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粗俗带肉的 古风N高辣爽文H

  听闻堂内食客的低声议论,  思量片刻过后,强忍着满腔怒气,  甄春良咬牙冷笑道:“你这厮也说了,冀王醉心于丹青纸墨,而曹太傅虽为朝中一品大员,却无实职,且与枢密院没有任何联系…如此这般,他二人何来起兵造反一说!?”

  “哼!让我看啊,此事明显是你这粗鄙小人为了博取众人眼球而胡编乱造的诬言!”

  “光天化日下,一介小民,竟敢当众编排构陷当朝太傅大人,不用说,你这厮肯定是受了某些人的好处,看我报官将你拿下,好好审问你背后主使之人究竟是谁,所欲为何?”

  甄春良也反应了过来,若是论汴京城内的小道消息,自己肯定比不过刘二这么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

  比不过不要紧,  他深知,  像这种牙尖嘴利的市井无赖,最怕的就是官府不讲道理的差人。

  刘二这边,听闻甄春良的威胁,对着张三使了个眼色打发他起身离去,而后面上不显丝毫慌乱的他,哈哈一笑道,“冀王咱就不说了,家大业大…曹太傅他老人家学生那么多,家里产业亦是不少,偷偷豢养几千士卒,有着些许心腹,这很难吗?”

  “至于这位仁兄说我受了某些人的好处…没错,小弟我是受了别人的好处!”顿了一下,端起盛满羊羔酒的托盏,刘二环视堂内诸多食客过后,痛饮盏中美酒,随即慷慨激昂道,“我想…不光是我,在座诸位贵客,其中定有不少人也是受了此人的好处。”

  “我要说的人,就是刘娥母子。”

  “今日,外面寒风不小,但是小弟能有幸与诸位贵客安稳坐在此处品用美酒佳肴,这其中,怎么着也有刘娥母子的一份功劳吧。”

  “古人不是说了嘛,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刘二虽然不才,却不像某些忘恩负义之人那样,受此大恩,不知图报也就罢了…竟然还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阻止人家母子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这是饱读圣贤书的君子所为?”

  “哼!今日本来一份好心情与我张三兄弟在这吃酒聊天为刘娥母子抱不平,这位仁兄倒是连招呼都不打便辱人数次…让我说,背后真正有主使之人的,应该是仁兄你吧!”

  言语落罢,堂内诸多食客,不少人都见到脸蛋红似猴屁股的士子,变了一下。

  “今日虽未尽兴,不过我们兄弟二人已是酒足饭饱,大恩不言谢,我刘张两位兄弟在此谢过诸位贵客了!”看着刚刚离去的张三已经返回,知晓满桌酒菜已经吩咐好店小二打包好送到指定地点后,刘二准备撤摊子走人了。

  大人物都爱惜羽毛,他确实不怕他们,但底层的差人就不一样了。

  一旦让这些士子报了官,被差人抓进了官府,花钱打点且不说,挨上几板子也不意外。

  这种吃亏事,他刘二不傻,肯定不会久呆于此,自投罗网。

  况且,剩下的宰相毕士安和韩国公潘伯正这俩人,他本来也没想说些什么。

  宰相毕士安,虽说不是完人吧,但刘二还真找不出类似于郭贤与曹鉴这样的私心。

  至于韩国公潘伯正,这种手里掌兵的粗人,肯定不能将其与郭贤、曹鉴这俩人相提并论。

  是以,早就打算编排完太傅曹鉴便走人呢,现如今,借着士子仁兄的报官威胁,丝毫不嫌丢脸的刘二,转了个身拱了拱手,领着张三便大步消失在众人视线当中。

  乐子没了,满堂食客,冷冷看了眼甄春良所在位置,已然吃饱准备走人的,专门从甄春良那桌旁边绕了过去,顺便道了一声“晦气”。

  没吃饱的,一个个的,在歌姬的琵琶声中,品着美酒佳肴,消化着刚刚听来的消息,看看能否从中提炼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

  全赖多种小报还有类似于刘二这些街溜子的功劳,发生在宜城酒楼内的“流言蜚语”,在偌大的汴京城内,决不是零零散散的个例现象。

  而这,很快便引起了满朝君臣的注意。

  往常呢,由于小报探讨的内容,多为各地战事以及大内宫闱中皇帝和后妃们的琐事,众多士大夫对此倒也不怎么关心。

  偶尔有哪位士大夫被某份小报点名批评了,听闻过后,为了彰显自身气度,也就一笑了之罢了。

  但现在呢,当下这种情况与往常可是大不相同了。

  因为刘娥母子被拒宫外的热度一直不断,愈演愈烈之下,饱受抨击的曹鉴和郭贤二人,在朝会上面当众提了此事,打着“机事不密祸先行”的大道理,要求官家彻底禁了小报。

  对此,早已听闻此事心里正爽着的赵恒,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况且战事刚平,年关已近,人心正是安定时,岂能因为一些流言蜚语而扰了万民生活”为理由,并未同意曹鉴与郭贤的进言提议。

  当然了,为了照拂这俩人的脸面,同时也是为了光明正大搜查一下潜伏在汴京城内的死士,赵恒还是派出不少皇城司外出压一压舆论热度。

  …

  而当事人刘娥母子,回到渡云轩以后,便不曾在外人面前露过面,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还真不怎么清楚。

  刘娥嘛,说实在的,对于入不了宫这一码子事,她其实早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但是呢,一想到…且日日看见自家好大儿这几年的付出,心情属实不好的她,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好大儿身上,哪有闲功夫搭理外面发生了什么。

  至于王迪嘛,在太医的千叮咛万嘱咐下,本着“能躺着决不坐着,能坐着决不站着”的顺从心态,自打入住意境优雅、有着密致景观的渡云轩以后,他开始了自我炒作规划之路。

  因为在王迪看来,若是猛然将空间内的好玩意拿出来神话自己,这种从凡人层面一举跃升至神灵化身或是代言人层面的巨大变化,他估么着,那种极大的撕裂感,定会给人带来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

  这事怎么说呢,肯定是有好有坏。但思虑再三过后,王迪还是倾向于做“人”而非去做“神”。

  所以嘛,本着不能太浪费发展时间的王迪,准备先从软实力着手,在个人才华、品性这些方面,将自己的逼格先营造起来。

  借助当下的好名声,让世人见到,原来他们的大皇子,不光是一位至诚至孝、不负信义且勇敢大无畏的好儿郎,而且还是一位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且洞悉天地至理的大才子。

  在收获一批忠实粉丝的同时,顺便也造福一下大宋子民。

  这样一来,到了最终神话日拿出土豆、玉米等一系列神物的那一天,世间民众会恍然醒悟到,瞧瞧,大皇子之所以这么优秀,原来是神灵在人间的化身。

  或者说,大皇子已经优秀到…连上天神灵都选他作为代言人的程度了。

  想要达到这一点,对于王迪而言,简直不要太轻松。

  外挂他有了,随时能够拿出来。提升自身逼格,也挺容易的。

  毕竟在这年头里,别说辛弃疾和李清照这两位宋词大拿了,就是唐宋八大家里面大宋朝的那六位,都还无一人出生在人间呢。

  可以这么说,现如今也就那位从小聪明好学,七岁就能写文章,有着“神童”之称的晏殊,算是小有名气。

  至于更为年长一些的文正公范仲淹,因母亲改嫁一事,他现在被取名为朱说(yuè),还不曾外出求学呢。

 文学

  而那位写出“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柳三变,当下这个时候,向往仕途的此人,人家那一门心思,可都放在了参加科举考试,入朝当大官这上面呢。

  是以,有太多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诗词,只要应了景,没有半点压力的王迪,他绝对是张口就来!

  不过嘛,在此之前,还得先解决一个小问题。

  室外,寒风呼啸,雪花飞落。

  室内,素雅整洁,温暖如春。

  在阿茹娜似懂非懂及刘娥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标有拼音字母的删减版《三字经》,刚刚问世。

  “吉儿,这些文字…啊,是拼音字母,你的意思是说…这些都是参考契丹小字,你自己琢磨出来的?”

  契丹文字,分为大字,与小字。

  契丹大字,是当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授意耶律突吕不和耶律鲁不古这二人,仿照汉字创制出来的三千多个派生文字。

  而契丹小字,则是辽太祖的弟弟耶律迭剌受回鹘文的启发而创造出来的五百多个全新字符。

  大字,和汉字的作用一样。至于小字嘛,与其说一种文字,倒不如说它是一种发音符号更加贴切。

  在王迪眼中,这些契丹小字,就是契丹人用以学习契丹大字的拼音字母。

  甚至是说,正是因为契丹人在学习、仿照汉人文化的基础,发展出来属于自己的一大一小两种文字,现如今辽国的影响力,在党项人、女真人以及更远的高丽人那边,才能如此之大。

  既然契丹人可以通过汉人文化来强大自己,以此为理由,王迪创造出了拼音字母。

  …

  而刘娥这边,相较于朗朗上口的启蒙读物《三字经》,她更惊讶于自家好大儿,竟能在这个年龄段独立创作出一种新型文字。

  虽然不多,但这二十六个拼音字母在她的眼中,就是一种全新的文字。

  最为重要的是,这区区二十六个小字母,竟然能彻底取代传统的诸如读若、直音、反切这一类的注音识字方法。

  小心翼翼拿着手中的宣纸,瞅着上面这种极具颠覆性的拼音字母,胸膛起伏不定的刘娥,一时之间,她真不知该作何反应。

  就在刘娥心思恍惚之际,她的注意力放到了《三字经》里面那句“莹八岁,能咏诗。泌七岁,能赋棋。”上面。

  “别人家的孩子七八便能咏诗赋棋…我家吉儿至诚至孝,一定是感动了上苍神灵得天眷顾,就此开了窍。”

  知儿莫若母,除了开窍这种解释,当下这个时候,刘娥也找不出像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娘亲说得没错,这二十六个拼音字母,孩儿的的确确是受了契丹小字之于契丹大字的辅助作用,创造出来的全新文字。”

  “当初,万般不舍的孩儿,在奔赴辽国上京的途中就在想,为何我会被送来辽国当质子……”

  意料之中,察觉到刘娥脸色一变之后,满是温柔笑容的王迪安慰道,“母亲,孩儿没有怪您和父皇的意思…孩儿是在想,如果我们宋朝自身足够强大,那么质子一事,也许往后的日子里,就不会出现像我这样的皇子再奔赴至北地辽境去生活了。”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比起在家的日子,孩儿在辽国上京学到了很多很多。不光是书本上的东西,在和狗儿…也就是辽国五皇子耶律宗伟外出骑马打猎时,孩儿亦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再加上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孩儿濒死之际,将所学的有限知识,融会贯通了不少…这拼音字母,就这样创造了出来。”

  来到《大宋宫词》这个次生界面才不过二十来天。时至今日,谨小慎微的王迪,始终不曾放松对刘娥的警惕心。

  当然了,他也知晓这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嘛,在拿出各种经典诗词曲赋来提升自己逼格之前,王迪得下一剂狠药,直接颠覆刘娥对她好大儿的认知,省得反反复复不知得想出多次理由,得解释多少次。

  值得庆幸的是,有了辽国两年半的留学之旅,再加上鬼门关走的那一遭,王迪觉得,自己的理由,应该算得上是无懈可击。

  正如他所想,听闻自家好大儿这番解释,且欣慰且痛心的刘娥,满目含泪的她,将好大儿的脑袋紧紧抱于胸前,一个劲的唠叨着,“吉儿受苦了,吉儿受苦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