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合二为一紧密结合在一起|玩他的鸟

  满脸横肉油光的凶狠男人当场黑脸,自己为了告白,把喜欢的女孩儿请到酒吧来,还用她的长相精心定制了蛋糕,没想到这一切都被这莫名其妙的家伙给毁了!      而坐在凶狠男人对面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却是着实松了口气,她万分庆幸这场告白仪式被其他人突然打断,不然她可能真的要被迫当这混混的女朋友!      于是。      凶狠男人想,我要拿刀砍死这个家伙!      漂亮女孩想,我要好好感谢这个恩人!      对自己处境浑然不知的西泽尔,等胃里那阵难受感过去,才借力扶着桌沿起身。      他昏花视野里看到桌面一片狼藉,仅剩的清醒也令他意识到自己是始作俑者。      “抱,抱歉。”他清了清嗓子,勉强说道,“所,所有损失由,由我赔偿!”      说完他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想吐的冲动直接涌上。      西泽尔不敢耽搁,怕当场吐出来,索性转身就直奔卫生间方向。      没想到,他才迈出两步,就被那满脸横肉的凶狠男人给挡住了去路。      很快,附近几个卡座也陆陆续续站起来十来个蛮横霸道的家伙,分明跟西泽尔眼前的凶狠男人是同伙。      这风雨欲来的架势,原本想要帮着说话的漂亮女孩儿迅速噤声,为了明哲保身缩在卡座角落。      而那十来个人则在凶狠男人的示意下,将西泽尔缓慢包围起来,封住他的一切来路去路。      凶狠男人走到西泽尔面前:“兄弟,你今天可能不能随便走掉,你知道你毁了我多大的事儿吗?”      西泽尔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真的要吐了:“呕!”这下真的吐了。      而被吐了一身的凶狠男人直接傻眼:“你故意的是吧!”      他怒意高涨,挥手将桌上的酒瓶子摔在地上。      这下连音乐声都盖不住这巨大的玻璃碎裂声,舞台上的DJ惊恐望来,附近人也纷纷起身围观。      他们看着被一群混混围在中间的西泽尔,身形单薄可怜,连站都站不稳,像是风浪里摇曳的小船,随时可能倾覆。      “惨了惨了,我看那个戴帽子的男人要被打了!”      “要不要先报警啊?万一出事怎么办?”      他们小声讨论着。      角落卡座里,低着头的江希景在听到“戴帽子的男人”几字时就敏锐抬起头。      他想到刚刚去了卫生间的西泽尔,连忙起身望过去。      果不其然在人群中央看到了西泽尔的身影。      那边的气氛正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江希景来不及思考,他怕这一耽搁就要出事,迅速快步走过去。      “出什么事了?”      江希景一出场,便让人感觉气度不凡。      按理来说,常人多少会顾及看着就不好惹的江希景,稍稍收敛一些。      可面前这些以凶狠男人为首的混混,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反而因为江希景这身昂贵的高定西装,眼里闪过贪婪的光。      凶狠男人语气不善地问:“你谁啊?”      江希景顿了顿,才冷冷回答:“我是他哥。”      “他哥?那正好!”凶狠男人指着半蹲在地上的西泽尔,“看看这桌子,原本我是打算给我女朋友告白的,结果他突然冲出来,把我精心准备的东西都给毁了!你们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江希景没有错过这些人眼底的贪婪。      但他自认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便冷静回答道:“我可以赔偿你们。”      凶狠男人也是眼尖,竟然盯上了江希景手腕上的表。      他恶狠狠地笑了笑:“那好,把表给我,就算作赔偿。”      江希景当即皱眉,捏着腕表,并没有立刻取下来。      并非因为这支劳力士价值数百万,而是因为这块表,是江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而且表盘还刻了他的名字,是江棠专门为他定制的,心意独一无二。      江希景不想看它随随便便出现在别人手上。      “我可以给你其他更贵的东西。”      江希景拒绝了凶狠男人的无理要求。      旁边的小弟激动难耐地凑到大哥身旁:      “比劳力士还贵的东西,大哥,要不我们答应了?”      凶狠男人瞪了他一眼,没有刻意压低音量,甚至是直接看着江希景说的:      “你傻啊,东西我们可以直接拿了走人,要是留下联系方式……呵,你说这个看起来就有权有势的家伙,会不会之后找我们算账?”      江希景面色未动。      不过他还真是这么想的。      只是这凶狠男人不知道,就算他拿走东西,这块表专属的编号,照样能让江希景轻松找到目标,报复回去也是迟早的事。      不愿意给东西,是江希景不想让这块表有半点损伤。      ------题外话------      精品加更

 第690章 打一架

 文学

    江希景没把话挑明。

    那群混混便以为是老大聪明,识破了这些有钱人的伎俩,个个得意到不行,都忘记场合,当场吹嘘起自家老大来。

    “老大就是出身不好,不然像这小子生在有钱家庭,肯定也能混成个大人物!”

    “就是就是!到时候还能带着我们吃香喝辣的!”

    “老大不愧是老大!”

    一群脑子不怎么好的混混,在那里畅想美好未来,差点把周围人给逗笑了。

    你们老大要是生在富贵家庭,根本不会认识你们这群小混混好吗?

    偷笑归偷笑,事实还是没有谁敢站出来说话的。

    尤其是江希景看起来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谁知道他们出来是不是多管闲事?

    那凶狠男人脸上的横肉抖了抖:“行了,别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被人看了笑话。喂,公子哥儿,你想好到底要怎么赔偿我们了没有?我说过,就要你的那块表!”

    江希景不接话,摆明是拒绝的态度,眼角余光却开始搜寻附近,看陆深有没有回来。

    很可惜的是,陆深至今打电话未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蹲在地上的西泽尔又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哎?等等?

    江希景忽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拽住,西泽尔拉着他,借力摇摇晃晃站起身。

    估计吐了一遭,西泽尔眼神看起来也清醒不少。

    “想要表?”

    他居然还能冷静地询问对方。

    而他的脸被隐于帽子阴影下,说不出的幽深莫测。

    凶狠男人面对江希景的矜贵气质都没见畏惧的,却在看到西泽尔时,忍不住有些发憷。

    但他还是嘴硬:“是又怎么……啊!!”

    凶狠男人猝不及防,被西泽尔一脚踹在胸腹,连连往后倒退几步,最后摔在一群小弟身上。

    疼倒是不疼,就是丢人,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凶恶气势,就在西泽尔这一脚下面烟消云散,他还听到人群里传来的笑声。

    “你!!!”他按着被踹的地方,又气又怒,正想要还手。

    “要你马的表。”西泽尔慢条斯理地骂了句。

    这句经典国骂,在他嘴里竟然骂出了一种优雅韵律,也是奇了。

    江希景愣了,凶狠男人愣了,围观群众通通愣了。

    西泽尔于万众视线里巍然不动,颇有大将凛冽之风。

    这股气势一直维持到凶狠男人反应过来,叫骂着挥拳砸来。

    “老子今天弄死你!”

    西泽尔抬手就要格挡反击。

    可是醉酒的他,明显速度反应能力不行,人家拳头都到眼前了,他还反应迟钝慢半拍。

    要不是一旁的江希景眼疾手快,拽了西泽尔一把,估计对方那碗大的拳头就要砸在他脸上了。

    西泽尔在被江希景扯过去后,脚下连连趔趄险些摔倒,最后还是江希景及时扶住的他。

    也是这下,让那些被那一踹慑住的混混小弟们反应过来。

    原来这家伙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咳咳咳。”西泽尔不禁咳嗽起来,瞥着身旁的江希景,“怎么办?”

    江希景不紧不慢地扯开领带,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随之乱开。

    沉肃严谨的他,难得显露出不羁的气质来。

    他冷嗤道:“能怎么办?当然是——打一架!”

    他伸手抓住对手挥来的拳头,反踹回去一脚。

    就像是信号,彻底掀开两人对战十多人的混乱。

    原本围观吃瓜的群众连连尖叫、四处逃窜,整个酒吧内混乱不堪。

    西泽尔和江希景也实在是双拳难敌四手,在这场干架里逐渐落于下风,嘴角眼睛挂了彩,身上衣服也多出几个脚印。

    两人都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一起打架锻炼出来的默契。

    两人对视一眼,竟然也领会到了彼此的意思。

    他们瞄准时机,不约而同地喊了声“跑”!

    随后两人找准同一个方向,趁着混乱飞快窜过去。

    与此同时。

    酒吧门外的陆深还在打电话。

    门里突然冲出来两个人,一边跑一边直呼“吓死我了”。

    陆深直觉不对,匆匆挂断电话,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里面突然打架啦!两个人打好几十号人呢!”

    “哪有几十号人那么夸张,明明就是十几个人!”

    那对小情侣还在争论不休,陆深已经冲进去找人了。

    他倒是没想过打架的主人公会是江希景西泽尔,他只怕那两个家伙拼酒喝醉了,连跑都不知道跑!

    陆深好不容易挤过乱窜的人群,冲进混乱发生的地点,却没有看到西泽尔江希景的踪影,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满地狼藉。

    难道是看情况不对,两个人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两人下落如何的陆深急得不行。

    正好隔壁那桌人没走,陆深干脆过去询问。

    那桌人纷纷一愣。

    “你说他们?刚刚就是他们在打架啊!现在应该跑了吧!”

    “我看那群混混也追上去了,不知道警察能不能及时赶过来。”

    陆深呆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余光瞥见他们的卡座里,有光亮在闪烁。

    陆深赶紧过去,发现西泽尔把手机遗落在沙发上了。

    而现在手机正因来电而震动,上面显示的名字则是江棠。

    陆深暗道糟糕,犹豫再三后,还是咬牙接起了电话。

    “喂?江棠?”

    电话另一边的江棠迟疑几秒,才认出这个声音。

    “陆哥?怎么是你?”

    “咳,我和西泽尔今天正约出来喝酒。”

    江棠声音难掩诧异。

    “西泽尔?喝酒?”

    “嗯……嗯。”

    陆深很有负罪感,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被逮了现行的坏朋友。

    他也怕江棠误会,紧随其后解释:

    “你放心,跟我们一起的还有你哥哥江希景,西泽尔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

    江棠越发诧异,怎么会连江希景也跟他们跑一块儿去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陆深就唔了声。

    “……好像不是没有意外,江棠,我们这边发生了一点事。”

    陆深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江棠。

    江棠听完,只留下一句话:

    “地址给我,我现在过来。”

    ------题外话------

    补更

    (

 第691章 改观的开始

    也是运气好,西泽尔和江希景随便找的方向,恰好就是隐蔽的酒吧后门。      比起正门的挤攘热闹,后门明显要冷清许多,通常作为员工出入,所以环境也不大好,巷道纵横不说,还乌漆嘛黑,连路灯都是坏的。      也这正好给西泽尔和江希景提供了绝佳的逃跑路经,两人七弯八拐,最后钻进一条黑暗小巷子,把那群紧赶慢赶追来的混混们甩在身后。      两人隐身在黑暗之中,还能听到混混们从巷子外走过的声音:      “人呢?人不见了!”      “老大,还要继续找吗?”      “当然要找!找不到人,今天的损失你给我出啊?”      “找找找,赶紧找,把附近巷子都给我搜一遍!人应该没走远!”      混混们四散开来,开始在附近分头搜寻,其中也有人找到西泽尔江希景藏身的巷子。      可是那小混混还没走进来两步,就先被巷子里的恶臭给熏得连连倒退几步,同伴走过来问他怎么了,这人捂着口鼻一脸的无法忍受。      说:“这里是垃圾堆!臭死人了!这些人,知不知道环保,知不知道垃圾分类啊?居然随便把垃圾倒在附近?”      同伴煞有介事地点头:“是有点太臭了,这些商户也太没有公德心了,得亏我不住在附近……唔,好像我也住不起。”      两人嘀嘀咕咕地绕过垃圾堆,随后走远了。      距离垃圾堆仅有几米之遥的西泽尔和江希景:……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黑暗里,两人默默地交换眼神。      这一刺激一流汗,西泽尔体内的酒精早就挥发,眼神也明显清明不少。      听到那些人对话,他后知后觉地抬手捂住鼻子,瓮声瓮气说:“我有洁癖。”      江希景也嫌恶地偏过头去:“我也是。”      两人都不愿意承认被迫站到垃圾堆附近的人是自己。      西泽尔沉默半晌:“哥。”      江希景无声侧头。      “这事儿别让江棠知道。”丢人。      “一言为定。”真的丢人。      不过两人也清楚处境,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所以他们还是在原地多站了会儿,等那些混混呼喊的声音远去了,才从臭气熏天的垃圾堆满的小巷子里走出来。      江希景第一时间看了看附近的建筑,只觉得环境陌生,实在找不到该从哪个方向离开。      西泽尔提议:“往他们去的相反方向走?”      听起来挺有道理,但是江希景还是决定先给陆深打个电话再说。      可惜离得最近的就是陆深这么个不靠谱的家伙,而常青和司机都很不巧的被他提早打发走了。      江希景勉为其难,退而求其次,刚在最近通话里找到陆深的电话号码,手机屏幕就突然黑掉。      “没电了。”西泽尔有点想笑。      他也没想到江希景这看上去滴水不漏的性子,居然也能遇上关键时刻手机没电的乌龙。      果然还是要看他。      西泽尔带着点得色,伸手去摸手机。      空的。      他的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变。      虽然掩饰极快,但江希景还是没有错过。      “手机不见了?”尾音微微上挑,隐有讽刺笑意。      “……落在酒吧里了。”西泽尔终于想起他手机的最后归宿,喃喃道,“万一棠棠给我打电话怎么办?”      江希景赞许看了他一眼,难得对西泽尔有了几分看法上的改变。      当然,这大概也有两人当下共患难的缘故。      “那就原路返回。”      江希景这么说,西泽尔也没有意见。      好在两人的记忆力都很不错,紧张里跑过的弯弯绕绕,也被他们记得清楚。      两人循着来路走回去,走着走着,他们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条路好像……是个圈?”西泽尔迟疑道。      江希景也看出来了。      他们往回走的路,也恰好是那群混混追去的相反方向。      可是这附近的路,如果本来就是个首尾相连的圆,那也意味着,他们和混混看似南辕北辙,实则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终点。      等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再想离开显然已经来不及。      因为那群混混已经从四面八方的巷道里钻出,桀桀怪笑着挡在两人面前。      满脸横肉的凶狠男人,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跑啊,怎么不跑了?”      西泽尔和江希景看到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去路,有些无奈。      看来这一架还是逃不掉。      “打吗?”西泽尔缓缓捏紧拳头。      “打吧。”江希景扯开刚扣好的西装。      两人背靠着背,握拳迎上气势汹汹扑来的混混们。      酒吧里的混乱似乎在重复,而这一次,西泽尔和江希景的状态比上一次还差。      再加上场地宽阔,给了人多势众的混混们足够的空间,反倒是被包围的西泽尔和江希景,动作不得不变得局促。      眼看着两人已经连连挂彩,那群混混还是不依不饶。      好几个人把江希景围起来,瞄准时机,张牙舞爪地扑过去,抱腰的抱腰,扣住手臂的扣住手臂。      这一连番组合拳下来,江希景直接被制住行动,眼睁睁看着他们圈住自己的手腕,朝着江棠送的那块礼物摸去。      江希景脸色难看极了,他大概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苦头,强烈的屈辱感甚至让他生出真火。      “滚开!”喊出这声的人却不是他,而是西泽尔。      西泽尔不顾对手踹在自己腰侧的一脚,反而借力退到江希景附近,用手肘和肩膀用力撞开那几个围住江希景的人,也打断了他们抢手表的动作。      “没事吧?”      气喘吁吁的西泽尔凑近江希景,以保护的姿态将他和其他混混荡开。      江希景眸光微动。      “为什么帮我?”      江希景自问和西泽尔的交情还没到那份儿上。      可西泽尔却很奇怪地看了他眼,诧异反问:      “不是你说的,你是我哥吗?”      江希景想笑,喉咙牵动却发出接连不断的咳嗽。      西泽尔赶紧往后瞟了眼,试图确认江希景的伤势状况。      他这一分神,也就没有注意到眼前乍亮的一抹凛冽寒光,笔笔直直朝他刺来。

 第692章 救兵来了

    握刀的是个不起眼的小混混。      西泽尔救江希景脱困时,恰好狠狠一肘砸在他面门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鼻血当场奔涌不止,鼻梁更是痛得快要断掉。      小混混被疼痛刺激得发了狠,面上什么话也不说,却是悄悄摸出折叠小刀,闷不做声朝西泽尔腰腹刺去。      这一刺,江希景西泽尔都没注意到,其他混混却是看到了。      他们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眼睛都直了——      小四这家伙疯了吗?      天知道他们只是动动拳头打打架,可万万没有想过要取人性命啊!      可是还没等到他们阻止,小四先行抱住手腕发出惨叫。      手里的小刀也哐当掉在地上。      旁边一块棱角分明的势头滴溜溜滚落停下。      不远处没有路灯的黑暗里,缓缓走出来一道比夜色还要浓重的身影。      身形高挑匀称,长腿纤细有力,行步飒飒踏风,蓦地撞进这乱架现场,面对一群凶狠的混混,不仅没有惧色,反而如狂风急雨前巍然不动的山石。      她来得急,没有戴帽子,也没有做任何遮掩,眉眼沁着凛冽寒意,像是在冰天雪地里拔鞘而出的长剑,杀气腾腾,势不可挡。      混混里有人突然指着她惊呼出声:“是她!是阿宁!”      其他人嘴快问了句:“谁是阿宁?”      那人想也不想:“就是那个连环杀人犯……”      其他人忽的鸦雀无声,像是被猎鹰盯住的鹌鹑们,缩头缩脑,可怜巴巴。      江棠脚步顿住:……      西泽尔和江希景:……      那混混在大喘气之后,紧接着说:“……在电影里!”      其他人前一秒还脚底生寒意,下一秒就被乌龙搞得无语至极。      算了,攘外必先安内,还是先把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捶死再说!      江棠顾不上这些耍宝的混混,问西泽尔和江希景:“你们没事吧?”      西泽尔是清楚江棠实力的,当下流露出欣喜之色,像是看到神兵天降:“棠棠你来了!”      江希景没好气地瞪了西泽尔一眼,朝江棠呵斥:“你来做什么?”      随后又跟其他人解释,“她和这件事没关系!”      西泽尔清了清嗓子:“哥,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江棠点头:“嗯,你的确误会了。”      江希景皱起眉心,还没弄清楚状况。      那群混混已经被一波三折的剧情闹得烦不胜烦。      满脸横肉的老大站出来:“故意在我们跟前聊天叙旧呢?废话少说!把东西给我留下!”      江棠顺着这些混混贪婪的视线,看到江希景手腕上的那块表,认出是自己送的礼物。      她挑眉冷嗤:“胆子有点大。”      那些混混听着江棠的话一头雾水,有些搞不懂。      不过没关系,江棠很快用行动告诉他们什么叫“胆子大”。      她朝西泽尔抬了抬下巴,随后眨眼便来到混混们面前。      旋腿、飞踹、挥拳、肘击……一系列动作利落干净,像是武打片动作般行云流水,以最快速度放倒足足四个人,每一次出手都会带走一名敌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别说混混们看傻眼了,就连江希景也极为出乎意料,愣愣地盯着一茬借着一茬倒下的对手们。      还是西泽尔很默契地领会到江棠的小动作,把江希景匆匆拽出战斗圈,站到一旁为江棠让开场地。      江希景总算反应过来,就要上去帮江棠。      西泽尔阻止了他,还迎着江希景凌厉的视线说:“别去,我们只会碍手碍脚。”      江希景忽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挫败,他也不得不承认西泽尔说得对,以江棠现在的处境,他们凑上去只会拖她后腿。      再看看西泽尔,早已经熟练找准自我定位,在一旁以合格观众的身份,为江棠摇旗呐喊。      江希景自愧弗如,一时间心情更加低落。      这时候。      带着警察匆匆赶来的陆深,表情不是很好。      刚刚他让江棠在路边等他,自己先去把警察叫来同行。      结果,也就是他一转头的功夫,路边就不见了江棠的身影。      陆深不用猜,就知道江棠肯定是先去找人了。      他不敢去想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万一被他叫过来的江棠,就因为这样出了什么意外或者不慎受伤……      首先不说江希景会不会恨死他,就算是陆深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几乎是带着沉重的心情赶到路人指认的现场。      谁曾想,完全超出认知的一幕赫然出现在眼前。      满地摔倒哀嚎的混混里,江棠是唯一站着的人。      她慵懒地转动手腕,完全不像是刚打完架的人,身上唯一变化就是头发乱了。      看到陆深和警察们一头雾水地走上前来,也只是抬起眼皮,淡淡说了句:      “来了。”      陆深呆若木鸡,和他同行的警察们也明显没好到哪儿去,个个傻眼。      最后还是江希景出声提醒了他。      陆深也是这才发现,原来西泽尔和江希景也在旁边,只是两人立在那里跟背景板似的,在江棠的耀眼光辉下黯淡无光。      “你,你们也在啊。”陆深结结巴巴地说,问了个看似很傻缺的问题。      他旁边的那些警察总算反应过来自己的职责,赶紧上去把倒地那些混混制住。      谁知道那些哀嚎不止的混混,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不仅没有畏惧害怕,反而跟见到亲人那般痛哭流涕:      “你们怎么才来!我们一直在等你们啊!”      “对啊对啊,警察叔叔快点把我们抓走吧!这女人太凶了!”      江棠淡淡扫过去一眼,那个扯着脖子喊江棠“太凶”的混混缩头噤声,动作齐整,像是特意训练过。      等江棠挪开视线,他们才小心翼翼地往警察方向靠了靠,让几名警察一度怀疑自己眼睛坏掉。      很快,警方更多的援兵赶来。      不过他们没能赶上据说凶狠的斗殴,只来得及把一群脑子有病的混混抓获。      当然,江棠他们也要跟到警局去做笔录。      原本以为总算逃出生天的混混们,又眼睁睁看着江棠跟来警局,一个个乖得跟鹌鹑似的。

 第693章 攻略手册3/4

    混混们被拉去分批审问,其实警察都已经做好苦战的准备。

    像是这种酒吧斗殴事件,他们已经处理过无数次,毕竟就喝多了就很容易上头闹事。

    而且现在这些混混都熟练如老油子,反正咬死不松口,只说自己是喝多了激动,硬是拒绝承认打架斗殴。

    最后警方也能不了了之,等他们拘留到时间,该放人的放人,多一秒都不能耽搁,否则这些混混就能吵着闹着说什么要找媒体曝光。

    他们以为今天也会重复经验,结果事实完全出乎意料。

    这些被审讯的混混,一个有一个,该撂的不该撂的全撂了。

    他们仿佛参加了真心话比赛,生怕谁说晚了就要掉脑袋,积极到不行。

    也顺便撂出他们过去犯的大事,让警方得知原来他们是一个流窜于不同省市的盗窃团伙。

    凭空掉下来的功劳,起初警察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等做完笔录的江棠跟警察道别示意,恰好从那群混混们身后路过。

    那群混混下意识缩紧脑袋,偷偷避开视线,无声地说明着让他们变得异常的所谓真相。

    随后,警察们根据双方笔录,了解到整个事情经过后,更是觉得匪夷所思,看江棠的眼神也跟着变了。

    原本以为江棠的厉害都是在荧幕上,结果现实里的江棠比荧幕里还要厉害!

    一个人打十几个混混,自己毫发无损不说,还能把混混们打得哭爹喊娘,内心深处对她留下浓浓恐惧……这岂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明星果然不是一般人的职业。”一名实习小警察偷偷咋舌。

    而江棠还不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评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3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