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并不是禁忌,入殓师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这是一份正常的工作

33岁的哈尔滨女子李卓当过空姐,后来转行做了入殓师,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为逝者修复面容。

3月30日,李卓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业近3年,平均每年送走200余名逝者,“我们的工作是为逝者还原生时状态,整修逝者面容和身体,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去。死亡并不是禁忌,入殓师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这是一份正常的工作。”

亡并不是禁忌,入殓师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这是一份正常的工作

空姐转行做起入殓师

李卓身材高挑,长相精致大方,说话带有东北人的直爽。她的微信头像是一张自拍照,还加了心形贴纸,和大多数女生一样,李卓会把日常分享在社交账号中。很难将她与入殓师这个职业关联在一起。

入殓师这一职业,在很多人眼里略显神秘,部分人还带有抵触,对于李卓来说,这是一个能够找到自身价值且热爱的职业。

33岁的李卓,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空姐,就职于南方一家公司。由于经常出差,无法兼顾家庭,为了更好地照顾两个孩子,李卓便选择了工作时间相对稳定的银行工作。

2019年后,李卓通过丈夫李先生开始接触入殓师行业。李先生的父辈从事殡葬行业,此后他子承父业,经营着一家殡葬用品店,同时也担任殡葬司仪的工作。李先生也是第一批在哈尔滨市民政局备案的殡葬服务从业者。繁忙时,李先生需要24小时待命,经常需要在深夜外出工作。担心在劳累状态下开车不安全,李卓偶尔为丈夫开车,跟着他一起外出工作,因此慢慢对这行有所了解,并逐渐转变观念。

李卓还记得第一次抬遗体时的场景。2019年时,李卓陪同丈夫与往常一样在车内等候。这一次的逝者是一名年仅16岁的女孩,与家长发生口角后在家中自杀。在相关流程结束后,需要为女孩进行换衣等工作,但李先生与其他工作人员均是男性,家属也强烈反对由男性换衣,为此李先生只能找李卓帮忙。李卓了解情况后,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内心十分难受,止不住地掉眼泪,也愿意帮忙。第一次接触逝者的李卓尽管内心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完成了。

事后,这名女孩的父母从外地赶回家中后,向李卓表达了感谢。这种正向的反馈,让李卓的想法发生了改变——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在逐渐了解这一行业,并认可这份工作的价值后,李卓跟着东华苑殡仪馆的一名入殓师学习。

如今李卓从业已有近3年,她与丈夫李先生一样,成为了备案的殡葬服务从业者,平均每年送走200余名逝者。

让逝者安详且有尊严

李卓的工作几乎全年无休,通常每日下午的时候是相对清闲的,“休息时间自己决定不了,上个月按计划有7天假期,但我们只休息了两天。”

入殓师的工作内容包括为逝者净身、穿衣服、修复面容等,让他们安详且有尊严地告别这个世界。

入殓师的工作并非简单的化妆,为逝者化妆与普通的化妆完全不同。李卓说,为逝者整容时用到的工具与材料都是特制的,例如石蜡、油彩、缝合钉等。已冰冷的身体不易上妆,所以常规的操作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

不同原因去世的人,他们的皮肤、器官等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破损,所以首先需要进行修复,让已经冰冷的人重现生时样貌。

因疾病去世的逝者皮肤颜色会发生变化,例如因肝病、胆病去世的,从头到脚的皮肤都是发黄的,通过化妆后看起来会更自然些,像睡着了一样,家人看到心里也会好受些,得到一种安慰。

当逝者意外去世,面部有创伤或者损毁的部分时,需要进行清创、填充、缝合、修复损毁部分等,接下来才是整容,包括清洗脸部、上粉底、梳头发、画眉毛等,通过化妆把伤口遮盖。李卓遇到过最难操作的情况,耗时近5小时。

入殓师这份职业,不仅是为遗体整理仪容,也是为了给生者安慰。当李卓轻柔地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逝者脸上的神情更加安详。“当家属看到时,心里多少会有些安慰。我的工作就是有意义的。”李卓说。

把工作做好让家属心里得到安慰,是李卓觉得很有成就感的事情。2021年底,李卓为一位离世的独居老人化妆,起初始终联系不上老人的子女,此后李卓接到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才了解到老人的子女都在韩国定居。尽管家属心急如焚,但由于疫情的原因,无法回到国内,无法送别老人最后一程。

无奈之下,老人的后事全部委托给李卓代办。在为老人化妆后,通过视频通话,家属们看到了老人最后一眼。事后,家属特意向李卓鞠躬表达感谢。“这样的情况下,只能代替他的子女送别老人,其实到最后我们就是逝者最后的家人。”李卓说,这次的经历对她来说印象深刻,她明白所从事的职业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通过跑步释放负面情绪

对于入殓师来说,最难的还是克服自己的情绪。一方面是克服恐惧,另一方面常常面对生离死别,也必须学会排解负面的情绪。

日常生活中,李卓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害怕不?为什么做这个?

“说实话,能不害怕么。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慢慢地克服了害怕。”李卓的丈夫李先生可以说是她的入行老师,李卓的转变与成长都被他看在眼里。

亲历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入殓仪式,李卓逐渐转变心态。传统意义上,人们对这一职业多会与恐惧等联系在一起,李卓直言这就是一份平常的工作,入殓既是生者的最后道别,也是死者的洒脱上路。

对于已经从事近3年入殓师的李卓来说,亲历了太多遗体告别现场,每个逝者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故事。接触的逝者中,老年人寿终正寝是自然规律,走得安详;也有独居老人去世数日后被发现,子女遗憾不已;感受深刻的则多是年轻人和小孩,看到逝者父母的悲恸,情绪会被感染。

女性天生具有感性的一面,起初李卓经常偷偷掉眼泪,有时还会因伤感吃不下饭。

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的前一天,李卓为一位离世的老先生化妆,整理面容后,将逝者纳入棺中。此时,逝者的女儿对着遗体说:“爸爸我爱你,来世还做你的女儿。”说完跪地磕头,送别父亲。看到这样的场景,包括李卓等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动容。

“下班回家后,李卓就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晚上饭都没吃。”李先生说,情绪受到影响,心里憋着难受,李卓就与丈夫两人一起去体育场跑步,“一般跑步五六公里,去释放负面情绪。”

由于常常面对逝者,见证太多的生死离别,“活着是一种责任”,入殓师往往比大多数人更加懂得珍惜,比别人更加理解生活的意义。李卓说,“工作也带给我很多思考,从而折射到自己的生活中。我现在更加珍惜与家人相伴的时光。”

偏见与落寞

提到入殓师,很多人会觉得是一份略显神秘的职业,也有人会带着偏见的眼光,敬而远之。

当被陌生人问到职业时,李卓并不会隐瞒,而是很自然地告诉对方,并表示入殓师并不可怕。

李卓也常感到职业带来的社交压力,这个行业里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如不参加亲友的婚寿喜宴,春节期间几乎不去拜年,有人生病也不去医院探病,甚至从不与他人主动握手等。就连交朋友,基本也都在殡葬业的圈子里。

“再见”在这个行业里是不允许说的。“有时我们去参加逝者家属白事答谢,在我们走的时候,会告诉家属,不用送我们,也不要说再见,这是我们行里的规矩。”李卓说,这不是因为忌讳什么,而是出于对对方的尊重,怕别人在意。

工作时,往往是入殓师独自在冰冷、安静的环境中工作,在付出努力、妥善帮别人完成身后事后,一个人默默地离开,“这种时候就有很强的落寞感,唯有依靠回忆以及家属的认可,填满这种状态。”虽然偏见时常出现,也曾受到恶语相向,但李卓尽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后,看着家属们与逝者做着最后的道别,内心也有说不出的感动。

“有些人认为跟殡葬从业人员接触不吉利,我能理解,但还是希望大家对这个行业多一些理解。”她认为,入殓师这份职业有一定的特殊性,但也与传统观念并不同,现在都是文明殡葬,入殓师也是一门学科,需要经过民政部门专业的培训,而且现在的工作环境都很宽敞、亮堂。

李卓坦言:“死亡并不是个禁忌,入殓师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这是一份正常的工作。”

我是一名入殓师

李卓的丈夫李先生已从业十余年,他告诉记者,殡葬服务行业人才短缺,大多数从业者都是男性,年龄较大,女性比例大约占20%,李卓已是哈尔滨最年轻的一批入殓师。“年轻人可能带有偏见,不愿意做,未来几年后,入殓师可能会出现缺口。”李先生说。

在工作中,李卓与丈夫发现,现在大多数家庭关系都是四位老人、一对小夫妻,有些子女在处理丧事时,全程是蒙的,对于殡葬操作几乎一无所知。

为了打破人们对于入殓师的偏见,同时进行殡葬观念的科普,李卓在工作闲暇之余还做起了直播。

2021年底,李卓和丈夫看了一部名为《入殓师》的电影,看完后二人都深有感触,电影内容也很贴近他们的真实生活。“心里就觉得我该做点什么,正面宣传我们的工作。”李卓说,当时做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我是入殓师,你能和我握手吗?”但是由于疫情原因,这件事只能暂时搁置。

此后,李卓夫妻决定做直播,通过网络介绍一些入殓师的工作内容,用亲身经历告诉人们这只是一份工作,无需感到恐惧和远离。

“我们也会科普一些殡葬的小常识,告诉大家,每个人都会经历生死,应该让每个人都有尊严地、有准备地去面对这个事情。”李卓说。

目前,李卓开通个人社交账号约有5个月,已有近8万粉丝。从质疑声到一声问候,直播间网友的态度也逐渐发生转变,这些变化让李卓感到欣喜。一次在路上时,还有粉丝热情地向李卓打招呼,“你是做直播的那位入殓师小姑娘!”

李卓社交账号的简介写着:我是一名入殓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自豪。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