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沙发到卧室一路作——荡欲娇妻多人P

  秋寒:喂喂?别以为我听不出江小姐你是在暗示合作不是非我不可!      糟糕,为什么想要合作的渴望反而更强烈了些。      果然受虐才是人类难移的本性?      秋寒还在深思哲学问题,西泽尔已经彻底明白其中关节。      在秋寒没有看到的角度,他面对江棠,眸光微闪。      随后,他低头似是在认真思索,好一会儿才抬头。      “如果说,我不同意呢。”      秋寒恍惚回神,只来得及听到零星两三字。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等等,不同意?你说你不同意?”      秋寒瞪大眼睛,光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他现在已经因惊讶而大脑空白。      最后半晌才反应过来,甚至带着薄怒质问:“你是故意的吧?”      秋寒发起火来,很有名导的威风。      可西泽尔却相当从容。      他正色道:“不,这不是因为个人情绪而在阻止你们的合作。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觉得你的提议很不成熟。”      秋寒怒火中烧的眼神瞪着他,几乎要冷笑起来:“你还是不是因为个人恩怨,西泽尔,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公私分明的合格演员。”     

 文学

 西泽尔没有在意秋寒表达出来的所谓失望,他细数起这个提议的不靠谱:“既然你说公私分明,好,那我们从电影人的角度来看——现在知道的所有经典电影,哪一个剧本不是经过长时间的打磨和推敲,才最后被演员演绎并呈现在大荧幕之上。可是你这部电影,连确定的题材都没有,华国有个词‘空中楼阁’懂吗?我认为就是对你想法的最贴切形容。”      秋寒越发的生气,而且这次不是开玩笑的和西泽尔互怼,而是带着被冒犯的真火:“你居然把我的剧本比作空中阁楼?”      西泽尔适时打断,提醒他用词要严谨:“是想法,还不是剧本,谢谢。”      秋寒的生意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好,我的……想法!就算是想法,你也不应该比作空中阁楼吧?我知道,你无非是想说我的念头就是心血来潮,没有任何根基所以可能会失败,但是我不认同你所说的‘剧本花的时间越长,才越是经典’。就说我们知道的好几部影史经典,比如安德森导演的作品,不也是一拍脑门想出来的吗?”      西泽尔首先反驳了他的话:“我从没有说过剧本花费时间等于剧本精彩程度这种话,谢谢。”顿了顿,又道,“你不过你作为举例的安德森导演作品,我倒是知道一二,所谓一拍脑门想出来的剧本,只是媒体的以讹传讹,安德森还在我面前抱怨过好几次,说是媒体乱写报道,他只是说剧本来源是一拍脑门想的,没说剧本内容也是草草写的。事实上,他光是打磨剧本就用了五年时间,只是那段时间他刚好也在拍另外一部作品,所以被人误解了而已。”      秋寒默了默,又咬牙继续道:“好,你说安德森导演的作品不算例子。那远的不说,就说我自己。我的第一部短片电影,也就是拿奖的那部,它的剧本是我亲手写的,背后故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吧?所以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就像是这部短片的剧本,写它只用了我的一个下午。”      西泽尔颔首:“是的,一个下午,但是冒出它的念头用了三年不是吗?我记得你在《好莱坞》上的采访报道,你告诉记者,说是灵感源来自你连续做了三年的一个梦,之后又花了好几年时间来收集素材,最后才有了一个下午问世的剧本。”      秋寒顿时无言,甚至责怪起西泽尔,没事长这么好的脑子干嘛?      天知道他都忘记记者采访这事儿了,西泽尔竟然比他记得还清楚!还特意用这篇报道来打压他!      《好莱坞》是吧?我记住了!      就在西泽尔和秋寒争论得如火如荼的时候。      “咳。”一直沉默观战的江棠,终于出声,“虽然电影充满不确定,但是我也觉得,这或许是给我的机会。”      江棠的话,让秋寒瞬间拥有了喘息的机会,他迫不及待地指着江棠对西泽尔说:“看!有什么比当事人意见还要重要的?”      西泽尔面对秋寒沉肃而有力的脸,在转向江棠瞬间变得委屈可怜,他小心翼翼地询问:“不是说都听我的吗?”      江棠短暂沉默几秒:“……嗯。”      秋寒快要气死了,他不可置信地瞪着江棠:“你怎么能因为他一两句话就轻易动摇!”      他扼腕得像是王朝末路的忠臣,苦劝昏聩君王江棠不得,最后只能把眼刀子飕飕飞向西泽尔这个祸国妖妃。      美色误国!美色误国啊!      眼见江棠不说话,秋寒越发的痛心疾首。      他按着胸口,仿佛一口老血憋在那里,纾解不得。      不过,他只是看起来被堵得哑口无言,实际他的脑子正在飞快转动。      他知道当下最好的就是先要拉拢江棠,知道江棠点头了,西泽尔的意见就什么都不是。      可是看她现在模棱两可,轻易被西泽尔吃得死死的,要怎样才能把她彻底拉拢过来呢?      此刻此刻,秋寒早就把起初“讨价还价”的念头抛至九霄云外,满脑子都是盘算着能给得出手的好处。      秋寒狠下心:“江棠,你要是答应加入,可以直接从副导演做起!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毕业生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这可是我秋寒剧组的副导演!就算最后电影不……那么成功,你也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至少,我会对你倾囊相授!”      看得出来,秋寒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电影会失败,说话都带拐弯。

 

 第660章 被坑了

 

    江棠听着,也有些意动。      但她迟疑了一瞬:“机会很好,但是……”      秋寒斩钉截铁道:“但是什么但是?错过了我,哪里还有这么好的机会?你好好想一想!不要被某些人带着偏见的思考所误导!”      西泽尔不屑地轻嗤:“偏见?你是在说我?秋寒,我们都是行内人,也应该知道,所谓副导演的上限和下限有多大,有的副导演能拍完半部电影,有的副导演只能在剧组里打杂。”      秋寒因为被误解而愤怒:“我怎么会让江棠打杂?她可是电影的女主角!”      西泽尔轻笑以回:“呵呵。”      秋寒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再次狠下心:“好,我同意让江棠从剧本创作阶段就加入进来,她入行三年,拍了这么多作品,看剧本的眼光总归是有的吧。我也不是要她亲自动手写剧本,但是她至少可以接触整个剧本的创作核心,甚至是影响剧本创作的方向。我想除了我,没有几个导演能接受这个条件。”      秋寒口中的导演当然是和他同级别的名导,至于他级别以下的那些,抱歉,都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听上去似乎还行。”西泽尔语气稍微软了些,不过很快秋寒就知道,这不过是他的错觉,“可是剧组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当然!投资人就是我,谁能踩在我头上说话?”秋寒颇为傲然道。      这位天才导演多亏祖辈的殷实遗产,才能这样任性妄为。      “是啊,投资人和导演都是你。”西泽尔意味深长。      秋寒恍然明白,西泽尔是在暗示他可能会在后期用投资人权力打压江棠……法克,西泽尔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或许是被怒火连着烧灼丧失了理智,又或许是在这场对话博弈里,秋寒已经把退步当成习惯。      他随后脱口而出:“那好!我同意极光娱乐入资一半,这种可以了吧?”      西泽尔的嘴角若有若无的上扬:“这可是你说的。”      秋寒想也不想地点头肯定:“对!是我说的!”      他心想西泽尔这下总找不到杠的理由。      很快。      西泽尔心满意足地来了句:“好。”      秋寒自以为稳居上风,意得志满的笑还没挂上两秒。      等等?他为什么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他看看神情笃定的西泽尔,再看看高深莫测不说话的江棠。      忽然哑口无言,最后都不记得是怎么跟高越谈定合作,签下初步意向合同的。      等他彻底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极光娱乐公司落下,迷茫的双眼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路人,那一张张脸似乎都在看他,朝他发出尖锐的嘲笑声——      看吧傻子!你被那两人坑了!人家两口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你吃得死死的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最后赢家?      “被坑了……”      明明是江棠想合作,他既然占据主动权,就该等江棠许出利益,然后他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怎么就变成了他拼命想合作,还为了达成合作,许出那些现在回想起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众多好处的呢?      一切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出现的问题?      恍然大悟的秋寒扶着额头,有无奈,也有点想笑。      就是没有他以为的愤怒或者被欺骗的不爽。      强者总是愿赌服输。      他的确输了。      那么,就看看接下来的合作,到底是顺利进行,还是一拍两散吧。      秋寒慢悠悠地把手揣进裤兜,抬手为自己戴上墨镜。      轻轻拨弄额头,挡住桃花眼也照样风流多情。      他脚步轻快地来到路边。      然后发现,原本停着红色敞篷兰博基尼的位置空荡荡。      他推起墨镜,不敢相信地反复看了几遍。      “我车呢?”      *      “举报违章停车,是每个公民应该尽到的合法义务。”西泽尔握着手机,站在落地窗前,垂眸往下看,笑得高深莫测,“不用谢。”      “什么不用谢?”江棠刚好从办公室外走进来。      这间办公室是江棠的,是在那场家世风波后不久收拾出来的。      江棠和高越一直没对外说过极光娱乐的所属,以后也没打算说的。      一来是不想让外界做过多猜测,二来也是不愿意让极光娱乐和江棠绑得太深。      没想到在那次家世风波过后,那些神通广大的网友竟然扒出极光娱乐背后的控股关系,最后几经周折查到江棠头上。      有了这实打实的铁证,再说不是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索性大大方方承认。      虽然有人酸江棠难怪出道以来演的都是高质量作品,但是大部分都对这事实不算抵触,还觉得江棠是自己飞升、顺便带着公司一起飞升。      甚至还有同公司艺人的粉丝跑到江棠微博下面来喊“球球老板对我家爱豆好一点”的,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时白家粉丝,当然这些话以调侃居多,众所周知江棠和时白是神炼出来的铁友情。      总之,现在没再遮遮掩掩后,从公司到外界到舆论基本都知道江棠和极光娱乐的关系,高越也笑着说是时候让江棠分担一些公司义务,然后特意为她收拾出来这间办公室。      江棠也不得不放弃一些休息时间,偶尔会来公司处理事务,虽然都不难,还有高越手把手的教导,但是对她来说也是全然陌生的新领域。      西泽尔也适时问起江棠工作累不累的话题,轻易岔开刚才江棠的问话。      今天他和江棠“演”的这出,自然是默契商量好的。      两人一个眼神就领会了彼此的意思。      之后也就自然而然的,一个唱起红脸,一个唱起白脸。      最后一唱一和,把秋寒彻底套进去,临走时都是晕乎乎的。      不过说来,江棠也觉得有些意外:“我没想到你能这么轻易答应。”      她能预料到,西泽尔会支持她的决定,但是没想到西泽尔不仅答应,还顺便帮她从秋寒手里挖来了更多的利益。      老实说,如果不是西泽尔这个了解秋寒的敌人,江棠不一定能争取到这么多的好处。      ------题外话------      屏蔽章节修改又被拒了,又要等48小时,ok,fine。      等会儿还有一更。

 

 第661章 探索

 

    “这是你想做的事情,不是吗?”西泽尔想也不想地回答,“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会无条件支持。”      江棠好笑看着他:“哪怕是和你讨厌的秋寒合作?”她至今还记得西泽尔说起秋寒那恨得牙痒痒的样子。      西泽尔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毕竟这是两码事!别的不说,秋寒这家伙的导演能力,我还是很佩服,你和他应该能学到不少。”      如果不是西泽尔和秋寒那不愉快的认识开头,说不定两人早就有了合作机会。      在西泽尔的导演合作清单里,秋寒是仅剩几个让西泽尔想合作但是一直没机会合作的导演之一。      另外几位导演已经在接洽中,迟早都能有合作的机会,但是秋寒却不一定,合作的渴望还是战胜不了对秋寒的抵触。      光是想想同时有两个人在的剧组,空气里随时随地都弥漫着硝烟气味……抱歉,西泽尔还没有受虐的爱好。      就是有点可惜,就像是有望集满的邮册,偏偏差了一块,完全是逼死强迫症的节奏。      不过现在嘛,秋寒和江棠合作了,西泽尔也就自动等同于和他合作了。      他和江棠都是一家人嘛。      江棠听完西泽尔的那点盘算,挑眉问他:      “到时候电影开拍,你不打算来剧组?”      “当然要来!怎么可能不来!”      脱口而出后,西泽尔才恍然。      糟糕,这样下去,他和秋寒不还是要待在一个剧组?      这么说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西泽尔迅速萎靡下去,那状态比起离开时迷茫的秋寒,也没好到哪儿去。      他踩着虚软的步伐来到江棠旁边,坐下后直接无力倒在她腿上,脑袋枕着她的膝盖,一副要亲亲抱抱才能好的低落模样。      江棠没理会他的撒娇,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西泽尔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就这样毁在她手上。      西泽尔也不恼,抬手握着随着江棠低头、垂落在他眼前的发丝,长发又黑又亮,手指碰着冰冰凉凉,似乎还带着丝丝香气。      西泽尔把玩着江棠的头发,手指自发地灵活编起小辫子来,然后顺口问起:      “我都忘了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尝试做导演的?”      江棠没有在意西泽尔的小动作,反倒因为他的话陷入沉思。      自打入行,她便连着接受过来自何遇教授和王清源导演两位的教导。      这两人既是师徒,也分别是电影界的理论派和实践派的泰山级别的代表人物。      江棠跟着他们学到很多,其中也不止关于演员,也有关于导演、编剧等等不同主创人员角度的知识。      用王清源的话来说——一个导演需要清楚演员应该怎样表演,反过来演员也是一样,必须要理解导演、编剧、摄影师、灯光师等等人的思维,才能把自己的演技在“术”的层面上发挥到极致,才在最后去触碰“道”的边缘。      王导这话,带着浓浓的老派思想,因为王导是从华国电影一片荒芜里走来的,他经历过华国电影刚发展起来、其实仍旧贫瘠的时期。      在那个年代,很多人连电影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知道导演编剧是什么,对他们而言也没有那么严格的分工。毕竟在起初拍摄电影时,导演往往要身兼数职,最后勉强拉扯着剧组拍完整部电影。      久而久之,王导也渐渐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懂一点。      当然,所谓的一点是王导说的,事实上王导写的剧本,拿过几次重量级奖项的最佳剧本,他所执导的那部拿下柏林金熊奖的电影,剧本就是他与另一位编剧共同创作。      所以,在经过这样的王清源的教导,江棠也多少沾染了一些类似的思想,比如在演员之余,也想试试导演的角色。      她就像是踏进新奇世界的孩子,才好奇没有彻底消磨前,她愿意抱着这份赤诚无止境地探索下去。      抱着这样念头,江棠在关于导演的学习上格外认真,也想找个实践机会。      在《悬疑小说家》剧组里,王清源就曾手把手地带着她看整部电影的拍摄过程。      那感觉很奇妙,谁能想到一部完整流畅的电影,其实是无数零碎的镜头组装起来的,它也远没有旁人以为的妙趣横生,反而因为不断重复而显得枯燥。      但江棠在里面找到了乐趣,也迫不及待地想要亲自上手执掌摄影机,看看用自己的手拍出来的电影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江棠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加入某个剧组从副导演开始做起,这听上去很容易,演而优则导在电影界也是屡见不鲜,还出过好几个转型成功的演员例子。      但是放在江棠身上,几乎能预想到的局面是——      江棠进组当演员,剧组成员会热情地举双手双脚赞成。      但是要说当副导演,那这些热情笑脸会以最快速度降温。      这背后原因很简单。      江棠太年轻。      二十出头的念头,突然说要当导演,九成九的人都会将这看作是玩票。      江棠又实在不想为了尝试,就硬砸钱拉着一群面和心不和的人呆在一个剧组。      可以,但是没必要,也没有意义。      也是因为这样,高越问起江棠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时,她都是沉默以对。      因为她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可以供她大展拳脚的机会。      就在这时,秋寒自投罗网地撞上来了。      秋寒和她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的年轻,在众多名导里绝对属于最年轻的那类。      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导名导,通常对剧组的控制欲很高,也不一定会容忍江棠在里面指手画脚,传出去就是江棠耍大牌。      但是秋寒不一定,他年轻,思维跳脱,容易接受新的想法,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他都是江棠可以合作并且学习的最佳目标。      要是江棠不抓住这次机会,都对不起秋寒的良苦用心。      “噗。”      “笑什么。”      江棠垂眼瞥着笑喷的西泽尔。      “没有,就是很想知道秋寒现在是个什么感受。”      ------题外话------      补更

 

 第662章 三大奖项

 

    正是三月明媚好春光,世事如流云浮水转瞬百变——

 

    《悬疑家》上映有大半个月,票房仍然呈惊奇的波状增长,每当外界以为它的票房将会陷入疲软,结果一到周末,刚走低的票房趋势图就再度上扬,第二周周末的票房甚至超过了首周末票房,这现象令人啧啧惊奇。

 

    电影的票房直到第三周才逐渐趋于平缓,但目前也已经逼近15亿大关,若是到达这个数字,那《悬疑家》位列华国总票房排行前十也就没有任何悬念,也将提前预定了今年的国产电影票房冠军位置。

 

    为什么不直接说是年度票房冠军?因为今年还有一部电影,正以巨轮姿态强势起航,来势汹汹地准备收割世界各国票房。

 

    这部电影正是安德森和西泽尔这对黄金搭档再度合作的新电影,他们上一部合作的电影位列全球票房前十。

 

    可想而知外界对这部电影的期望有多高,就连《悬疑家》票房迅猛如此,业内也不敢轻易说它能打赢《新世纪》。

 

    好巧不巧,这部电影也是江棠主演。

 

    同行不知道多少人在羡慕嫉妒恨,但是同时他们也必须承认,江棠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已经势不可挡。

 

    在华国演员的五十亿票房俱乐部成员还寥寥无几的时候,多少老演员花费数年时间才勉强迈入或者看到门槛,而江棠仅靠两部电影便成功在望。

 

    不知道多少人把江棠看作是福星,纵观她的所有作品,只要是她出演,就没有一个不是大火特火,而且还同时兼备口碑和话题度,在影帝影后都难免要演烂片的市场,江棠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堪称奇迹。

 

    以至于总有人窥伺这份成功,不管是想把她拉下来,还是想分一杯羹的,或者像有的经纪公司把江棠当作案例反复分析,希望能从里面找到秘诀,复制这份成功……芸芸众生,百般模样。

 

    与此同时,《悬疑家》也带起无数经典影评分析,让专业人士和普通观众都能对电影发表自己的看法,这除了是电影行业蓬勃发展的表现以外,也让大家注意到这部电影的深度。

 

    而经典电影也就意味着——奖项!

 

    在华国,电影界主要有三大主流电影奖项:

 

    首先是金乌奖,由华国电影协会主办的奖项,已经创办数十年,是华国目前最权威、专业的奖项。

 

    金乌奖的评委都是华国电影各界泰山北斗的人物,囊括导演、演员、影评人、教授、记者等等,它代表着学院派的认可,能够获奖的无一不是经典。

 

    它在每年的4月举办颁奖典礼,每到这个时候,那都是华国电影界的一大盛况,不仅是大神云集,典礼背后还有无数得意与失意的人,再平常心的导演演员,也不敢说对金乌奖全无渴望。

 

    然后是万象奖,起初是一群电影爱好者们创办的小众奖项,奖项名字也是取于“包罗万象”之意。随着时间的发展,和颁发的越发正规,也让万象奖成为华国三大主流奖项之一。

 

    跟金乌奖偏向学院派的口味不同,万象奖也如它的名字那样,对电影包容性相当强,尤其青睐热度高的电影,所以万象奖也有别名叫做“观众最喜爱奖”,能获奖的基本都是既有票房又有口碑的好电影。

 

    也是因为这样,万象奖也是观众们最热衷的年度盛典,每年红毯撕得比金乌奖还要厉害,因为被万象奖邀请的嘉宾不像金乌奖门槛那样高,反而喜欢邀请一些有话题度的艺人。

 

    尤其是在最近几年口味越发年轻化之后,邀请明星里不乏当红流量明星的身影,而这些当红流量背后,站着的是千千万万的粉丝。这也让万象奖在近几年的话题度一度超过金乌奖。

 

    当然,真正专业的电影业内人士都知道,话题度归话题度,金乌奖的分量还是要比万象奖重得多。

 

    万象奖也是在每年四月举行,不过时间通常要比金乌奖提前一周多,它的存在之于金乌奖,就像是金球奖之于奥斯卡,一般会被看作是金乌奖的风向标。

 

    能在万象奖里拿到奖杯,那意味着在金乌奖里获奖的几率也将大大提高。所以万象奖哪怕稍逊色于金乌奖,那也是每年电影界的兵家必争之地。

 

    三大奖项里的最后一项,是华景奖。

 

    它和前面两个奖项都不同,之所以能够成为华国主流三大奖项之一,是因为它背后的主办方,也是华国的政府官方。

 

    华景奖在每年年底的12月份,由几大官方部门联合举办,对华国电影界这一年来涌现的经典电影进行鼓励和表彰,颇有扶持电影行业规范健康发展的意思。

 

    官方的认可对于明星们来说当然至关重要,被官方背过书,那意味着这个明星的人品和道德方面都是得到认可的,而那些五毒俱全的明星,连华景奖的边边都摸不上,只能望洋兴叹。

 

    华景奖前些年都是在电视和官方媒体渠道公布的获奖名单,然后官方工作人员会直接把获奖证书和奖杯送上门,相对比较严肃。

 

    但是最近几年,华景奖也开始走接地气的路线,从几年前开始就增加了现场颁奖典礼和红毯环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