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开导老婆接受其它男人 老婆同被双龙H

    得逞的笑容绽放在林轻轻的脸上,“闵慎,我是不是成功了?”

 

    “是,我女人就是聪明。”

 

    最后,林倩看着她以八百万拍下的翡翠镯子,傻眼了。

 

    一直到最后一轮,玉佩上场。

 

    起拍价:“五百万。”

 

    “轻,叫价。”谢闵慎在旁边当个军师。

 

    林轻轻一听这个起拍价这么高,她不知道叫多少合适,刚才只是忽悠林倩,真到了自己跟前,她又畏缩。

 

    谢闵慎:“一个亿。”

 

    林轻轻:……疯了?

 

    周围慢慢叫价已经到一千五百万了。

 

    “两千万。”

 

    林倩这次是破了命的在加码。

 

    谢闵慎抬起林轻轻的手腕,他的手又快速放下。

 

    谁也没有注意到,只以为是林轻轻举手的。

 

    会场又安静,等林轻轻叫钱。

 

    她不确定的看向谢闵慎,看到男人淡定的点头,林轻轻轻掀唇语,“一亿。”

 

    一个玉佩,一亿?

 

    五百万到一亿,这是升了多少倍。

 

    台上的主持人比座位席上的客人反应的快,他迅速的恢复自己的职业素养,在盘子上敲,“一亿,一次。”

 

    “一亿,两次。”

 

    “一亿一千万。”林倩开口,她刚才和自己的妈妈通过信息了,一定要加码把这个拍下来。

 

    林轻轻眉头皱起,谢闵慎:“两亿。”

 

    “什么?不行,太不值得了。”

 

    谢闵慎又偷偷举起林轻轻的手。

 

    “夫人,这次您要叫多少?”

 

    “两亿。”林轻轻被迫叫。

 

    林倩的眼睛急的都是红的。

 

    那端刘氏看着手机女儿发过来的消息,她心中有个注意形成,“加码,两亿五千万。”

 

    “两亿五千万。”

 

    林倩再次叫。

 

    谢闵慎的眉头挑起,“轻。”

 

    话没说完,林轻轻说:“我不要了。”

 

    说完,林轻轻出人意料的自己主动举起牌子,“三亿。”

 

    哗!

 

    谢家的人拍卖东西这么给力么?

 

    林倩:“三亿一千万。”

 

    林轻轻这次将手中的牌子放在腿上,她不叫了。

 

    谢闵慎开口说:“怎么不叫?”

 

    “忽悠一个傻子两次我觉得挺好玩儿的。”

 

    林氏集团由三亿来拍得一个玉佩,看来他们喘气的机会还是很多啊。

 

    刘氏在电话那端问:“如何了?”

 

    林倩:“妈,最后拍品是有我们获得。”

 

    什么?

 

    刘氏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会场的林倩还在洋洋得意的时候,谢闵慎对林轻轻说:“我这次给你准备了小五十亿,没想到最后没花出去,那就存在你的私人账户吧。”

 

    身后听到的人不淡定了,一个拍卖会,谢闵慎给媳妇准备五十亿?

 

    这是烧钱来的吧。

 

    “非常感谢林氏集团林二小姐林倩,取得我们本次慈善晚宴的头号慈善家,本次拍卖的金额,我们组织将公平公正公开的一次分向全国各地,为贫困地区,受灾地方予以慰问和财力上的支持。”

 

    主办方的一席话,林倩的名字只提出了一下。

 

    “接下来,有请林氏集团的林二小姐林倩来发表一下她的慈善心得。”

 

    接下来舞台交给林倩。

 

    谢闵慎问:“走么?”

 

    林轻轻:“等一会儿,看看她怎么丢人的。”

 

    林倩上台,感谢一番众人后,开始飘了,说的话也开始不按照刘氏给她的稿子。

 

    几次出了笑话后,她恼羞成怒的快速结束,下台的时候甩了一下话筒。

 

    直接在诸位富商面前得了一个坏印象。

 

    林轻轻问:“你觉得我们今天算成功么?”

 

    谢闵慎点头:“算。”

 

    林氏集团有多少钱,没人比谢闵慎更清楚,财务都出了问题,还指望公司拿出三亿来买一个玉佩,今晚林倩花的钱可是四亿。

 

    夫妻两人时不时的头碰头小声低语,他们的心情没有因没拍到商品而沮丧。

 

    林轻轻:“纹路,书上画的有,我按照书上的来描摹一边就行。”

 

    谢闵慎:“轻轻,你告诉我你爱我,我给你找来真的玉佩。”

 

    恩?

 

    “这不是真的?”林轻轻诧异,“不是真的竟敢起拍价五百万?”

 

    谢闵慎:“这个玉佩是先秦时期玉佩,目前真身在南国,世界上只有十个是仿制的,这个就是那十个之一,目前北国只有这一个,市值最多一亿。”

 

    “那真的多少钱?”

 

    “无价。”

 

    现场拍卖活动已经结束,周围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

 

    谢闵慎不耐烦了,他和韩启子打招呼,“我带着你嫂子先走了。”

 

    “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才是谢市。”韩启子好心提醒。“我妈现在让我回家相亲我都没有时间。”

 

    谢闵慎:“我让你嫂子帮你留意着,有合适的小姑娘介绍给你。”

 

    “行行,嫂子你可得帮我操着心啊。”韩启子秒有笑脸。

 

    回家的路上,只有小夫妻两人的时候,林轻轻终于解开胸口的蝴蝶结,“只是一个慈善拍卖晚会,害得我毁了一条裙子。”

 

    “你想要多少,我给你们买。”

 

    谢闵慎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一个毛病——俗气。

 

    “闵慎,你是不是想退位?”林轻轻问丈夫,他现在每天正事不多,偶尔会去警察局坐坐,但是他不去上班。

 

    “你在培养韩启子接班,对不对?”

 

    谢闵慎这么隐秘的心思他妻子都能猜得到,“轻轻,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刚才一瞬间感觉到了。为什么年纪轻轻想退位?”

 

    “你会支持我么?”

 

    “会。”林轻轻坚定的说。

 

    谢闵慎又问:“我没有工作你会嫌弃我么?”

 

    “我养你呀。”林轻轻的眼眸是水波看着谢闵慎的脸庞,她的话在他的心湖中坠入一个石头,水面迸出水花。

 

    “再说了,咱家的股份,你挥霍到下辈子都挥霍不完。”

 

    谢闵慎等红灯期间,他抬手弹林轻轻的脑门。

 

    本来的计划是让林轻轻上台发言取得曝光率,没想到最后竟然坑到了林倩和刘氏。

 

    还真的是有心栽树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第379章 赚钱养老公===

 

第379章 赚钱养老公

 

    刘氏母女如果不采取有用的手段,相信她们很快会被林氏集团赶出去。

 

    一个董事长,可是有三个老家伙虎视眈眈的看着。

 

    林倩就凭借继女的身份想当上董事长,今天又扔出去四亿的钱,公司这次的危机难破,她更不可能上位,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天后的新闻,林氏集团的丑闻。

 

    意料之内。

 

    林轻轻在早餐期间看到,她评价说:“媒体是不是把林拍丑了?”

 

    谢闵慎赶紧看,“没有啊,不还是这样。”

 

    “不过,当初寒惑影视是怎么眼瞎签约的林倩?这么说来,你们公司还是寒惑影视的救星呢。”

 

    “估计韩柏病急乱投医吧。”

 

    夫妻俩聊天,林珝的身体已无大碍,林轻轻准备将他接回家照顾。

 

    谢闵慎制止:“就让他和爷爷在医院多住几天。”

 

    “为什么?”

 

    林轻轻看着丈夫不怀好意的笑容,总觉得他憋着准备做什么呢。

 

    “我的几个师兄弟,我准备将他们留在a市。”

 

    他心中的注意慢慢酿成,林轻轻这次没有猜到,不过,她依旧支持谢闵慎的举动,让林珝在医院装病,一直到新生开学。

 

    “今天下午西子考驾照,我和小舒吃过饭过去给西子加油,你去不去?”

 

    谢闵慎现在没事,他闲的慌,“我也去。”

 

    云舒家,谢闵行最近中午会回家,因为儿子就喜欢上他的厨艺了。

 

    餐桌上,云舒喂小家伙吃小米饭,云舒说:“老公,你下午忙不忙?”

 

    “怎么了?”

 

    “给西子送个爱心,她今天下午考驾照,我和轻轻会过去,你要不要一起?”

 

    谢闵行:“好。”

 文学

 

    对于唯一的妹妹,谢闵行和谢闵慎能够腾出很多时间来支持她。

 

    约好一起去的小姐妹,云舒的车开到了东山才看到谢闵慎也准备去。

 

    云舒说:“就开一辆车,我和轻轻坐后边,西子考完试,如果想回家我们三个挤在后座。”

 

    谢闵行无声,用行动支持小妮子的话。

 

    他下车将车钥匙扔给谢闵慎,“你开车,我坐副驾驶抱着孩子。”

 

    云舒和林轻轻在后座,闲聊。

 

    驾校场地,谢闵西瞧着熟悉的迈巴赫行驶来。

 

    “江季哥哥,你看我大嫂来了。”

 

    结果人下车,才发现自己的哥哥和嫂子们全来了。

 

    “我的天,我只是一个驾照科目二考试,你们用不用这么大阵仗,我高考也没见你们这么上心过。”

 

    江季看着躲在丈夫身后的小妮子,“你怎么不猖狂了,你出来。”

 

    云舒拽着谢闵行的袖边,她告状,“老公,江季欺负我。”

 

    谢闵行还没开口说话,江季就彪出脏句,“放屁,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

 

    谁骂他是棒槌来着?

 

    死妮子,都怪谢闵行。

 

    “我早就不支持你们结婚,看吧,谢闵行给你惯成什么样子了,昧着良心说话。都是他毁了你。”

 

    江季内心都在警告自己,现在两个妹妹都嫁给谢家的俩傻大个,自己一定要忍着。

 

    木已成舟,他也拆散不开。

 

    但是,自己的小舟还没成,眼前的这俩,忍忍别得罪。

 

    可是,说出的话,江季没控制住。

 

    兄妹两人的吵架声音刚落幕,谢闵西:“该我上场了。”

 

    “加油。”林轻轻说。

 

    谢闵西点点头。

 

    天天现场模拟,如果考不过去那她是真的蠢。

 

    考场外,江季眼神一直望着显示屏,谢闵西的水平,云舒亲自见证过,考试科目二,轻松。

 

    所以她在哄自己的儿子,她指着电子屏,“看,上边有小姑姑。”

 

    很快,谢闵西直接一轮就通过,她知道自己一定会考过,但是真的被显示器告知满分的时候,她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

 

    “江季哥哥,我通过了。”

 

    她笑着跑到江季的跟前停下脚步。

 

    谢闵行:“想要什么奖励?”

 

    谢闵慎:“二哥家的财政大权都在你轻轻嫂子手里,你想要什么问轻轻要。”

 

    谢闵西不好意思的说:“哥我只是通过了科目二,又不是拿到了本本,你们要感谢就感谢江季哥哥吧,一直都是他在教我。”

 

    云舒:“你大哥大嫂家没钱。”

 

    不感谢江季。

 

    江季忍!

 

    谢闵行处事明显比其他人都成熟,他提出要一起出去吃饭,也是为了感谢江季。

 

    谢闵西:“我答应江季哥哥考过科目二要陪他去一个地方。”

 

    “恩,早点回家。”

 

    林轻轻这会儿走不了。

 

    因为她的粉丝看来还不少。

 

    身后那些上午就考试通过的人一直等到下午,就为了见林轻轻一面。

 

    “我们俩抱着小财神直接去妈妈的店里了,你们粉丝见面会差不多了,我和闵行过来接你们。”

 

    云舒抱着孩子和谢闵行先离开。

 

    谢闵慎夫妻俩被围在中间。

 

    谢市刚毅的脸庞,他长臂揽着林轻轻,“保持距离。”

 

    周围很多人都被谢闵慎的警告给吓到。

 

    林轻轻:“我那天答应过他们要好好和他们聊天签名,你别把我的粉丝吓跑。”

 

    “不会不会,我们不会被吓跑。”刘成刚才亲眼见到了男神,她又是最前排和林轻轻说话的人,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准确说,激动到一个境界,就是死而无憾。

 

    林轻轻感受着粉丝们的爱意,她尽可能的全部顾虑得到,一直到全部考完试,林轻轻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你们驾校的末班车是不是快走了?”

 

    刘成:“没关系,我让我爸来接。”

 

    林轻轻:“能自己回家就别麻烦父母,西子还在这里学驾照,我们夫妻俩还会过来,现在你们都快走吧。”

 

    “嗯呢好的偶像,偶像拜拜,见到你我好激动。”

 

    谢闵慎拿出手机给大哥发微信。

 

    ……

 

    谢闵慎看着人走的差不多了,他拉着林轻轻的手“回家。”

 

    “轻轻,你这就像是开了一场粉丝见面会。”

 

    谢闵慎瞧着今天的粉丝都很中距。

 

    幸好没有遇到上次那种病态的粉丝,上去就疯狂的抱人。

 

    想起第一次相遇,谢闵慎感叹:命运的神奇。

 

    “以后如果有粉丝见面会,我都会陪着你去。”谢闵慎说。

 

    谢闵行夫妻俩看到微信,他们起身离开谢夫人的店,开车回到驾校。

 

    云舒:“今天的时间挺晚的啊。”

 

    林轻轻:“每一个都尽量的照顾到,我已经尽最快的速度了。”

 

    “上车,回家。”

 

    林家,刘氏和林倩的生活并不好过。

 

    四亿,已经超过了她们的预期,而且这钱还是从公司中抽取,根本不可能。

 

    刘氏已经和林普离婚,她无权参与公司的决策权,林倩一个人面对商场上狡猾的老狐狸,应对不来。

 

    “妈,现在怎么办?”

 

    林倩已经上了报纸头条点名批评。

 

    林氏集团本来想借着这次机会在国家面前刷新好感,结果,又在国家前闹笑话。

 

    四亿的钱刘氏只能凑。

 

    她嫁给林普这么多年,暗中捞钱也不少。

 

    “我们私人出。”

 

    刘氏不能让女儿的名声坏。

 

    “明天妈去帮你解决。”

 

    刘氏宽慰女儿的心。

 

    她下午的时候,开车去江左影视楼下等王珊。

 

    王珊这个人曾经骗她,玩儿她。

 

    刘氏:“我也该加倍要会我的二十万了。”

 

    下班时间到了,王珊今天的武术课已经结束,“我就搞不懂,别的公司都没有武术课,咱怎么这么特殊?”

 

    白樱却很喜欢武术课,“珊姐,你怕是没有痛痛快快的干场架,我告诉你,武术学得好,回家你就是老大。”

 

    新婚燕尔的白樱没有去度蜜月,反而是更加专注于工作了,因为她说:“我老公没钱,我要赚钱养他。”

 

===第380章 水渠的建成===

 

第380章 水渠的建成

 

    戴翔话不多,他默认白樱的话。

 

    然而粉丝们天天在白樱微博底下留言:“嫂子,把戴翔哥哥的存折给他吧,哥哥看着好可怜。”

 

    白樱看到搞笑的评论就会恢复:“你叫我姐姐,叫他姐夫,我就给。”

 

    后来,白樱真的给了。

 

    但是,戴翔“惧怕”白樱的武力值啊,他不敢接。

 

    于是白樱又乐上天,她公然微博写道:女孩子一定要会点武术傍身,比如我就是个鲜活的例子,婚后,我老公不敢要他的存折,因为打不过我,再次感谢江左影视给我们女艺人称霸全家的的机会。

 

    王珊知道这一件事情,她说:“你们小姑娘做个动作没什么,你珊姐我都一把老骨头了,我不要命了?”

 

    “珊姐,你不是还能下腰的么,再说你才三十,不老,正值青春年华。”

 

    白樱和王珊一起去浴室洗澡换衣服回家。

 

    门口的刘氏还在等。

 

    夏天,天黑的晚。

 

    下班后,三三两两的人走的慢。

 

    有人看到刘氏的车,安琪估摸着他们又该出幺蛾子了。

 

    于是,好人做到底的将刘氏再门口的消息发送给了王珊。

 

    要知道,王珊可是坑了刘氏六位数的钱。

 

    发好消息,安琪收回手机,她像个没事儿人一向从车边走过。

 

    王珊等白樱吹头发的时候,看到了手机,“白樱,一会儿你给我送到浩翔地产。”

 

    白樱:“干啥?你自己不是有车?”

 

    王珊晃晃手机,“轻轻后妈估计要来找我,我先躲躲,顺便去找我的继儿子。”

 

    白樱:“成。”

 

    天黑,江左影视的灯都已经熄灭,刘氏还没有等到王珊。

 

    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不甘心的驱车离开。

 

    林氏集团此刻乱成一锅粥。

 

    刘氏虽然填补了四亿的空缺,却也没有收买众人的心,林倩:“妈,我下一步该咋办?”

 

    刘氏:“妈陪你去看看那些人到底想要什么。”

 

    林氏集团的会议室,几个人窃窃私语。

 

    有三个老家伙在相互制衡,也想竞争董事长。

 

    他们一定会不有余地的将林倩和刘氏赶出公司。

 

    “既然我们都争执不下,不如让林轻轻小姐回来?”其中一人说道。

 

    林轻轻如果能回来那可再好不过。

 

    林轻轻嫁入谢家,谢闵慎又是谢市。

 

    她能回来何愁没有钱?

 

    刘氏:“你们可别忘了,我老公是怎么被谢闵慎给送到监狱的。”

 

    众人箴言。

 

    刘氏:“对于林轻轻大家无非都是看向了她背后的势力,可是你们别忘了,公司由林轻轻接手,管理的可是谢市,谢家人国内外这么多家公司,你们了解的一定清楚,他门是个人独资企业,我们都是投资商身份,股东,这对谢氏零容忍,你们想挣钱的门路,到最后会变成死路。”

 

    “刘氏,林倩没有能力担任公司的董事长一职。”

 

    众人的声音又出来

 

    刘氏:“我刚才说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倩倩上位,你们还可以是她的叔叔伯伯,她哪里不懂,你们可以直接教导,如果,林轻轻上来,先不说你们后边没有钱赚,就是林氏集团也会不存在。”

 

    “我支持林轻轻小姐回来。”最开始话说的一名股东叫到。

 

    当没有人响应他的时候,他自己又说:“有个前提,林氏集团不能和谢氏集团合并。”

 

    刘氏冷笑:“如果谢家要,你管得住么?”

 

    “刘氏,你应该不是林氏集团的人了,麻烦你离开可以么?”

 

    刘氏被呛,她骗着林普离婚当时只想着要家产了,林普的股份还是他的。

 

    现在想面见林普,必须谢闵慎点头才可以。

 

    无疑,这比登天还难。

 

    按照法律,林普的股份应该由子女继承。

 

    “凭什么让我妈出去,你哪根葱啊,要出去也是你滚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