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乱饱满肥美的蜜唇

   “我们关系一般?”他冷冷的凝视着她,似乎,根本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算上不上好?那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什么样的关系,才算得上好?也顺便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相敬如宾?”

    “呃”

    简芷颜没想到他竟然会纠结起这一点的,顿时脑子有点蒙。

    他站在原地不动,目光深沉,“怎么不说话?或许说,如果我们这叫相敬如宾,夫妻间更进一步的感情,叫什么?”

    她苦笑,讪笑了下,忙说:“我不知道叫什么。不过,刚才的那些话我只是跟姬助理说着玩,跟她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着。”

    “开玩笑?”

    沈慎之低头,轻轻的琢磨着她的话,似乎,在猜想里面的真实性到底有多少。

    简芷颜看到他如此较真,愣了下,难道,她说他们关系一般,他心里不高兴了?

    想到这,她心里好受了点,过去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胸膛,苦笑道:“是啊,难道你觉得我说的是真的?我们天天在床上滚一起,天天黏在一起,关系还能一般吗?”

    不过,话说出来的时候,简芷颜自己都愣了下。

    其实,说真的,就算天天在床上滚在一起的,天天粘一起的,还真的未必见得感情就好,关系就能是亲密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多得是乱来的男女,或者是同床异梦的夫妻。

    激情过后,比陌生人都还不如的比比皆是。

    简芷颜刚这么想着,沈慎却听到沈慎之忽然说:“你说得对。”

    简芷颜愣了下,“嗯?什么?”

    沈慎之没有说话,忽然抱起她,将她放在了床上,纤长的指腹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摩挲着,他似乎还在纠结她之前说的那句话,很满意的说:“你说得对,只有我才能和你在床上坐这些事。”

    简芷颜小脸红红,拍了下他的胸口,“是啊,只有你,行了吧?”

    沈慎之亲了下她的小嘴,简芷颜可没忘记正事,推开他,眯起眼眸看着他,认真的说:“关于姬沫甯,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了?”

    她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胸膛,瞪他,开门见山的说:“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喜欢你!”

    关于姬沫甯的事,他已经给过她答案了,她本不该过多的纠缠这件事的,可姬沫甯给她的反应,让她不得不多心。

    她想调走姬沫甯,也想试探一下他,所以才没有直接的跟他说她要调走姬沫甯的事。

    她想,聪明如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可尽管他洞察了她的想法,他还是想根据姬沫甯的意愿,不跟她解释一下他和姬沫甯的关系,就让她让姬沫甯在她的公司留下来,这说明了什么?

    今天更新完毕,啦啦啦

===第206章 解释清楚===

第206章 解释清楚

    就他的性格,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如果真只是简单那的上司下属关系,姬沫甯又怎么可能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

    沈慎之看着忽然转移话题的她,沉默。

    见状,她推了推他,郑重其事的说:“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跟我说清楚姬沫甯的事,我不想自己神经质的再因为她的事而再影响心情,我不想再听你简单的说什么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如果仅仅如此,你会因为她的意愿而打电话来试探我?”

    说完了,见沈慎之没什么反应,她撇唇,“怎么?还不能说了?还是不愿意说?”

    见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简芷颜抿了小嘴,伸手将他推开,可沈慎之却将她反压了回去。

    他声音低沉,目光深邃难测,“就这么想知道?”

    她忽然撇唇,“不想了。”

    他一愣,简芷颜就冷淡的说:“如果哪一天有人喜欢我,那人模样又长得合心意,能力又好的话,我想你也不会介意让他留在我身边的,你不在的时候啊,我还可以和他亲亲抱抱的”

    她刚说完,沈慎之的脸色就冷了下来,死死的攥住了她的手腕,“你敢!”

 文学

    她不以为然,“为什么不敢?只要我想而已。再说了,意思是一样的,为什么你可以让姬沫甯留下来,我就不能让喜欢我的人留在我身边?这样未免太不公平了!”

    她刚说完,沈慎之就冷笑了下,将她狠狠的摁在床上,大手掐住她的下巴,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让人背脊发凉的寒意,“你确定你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多了,还是因为断定他不会真的伤害她。

    所以,现在简芷颜虽然还是害怕,却不会被他震慑住了。

    她咬唇,瞪着他,和他对峙,“我确定!”

    沈慎之危险的眯起了暗沉的双眸,简芷颜也一样瞪着他不放,无声的告诉他,要是他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还真的有可能会这么做。

    沈慎之眼神阴鸷,攥着她不放,简芷颜挣扎了下,直接伸腿去踢他,“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他不但不放开,反而越攥越紧,“收回了刚才说的话。”

    简芷颜愣了下,忽然莫名的想笑,她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说出的话就像是泼出来的水,怎么可能收得回来?”

    他越是不肯说,简芷颜就越是觉得他和姬沫甯关系不单纯!

    他看着她态度强硬的样子,看着她瞪着他的倔强又明亮的双眸,他顿了顿,眼底的暗沉渐渐的退去,攥住手腕的大手也缓缓的放了开来。

    他叹气,在她的唇上亲了下,简芷颜瞪着他,赶紧躲开,沈慎之将她捞了起来,抱在了怀中。

    简芷颜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渐渐退去,态度也软化了下来。

    她脸色好了点,却要是咬了一口他的肩膀,“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了,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赶紧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他揉着她的发端,眯眸,说:“那句话收回来,我就告诉你。”

    “你”简芷颜瞪眸,知道他松口了,她却被气笑了,不客气的啪了下他的胸口,“好好好,我,我收回来,行了吧?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总可以了吧?”

    说到这里,今天因为姬沫甯而引起的心烦,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了,她眉眼里多了几许笑意,含笑的翻了个白眼:“需要我发誓吗?”

    他凝视着她含笑的眉眼,心情似乎也变好了,握着她的手,将她葱白的指尖放到唇边吻着:“你想的话,我不介意。”

    “我介意。”说着,她想抽回自己的小手,然而,他却不放。

    她正想开口,可他温热的薄唇贴在她手上的感觉,就好像她被这个男人用心的呵护着,想到这,她有片刻的失神。

    他轻轻的,湿润的细碎的吻从她白皙的指尖,一直蔓延,一直到到她的手心。

    她心里柔软了几分,笑着躲开他,“我出来半天了,都没洗过手呢,你乱亲什么啊?”

    沈慎之不说话,在她的手上亲了几下后,就往上,然后,更加细碎的吻就落在了她红了一圈的手腕上。

    他的唇碰到她手腕时,有点懂,也有点痒,简芷颜顺着视线看过去,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红了一圈

    简芷颜不由得想起了刚才他困住她的时候,用力的模样。

    想必,这上面的红痕,也是他刚才的杰作了。

    想到这,她瞪了他一眼,正想说他几句的,可看着他深谙才双眸,里面似乎有几分内疚的时候,她就愣了下,心口也软了下来。

    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她倾身吻住了他的唇瓣,“又不疼,没事啦。”

    简芷颜虽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可里面已经完全包含了让他不要自责的意思,还有安抚的意思在。

    沈慎之眼眸深了几分,俊脸柔和了下来,在她想重新躺会床上时,一把的将她的身子揽了回来,往自己的身上压,然后,含笑的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

    简芷颜愣了愣,感觉到沈慎之的手在她的身上乱来,衣衫都差点给他脱掉了,她看了下这里,立刻捂住了他的唇,“我说,你也够了,不要总想着些事行不行?”

    沈慎之又抓着她的手吻了起来,看着她,轻轻的说:“要是我不想,你就得担心了。“

    “你”简芷颜小脸一红,忽然想到了什么,忙说:“你别转移话题,你别忘了,你答应了我如果我将说出的话收回来的话,你就将姬沫甯的事告诉我的,你可不能食言!”

    沈慎之垂下了眼眸,“你想知道什么?”

    “说什么?”听到这话,简芷颜觉得沈慎之在装不懂,她垂了下他的胸膛,“你说呢?”

    沈慎之吻着她的手,好久之后,才淡淡的说:“她是我一个朋友托我照顾。”

===第207章 担心===

第207章 担心

    “朋友?”

    简芷颜没想到,他给她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

    “嗯。”

    简芷颜又几分错愕,“什么朋友?你们关系很要好吗?他和姬沫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托你照顾?”

    沈慎之瞥了她一眼,“很复杂。”

    她拍了他一下,“那就长话短说。”

    沈慎之沉吟片刻,才说:“和家族纷争有关系,不想牵连到她,就托我照顾了。”

    简芷颜还是觉得有点不可信,虽然,她从沈慎之的眼里没有看到隐瞒,她还是不相信,“他是你朋友,你却让你朋友的家人在你身边做助理?”

    沈慎之淡淡的说:“引开注意力。”

    简芷颜听到这里,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好吧,我明白了。”

    如果这样说来,他为什么对姬沫甯比别人好,也就有了足够的理由解释了。

    听到这里,沈慎之又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剩下,在他的吻要落下来时,她又堵住了他的唇,“等等,我还没问完呢。”

    沈慎之皱了皱眉头。

    她又睨了他一眼,“最初我问你你和姬沫甯的关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些?”

    他语气很淡,淡得就好像没什么值得说起的,“没什么好说的。”

    他又想吻她了,简芷颜却对这件事有着无比浓厚的性子,“那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和你关系很好嘛?比段子臻还要好吗?”

    他似乎不想多说:“不一样。”

    “不一样?”简芷颜愣了下,“难道是你们年纪相差比较大?”就像他和她爷爷一样?

    可这么说来,他那朋友将姬沫甯塞给她,或许就是希望他能和姬沫甯凑一对的意思了?

    “唧唧!”

    只是,沈慎之还没来得及回答,外面的门外就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沈慎之坐了起来,眼神又变成了在跟简芷颜说话前的冷漠,“什么事?”

    “先生,策划部有事找您。”

    门外,是严胥的声音。

    因为两人的姿势的原因,简芷颜就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来,这个姿势非常的暧昧,简芷颜眼看着人要进来了,忙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

    然而,她刚爬起来,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她偷笑的咬着唇,下了床。

    沈慎之也起来,到办公桌那边走去,“叫他们到会议室等我。”

    “是。”

    严胥走后,沈慎之转身回头叮嘱简芷颜:“等我一会,我处理完事情后,我们一起回家。”

    “我还没问完呢。”简芷颜子拉着他,“再给我两分钟啊。”

    他薄唇微抿,却还是应声:“好。”

    “你难道一定要把姬沫甯留在身边吗?你确定你那朋友的意思不是希望你们能在一起?”

    他亲了下她的小脸,皱眉,“胡思乱想。”

    “就算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也得和姬沫甯划清界限才想,不然你什么都不说,她或许会以为你真的对她有意思”她一顿,眯起了眼眸,扯着他的领带,将他拉过来,“你该不会也对她有意思才一直将她留在身边的吧?”

    他用一句话堵死她的话题,“我对她有意思,却和你结婚?”

    她眼睛一亮,“对哦,说得也是。”

    他看了下时间,“我去去就会。”

    “好。”

    沈慎之离开后,她转念一想,觉得有点不对,难道他的意思是他是对她有意思所以才和她结婚的?可看着不像啊,之前他们不但不认识,刚结婚时他对她的态度老冷淡了。

    还是说

    就算和她这个陌生人结婚,他也没有考虑过姬沫甯,所以,她完全不用担心他和姬沫甯有什么?

    简芷颜想了好半天没琢磨出沈慎之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在他办公室里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沈慎之回来,一个人在他办公室里也非常无聊,她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

    沈慎之在办公室里跟他的属下聊到了半途中,他看了眼飘着雨的窗外,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悄无声息的站起来,吓到了正在讲解方案的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沈慎之。

    沈慎之一边往外走,一边冷淡的说:“休息五分钟。”

    其他人看着沈慎之忽然的离去,看了眼还在会议室里的严胥,毕竟,再过几分钟,他们都能把事情给谈妥了,而他却忽然让他们等几分钟?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啊。

    严胥无奈的笑了下,“等一下吧,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虽然沈慎之什么都没有说,可严胥猜想,沈慎之应该是担心简芷颜在他办公室睡着,会着凉吧。

    沈慎之回到办公室里,就看到简芷颜蜷缩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的情景。

    窗外灌进来的风也带了丝丝的冷意,简芷颜蜷缩在沙发上时双手抱住在了自己的胸前,冷得缩了缩身子。

    沈慎之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休息室的床上,给她脱了鞋子,盖好了被子,摸了摸她有些冰凉的小脸后,才走出了办公室,继续回去办公室去忙了。

    “炎廷。”

    陆炎廷还在办公室里忙着事情,现任市长就来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陆炎廷起身,过去了市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市长也开门见山的说:“刚才去开会,上面的人的意思你也应该明白了,在人品或者道德方面上有过不良影响的人,上面的人在评职称时,也会慎重几分,所以,你要注意了。”

    陆炎廷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说:“我知道。”

    “你们的婚事,要办,就趁早办了吧,不然,有心之人还是会揪着这一点不放的,然后放大期间的害处,想要把你挤下来,是分分钟的事。”

    陆炎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燃起了一根烟抽着,然后,拿起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有事?”电话那边的男性声音很冷漠。

    他垂眸,“方便见个面吗?”

    “可以。”

    两人随即便约了个地方,见了面。

    “想说什么?”

===第208章 不再有可能===

第208章 不再有可能

    刚坐下来,龚无锡就问。

    “那两件事,还是没有眉目吗?”

    “没有。”

    上了茶,陆炎廷开门见山的问:“为什么当初拿到了贺家宴会监控视频的时候,不跟我说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给我们的?”

    当时,龚无锡能拿到宴会厅当晚的带子,他心里就已经产生怀疑了。

    对方布置得如此周密,怎么可能会漏掉这个这么重要的线索?

    虽然这个线索不明显,却是让他们能明确的知道,他们要针对的人是他和简芷颜的。

    一般人要是拿到了这个带子,或许会以为是龚无锡很有能耐,可他们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查不到,却忽然拿到至关重要的视频,这太蹊跷了。说明,这或许就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线索。

    如果他没猜错,对方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让他主动去找简芷颜。

    换句话说,就是撮合他们。

    龚无锡一顿,“你也发现了?”

    “换个思维去想,不难发现这一点,只是,不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而我,也正好在找接近小颜的借口,所以,就一直没有说。”

    “既然这样,为什么忽然又说这些?”

    “你明知对方的意图,却非但没有阻止我,反而支持我接近小颜,这本来就说不通,你不可能是因为我和你关系还算不错,才会支持我接近小颜的。”

    说到这,他眯起了眼眸,一语中的的说:“你见过那个人几次,是不是你不放心那个人?”

    “既然猜出来了,你想说什么?”

    “你见过他几次?”

    “两次。”

    “怎么样?”

    龚无锡说得直白,“你不会有胜算。”

    陆炎廷愣了下。

    “应该说,就算我们两个一起,也未必能斗得过他。”

    陆炎廷皱眉,“这么厉害?”

    “应该说是深不可测,因为我们对他一无所知,也不清楚他处事的方式,我们在明,他在暗,你又是政府的人,也不能乱来,所以,我们俩个加起来,对他来说,构不成威胁。”

    “而且他对小颜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你不可能有机会再跟小颜重归于好。”

    陆炎廷抿紧了薄唇,听到这里,心里有些不舒服,“什么意思?占有欲?”

    占有,是一种自私的满足自我私欲的心里现象而已,并不是爱。

    “等你见到人,你就知道了。”

    “有照片吗?我想看看。”

    “就算见到照片,你又能做什么?找机会,亲自见面,岂不是更好?”

    陆炎廷笑了下,“说得也是。”

    之后,两人沉默了下来。

    许久之后,陆炎廷说:“所以,你之所以放任我去见小颜,是想看看小颜对我到底还有没有感?或者说,你想看看比和那个人相比,小颜现在对我感情和对那个人的感情,哪个比较深,或许是我能否挑起小颜之前对我的感情,对吗?”

    “对。”

    “如果小颜对我感情比较深,你就会支持我?帮我和我小颜重归于好?”

    “对。”

    “为什么?因为那个男人太深不可测?”他能感觉得出来,龚无锡很不喜欢那个男人。

    “其中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什么?”

    “怕小颜陷得太深,以后难以自拔。”龚无锡冷冷的说:“因为这个男人,她肯定会受伤的,比起和你在一起的这点伤痛,那个男人会给她的,是不可计量的。”

    重要的是,龚无锡知道陆炎廷心里是爱简芷颜的,当初他和何诗冉的事并非他本意。他也知道陆炎廷不是真的想和何诗冉订婚,他只是想找机会反击何家,让何家主动让步,怎知,他的计划还没落实好,简芷颜就忽然的和别的男人结婚了。

    陆炎廷心口一震!

    他之前听龚无锡说过那个男人很厉害,他只是以为他手腕,财力惊人而已,而在看到简芷颜现在对那个男人已经是非常上心了之后,他心里也知道那个男人恐怕相貌也不俗。

    可听龚无锡的意思,是他无论什么都比不上那个男人了?

    “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危险,那为什么简将军还将小颜许配给他?”

    “这个我还在查,简将军的事,更加不好查,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要是搞不好,还会碰到国防那边的事,要是被那边知道我和你在调查简将军,对你也没有好处。而且,简将军已经注意到我在查他了,所以,我就更加不敢明目张胆的来了。”

    越听,陆炎廷越觉得事情不简单。

    他眯了眯眼眸,“这么说来,简将军和那个男人之间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然,为什么他们刚结婚时,小颜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他们显然是有事情隐瞒着小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