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厨房作菜!隔着丝袜CAO了进去

  魏闲夸赞田驹。

  “如果我想让这些女卒与男卒比试一番,你觉得如何呢?”

  魏闲也想看看这些女卒战力如何。

 文学



  “这……这!”

  “女卒臂力、体力相比男卒还是弱了不少的,选择比拼恐怕还得有些量力才行!”

  田驹似乎有些为难。

  “女卒应该也有弓箭手吧?”

  魏遫便问。

  “有一千弓箭手!”

  田驹搭着。

  “好,那你就从这一千女弓箭手中挑十人出来!”

  “我再让田武挑十名同样入伍一年的男弓箭手过来,让它们一起比拼比拼吧!”

  魏闲吩咐。

  毕竟不比拼一番,  魏闲也看不出军队训练的状况如何。

  三日后,田驹在附近设置了一靶场,让十名男弓箭手与女弓箭手依次开始在靶场处开始进行比拼。

  毕竟男卒臂力优于女卒,所以距离皆在五百步。

  魏遫、范雎、田驹在一旁观战。

  “开弓!”

  “射击!”

  “……!”

  随着一阵号令下来,一名男卒首先开始射击,随后就女卒射击。

  第一轮下来,  以第一个男弓箭手精准命中靶心,女弓箭手稍有偏离,男弓箭手随之取得了胜利。

  “女人就是女人,  居然还跟我们比弓箭,就是笑话、笑话!”

  “可不是吗?”

  “女人射箭不就是个大笑话!”

  “女人本来就只合适在家养孩子,织布绣红而已!”

  之后这些男弓箭手明显有些看不起女弓箭手了。

  “那些男人看不起我们!”

  “我们下一弓可一定要争气啊!”

  “必须争气!”

  “一定要给它们点颜色看看!”

  女弓箭手这时也开始议论起来。

  “第二轮,准备!”

  随着一声军令响起。

  第二个参加比赛的男女弓箭手各自上场了。

  首先还是男弓箭手先射击,这次男弓箭手还是准准的命中了靶心。

  随之女弓箭手也开始射击,没想到这一箭射下去,居然也是命中了靶心。

  “好厉害!”

  “芸矜……好厉害!”

  女弓箭手处立刻传出来了一阵欢呼。

  原来这第二个射箭的女弓箭手叫芸矜。

  随后第三个,第四个出场的女弓箭手都与男弓箭手一般,准准的命中了靶心处与男弓箭手不差分毫的位置上。

  一下子男卒与女卒打成了一胜三平。

  “这些女人怎么会射的如此之准?”

  “看来我们得给她们这些女人点颜色看看了!”

  “看我韩叙这次,我一定能命中靶心最中间的位置,我倒要看看这些女人还能超过我吗?”

  “一定要赢啊,可不能再让这些女人涨士气了!”

  这时男卒之间开始急了。

  随后韩叙开始上场拉弓射击,没想到这一箭居然射中了最外环的地方。

  随后女弓箭手也拔弓射击,还是稳稳命中了靶心。

  “女卒胜!”

  随着一声传来,这些女卒们立刻开始欢呼起来。

  于是这些女卒此刻越来越自信,  后面出场几人几乎每箭都命中了靶心,而男卒则是只有一人命中靶心内圈,  其他全是只命中了外环。

  瞬间女卒对男卒比分到了六胜三平一负。

  而男卒战绩则是一胜三平六负。

  “厉害啊!”

  “我们女子果然不输男啊!”

  “以后看这些臭男人还敢看不起我们!”

  “我们赢了!”

  “终于赢了啊!”

  女卒取胜后,  立刻十人拥抱在一起欢呼起来。

  “就是你们射不准!”

  “就是你们无能,才导致被一群女人取胜了的!”

  “你们才是无能!”

  “不是你们跟女人打平,影响了我们士气,我们后面会输给这群女人吗?”

  “难道我们射中靶心还有错了?”

  “哪像你们这些人居然就中了外环!”

  “真是一群女人都不如…女人都不如啊!”

  “说我们不如女人,难道你们赢了女人?”

  “你们还不跟我们一样,输给一群女人了吗?”

  “你们才不如女人?”

  “你们干脆下辈子做女人得了!”

  反而男卒则一脸垂头丧气之像,甚至还开始抱怨起了各自。

  “你们平时不好好训练,如今被一群女卒打败了,你们还好意思在这互斗?”

  “难道你们想违反军令?”

  眼看着男卒间都快要各自动起手脚了起来,田驹赶紧赶了过去。

  “真是可喜……可贺啊!”

  “谁说女子不如男,今日这是女子强于男啊!”

  “没想到我们大魏训练出来的女卒居然如此让人刮目相看!”

  魏闲则是走到了十名女卒旁边,对其进行赞扬起来。

  “您就是魏闲先生吧?”

  “听闻您是大王派来的人,是真的吗?”

  叫芸矜的女卒出来询问。

  “我魏闲哪有那个本事受大王委派呢?”

  “我不过是爱好游玩,正好路过此地,听闻我们大魏国训练有女卒,所以过来看一看的!”

  魏闲回应。

  “可是观您之面相可非一般人啊!”

  “而且您说您要真是一个游玩之人,又怎能受到我们田武、田驹两位将军这么隆重的优待呢?”

  这芸矜似乎还会相人之术。

  “既然被姑娘看破了,那我也不隐瞒了,我正是受了大王委托过来视察新兵的!”

  魏闲见这女卒已经看破自己身份,就如实说了。

  “既然是大王派来的,看来您的身份一定不低了!”

  “小女子芸矜向先生行个礼!”

  “……向先生行个礼!”

  芸矜与其身后女卒都开始向魏闲行礼了。

  “不用行礼……不用行礼!”

  “身份高低又有何用呢?”

  魏遫一边阻止众人行礼,一边对众女询问。

  “我娘从小教我,见到长辈必须要行礼,以示尊重!”

  “到了军中后,将军也教我们见到身份高的必须要行礼,同样也是为了尊重!”

  “而身份高低代表的是一个人的尊贵与否,身份越高的人越尊贵!”

  芸矜解释。

  “懂得倒是挺多的!”

  “那我倒有个问题想问你们!”

  魏遫不禁想试试这些女卒了。

  “先生……您…问就是了!”

  这些女卒一起回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