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尝尝你兜里的棒棒糖–肉肉的300字

  这时,人群又看过来。

 

    原来偶像的妹妹就是这个女生啊。

 

    认识谢闵西的人都在惊讶。

 

    不认识的就知道有个如花少女天天走后门练车。

 

    小家伙听到,小姑姑和大舅的声音,利落的转身看声音来源。

 

    一瞧,是熟悉的人。

 

    开始咯咯的笑。

 

    “西子,我们来看看你练得如何。”云舒胳膊刚好酸了,她小跑过去,将胖儿子塞给自己哥,“你抱,我胳膊酸。”

 

    刚才被粉丝围堵有会儿时间。

 

    江季接过。

 

    “闵西,我偶像轻轻是你嫂子么?”刘成突然好激动的问。

 

    谢闵西点头,她介绍:“这是我大嫂云舒,二嫂林轻轻,这个小家伙是我大嫂家的孩子。”

 

    刘成星星眼,她刚才要了一个签名了,但是现在好想再要一个。

 

    云舒说:“别现在追星,等我妹考试那天,你们还能看到偶像,那天再要签名也不迟。”

 

    说完,她对谢闵西说:“去场地让我看看你练习的如何了。”

 

    谢闵西瞄了一眼江季,她怎么有种大嫂来检查过关不过关的感觉啊?

 

    江季手把手教的学生,他傲气的甩头发,“西子,走。”

 

    四人带一个小孩又一起走进练车场。

 

    刘成想贴上去。

 

    郭晨:“好了好了,装装就行了。讨好谢闵西也不是这样讨好的。”

 

    她鄙视刘成的作为。

 

    翟同学不说话。

 

    三人中,话最少的那个人,城府最深。

 

    刘成:“我就巴结了怎么了,你们两个没巴结?同时看上谢闵西的哥,还都不说透,暗地里较劲有意思?我就不信你们不巴结。

 

    再说,我巴结的是我偶像林轻轻,人家可是谢市的夫人,她的身份可不是明星那么简单,谢家的二媳妇,豪门谢家!”

 

    她追歌星还被说巴结。

 

    真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同学怎么会是这种人,她忘记之前也和她们一起嘲讽过。

 

    刘成今天的话说完,她也不会和郭晨做朋友了。

 

    她的话犹如针,一下子捅破了那张纸。

 

    郭晨和翟同学,都想和谢闵西打好招呼就是因为她哥。

 

    但是,刚才,他们似乎得到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豪门谢家!

 

    郭晨耐不住,她拿出手机就开始查谢市。

 

    结果百度百科弹出来的是谢闵慎的照片。

 

    最下边介绍的有他的家人。

 

    比如哥哥:谢闵行,爷爷:谢将军……

 

    谢闵西真是谢家的人?网上上并没有明着写出。

 

    如果是的话,她们刚开始还暗地里相互嘲讽,并且那样告诉同学们谢闵西的身份。

 

    现在,竟然自己打脸自己。

 

    那另一个人是谁?

 

    刘成转身离开,她开始和自己的同伴吹嘘:“我刚才见到我男神的老婆了,还有我男神的宝宝,太可爱了,我超级喜欢,还有我偶像轻轻姐,她好温柔哦。”

 

    场次内,谢闵西的技术很过关,云舒:“等你练会儿,嫂子教你飙车。”

 

    江季:“云小舒你敢教坏西子,我就把你的车给废了。”

 

    “你敢把我的车废了,我就敢把你的车库给炸了。”

 

    比谁狠!

 

    兄妹两人争执,谢闵西下车,“走吧,中午了我们该去吃饭。”

 

    云舒生气,她抱过自己的儿子,“不让你抱。”

 

    江季:“我到时候自己生个,我还不抱你的了。”

 

    林轻轻默默的看了眼谢闵西。

 

    “轻轻,不和咱哥一起吃饭,我们回家洗洗澡休息一会,你开始准备晚上的晚宴。”

 

    “干啥玩意儿?什么晚宴?哥陪你去。”江季遇到宴会,他就要出身保护自己的妹妹。

 

    云舒回怼:“人家有丈夫,你去凑什么热闹?谁就和你一样?母胎单身狗。”

 

    “大嫂,你咋总是和江季哥哥抬杠呢?”

 

    云舒:“你那边儿人?我是你大嫂,你怎么站在江季那边儿了?他可不是你嫂子。”

 

    谢闵西:“我这叫说实话。”

 

    “你就是因为江季这棒槌教你考驾照,你被他收买了。”

 

    “你说谁棒槌?呵呵,云小舒,你再说一遍。”

 

    死亡的声音袭来。

 

    云舒脖子一凉,“诶呀妈呀,没忍住,说露嘴了。轻轻,快溜。”

 

    林轻轻在旁边捧腹大笑。

 

    云舒和小时候一样,总是能将江季气的半死不活。

 

    小时候,江季吃泡泡糖吹泡泡,结果吹得很大,云舒和她都还没学会。

 

    结果江季二货在嘲笑她俩豆丁包子,笨哈哈。

 

    后来,云舒小妮子生气了。

 

    她等着江季吹泡泡的时候,秀技能,骄傲自大。云小舒妮子伸出小手戳破泡泡,结果,江季的脸,鼻尖都是薄薄的一层泡泡,从那天后的三天,江季的脸都是黑黑的一块,泡泡糖黏在上边洗不干净。

 

    云舒小妮子仗着大家的宠爱,对江季说:“让你嘲笑我和轻轻笨哈哈,你是黑乎乎。”

 

    江季气死了。

 

    他那会儿准备吓云小舒。

 

    于是忽悠她吃泡泡糖咽下去。

 

    等他得逞,江季笑说:“泡泡糖不能咽在肚子里,它会黏住你的肠道,然后膨大,把你给撑死,哈哈,你会变成一个气球,飞到天上,回不了家。”

 

    云舒那会儿才幼稚园中班,她回到家就趴在床上哭。

 

    林轻轻也哭,她哭是因为,小舒要死了,要飞走了。

 

    云端别墅的佣人怎么哄两个小孩子都不行,最后,云母云父丢下公司的事情回到家,抱着两个孩子给他们讲自己不会飞走。

 

    云舒晚上睡觉非要和妈妈睡,她害怕飞走。

 

    几天后,江季都忘了这件事了,云舒才确定自己不会飞走。

 

    又是江季这货耍她。

 

    于是,云小舒在饼干内加了五个泡泡糖,让江季咀嚼饼干的时候,咽下去。

 

    当时,云小舒很聪明,她用布条蒙着江季的眼睛。

 

    “江季哥,你猜刚才你吃的是什么饼干?”

 

    江季:“奥利奥?但是哪儿不对劲。”

 

    云小舒得逞的笑:“那是我爸妈国外给我带回来的饼干,我都没舍得吃。”

 文学

 

    接着她又喂了一块儿,“这次呢?”

 

    “小苏打?”

 

    云舒瞧着五个泡泡糖分三次喂给江季,她解开江季的眼罩,“哥,我刚次喂给你了五个泡泡糖,你都咽下去了,今天你会飞走么?”

 

    江季:“云小舒,你别跑,我揍你丫的。”

 

    屋内,传出一声河东狮吼:“江季,你敢揍你妹,我给你绑起来喂猪。”

 

    云舒跑着跑着,她转身对江季做鬼脸,“江阿姨最好了。”

 

    ……

 

    直至今日,江季依旧被云舒这个小妮子给气到。

 

===第377章 两大未解之谜===

 

第377章 两大未解之谜

 

    林轻轻会怀疑,刚才的棒槌是真的云舒无意说的,还是故意说出来气江季的。

 

    “快跑啊,愣着干啥。”

 

    小家伙在妈妈的怀中,也跟着动起来,他兴奋的给妈妈的逃跑啊啊乱叫,好似在加油。

 

    本来还想蹭饭吃呢,现在她回到车上,一个电话给家中的谢闵行。

 

    “老公,我要回家吃你亲手做的饭。”

 

    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的亲亲老公最好。

 

    谢闵行还在书房,他看了眼表,快一点了,“怎么这个时间还没有吃饭。”

 

    “我回家给你说。”

 

    林轻轻也给谢闵慎打电话问:“中午吃的什么?”

 

    “我自己下的面条。”

 

    林轻轻:“别吃了,我回家给你做。”

 

    谢闵慎手中做出来的饭,只有谢闵慎能吃下去。

 

    谢闵西的驾校考试时间定在了周二。

 

    今天,很多驾校的学员想将林轻轻的视频发布到网上,结果都被和谐,系统自动删除。

 

    why?

 

    他们不知,云舒却知道。

 

    金端数据的作用。

 

    小家伙在谢闵行的怀中,喂他鸡蛋羹,云舒吃着饭,“老公,在我的世界里,目前有两大未解之谜。”

 

    “说出来,老公给你解答。”

 

    云舒拉着凳子凑近,她下巴抵在谢闵行的胳膊上,眼睛笑弯起来,星河在云舒的眼中承载着,“第一,我之前的同伴安琪她的小道消息都怎么来的,我问什么八卦她都知道,就连a市最偏僻的地方安琪都知道,藏医赛札叔叔,安琪好像也认识。

 

    第二个就是你们兄弟几个的金端数据到底是什么东东?总不至于就在网上屏蔽一个人的消息吧?”

 

    谢闵行:“第一,安琪的消息来源不是她调查出来的,她身后有人。第二,金端数据只用来和谐一个人的信息那太大材小用了,他的作用必须得那天你和我一起去基地亲眼看才会知道他是什么。”

 

    云舒的好奇又来了,谢闵行催促:“快吃,吃完睡一会儿。”

 

    小家伙懒惰的窝在爸爸怀抱,他张口吃鸡蛋羹。

 

    刚出尖尖牙齿咬着勺子,发出声音。

 

    云舒听到,她轻微的打开小家伙的唇瓣,惊喜的拍谢闵行的胳膊,“老公老公,你快看,他长小奶牙了。”

 

    小家伙就几个小牙齿邦邦的咬勺子。

 

    云舒新奇的不得了。

 

    下午晃悠着不让儿子睡觉,她开车一家三口去老宅,“爷爷,快看,小财神长牙齿了。”

 

    管家和谢爷爷都凑过去看。

 

    小家伙张着嘴巴打哈欠。

 

    他困了。

 

    云舒将他抛在空中又落下来刚好到她怀中。

 

    本来,她只是想用来吓吓小家伙,让他别睡觉。

 

    谁知,他玩儿上了瘾。

 

    “啊啊,呀,咦呦”

 

    他还要!

 

    云舒:“不行,你太胖,妈妈只能和你玩儿一下。”

 

    小家伙的脸皱成包子。

 

    谢闵行长臂一拦,“爸爸来。”

 

    说着他将小家伙往屋顶抛。

 

    “啊,哈哈,啊。”

 

    小家伙的笑声听着就是发自肺腑。

 

    两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小家伙,组成了老宅的笑声连连。

 

    七点钟的时候,林轻轻已经换好衣服。

 

    她的晚礼服是雪白色,裙摆底部加了点淡蓝,整体以白为主,衬托的林轻轻身材修长,细软的腰肢,还有洁白的肌肤,林轻轻就是一个宝物。

 

    谢闵慎爱林轻轻身上的安静恬淡。

 

    他爱慕这样的妻子,但是,他不乐意林轻轻穿这身礼服。

 

    因为她的胸口处约有一到两厘米的缺口,这个缺口,谢闵慎一言不发,他不动声色的去客厅的橱柜处翻箱倒柜。

 

    “你找什么闵慎?”

 

    谢闵慎:“针线,把你胸口给缝上。”

 

    林轻轻起头看,“就这一点。”

 

    “不行。”

 

    林轻轻当初还就瞧上这个缺口了,因为衬托的女性更加的优雅迷人。

 

    吃了醋的男人,林轻轻没法好好商量,“我在这里寄个彩带挡着你下来。”

 

    林轻轻之前做手工的时候,喜欢买彩色的丝绸带,刚好,她的一个彩带的颜色和裙摆的蓝色很像,她用蓝色针线将彩带一边一个缀上,接着,系了个百搭的蝴蝶结。

 

    “这样可以了吧?”林轻轻站在谢闵慎面前让他检查。

 

    谢闵慎的手挑起蝴蝶结的绸带,底下还能看到缺口。

 

    “够了,你别指望我把他缝起来,不可能。”

 

    胸前顶个耷拉下来的蝴蝶结,她已经很介意了。

 

    “好吧,就这样,走。”

 

    谢闵慎穿着正装,牵着林轻轻的手出家门。

 

    “今天你就价格往高了说,看中哪个物件,你就买。”

 

    路上林轻轻都在担心钱的问题。

 

    谢闵慎:“你放心,今晚我给你准备的钱都可以把在场的任何一家公司买下,计价单位亿。”

 

    林轻轻鉴定完毕。

 

    谢闵慎也爱败家。

 

    谢家的兄弟俩都爱败家。

 

    云舒吐槽过谢闵行宠爱她,因为吃醋买个会被海水淹没的岛屿,气死她了。

 

    现在,林轻轻想吐槽,不就是干掉一个林倩,划得着这么砸钱么?

 

    到了举办方准备的场地。

 

    谢闵慎不注重形式,外边的媒体爱怎么拍照就怎么拍。

 

    他直接牵着林轻轻的手大步往前走。

 

    “闵慎,挽胳膊,是用挽的。”林轻轻提醒。

 

    谢闵慎用力一拽,娇妻众目睽睽之下入怀。

 

    “挽什么挽,我们是夫妻又不是真的男伴女伴,我搂着你走。”

 

    林轻轻:“那你搂我腰,别揽我胳膊。”

 

    搂腰走红毯好歹好看一点,揽着胳膊总感觉谢闵慎是她保镖。

 

    “行。”

 

    谢闵慎到了会场,主办方迎接上去。

 

    “谢市大驾光临有失远啊。”

 

    他们接到的消息是韩启子代替谢市来的,怎么正市来了?

 

    谢闵慎:“我今天只是陪我妻子来的,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林轻轻,林氏集团的千金,轻轻这是主办方王主任。”

 

    “夫人好。”

 

    “王主任好。”

 

    彼此打过招呼,林轻轻是林普长女的身份快速传开。

 

    “林倩不是林普长女么?”有人窃窃私语。

 

    又有人说:“不知道吧,上次我们参加一个宴会才知道,我给你们讲讲,林轻轻是林普前妻生的女儿,林倩的妈就是那个刘氏,她是小三入室,人家林家千金只能是林轻轻,你看她身边坐的男人,咱们的谢市,也是豪门谢家二少爷。”

 

    “我的天,那林普怎么会坐牢?”

 

    “他女婿办的呗,你没看出来轻轻小姐和林家一直没有关系?”

 

    a市富豪圈聚集在一起,免不了的八卦。

 

    当事人听的津津乐道。

 

    “听说人家今天来是以轻轻小姐的丈夫身份来的,我估计今晚啊,二少要豪掷千金为妻开心。”

 

    谢闵慎的耳朵灵敏,他回头余光看了眼一直为林轻轻说话的妇女,很好,有好处会给这家公司留着的。

 

    像什么签字审批的,谢闵慎好说话。

 

    他就觉得那句:二少要豪掷千金为妻开心 这句话好听。

 

    为了林轻轻开心,别说千金,就是他的所有付出都是心甘情愿。

 

    林轻轻:“闵慎,我有点紧张。”

 

    “别紧张,我一直陪着你。”

 

    林倩出现在会场的时候,尴尬的一幕发生,她的衣服也是白色。

 

    不知为什么,众人是视线一直在两个人身上打转。

 

    同为林氏的小姐出席,偏偏衣服都撞颜色了。

 

    林轻轻和谢闵慎说:“尴尬么?没撞款撞色了。”

 

    “不怕,谁丑谁尴尬。”谢二少这句话说得声音略大。

 

    周围的人低着头,犹豫要不要附和谢市的话。

 

    林倩的脸色看到林轻轻的时候,骄傲的不屑一顾。

 

    她这次是来刷新好感的,结果却在慈善晚宴开始前三分钟才到场。

 

===第378章 咱爷爷是装的===

 

第378章 咱爷爷是装的

 

    代表谢市出席的韩启子也在前五分钟就来了好么?

 

    “这女人脑子挺蠢的。”

 

    谢闵慎和林轻轻说。

 

    “又没蠢到咱,管她呢。”

 

    拍卖会,第一件拍品,只是一副字画。

 

    林轻轻看着也就一般,眼戳的人才会拍,

 

    “一百万。”

 

    一个傻子上钩。

 

    林轻轻对谢闵慎说:“我们等林倩的钱都花光再拍。”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心机的,要不要你男人我助你一臂之力?”

 

    “不用,你就负责最后掏钱就行了。”

 

    林轻轻喜欢这样的拍卖会。

 

    有稀罕玩意儿。

 

    下一个:陶瓷瓶子。

 

    林轻轻头靠近丈夫的肩膀:“咱家除了爷爷没事儿爱看陶瓷瓶,还有谁懂这里边的行道?”

 

    谢闵慎头也凑近妻子,“我悄悄告诉你,爷爷爱看,但是他看不懂,就做做样子。”

 

    说白了,就是装的。

 

    “呃,那咱爷爷装的还挺像的。”

 

    最起码她都没看出来。

 

    不要,下一下。

 

    ……

 

    林倩第一把上去花了一百万,结果,没人高看她一眼,反而嘲讽的笑。

 

    这刺激了她。

 

    于是,她打定主意,林轻轻拍什么,她跟着追拍。

 

    谢闵慎反侦察能力极强。“轻,举牌子。”

 

    “为什么,这个东西是不错,但我更看重后边的玉佩。上边的花纹我很喜欢。”

 

    “林倩一直在看你。”

 

    原来是这样。

 

    林轻轻举牌子,“三百万。”

 

    谢市的夫人都举牌子,他们纷纷低着头不敢冒尖。

 

    林倩:“四百万。”

 

    “六百万。”林轻轻继续加价。

 

    这样做太好玩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