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和闺蜜玩交换H文【又肉又甜的文】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你跟他说没用,他只会认为你看不起他,根本不会去盘算自己有几斤几两。”唐艳递了个削皮器给南笙:“他啊,真是应了别人说的那句不作不会死。”

 

    “唉!”南笙重重地叹了口气。

 

    唐艳拍拍她的肩继续道:“我老公都说了,这外遇不是一般人能去招惹的,轻则破财,重则破家,就渣男这没脑子的碰上朱利利那么个会算计的,十有八九是既破财又破家,你呀,赶紧想法子脱身,可别再被他给连累了。”

 

===第072章 婆婆来了(8)===

 

“再着急也得等他回来啊,这离婚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更不是我一个人到民政局就能给办的。”

 

    “渣男不是问你要了《离婚协议》吗?”

 

    “协议都给他传了好几次了,可传过去就没了下文。”南笙低头削着苹果皮:“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舍不得跟我离婚,傻兮兮地给他机会,想着等他看清楚朱利利的真面目了,迟早得回来。后来才明白,他不是舍不得跟我离婚,而是没想好怎么跟我离婚。”

 

    “知道就好,别再把感情放在这样一个人身上了。”看到南笙手指上的创可贴,唐艳接过她手中的苹果开始帮她削皮:“这男人思想抛锚一次,尚能用鬼迷心窍,一时没控制住自己来解释,抛锚多次的,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假的,都掩盖不住他心里已经没有你,不在乎你的这个真相。”

 

    “我知道。”南笙双手交握,故意用手指压着破损的地方,疼痛自手指上一丝丝的传来,反而让心里好受了许多。

 

    “你这是干嘛呢,为了这么一个破男人自虐值得吗?”

 

    “我没有自虐,我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我知道,你是不是还想学电视剧里那些遭遇老公背叛的女人喝酒,抽烟,泡冷水澡,冲冷水浴?”

 

    南笙看着唐艳,竟然点了点头。

 

    “蠢!你以为你喝酒,泡冷水澡,冲冷水浴就能让自己清醒过来,你以为你做那些他会可怜你,同情你,甚至因为顾念你还是他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就心生悔意,你以为你有那么好的运气,能碰到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二号救你出水火?我警告你,可千万别犯傻,那些举动除了会让你感冒发烧,伤身伤肺,没半点儿好处。”唐艳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南笙:“还是吃苹果吧。”

 

    “我只是那么想过,又不会真的去做。”

 

    “想都不许想,那都是多矫情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唐艳把削好的苹果皮全部清到垃圾箱:“你们家里的房贷他还管吗?你跟孩子的生活费他还给吗?”

 

    南笙摇摇头:“结婚这么多年,我从未问他要过生活费。”

 

    “要不咋说你傻呢,当老婆的竟然连生活费都不知道要,你让他口袋里有了多余的钱,他可不就拿着那些钱去讨好别的女人了。”

 

    “我没想那么多。”

 

    “就是因为你没想,别人才想的。”唐艳恨铁不成钢:“房贷呢?就你们那房子,一个月怎么着也得两千多吧,这钱他还拿不拿了?”

 

    南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将手机打开,从相册中选出一张图片递到了唐艳跟前。那是南笙之前偷拍下来的赵阳跟婆婆朱慧琴的聊天截图,婆婆朱慧琴不会打字,发送的都是语音,具体说了什么,通过赵阳的回复大概可以猜出一些。赵阳回复用的是文字,一字一句,直戳人心。

 

    赵阳:什么问题?问题是我不想跟南笙一起生活,而不是朱利利的问题。

 

    赵阳:未来?我未来也未必会跟朱利利在一起,但眼下我很确定,我不想和南笙在一起了。

 

    赵阳:你得好好保重身体,不然怎么看到我们的结局。

 

    赵阳:你好好吃饭,注意保重身体。

 

    赵阳:这事儿你别管,我都多大了,我还能没有自己的主意。

 

    赵阳:你说我给你朱利利花钱,我就给朱利利花钱了?我说我没在她身上花钱你们信吗?我知道你们都不信,不重要。

 

    赵阳:我辞职是因为我没有退路,这事儿你该怪南笙,该怪你们。要不是南笙跑到松县闹那么一场,我跟朱利利何至于要辞职。

 

    赵阳:房贷是她自己的事儿,你跟我爸不用管,还有孩子的奶粉钱,也让她自己想办法。赵阳:你们别挂心这些事情行不行?没人让你们挂心房贷的事情,还不还得起,有没有地方住,那都是她的问题。

 

    赵阳:房贷还不起她可以卖了,卖了就不用还房贷了?你问我她没房子回哪儿?回她娘家去呗,或者她再想办法买个便宜点儿的房子,这都是她应该考虑的问题。

 

    赵阳:你别在给我发信息了,离婚是一定的,孩子我会尽量争取老大。你要是在胡搅蛮缠我就把这个账号给注销了,手机号码也给换了,让你们再也找不着我。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唐艳还没看完就气得把手机丢到了沙发上:“这是那人渣说的?这说得是人话吗?你们还没离婚呢,她就不管你跟孩子的死活了。”

 

    唐艳气得在房间里转圈圈:“房贷是你自己的事儿,孩子是你自己的事儿?合着这些都跟他没关系是不是?他不管也就算了,还教唆他爸妈不让管,他这是想干什么?是想逼死你们娘仨连离婚都给省了是吧?”

 

    “唐艳……”

 

    “别叫我,我现在生气呢。”唐艳指着被丢到沙发上的手机:“南笙啊南笙,你告诉我你都是怎么忍的?这人渣都把话说成这样了,你都没打电话去骂他,诅咒他出门被车撞死吗?好歹也是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怎么找个小三,变得狼心狗肺,畜生不如的。”

 

    “唐艳你冷静一下!”

 

    “我冷静不了,我气得都快要冒火了。”唐艳拿起放在桌上的凉水咕咚咕咚就喝了几口:“气死老娘了,这世上怎么还能有这号人呢。你们家小儿子才多大啊,九个月,十个月?他一个不管就完事儿了,他想过你们母子吗?”

 

    “是,我知道他外遇了,知道他现在满心眼儿里就只装着那个朱利利,装着那个昨天晚上还在宾馆跟别的男人滚床单的朱利利,可就算是他想要跟别人另谋幸福,就算是他要为了那个……那个破烂玩意儿抛妻弃子,把你们当包袱甩了,当绊脚石给踢了,她也得给你留一点儿准备和缓冲的时间吧?”

 

    “房贷你不需要时间筹措吗?他有没有想过,你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带着一个勉勉强强才刚刚长到十个月大的儿子,你要怎么找工作,怎么上班?”唐艳气得大口喘息:“你给他打电话,如果他不交房贷,你就不离婚,你就拖死他跟朱利利那个烂女人。我就不信了,这青天白日的还能让他们这对儿渣男渣女这么的没王法。”

 

===第073章 婆婆来了(9)===

 

“与其指望别人,还不如指望自己。”南笙看着手里的苹果:“抱怨也好,诅咒也好,都不能解决我眼下急需要解决的问题。”

 

    “你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我知道,这但凡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可问题是你没钱啊,你要去哪里弄这些钱。”

 

    “借呗。”南笙啃着苹果:“我觉得找马先生比找渣男靠谱。”

 

    “说的也是,可借了之后你要怎么还?”唐艳落座:“要不,我先借你点儿应应急。我这手里虽然没多少,但我不着急让你还,你等什么时候手里宽裕了再给我就成。”

 

    “谢谢你唐艳,可这些事情我想自己解决。”南笙目光诚挚地看向唐艳:“如果离婚是我必须要选择的路,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尝试着解决往后余生中遇见的各种困难,包括经济上的。我不能老依赖你们,总这样依赖着,就总觉得自己还有后路,那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独当一面。”

 

    “这凡事都得有个过程啊。”

 

    “可过程也分开始,中间,结束是不是?我现在就处在开始的阶段。”南笙抓住唐艳的手:“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就这么垮下去的。”

 

    “相信你,我当然要相信你!你是谁,你可是打不死的南笙啊。”唐艳反手握住她的:“答应我,一定不要硬撑,如果有需要第一时间找我。我是没啥出息,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我保证,一定会对你不离不弃。”

 

    “停!赶紧暂停,就你刚刚说的这些话若是让你老公听见了还指不定怎么想呢。”

 文学

 

    “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女人间的真挚友谊他们男人怎么会懂。他们男人都是酒肉朋友,有酒有肉又好吃的就称兄道弟,没酒没肉落魄的时候你看看,恨不得离得八丈远。”

 

    “你这也太主观了吧。”南笙缓缓打量着唐艳的家,中规中矩的两室一厅,布置地既简单又温馨,“你家里真干净!”

 

    “你家里也不差啊,带着两个孩子,还能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已经很难得了。”

 

    “我家里还算整齐啊?”南笙摇头:“有时候想想,我也觉得我不是那么的合格的妻子跟母亲。”

 

    “什么叫合格,什么叫不合格?”

 

    “把孩子照顾的体贴周到,把家里打扫的纤尘不染,还能做一手好吃的饭菜。”

 

    “然后呢?事业有成,每个月都赚大把的钱?”唐艳给了南笙一个白眼:“真要有那么优秀,那么完美的女人,她你觉得她会心甘情愿的蜗居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两室两厅里。”

 

    “没有吗?”

 

    “当然没有,你当咱们女人是神仙啊。”唐艳掰着指头:“这女人跟男人一样,都是一天24小时,也都只有这么一个脑袋两只手。这照顾孩子,打扫家务,潜心厨艺,赚钱养家,那个不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你看我家里打扫的干净是吧?我告诉你,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你家老公跟你一起做的?”

 

    “家务方面他的确没帮我什么,但家里的吃喝拉撒他也没让我费什么心啊。”唐艳继续道:“这别的不说,就单说这晚上做饭,如果他没有积极主动的照顾孩子,辅导孩子功课,我也不可能做一顿让他们父子俩都满意的晚餐。为什么?因为要一直分心啊,你既要照看锅里的饭菜,又要时不时出去给孩子看作业,结果就是饭菜没做好,孩子没关好,作业也没辅导好。”

 

    “一心不可二用。”

 

    “不是不可二用,而是不能二用,因为你不会分身,不是超人啊。”唐艳做了个把自己劈开的动作:“反正我是没有那么厉害的,在我家孩子出生之前我跟他就约法三章。我体谅他工作辛苦,他也要懂得我育儿艰辛,他可以不帮忙,但不能挑三拣四给我添堵。如果让我做家务,他就必须要照看孩子,如果让我照看孩子,那他就必须要分担家务。这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家更不是我一个人的,他不能只要求我去牺牲奉献,自己坐享其成。”

 

    “他愿意吗?”

 

    “他有什么不愿意的,我又不是要求他全天帮我分担。”唐艳皱着鼻子道:“当然,你要求他去做事儿的时候不能硬来,你得用些心思,比如说撒娇,恭维,使劲儿夸他。我家马桶都是我老公刷的,因为我夸他力气大,刷得比我刷的干净,刷完自带一股清香,他虽然嘴上抱怨,可每次都会主动去做,日子一长,就成习惯了。”

 

    “我们家都是我自己做的。”南笙道:“每次我找他帮忙的时候,他不是推三阻四就是说我不知道心疼他,说他上班一天累死了,回到家还得给我干活。久而久之,我也就不麻烦他了,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但也的确像你说的,我没有办法做到面面俱到。”

 

    “他说你不知道心疼他你就心虚了?那你怎么不问问他知不知道心疼你?什么叫给你干活?干活的时候那家就成你一个人的了?你呀你,就是打从一开始太惯着他了。这被惯坏的孩子有几个是知道感恩,知道回馈的,全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你说的对,是我太惯着他了。”

 

    “惯也惯了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及时脱手,将这个被惯坏的孩子送给小三啊。”唐艳捂着嘴巴笑:“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这男人就跟孩子一样,有些是能教的,有些则是你怎么教都教不好的,别太难为自己,也别太往心里去了。”

 

    “不说这些了,还是先想想怎么挣钱的好。”南笙起身甩着胳膊:“这没钱可比没他可怕多了,想想看,在我没点头答应做他女朋友之前,我自个儿活得不也挺好的。”

 

    “说得就是,我前些天上网看到人家民政局的标语都变了,说婚姻不一定幸福,单身不一定不幸福,出生时一个人,离开时也不能两个人,爱情是奢侈品,没有也行。”唐艳拿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拍着南笙的肩:“房子有了,孩子有了,至于这男人,要不要也都无所谓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唐艳,你一定要答应我,把自己的婚姻经营的既幸福又美满,你得让我相信这世上还有好的婚姻,好的归宿。”

 

    “好,我答应你。”唐艳伸出小尾指跟南笙的勾在一起:“像咱们小时候约定的那样?”

 

    南笙微笑着甩了甩自己的小尾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尾指松开时,唐艳摸着鼻子问了句:“拉钩我能理解,这上吊两个字又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兴许是小时候咱们学错了吧。”

 

    “估摸着是学错了。”

 

===第074章 婆婆来了(10)===

 

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婆婆朱慧琴耷拉着一双湿漉漉的手站在门口跟隔壁大姐聊天,大姐看见南笙赶紧指着朱慧琴的手跟她说:“南笙,这天快冷的,可别让你婆婆手洗衣裳了。这家里的洗衣机也费不了多少电的。”

 

    南笙还没开口,就见婆婆朱慧琴慌张的瞄了她一眼,跟隔壁大姐说:“不是南笙让我手洗的,是他们家那个洗衣机我不会用。我瞧着家里堆得脏衣裳挺多的,我这不闲着没事儿嘛,就帮着给洗一洗。家里有暖气,水也是热水,不冷,比农村老家可方便多了。”

 

    说完就赶紧催着南笙进屋,南笙看着邻居大姐,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解释什么,只能低着头进了屋。从卫生间门口经过时,她下意识地往卫生间里瞄了眼,婆婆口中所谓的脏衣裳是她跟公公赵广武的外套还有内衣啥的,且那内衣已经洗好了,就挂在浴室的花洒头上正往

 

    不管是淋浴里的隔间儿还是外头洗手台的服之后直接泼到地上的。

 

    南笙叹了口气,脱下外套挂在门后的衣架上,挽起袖子开始处理地上的积水。婆婆朱慧琴没留心她进了卫生间,又站在门口跟隔壁大姐絮絮叨叨起来。

 

    朱慧琴:“这刚到儿子家里,啥都是儿媳妇做主,我们也挺不方便的。”

 

    邻居大姐:“理解,这年轻人跟老年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

 

    朱慧琴:“我们这也是为了孩子,想着南笙一个人带俩挺不方便的,趁着我跟她爸手脚还能动弹,能帮一把是一把。”

 

    邻居大姐:“孩子姥姥呢?这之前不都是孩子姥姥在这边帮忙嘛。”

 

    朱慧琴:“走了,她要不走我们能来吗?这姥姥就是姥姥,人家家里也有需要照料的事情。再说了,这孙子是咱们家的,咱们哪好意思总让人家姥姥跟着吃苦受累。”

 

    邻居大姐:“我瞧着人家姥姥带的也挺好的,不过人家家里有事儿也是实情,这谁家里还没有点急事儿要处理啊。”

 

    朱慧琴:“说的就是,所以人家走,咱也能理解。这不,我跟孩子爷爷接到消息就来了。孩子也喜欢他爷爷,见到他爷爷时那高兴的呀都不知道怎么好了。亲爷爷就是亲爷爷,跟外头的姥爷还是不一样的。”

 

    邻居大姐:“话也不能这么说,这孩子都是谁带跟谁亲,现在各家孩子都少,这爷爷跟姥爷都是一样的。”

 

    朱慧琴:“我们家这个不一样,就我们那大孙子,打小在他姥爷家里长大的,可还是跟他爷爷亲,这是血缘关系,不是带几天就能改变的。”

 

    卫生间里,正在处理积水的南笙脸色变了,她不清楚作为婆婆的朱慧琴为何要在外人面前这么编排自己的父母,就为了证明他们是孩子的亲爷爷,亲奶奶?正想着出去理论一番,两人的对话内容又从孩子拉扯回了衣服上。

 

    邻居大姐:“跟南笙说说,那外套手洗不干净,放到洗衣机里洗多省事儿啊。”

 

    朱慧琴:“省事儿是省事儿,可这洗衣服不费水费电嘛。”

 

    邻居大姐:“洗个衣服费不了多少水跟电的,听孩子爷爷说,孩子爸爸在外头上班,那一个月挣得也不少。年轻人多少省点儿,这水电费就省出来了。”

 

    朱慧琴:“我那儿子挣得是不少,可挣得再多也得养这老老小小一家子。”

 

    邻居大姐:“说的是,现在物价高,各种开销都不少。这样,既然你跟孩子爷爷都来了,那就让你儿媳妇出去上个班,挣个钱。年轻人,也总不能老在家里待着不是。”

 

    朱慧琴:“我跟孩子爷爷也是这么打算的,可这儿媳妇毕竟不是儿子,人家愿意上班咱就让人家去,人家要是不愿意,咱也不能多说是不是?这说多了,容易闹矛盾。家和万事兴,我儿子能辛苦就让他多辛苦一点儿呗。”

 

    邻居大姐:“这有机会我帮你劝劝你儿媳妇,这年轻人可不能太懒了。”

 

    南笙听不下去了,她把拖把一搁,站在卫生间门口盯着婆婆朱慧琴的后背道:“妈,我正好有个事情跟你说,我之前公司的老总给我打电话,想让我去公司帮忙。这一个月怎么着也能开个3500到4000块的工资。要不,你跟我爸商量一下,看看这两个孩子你们怎么带。要是你们下午能商量好,我明天就出去上班。”

 

    “这是好事儿啊。”邻居大姐赶紧拍拍朱慧琴的胳膊:“这三四千的工资搁在咱们洛城也不少了。”

 

    朱慧琴面露尴尬,只能顺着邻居大姐的话往下说:“是不少,有些男人的工资也才这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