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公主被新帝犒赏三军¥三军干了公主十个小时

   “厉害啊!”秋寒毫不吝啬地赞叹,眼睛都在发光,“没想到我不在华国这两年,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天才女演员!”

 

    江棠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随手捞了本杂志翻看,听到秋寒这位大导演的天才赞美,也只是颔首点头。

 

    秋寒见状也不意外,在圣莫里茨就已经见识过江棠的性子,绝不是强凹的淡定,而是真·高人之风。

 

    这让秋寒越发的兴奋……灵感爆棚的那种兴奋,望着江棠的那双眼睛本来就够亮的了,这会儿更是蹭蹭往外冒激光。

 

    江棠捏着杂志书页的手指稍滞,缓缓抬眼与秋寒对视,眼神虽然平淡,但是莫名的压力让秋寒很快招架不住,最后只能避开眼神。

 

    “厉害啊。”

 

    还是这句话,秋寒却是小声嘀咕着,内里更是天差地别的两个意思。

 

    不过他也不恼,双手十指像是弹钢琴般在半空弹动。

 

    知道他习性的,明白他这是陷入沉思的表现。

 

    不知道的,则多半以为此人有病。

 

    正好高越亲自端着咖啡走进会客室,迎面被吓了跳。

 

    江棠给了她个安抚眼神,高越才慢慢端着托盘走过来。

 

    “这是……”发病了吗?

 

    江棠从高越的眼神里确切看到这几个字。

 

    “艺术家的通病吧。”

 

    江棠随口解释。

 

    “咳,谢谢夸奖。”秋寒突然回神,朝江棠咧嘴而笑,“的确,比起导演这个称呼,我更喜欢大家说我是艺术家。”

 

    江棠“……喝咖啡。”

 

    秋寒读出了江棠的嫌弃,识趣地端起咖啡抿了口。

 

    这一喝就难以掩饰他的惊讶“你们公司都用这么好的咖啡豆吗?”

 

    他若有所思,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到极光娱乐来任职。

 

    高越很可惜地没能读懂他这层意思。

 

    她解释道“这是江棠带来的,我们也是沾她的光。”

 

    江棠“家里拿的,喜欢可以带一点走。”

 

    秋寒眸光灼灼“你这样说的话,我的想法可就更加坚定了!”

 

    “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作为经纪人的高越适时开口,“还有,秋导来的时候,是说想跟我们江棠谈谈合作问题?”

 

    导演和演员之间还能有什么合作?当然就是合作拍戏!

 

    高越接到电话的时候也一度以为另一边的是骗子,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秋寒时隔几年回归之作的大馅饼竟然就砸在江棠头上了?

 

    要知道,秋寒从开始当导演到现在,经手的作品没有一部失手的,海量的演员想要跟她合作,其中也不乏影帝影后级别的人物,还都是主动求合作。

 

    像秋寒这样直接打电话找上门,实在是破天荒头一回,高越也难免会慎重一些,反复确认免得是自己会错意闹了笑话。

 

    “我的想法当然就是找江棠拍电影!”秋寒立刻转向江棠道,“我们在圣莫里茨遇见那会儿,我就觉得你超级适合出现在电影里!但我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个演员!”

 

    说起这事,秋寒也是啧啧称奇,感叹缘分果然是妙不可言。

 

    他在圣莫里茨看到江棠的第一眼,就像是被灵感女神敲中脑袋。

 

    原本运转滞涩的思维就此被打开闸门,滔滔不绝的灵感之河一发不可收拾地朝他奔涌而来。

 

    那时候他就在想,要以江棠为灵感来源,写一个和她有关的故事,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江棠就是演员。

 

    直到他在圣莫里茨待了小段时间,才为工作久违回到国内,还没来得及联系各路朋友,就先被机场的巨幅广告震得目眩神离。

 

    那正是江棠为h珠宝拍摄的广告,黑白色的她像是世界最纯粹原净的一抹色彩,秋寒惊讶连连的同时,才从身边路人口中得知江棠的身份。

 

    刹那间,他被惊喜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想也不想地找到江棠经纪公司极光娱乐联系方式,还亲自找上门来,足以见得他的热忱。

 

    在来之前,他也特意去电影院看过江棠主演的《悬疑小说家》,江棠的表现也果然没让他失望,还越发坚定合作的想法。

 

    ——听完秋寒的讲述,高越觉得挺有意思。

 

    不过她还是特意看了眼江棠的态度。

 

    江棠倒是直接“剧本呢?”

 

    秋寒“呃……”

 

    高越觉察出些不对劲。

 

    总不会是还没有剧本吧?

 

    这样荒谬的猜测在下一秒成真。

 

    秋寒迅速从张扬的艺术家变成老实的好学生。

 

    他甚至膝盖并拢,规规矩矩地跟江棠点头承认

 

    “剧本还没写好咳咳咳。”

 

    他估计也觉得不妥,只好用咳嗽来缓解尴尬。

 

    江棠无声地送给他几个问号。

 

    秋寒还叫苦不迭。

 

    “我这两年都在世界各地流浪,哪里有时间写剧本?”当他看到江棠和高越的表情都从有意变成沉默,也不得不软下语气来解释,“放心放心,就算我手上没剧本,但我心里有剧本啊!”

 

    高越……这是什么渣男发言?

 

    江棠淡淡瞥了他一眼“电影投资?”

 

    秋寒回答很快“当然是我全资。”

 

    江棠又问“什么时候开拍?”

 

    秋寒答“还不确定。”

 

    “其他演员呢?”

 

    “不确定。”

 

    “题材?”

 

    “唔。”

 

    高越说了等于没说。

 

    。阅址

 

 第657章 有个条件

 

    “我接了。”

 

    江棠给出的答案出乎高越和秋寒的意料。

 

    高越还能从江棠的态度琢磨出一二,秋寒却是完完全全没想到江棠能答应。

 

    虽说他的名头挺唬人的吧,也拿过好些顶尖国际奖项,但是这次的电影项目连他自己也知道有多么不靠谱。

 

    没有题材,不知道内容,也不确定合作演员,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拍……黑心资本家空白套白狼都不带这么圈钱的,秋寒的提议就完全是个坑。

 

    十个演员里有九个会犹豫,五个在犹豫后会说出模棱两可的话,两个会在模棱两可的最后答应下来。

 

    唯独一个江棠,竟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还因为答应速度太快,以至于秋寒一时没反应过来。

 

    秋寒“……嘎?”

 

    江棠迎上他疑惑的双眼“不是说好合作吗?我觉得可以。”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会答应。”秋寒摸摸鼻子,说道,“其实我在开口后就发现自己有点唐突,这也是因为我太过兴奋……这种兴奋你知道吧?”

 

    “我知道。”江棠点头道,“因为我在听到你提议的时候,也很兴奋。”

 

    “你很兴奋吗?”秋寒诧异,他怎么没看出来。

 

    “嗯。”

 

    江棠的兴奋,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更像是浑身被电了下。

 

    血液因此在轻微躁动沸腾,也让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犹豫。

 

    秋寒在短暂沉默后“我能问问你为什么吗?”

 

    江棠坦然道“我对你口中的不确定很感兴趣,或者说,我想掌控这种不确定。”

 

    秋寒眨了眨眼睛,恍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想加入到电影创作里来?”

 

    很多导演会对别人触碰自己的创作领域赶到愤怒,秋寒却不会。

 

    不仅不会,他还很好奇江棠究竟能拿出怎样的创作表现。

 

    江棠点头承认“是,我想感受电影创作的过程。”

 

    秋寒挑眉往后靠去“我明白了。”

 

    江棠要的是副导演位置啊。

 

    这下,两人的境地仿佛倒转过来——

 

    原本是秋寒请求着想和江棠合作的,现在变成了江棠请求想和秋寒合作。

 

    秋寒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馥郁浓烈的香气直冲他的天灵盖。

 

    秋寒用力深呼吸之后,准备就这个问题好好讨价还价。

 

    结果还没等‘但我有个条件’这句话说出口。

 

    他想听到了同样的话从江棠嘴里说出

 

    “但我有个条件。”江棠说,“这次合作要先征求西泽尔的意见。”

 

    秋寒还没来得及为江棠的抢答生气,就先被江棠的话气到了。

 

    “什么意思?难道西泽尔反对你就不合作了?”

 

    “嗯。”

 

    “就算我答应你加入这次电影创作也不行?”

 

    “我会考虑。”

 

    会考虑的意思就是委婉的不行。

 

    秋寒气得咬紧后槽牙“西泽尔那家伙可真够厉害的。”

 

    江棠倒是平静。

 

    如果西泽尔对秋寒的厌恶真的到了不能合作的程度,那她会尊重西泽尔想法。

 

    毕竟西泽尔是她的男朋友,也是她的人,怎么说也没有让她的人为外人委屈的道理。

 

    秋寒一下子来劲儿了,他就是那类天生反骨的家伙,别人越是说不能做什么,他就偏要!还要做得漂漂亮亮风风光光!

 

    秋寒捋起袖子,准备跟江棠好好讨价还价一番,说服她不能被西泽尔想法左右。

 

    谁知道他满肚子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先被江棠突然响起的手机给打断。

 

    江棠的手机就放在桌上,秋寒一低头就能看到“西泽尔”三个字。

 

    秋寒眼睁睁地看着江棠接通,锋锐目光几乎要把手机烧穿。

 

    江棠的对话很简单,就是“对,我在公司”,然后“好,你上来吧”。

 

    上来吧……上来吧?西泽尔就在楼下?而且还马上要上楼了?

 

    秋寒眯起眼睛,为即将开展的战斗而情绪汹涌。

 

    在这等待的短短几分钟。

 

    西泽尔从车库一路直达极光娱乐所在的楼层。

 

    但他不是一个人,与他同行的还有两名穿着印有银色o外套的外卖员。

 

    西泽尔的双手是空的,但是两名外卖员的手里却提得满满当当。

 

    当他带着这两人迈进极光娱乐,所有的视线都朝他看去。

 

    西泽尔戴着墨镜,没作遮掩,很轻易就能认出他。

 

    极光娱乐的职员虽然知道他是江棠男朋友,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公司!

 

    职员们的心情岂止能用兴奋雀跃几个字就能轻易形容的?

 

    太过兴奋,以至于都忽略了西泽尔身后得了两个人。

 

    西泽尔在职员们好奇的打量前站定。

 

    他姿态懒散随性、落拓不羁。

 

    嘴角微微上扬,便像是把灿烂春光尽数收敛的光芒万丈。

 文学

 

    一群职员们看得心潮澎湃,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拼命才能压抑躁动。

 

    “大家工作辛苦了。”他的嗓音如大提琴的低诉磁性而有力,“吃点下午茶吧。”

 

    职员们好好好……什么?居然还有下午茶?

 

    他们从西泽尔近距离的美色暴击里清醒,这才看到他身后的外卖员。

 

    于是一个个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家的甜点吗?”

 

    “天,那家店超贵,我一直没狠下心去。”

 

    “这是什么神仙,简直太幸福了,不会是在做梦吧?”

 

    “别忘了这是沾了我们棠姐的光!”

 

    “对对对,都是因为棠姐。”

 

    这时候。

 

    有人突然扬声喊道“谢谢棠姐夫!”

 

    西泽尔抬手摘掉墨镜,循声看去“什么姐夫?”

 

    对方随意憨憨,没想到西泽尔居然会回应,一时有些讪讪。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你不是棠姐的男朋友吗?”

 

    西泽尔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姐夫”。

 

    嗯,他喜欢这个称呼。

 

    西泽尔轻笑起来。

 

    尤其是在看到突然出现的江棠,那笑容更是热烈明亮。

 

    “来了?”江棠朝他走过来,“秋寒也在,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

 

    西泽尔笑容微顿“秋寒?他在这里?”

 

    江棠嗯了声,顺便解释起秋寒说想要合作的事。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会客室前。

 

    门内是秋寒的得意笑脸。

 

    ------题外话------

 

    补更写不完了……明天更

 

    。

 

 第658章 祝你们结婚

 

    “嘿西泽尔。”      熟悉的招呼,不变的挑衅。      西泽尔的笑容逐渐笑容,无声地凝望着秋寒。      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圣莫里茨,两人一个天才导演一个天才演员,同有天才之名,却总是莫名地不对盘。      两人目光交接处,似乎有无声的硝烟在弥漫,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旁观的人都不由得绷紧神经,生怕“大场面”将在眼前上演。      江棠当然是这些紧张人里的例外,她拉着西泽尔走进会客室,一起在秋寒对面那张沙发落座,随后便若无其事地问起他打算喝点什么。      西泽尔也终于想起今天来看江棠的真正目的,他将视线从秋寒身上收回,转向江棠时已经是春风带笑,眉眼皆在温柔里化为泓泓秋水,弯唇含笑。      “忘了给你说,我特地给你带了下午茶。”      说着,西泽尔让门口外卖员进来,顺便递上装在精致盒子里的甜点和奶茶。      江棠果然眼睛亮了亮,能在瞬间牵动她情绪的东西不多,美食绝对是其中之一。      而且江棠看到盒子上的银色logo,也认出它来自帝京那家著名甜点、号称吃一次要排队十小时的LM。      江棠去吃过一次,印象深刻,不仅是味道,也为了那拥挤的排队,之后就再没去过,也是第一次见到它的外卖包装。      “原来这家店可以外送吗?”      “尽管不可以,但是我今天包下了那家店,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西泽尔轻描淡写地说,浑身上下都散发这财神般的闪烁金光。      在撒钱这方面,他永远有江棠预想不到的途径招数。      跟送给外面职员们的蛋糕不同。      轮到江棠,外卖员特地取出雪白瓷碟,将憨态可爱的甜点盛在盘中。      不止如此,外卖员还从随身带着的万能包包里拿出摆盘用的巧克力酱等。      巧克力酱抹开如墨水挥毫的痕迹,黑白色仿佛嶙峋山石的甜点刚好坐落其上。      留白与墨意结合,竟然有种华国风的水墨山色之美。      这家店名为英文的LM,但是把弄起华国特色来,却是半点不含糊。      最让人惊奇的是这位万能外卖员,这熟悉的手法……真的是个外卖员吗?      江棠略略吃惊,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深思,安逸享受起下午茶来。      高越是自己人不用客气,客人秋寒却是不能忽略。      江棠客套地装盘好的甜点推到秋寒面前。      秋寒:……      抱歉,狗粮已经饱了。      秋寒意味深长地看着西泽尔,当真没想到还能见到这家伙露出这种模样。      在圣莫里茨初初照面就已经足够惊讶,现在更是刷新他的世界观。      是这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居然能看到西泽尔有这么一天。      秋寒迟迟没说话,江棠诧异地看了看他。      西泽尔适时替他解释:“可能秋寒导演不喜欢吃甜食,说不定吃了会过敏呢?”      秋寒没有遗漏那笑里藏着的软刀子,他一个激灵清醒,哪里会听不出西泽尔言下之意。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起桌上的甜点碟子,像是故意挑衅似的,用银叉狠狠舀了一大块塞进嘴里。      “谢谢,我不讨厌甜食,更不会过敏。”      他得意洋洋地瞪着西泽尔,像是终于赢了他一局。      结果西泽尔没有如他预想中的生气,而是笑得深藏不露。      “喜欢吃就多吃点,秋导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又不是小孩子要跟你抢食。”      秋寒:……      艹(一种植物),吃不下去了。      下一秒秋寒还真的被噎住了,多亏江棠及时递来奶茶,才勉强缓解。      随后秋寒就看到西泽尔用一种“我就知道”的怜悯眼神看着自己,心火愈旺。      他咬着牙放下盘子,甜点是不想吃了,就坐在那里,抱着手臂看西泽尔为江棠忙前忙后的张罗。      西泽尔在关于江棠的任何事情上,都堪称苛刻到变态,连人家甜品店员摆盘有瑕疵,他也要皱眉挑剔两句。      最后还是江棠主动接过盘子说没事,他才安静了下来,然后就开始追问江棠好不好吃,江棠要是点头,他立马眉飞色舞。      秋寒看了会儿,只觉得刚才哽在喉咙里的甜点越发的腻得发慌。      “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邀请我。”      让我好好欣赏下西泽尔从良这一世界大奇观!      秋寒冷不丁的一句,说得西泽尔当场愣住。      江棠咬着甜品叉抬了抬眼,没说什么。      西泽尔的嘴角却是控制不住地疯狂往上扬。      “结婚?咳,倒也不用说得这么早。”      秋寒:……      大哥我在讽刺你听不出来吗?      西泽尔反正听不出来恶意。      他只听得到来自秋寒的祝福。      也因为这句话,西泽尔第一次看秋寒顺眼起来。      他笑吟吟地问秋寒:“是不是这款甜点不符合你口味?我让人给你换一份。”      秋寒浑身一阵恶寒,勉强扯着嘴角:“……我没有在夸你谢谢。”      西泽尔不管,反正他就当秋寒是在祝他早点和江棠结婚。      西泽尔还热情地想要给秋寒换一份,被秋寒阻止。      “别!我们还是先说正事!”      西泽尔收起笑,下巴微抬。      “说吧。”      “不知道江棠有没有告诉你,今天我来,是想要邀请她出演我新电影女主角。”      听到秋寒的话,西泽尔倒是没有太惊讶,在圣莫里茨秋寒这家伙盯着江棠眼冒精光的样子他还历历在目。      不过西泽尔也知道,秋寒这家伙就是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对情爱也是向来淡漠随意,唯有电影事业能让他认真。      他朝江棠那孔雀拼命开屏的样子,也绝不是来自男人对女人的兴趣,而是因迸发的灵感而兴奋。      所以为什么都说最了解他的绝对是他的敌人,西泽尔听江棠说秋寒在这里,就猜到他目的。      “所以呢?”      秋寒撇嘴,言简意赅地将他和江棠的对话说了一通。      “……所以现在江棠说要尊重你的意见。”      秋寒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无奈。      除了他的第一部电影,他已经很久没这样求过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