进怀里,揽着往餐桌边上走。

 

    “吃饭!”

 

    折腾了一个早上,总算是可以吃饭了。

 

    温凉却还担心sur的身体,一直往大厅的方向看。

 

    傅御风拿着筷子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不满的说道:

 

    “它已经被人带下去洗澡了,身上全是冰,要好好的洗个热水澡,吹干毛,才不会感冒。”

 

    温凉闻言,才收回视线,轻轻地点了点头,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责。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任性带着sur出去放风,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傅御风以往是最听不得别人说温凉一点不好的,就算是温凉自己,在自责的时候也会被傅御风强烈的批评,但是这一次,听着李医生的责难,还有温凉自己的懊悔,他难

 

    得的没有开口打断,而是附和着说道:

 

    “你知道就好。”

 

    温凉闻言,更加羞愧的低下了头。

 

    傅御风拉着温凉,坐直了身体,正视着她的眼睛,说道:

 

    “宝贝,今天的这件事情确实是你的错,但是我还是要表扬你。”

 

    温凉讶异的抬起头看着傅御风,听到他继续说道:“没有在sur丢了以后自作主张的独自去寻找,而是乖乖的等着我来,这一点值得表扬。sur很重要,你更重要。sur是我们家的一名成员,它丢了,我会

 

    担心,会忧虑,也会努力的去寻找,但是却不能忍受你消失不见,那时候,我想我会疯的。”

 

    温凉闷闷的低下了头。

 

    “我知道的。我出门没有带手机,所以想过让刘嫂回家找你的。”

 

    傅御风淡淡的应了一声,把温凉抱进怀里,说道:

 

    “这次的事情我只能承受一次,下不为例,不能再背着我偷偷跑出去,知道了吗?”“……好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