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浴室名场面/第二天起来还在身体里

    这个年代家长们,对于学校的建议,那还是相当听从的。所以这个新颖题材的系列,必火!

    “薛荔,小朋友的这个提议,敢不敢接受?”台长笑眯眯地问道。

    这就是要将这个系列交给自己栏目来完成了,池薛荔激动不已:“请台长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

    “好!这个送上门来的点子,的确精彩!”台长看着栏目组的人笑道:“现在的小朋友,可不能小看啊!哈哈哈……”

    “但小朋友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扫视了一圈《时代采访》栏目组的众人后,台长又变得严肃起来:“都说题材难找难抓,我看啊,根子还是在我们!是我们没有从观众的角度去思考,没有去真正了解他们需要的是什么。”

    “这次是这位小朋友,主动给我们送来了他们切身希望看到的内容,那下次呢?下下次呢?”台长语重心长地说道:“所以,还是一个思路转换的问题!”

    训完自己的手下,台长才和蔼地对周至说道:“小朋友,谢谢你!给我们大家都上了一课啊!”

    杨和之前都差点吓死几回了,进来这里,他就没敢透过一口大气,这死肘子倒好,敢直接跟台长提意见!

    咋没见你上天呢?!

    好在台长相当的和蔼可亲,杨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不料周至的下一句话,把杨和吓得眼前一黑:“呃,台长伯伯,我们不要谢谢,我们能不能……要一点……报酬?”

    不光杨和,所有人都觉得这小子疯了,刚刚什么社会责任心什么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说得那么真诚感人冠冕堂皇,搞了半天……是来要钱的?

    你那个搞妇女儿童工作的二嬢,平时是这样教育你的?!

    “什么……报酬?”台长难以置信地看着周至,不敢相信面前这娃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是这样的,我想请池姐姐先做一期关于刻苦学习的哥哥姐姐的内容……”周至说道。

    “肘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池薛荔刚刚也惊呆了,现在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孩子,应该不会是那样的人。

    “因为我们夹川地处川滇黔交界,又是农业大县,我们的学校,教学水平并不高。”

    “别说和蜀都的好学校比,就连蜀都周围几个县,我们那里都差得老远老远。”

    “我们中学,已经是县里最好的高中了,可每年参加高考的应届毕业生,能够上二本线的,也就十来个。”

    “我有个同学的姐姐,在她们那一届,已经非常非常优秀了,高考的时候,也只考到了蜀川外国语学院。”

    “她到了那里之后,和同学享受到了相同的教育资源后,学习成绩从进校时的尾巴,窜到了名列前茅,还被评为了渝州市优秀大学生。”

    “这说明什么?说明不是我们自身不够好,而是因为教育资源的落后,让我们没有输在竞争的过程中,而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输在了发令枪响之前。”

    “听我那同学的姐姐说,她高考的时候,好些题型见都没有见过,老师讲都没有讲过!”

    “我们夹川的孩子,是凭着赤手空拳,和大城市里,拿着刀枪,经历过战争的孩子在拼。”

    “我听说蜀都有的省重点中学,他们有自己使用的一套学习资料,辅导教材,考试题库。”

    “我在出发前就想好了,要是万一,万一池姐姐真的采纳了我的建议,在采访那些学习很好的哥哥姐姐的时候,要是他们也有哥哥姐姐,而那些哥哥姐姐,学习同样也很好的话,家里说不定就会留有一些用过的资料,教辅,题库,笔记。”

    “那些哥哥姐姐已经上大学了,那些东西,他们也应该已经用不着了。那么,能不能留给我们?就算我们花钱买也行。”

    “台长伯伯,池姐姐,我们真的不是不努力!”周至一直以来都被那些刻苦求学的同学感动,现在真的动情,自己把自己的眼泪先说下来了。

    一把拉过才经历了过山车,同样也感同身受搓眼睛的杨和:“这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同桌杨和,他家里是农村的,他求自己爸爸把家分了,然后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典给了哥哥,就是为了家里能够让他继续上学!”

 文学


    “他的成绩并不好,但是他真的很刻苦。晚自习结束,全校熄灯之后,自己偷偷跑到厕所旁边的路灯下去看书。”

    “因为只有那里还亮着灯,只有那里,还可以继续学习!”

    “这种方法不科学,学校里老师也要经常去检查,甚至要在那里蹲守!”

    “夏天里,那里蚊虫肆虐;冬天里,那里冷风嗖嗖。”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还认为那是宝贵的学习资源,为了那一点灯光,和蚊虫,和寒风,和老师们斗智斗勇。”

    “凿壁偷光,囊萤映雪,这样的故事,实实在在地发生我的身边,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是在用自己的睡眠,自己的健康在拼!”

    “我想帮帮他们,但我在蜀都,只认识你们。”

    “台长伯伯,池姐姐,大魏哥,我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这么一个点子,既不会给你们增加麻烦和负担,可能还会带来一点点收益,同时,又可能帮助到我们。”

    “台长伯伯,池姐姐,求求你们,帮帮我们吧!先录那期节目,尽量给我们一点学习资料。别让我的同学们,输在了起跑之前。”

    “肘子!”池薛荔已经哭成泪人了,一把将周至搂在怀里:“怎么能这么惹人疼!”

    自己一边哭着,一边还帮周至抹眼泪:“别哭,姐姐和你一起想办法,大魏哥,还有台长伯伯,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这个忙,我们一定要帮!”

    杨和这半年来受了不少的委屈,早被周至的话勾起了内心深处的伤心,老实孩子动情起来,更是哭得稀里哗啦,震天动地。

    不光是他,周至的一番话,说得整个栏目组老的老小的小,全都眼泪哗哗,就连台长都难免动容。

    等到大家重新收敛好情绪,老台长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台里要用周至同学好点子,理所当然应该给人家报酬!这个报酬,是台里,是栏目组欠他的,必须还上!”

    “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我看到了金子般的品质。”

    “他们在困境中,也没有伸手就要,没有利用自己所处的境遇,来博取大家的同情和施舍,而是创造出有价值的东西,用来和我们交换!”

    “这个交换在我看来,是不等价的。因为他们的付出,远远大于了他们的索取!而且他们,还只是两个孩子!”

    “要是所有人都像他们这样,什么困难难得倒?什么栏目办不好?!”

    “这个创意本来就很好,这个系列,更是为了祖国的未来,我们一定要开!”

    “何况现在,它的内涵,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已经升华。”

    “开好这个系列的意义,在于它将在今后,成为我们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薛荔,如果遇到什么问题,直接来找我,有协调不下来的地方,我亲自去协调!”

    ……

    ……

    当通往旌城的火车徐徐启动的时候,《时代采风》栏目组全体成员已经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行动了起来。

    “喂!四中吗?我省电视台《时代采风》栏目组啊,我们最近准备办一期节目……对《时代采风》,不是寻找老师典型,是同学……请问你们学校有没有那种家庭条件普通,但学习刻苦的同学……啊都刻苦啊……那有没有那种特别特别刻苦的?嗯,嗯……往届的?往届的当然也可以啊!要是有哥哥姐姐是往届的高材生那就更好了……嗯嗯,嗯嗯,你等等我记一下……”

    “喂!九中教导处吗?我省电视台《时代采风》栏目组……我们想选几个贵校的优秀同学进行采访……啊对……学习成绩没有要求……最好是课堂专心记笔记,课后认真归纳整理的那种……嗯,就是特别特别认真的那种……字迹当然越工整越好啊……”

    “喂老甘啊!我记得你媳妇是七中的数学教研室主任,还是高考出题组的是吧……呵呵呵我儿子才四年级,到时候少不了找你帮忙……别闹说正事儿啊,你媳妇七中的教辅,能不能给我搞一套啊?”

    “……啥?还保密?……那这样,让你媳妇介绍几个学习好的同学也行……你儿子的数学就好……哈哈哈也是亲妈教的哪能不好……是是……那你问问你媳妇,想不想让你儿子接受省台采访?你现在就能做主?可滚蛋吧你!下午给老子回复啊……”

 文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