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撞击旗袍美女的肉体-两女的硕ru相互挤压摩擦

   太顺手,也太平常,现在谢市的工作他处理起来竟然得心应手。

    这不正常。

    他只是一个助理,不是谢市。

    韩启子一瞬间就想到谢闵慎曾经问他:“想不想高升?”

    韩启子答曰:不想。

    这不赶紧让谢闵慎回来,他还想上头有人罩呢。

    “你给我滚进来。”谢闵慎先一步走进办公室。

    韩启子认命跟上,“谢市,我真的要请假。”

    “多久?”

    “半个月。”

    谢闵慎冷骂:“滚蛋。”

    “好嘞,我今天就滚。”

    韩启子自动理解,谢闵慎批准他休息的假条。

    “顺便把你的东西都给抱走吧。”他慢悠悠的飘出一句话。

    韩启子骑虎两难,“谢市,我真的该回家了。”

    谢闵慎吩咐:“门关上。”

    韩启子听话去。

    “为什么突然让我回来?”

    韩启子:“谢市,我做你的工作太久,代替你出席活动次数也很多,风头已经盖过副市,我只是上头配给你的助理,你这不是想让更上头揪我小辫子么。”

    谢闵慎:“韩启子,为什么你不想向上爬?”

    韩启子反问:“谢市,你为什么也不想往上爬?”

    “你想听我解释?”

    韩启子点头又摇头。

    谢闵慎自问为什么不想走这条路?

    他并不反感谢市这层身份,相反他能给周围的家人带来荣誉,给自己保护这个地区的百姓带来安全。这也是谢爷爷最开心的事情。

    但是,这是之前的目标,现在的他,不可能了。

    因为,到了一定时候,他就要辞去这一切职务。

    因为,他身上有三条命的仇,小军的命,雷达的一生,杨染的死!

 文学

    必须报!

    南非那个国家,谢闵慎还会回去,并且不会晚,他要的是以谢闵慎的身份去报仇。

    到那时,谢市这次层身份就成了累赘。

    可能还会连累谢家。

    他可以有更好的安排,从政这条路,走过,便不后悔。

    “谢市,你继续走这条路的话,其实有机会竞选……”

    谢闵慎打断:“我不会。”

    顶层的人,谢闵慎有这条命,他却不想有这个心。

    谢爷爷,程卓爷爷,两个骨干大将,程家兄长在军中的地位,谢家的财力,可以说谢闵慎的未来一帆风顺,必然如此。

    偏偏,他拒绝。

    “谢市,你以后想干什么?”

    谢闵慎:“我现在还没想以后的事,你已经知道我的内心所想,韩启子,我再问你一次,这个位置,你想不想要上升?”

    韩启子犹豫,“谢市,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上升。”

    谢闵慎眼神似乎能透过人心。

    韩启子又说:“我想过,但是,我的能力不够。”

    谢闵慎:“我给你半年时间,把y县升为县级市。”

    如果,韩启子真的做到,他上升必然。

    程卓爷爷还在位,谢闵慎手中出来的兵,他都会重用。

    到时候,谢闵慎就该辞职了。

    “我会和上边联系,现在,你可以回家,给你三天假期,三天后,自己去y县报到。”

    韩启子突然愣愣在原地,他末了,郑重的说:“谢谢。”

    谢闵慎:“出去吧。”

    两人之间说清楚透彻明白,谢闵慎的内心真正想法,韩启子不会外说。

    他假期三天时间,并没有回家,而是私下走访y县,周围的小区建筑,县城的市容,还有周边河流的卫生安全。

    晚上,谢闵慎回到家,林轻轻才说出今天有人给她打电话的事情。“闵慎,为什么他们会突然联系我?”

    “因为你是谢市的夫人,也是谢家的二少夫人,他们现在想找谢氏集团这个大树乘凉,又想靠着我这个山以后猖狂。你就是那个媒介。”

    谢闵慎说:“答应下去,这个公司我会命人打理,以后这个就是你和小珝的公司。”

    “我不懂商业知识。”

    谢闵慎:“谢氏有专业的职业经理,他会代为管理。”

    林轻轻问:“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谢闵慎解释说:“轻轻,这个公司其实是小珝的。但是,他现在还小,高中上完学,我们就给他一个公司,逼着他上大学,你知道,如果没有文凭,以后小珝出社会很难做事,他现在就在反感上学。”

    林轻轻了然,原来是这样。

    “闵慎,那我明天去公司?”

    谢闵慎:“不用,你现在是谢市夫人,谢家二少夫人,你那天心情好再去也行。”

    林轻轻钻进谢闵慎的怀抱,“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现在你调查刘氏到哪一步了?”

    谢闵慎搂着娇妻的肩膀,“林倩的,你要听么?”

    说完,他唇贴着林轻轻的耳朵低语。

    至于刘氏,最近经常去江左影视。

    王珊躲得次数多了,她烦死了,“怎么比狗仔还勤快。”

    白樱:“我救你的次数够多了,你自己去吧。大不了,再坑她一笔钱。”

    于是,今天下午,王珊,大大方方走出公司大门,她站在马路边挥手,似乎在打车。

    刘氏知道,这是在做给她看。

    车子很快上去,“你下班了?”

    王珊笑脸奉上,“是的。你怎么来了?”

    刘氏:“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想找你一起喝杯咖啡,你有时间么?”

    王珊挑眉,她打开车门,坐上去,“走吧。”

    今天,就知道刘氏到底想做什么。

    车子一路行驶到浩翔地产新开发的楼盘。

    王珊:“这里应该没有咖啡厅吧?”

    刘氏指了指里边的僻静角落,“有一家很小的咖啡馆,味道很好,你可以尝尝。”

    两人这一次的交际,王珊一点也不熟络。

===第383章 一知半解教徒弟===

第383章 一知半解教徒弟

    刘氏四十多岁,年纪上的差距,她在王珊面前似乎还是优雅得体的贵妇。

    她们一路走向前,两人落座。

    “说说,找我来什么事?”王珊懒得费尽心机和她周旋,直接开门见山。

    刘氏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她指了指楼盘外边的一个门面,“你觉得那个房子怎么样?”

    王珊轻飘一眼:“就那样。”

    这时,刘氏从包中拿出一份合同,“这是我的一个购房协议,因为前段时间我女儿心善做的慈善搭进去了四亿,所以今天我有个不情之请,就是……你可不可以帮我和谭总求求情,这个费用可不可以低一点?那个房子我女儿是真的很喜欢,你可能不知道,我也离婚了。我们母女俩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可以去签约影视公司,在媒体面前大放异彩,我们只想买一个门面,开一家美容店,可以照顾后边的生活就好。”

    “你女儿能扔四亿,你觉得你们没钱?”

    王珊反问。

    刘氏:“倩倩被我们从小宠爱坏了,她心底很善良,这次听说是个慈善晚会,就一心想去救助贫困地区的人,她还以为这是她爸爸在时候的公司,钱可以随意挥霍。所以,那天晚上才花了四亿。我和林普离婚后,也才得了几亿的遣散费,也没有公司的持股权,现在,林氏集团的其他股东都很排挤我们母女,四亿,是我用离婚分手费交的,倩倩为此在家哭了好久,觉得自己做好事也没人支持。后来,倩倩说想自立门户,开个美容院,一楼门店,二楼住人。”

    咖啡端上。

    王珊端起抿了一口。

    她继续听林氏说。

    “倩倩看上了这里,因为一平单价太高,只好作罢。我做母亲的,偷偷要去买,结果囊中羞涩,真是惭愧。”

    对于刘氏的话,王珊听一半,信一半中的一半。

    “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刘氏祈求。

    她说的已经很可怜了。

    王珊伸手:“合同让我带回去和谭岳看看,成不成看他意思,毕竟我不是老总。”

    “你愿意帮我已经很感谢你了,谢谢。”

    刘氏看似真诚的致谢。

    王珊也想看看刘氏到底在玩儿什么花样,她接过合同,起身言道:“走吧,我直接坐出租车去找谭岳,你回家安慰倩倩别伤心,做好事是会得到福报的。”

    刘氏提出送王珊,却被拒绝,“你最近事情应该挺多的,别管我,先去忙你的。”

    她目送王珊上出租车离开。

    转身,她坐回车内,“二十万,我要用一百万补偿回来。”

    她不是吃亏的人。

    王珊在出租车上一直翻看合同,细微之处都仔细检查。

    难道刘氏这次只是想让她和谭岳说一声买房子便宜的事情?

    车子到浩翔地产,王珊径直上楼,到总裁办公室,她直接推门而入,“继儿子,快帮小妈捋捋,刘氏这什么意思?”

    说着她将合同放在谭岳的桌子上。

    “小妈,你最近都没有工作的么?天天往我公司跑,有瘾?”

    王珊拉着一个凳子坐在谭岳面前,“继儿子,你快帮妈看看,这咋回事儿,小妈最近被武术课逼疯了,我当个明星还要上课,脑子转不过来玩儿,刘氏是不是只是想让你给她便宜房子?”

    刘氏为人,王珊接触的仅限于之前坑她的时候。

    谭岳拿起合同看,“她想花七百万买一个门面房,就这个意思。”

    “你赔了么?”

    “赔了一百万。”谭岳不放在心上,他放下合同,大气签上自己的名字,“好了,给她吧。”

    “你赔了一百万,你还签字?”

    谭岳:“小妈,你之前坑的二十万现在变成一百万就当是个教训。以后记得,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欠人家的早还。”

    “我当时坑她的时候,你不是默认了。”

    谭岳:“我不是说了,会帮你收拾烂摊子。如果我不同意,刘氏在外边到处宣传你的不好,拿她的钱不办事,你觉得好听?一百万不要就不要,今年你买房的钱扣了就行。”

    王珊觉得自己亏大发了,她老不乐意了,心中堵了个大石头。

    这个刘氏能当轻轻爸的三儿,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谭岳:“你回家吧,这一个月内别来慰问我。”

    王珊:“不可能。”

    她最近挺闲的,那拉和周俊都非要让她减肥。

    谭岳:“我给你送个剧本,自己混片场,让我清静几天。”

    刘氏一路回家,她对林倩说:“最近别吸烟,也别去拼酒。我给你报了个形体班还有减肥班,美容班,学校没课的时候,就去这几个地方。”

    林倩:“我不吸烟我会死的。”

    “你吸烟了你也会死,听妈的,我为你好。”

    刘氏注视着林倩,因为小时候对她无尽的溺爱,结果年纪轻轻,便学会吸烟喝酒,还没毕业,就和朋友去泡吧,天天浓妆。

    皮肤和身材都让她给玩儿废了。

    刘氏想让女儿有富贵生活,现在她的形象,谭岳根本不往眼中看。

    这次的房子事情,刘氏有信心,谭岳会同意。

    后边,她就会为女儿制造机会接触谭岳。

    直到……

    林倩不知母亲用心良苦,她一脚揣到沙发腿上,“我就要去酒吧。”

    刘氏:“倩倩,酒吧不是你一个大家闺秀该去的地方。”

    “好吧,我就今晚去一次,和他们道个别。”林倩总是很听刘氏的话。

    因为刘氏的话总能说到她的心坎里。

    比如,承认她是大家闺秀。

    她总是自命为大家闺秀,殊不知真正的闺秀应该是林轻轻这样的。

    温婉,恬静,娴雅。

    说话很轻柔,恰与晚风融为一体。

    紫荆山,林轻轻问:“小舒,我们明天去看西子最后一次考试么?”

    云小舒荡着秋千说:“别了,明天我们的烧烤架子就支起来,西子有江季哥当老师,稳上。”

    林轻轻:“真要吃烧烤?你老公不管你?”

    “必须吃,我都已经和爷爷吹过牛皮了,我老公可以先斩后奏。我们家底层的冰箱里放的都是大肉串,谢闵行每天做饭,他当然已经知道,不说话就是默认。”

    云舒小妮子自认为说道。

    林轻轻依旧不信。

    “反正明天我们能吃到嘴里。”

    这个,林轻轻信。

    “小舒姐妹,告诉你一个消息,我现在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好想让云舒帮帮她,毕竟,这小妮子是商学院的。

    “哈哈,谁眼瞎的选的你?你快告诉我。”

    “我全票通过!”

    “全都眼瞎,哈哈。”云舒点评。

    林轻轻:“帮我。”

    “可以。”

    不问原因,不问过程,你求我应。

    云舒小妮子跟着云父开过会议,她在公司管理方面也是一知半解,比一张白纸林轻轻好太多。

    “轻轻,你去公司之前,先让闵慎帮你查清楚,什么人能重用,那些人是狡猾的狐狸,公司里边,还有老虎这个角色,也一定要查清楚。林倩你可以选择不当个人。然后,得到每个人的详细信息,比如家庭,为人,他和公司那个人比较亲密,先把这些了解清楚,接着,财务上边……”

    云舒的小嘴,说起话来没完没了。

    谢闵行抱着哭红了眼的小家伙出现的时候,云舒还在教林轻轻管理一个公司,先从那方便入手,她说的在林轻轻听起来头头是道。

    谢闵行听着竟然没有反驳,怀中的小家伙伸开小爪子,哼哼唧唧的想让云舒抱抱。

    她疼爱的接过儿子,继续开始和林轻轻聊如何确定公司的发展方向。

===第384章 你老婆想和你商量个事情===

第384章 你老婆想和你商量个事情

    谢闵行在一边的凳子上坐着,他再次加深了自己的一个决定。

    “小舒,受教了。”

    云舒:“哪儿不懂我还可以教你。”

    林轻轻今晚知道的不少,她问云舒:“你都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事情?书上么?”

    云舒摇头:“我之前跟过我爸开会,有几次云氏集团的会议我都在,不过我们公司的叔叔伯伯我很熟悉,人都挺好。你的比较麻烦,需要提前调查他们的人际,人品。”

    小家伙进入妈妈的怀抱,还不满足,他要云舒和自己说话,不要她和林轻轻聊天。于是,他拽着云舒的裙子,将她的肩膀都露出来,试图吸引云舒的注意。

    云舒看了眼怀中的儿子,她整理好衣服说:“好了,各回各家,洗洗睡觉。”

    林轻轻:“我走路回去。”

    紫荆山夜晚也很安全,云舒说:“到家微信告诉我一声,我回家哄小财神睡觉。”

    小家伙在妈妈的怀中,食指扣着云舒裙子上的碎花图案。

    林轻轻告别,她先走。

    云舒还在秋千上,举起儿子问:“在家里哭了是不是?”

    谢闵行坐在云舒身边,“他现在睡醒就开始找你,估计是你在家这段时间养成的依赖,睡醒你就在。刚才睡醒,看到我,没找到你,就开始哭。”

    小家伙委屈巴巴的撇嘴。

    这可是云舒的心头宝贝,她将儿子抱在怀中,“好了,妈妈在,不哭。回家,妈妈给你洗洗澡,然后妈妈陪你聊天好不好?”

    刚才这小家伙才睡醒,看来今晚,又要熬夜了。

    小家伙的脸颊枕在云舒的肩膀上,看着那颗大树,缓缓心情。

    刚才难过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