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穿黑色丝袜老师@宝宝你太敏感了

   挂掉跟西泽尔的通话,江棠突然想起,西泽尔以前也给她送过礼服。

    那是一条流光溢彩的古董礼服裙,裙摆蓬松美好,如少女绮梦。

    可惜江棠一直没有穿上它的机会,这条礼服也被束之高阁。

    她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所以想在最重要的场合上穿。

    “希望能早点有这个机会。”江棠喃喃自语。

 文学

    说完,便又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学习上。

    转眼就是4月,万象奖与金乌奖逐步逼近。

    提前迎来的是万象奖,它比金乌奖刚好早一个星期。

    这大半个月来,关于万象奖金乌奖得主的讨论甚嚣尘上,尤其是影帝影后的讨论最为激烈。

    每个奖项的候选人通常有五位,影帝影后加起来就是十人,在这十人里,江棠是最年轻的那个,第二年轻的就是三十多岁的唐词,与她相差十多岁。

    十名候选人里,江棠因为资历最浅,也是最不被看好的那个,各大媒体做奖项预测,没有一个名单把江棠放进“预想影后”的猜测里。

    倒不是对她偏见,而是其他的候选人,实在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像是某位与江棠竞争万象奖影后的女演员,在这之前已经拿过两次三大奖的影后,只差一个金乌奖便能集齐大满贯,这样资历雄厚的女演员,拿个万象奖提名那就是信手拈来。

    和这样的大前辈竞争,江棠普遍被大众不看好也不奇怪,几乎所有人都认同江棠这次是来攒资历的,要真的拿下影后还要再等几年。

    江棠自己也是这么想,所以她这次的心态格外平稳,激动兴奋半点看不到,就在万象奖的前一天还去了学校,在王教授那里拿了份新的书单。

    就在她淡定如常的态度里,万象奖在四月中旬如期而至。

    和金乌奖的地点固定在帝京大剧院举办不同,万象奖每年举办地点都不一样。

    据说这是为了配合展现华国广袤国土和大好河山,也恰好符合包罗万象的壮阔之意。

    今年的万象奖举办地点在著名的海滨城市新城,作为华国位列靠前的热门旅游城市,新城当地已经不是第一次承办万象奖,不过距离上一次万象奖,已经是七年前。

    每年万象奖的举办前后,当地旅游业都能迎来一次爆发式增长,所以新城官方也迫不及待地迎接万象奖的到来。从机场开始,沿路都能看到万象奖举办的标识。

    新城官方还向那些特意为万象奖而来的游客影迷们,提供具有当地特色的旅游服务,且基本与电影体验相关,看得出新城想要借着机会让本就红火的旅游业再爆发一把的打算。

    也因为新城官方的配合,拿着邀请函前来的明星嘉宾们,不用担心在这超级旺季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新城官方特意安排了市里最好的酒店作为官方住宿地,万象奖典礼举办的地方就距离酒店不到一公里远。

    像是万象奖这样重量级的电影奖项,从颁奖典礼开始前就是规矩繁多,走红毯也有特别的规则:

    比如明星出场的顺序,又不如不能把不和的明星放在一块儿,还比如明星礼服的颜色偏好都有心照不宣的共同认知。

    江棠这次在高越的强烈要求下,最后选择了符合红毯“规则”的礼服,据说是获奖率最高的黑色。

    而EL的黑色礼服一直都是他们的经典系列,所以这次也算是歪打正着,最后选中的黑色礼服本来就是图集里最出挑的一件,与江棠气质很搭。

    江棠和西泽尔是万象奖前一天晚上到的新城,下午她去了趟帝京大学,然后才登上航班抵达新城。

    至于高越和江棠的整个团队,比她还早一天到的新城,沿途格外注重保管礼服和珠宝,生怕在这重大场合前期出现纰漏。

    好在一切安然无恙。

    颁奖典礼虽然是在晚上,但红毯是从下午开始。

    整个红毯环节持续两个小时,等红毯结束,明星们在内场休息吃过晚饭后,才迎来晚上正式的颁奖典礼。

    所以,为了下午的红毯,江棠从早上五点就要开始准备,四点多就要起床。

    也多亏她昨晚休息得好,没有出现常见的水肿、黑眼圈等问题,连化妆师都夸她皮肤好到像在发光。

    不过出于万全考虑,化妆师还是为她从头到脚都敷上面膜,以方便后续的上妆效果,毕竟女明星的红毯化妆,是要精细到一根手指头的。

 第667章 当天

    窗外还是晨光熹微,江棠的房间里却早早开始了忙碌。      她住的是套房,面积挺大,可耐不住有十几号人在房间里围着她打转,再宽敞的地方也会变得拥挤。      围着她的人里,除了担当重责的化妆师,另外还有六名化妆助理,从头发,到美甲,再到身体护理,江棠享受着全方位的服务。      一位年轻的清秀小姐姐正在跟她细声说话:“江小姐,因为今天的礼服款式比较简单,所以我们打算只帮你做个手部护理和修甲,然后刷一层透明健康色的甲油,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坐在椅子上的江棠,垂眸看见清秀的美甲小姐姐半蹲在地上,还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的手,便朝她轻轻一笑,“谢谢你。”      另外一名化妆助理的小姐姐也端着面膜碗,对江棠说:“这款面膜是海藻泥成分,功效不复杂,主打补水,这是为了方便江小姐你后续上妆更服帖。”      江棠也朝她笑着颔首:“好的,麻烦你了。”      两名小姐姐不由得对视一眼,都能看见各自眼里的受宠若惊。      这惊讶,倒不是因为江棠作为大明星,却对她们这般友好。      而是一个慵懒如海棠斜倚春枝、乌发如云肤白胜雪的大美人,窝在柔软沙发椅上朝自己轻声低笑……太蛊人了!心都要醉化了!      “咳咳咳,我先帮你做护理!”      “我,我帮你敷面膜!”      两人各自低头掩饰脸上的羞涩绯红,对待江棠的动作也不由得越发轻柔,就跟对待一触即碎的豆腐似的。      江棠笑了笑,没有在意她们的小心谨慎。      她只是往后靠得更舒服了些,随后闭上眼睛准备小憩。      而这一切,都被刚刚推门进来的西泽尔,恰好看在眼里。      他脚步微滞,看着那群围着江棠打转的年轻女孩儿,有点微妙的不爽。      高越本来在跟化妆师讨论江棠今天的化妆方案,忽然发现眼前多出一个人。      “西泽尔?”      高越有些惊讶,还特地确认了时间。      的确才凌晨五点,这位怎么会这么早过来的?      男明星因为没有女明星繁琐复杂的化妆步骤,也不需要动辄五六小时的准备时间。      像是西泽尔,高越记得昨天提醒他的是早上九点过来就行,怎么现在就……      高越很快明白过来。      抱歉,是她单身太久了。      她见西泽尔正直直地望着前方,循着他实现看去,果然看到江棠正闭着眼睛躺靠在沙发椅里。      她越过房间里的层层众人,扬声朝江棠说:“小棠!西泽尔来了!”      她话音刚落,江棠就睁开眼睛,西泽尔也微不可查地蹙起眉心。      高越知道西泽尔在担忧什么,笑道:“放心,她没睡,精神着呢。”      江棠朝门边看过来的样子果然是精神奕奕,不见半点起得太早的困倦疲惫。      西泽尔这才安心,大步走过去。      那些簇拥着江棠的工作人员,见状纷纷让开,屏气凝神地看着西泽尔近乎完美的面孔上、带着无比温柔缱绻的笑意。      他低声问江棠:“你起这么早,不觉得困吗?”      那因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旁人听着都快酥了。      江棠却没什么反应,估计是习以为常,还反问西泽尔:      “我不困。倒是你,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不是说你九点起床就可以吗?”      她在这个时间点精神状态好,是因为她一直习惯六点起的作息。      但是西泽尔,江棠记得他在流泉山住的那些天,除了前两天能坚持在六点爬起来和她去晨跑,后面几天直接睡死过去,拽都拽不醒的那种。      没想到平时雷打不动九点起床的西泽尔,今天竟然这么早就过来了,还凑过来看江棠脸上敷好的深灰色泥状面膜。      江棠似乎还看到他吸了吸鼻子,像是在闻面膜的味道。      干脆问他:“也想来点吗?”      西泽尔果断拒绝:“谢谢,不用。”      很快有人给西泽尔搬来椅子。      尽管坐在这里会挡着化妆助理们做事,但西泽尔还是没有犹豫地坐下去。      谁让这里离江棠最近呢?还能顺便盯着那些搞小动作的女孩儿。      西泽尔若有若无的护食眼神从化妆助理们身上飘过,女孩儿们原本以为近距离接触这位好莱坞天才影帝会很激动兴奋,没想到她们只感觉屋里越来越冷,动作也越发小心谨慎。      恍惚间,像是一群围绕着帝王打转的美人,迎头撞上当红宠妃,一个个的都收敛起来不敢放肆,生怕被宠妃的敌意给盯上。      她们动作束手束脚起来,效率也难免降低,一旁的化妆老师欲言又止,估计是不敢随意指责西泽尔。      还是江棠从镜子反光里注意到化妆老师的表情,便让西泽尔:      “你坐到那边沙发上去。”      西泽尔委屈极了:“为什么!”      江棠无声地看了看周围,用眼神示意。      西泽尔发现自己影响到江棠的化妆进展,虽然心有不忿,但也听话坐去旁边。      在这样保持一段距离后,化妆助理们的动作效率果然高了很多。      西泽尔不满轻哼,抱着软枕远远看着这些人忙碌。      不知不觉眼皮变得沉重,转眼他就靠着沙发睡了起来。      江棠刚好做完面膜和指甲,化妆老师说她可以起来活动一下,免得身体在久坐之后僵得难受。      江棠踩着拖鞋,去房间拿了羊毛软毯,径直来到西泽尔旁边给他盖上。      西泽尔大概是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下巴在软毯上蹭蹭,睡得更沉了。      江棠看着他时,嘴角始终是上扬的,任谁都能从她身上看到宠溺。      她还对其他人说:“待会儿麻烦大家小声一点,谢谢。”      所有人都表示理解,当然空气里少不了柠檬的气息。      这是怎样的神仙女友啊啊啊!      西泽尔不知道自己被很多羡慕嫉妒的眼神扫过。      他睡得很香,早起的疲倦全在这小憩里消弭。      等他睁开眼睛,刚好是早上九点。      江棠已经进行到正式化妆的步骤。

 第668章 准备

    西泽尔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坐起来。

    他脸上还有被软枕压出来的浅浅红引,眼睛朦胧迷惘。

    好半晌,思维逐渐清醒,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在:

    “我……睡着了?”

    低头一看表,才发现此刻的时间。

    离他走进这个房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他睡了整整三个小时……该死,不是想好要陪着江棠的吗?

    西泽尔懊恼地揉乱头发,也懒得在意周围的十几号人。

    他来到江棠身边时,她正闭着眼睛。

    化妆老师用刷子在她眼皮上轻轻扫过,留下粼粼细闪的光。

    为了配合那身黑色礼服,她今天的妆容并不复杂。

    眼妆看似细致鼓捣许久,完了像是没化过,也正是化妆老师要的自然清淡。

    和眼妆形成鲜明对比的口红,是化妆老师用三支色号调出正宗复古红。

    “好了!完美!”

    化妆老师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精神焕发的江棠。

    虽然江棠的素颜已经足够美丽,但是这位化妆老师还是用那双神奇的手,通过调整部分细节,来增强突出江棠神秘朦胧的气质美。

    效果果然出奇的好,再搭配上低调复古的红色口红,与巴洛克风古董珠宝和黑色优雅落地鱼尾裙相得益彰。

    化妆老师觉得,江棠今天的红毯妆容绝对是自己职业生涯的高光时期!

    她几乎能想到江棠红毯照出去后,自己身价噌噌往上涨的架势。

    她还解释道:“等到了内场,我们只需要换一个口红颜色,就能完美搭配另外一套礼服,而不需要做太大改动。”

    江棠点头说好,然后就听见熟悉脚步声靠近。

    她头都没回,却精准辨认了来人身份:“睡醒了?”

    西泽尔怔怔地看着镜子倒映着的她的模样,有种不敢呼吸的感觉。

    他自小就因为长得太好看,而对别人的外貌不怎么在意。

    但是,他却屡屡被江棠惊艳到。

    就算现在和江棠成了男女朋友,见过她的无数模样,可是现在看到镜子里的她,还是被那浓郁美色震撼到了。

    像是看到壁画里描绘出的神女,神秘而遥不可及,有种凛然不可犯的高贵气场,竟然让西泽尔久久说不出话。

    迟迟没等到答案的江棠回过头去,轻声问他:“还是困吗?”

    熟悉的语气让西泽尔从怔愣里回神:“没,不困。”

    他眨眨眼,终于知道要关心江棠的进展。

    “现在是结束了吗?”

    没等江棠回答,化妆老师就笑着说:

    “这才到哪里?还早着呢!”

    然后她就跟西泽尔罗列出接下来的步骤。

    西泽尔听得头晕,才知道原来女明星的美丽背后竟然这么辛苦,从头发丝开始,精心打理到皮肤的每一寸,务必在红毯上呈现出最美状态。

    西泽尔决定以后要对女演员更尊重一些,毕竟能吃下这行的苦,多少也是厉害的人,就像江棠那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