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男生喜欢30岁的老师(风流村妇水多)

   “你好,他手机在我这里,我没有别的意思。他说他想出去放松心情,我不想让他出去,我不想让他什么事情都当逃避,有了问题就要勇敢的去面对。你不用担心,也不要着急,好好带好孩子,他会回到家好好的和你过日子,他会承担一个父亲,一个儿子该承担的责任。他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好男人,祝你们全家幸福!”


    南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自作聪明,又如此厚颜无耻的小三!


    唐艳说的对,她必须要给这个女人一点儿教训,才能让她知道当小三也是会遭报应,遭雷劈的。


===第058章 照片风波(8)===


“你确定朱利利会走这条线?”唐艳搓着手看向高速路口的广告牌:“万一她没有走这条线,咱们又该怎么办?依着我的意思,咱们就应该杀到她家小区门口,先来个守株待兔,再来个瓮中捉鳖。”


    “还不到瓮中捉鳖的时候。”南笙靠坐在副驾驶上:“赵阳他爸去松县了。”


    “赵阳他爸?”唐艳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你公公……他去松县做什么?劝他儿子跟小三分手回归家庭?”


    “不是。”南笙闭了眼:“我把朱利利的那些照片发给了他了。”


    “我去,你可这是下了一剂猛药啊。”唐艳夸张地搓着胳膊:“你公公啥反应?”


    “不知道,我又没见他,估摸着不太好接受吧。”


    “是不太好接受,虽说咱们老家不算闭塞,可那些照片也太出格了些。我告诉你,老胡私藏照片那么多年,都没敢让他媳妇儿看过一眼。要是被他媳妇儿看到了,活撕他的心都有。”


    “这么严重?”南笙睁开眼:“对于男人们来说,那些照片不算是很大的尺度吧。”


    “南笙你变坏了,你不纯洁了哦。”唐艳指着南笙,见南笙没啥反应,便将手指放了下去:“是,没错,这男人谁还没点儿私家珍藏,可珍藏岛国的跟珍藏身边的人意义大不相同。这岛国的,你也就只能眼馋眼馋,可身边有个这样的女人,那就等同于把足疗店搬到了家门口,稍微抬抬脚就能去做个大保健,这谁家老婆愿意自个儿男人跟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


    唐艳眼珠子一转,凑近南笙问了句:“你说你公公看到朱利利的那些照片后心里会是啥感觉?这万一你跟渣男离婚了,渣男又跟那个朱利利结婚了,这公公跟儿媳妇面对面的时候会不会觉得特别尴尬。”


    “朱利利进不了赵家的门。”


    “这么笃定?”


    “不是笃不笃定的问题,而是正常人家都容不下这样乱来的儿媳妇。”南笙看了唐艳一眼:“就算赵阳他爹同意,他妈也不同意。”


    “我明白了,是他妈让他爹去松县劝他的。”唐艳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临时采访一下,以你做了老赵家十年儿媳妇的经验来看,你觉得他爹能不能劝住他?”


    “劝?”南笙笑了:“你信不信,他爸在面对他的时候连一句像样的,责备他的话都不敢说。哪怕小三坐在他跟前,当着他的面跟赵阳腻腻歪歪,他都不见得敢斥责一声。”


    “那他去松县做什么?白跑腿啊。”


    “他去松县只是为了给他老伴儿一个交代。”南笙调整了下姿势,重新合上眼:“但也不是全无用处。”


    “有什么用处?”唐艳扯出一张纸来随意撕着:“遇见这么个公公,也难怪儿子会在外头胡作非为了,一点儿当家主的模样都没有。这要是换了我老公,你信不信我公公能拿着扁担追他十条街,非得把他腿打断了不行。”


    “他本来就不管什么事儿。”南笙叹了口气:“赵阳奶奶很强势,在家里是个说一不二的角色。我那婆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一山二虎的,他哪个都拿捏不住,干脆逃了出去。”


 文学

    “逃?”唐艳睁大了眼睛:“这他能逃到哪儿去。”


    “初恋情人。”


    “初……初恋情人?我的那个天呐,我该说他们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呢,还是说子承父业?你这公公,一听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唐艳又凑近了些:“要不,你给我讲讲你公公跟他初恋情人的故事。”


    “也没啥故事。”


    “这还叫没啥故事啊!”


    “老赵年轻时候有个相好,跟她是一个村儿的,可老太太相不中,觉得那姑娘家里穷,人也长得不精神,嫌人家又黑又瘦的不好生养,愣是把人家给拆散了。”


    “啧啧。”唐艳轻轻啧了两声:“那后来呢?”


    “老太太相中了我婆婆,就逼着老赵娶了我婆婆进门。结果我这婆婆外强中干,进门没多久就得了肺结核,花了老赵家里不少钱,可把老太太给后悔坏了。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是没啥用了,那个年代离婚的少。”


    “就算离婚也没用了,因为老赵的初恋在老赵跟我婆婆结婚后不久也嫁了人,且嫁得还不错,直接从农村进了城,成了某个厂长家的儿媳妇。那厂子是做家具的,老赵呢,又正好会些油漆的手艺,一来二去的就进了人家厂子,且在初恋的丈夫因病去世后,一直明里暗里的照顾人家母子,反倒是对自己的妻儿不管不顾。”


    “你这公公也是个人才!”


    “的确是个人才,要不是我跟赵阳结婚,要不是赵阳趁着我们结婚那晚闹了一场,这老赵估摸着现在都还给他初恋打工呢。”南笙叹了口气:“也因为他的这些过往,在面对自个儿儿子的时候那是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就他们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不会是进门之后才知道的吧?”


    “废话,我要是进门前就知道……”南笙起身,目光与唐艳一错而开:“我若是知道,至少会听着我爸妈的劝,好好掂量掂量。”


    “不是你的错,谁能想到这小门小户的也能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唐艳拍着南笙的肩安慰道:“怪我嘴欠,好端端的非要问你家公公的事儿。还是说说那个朱利利吧,你刚刚说你公公去松县也不是全无用处,用处在哪儿?该不会——”


    “该不会什么?赶紧停止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南笙捏住唐艳的鼻子:“我跟你说的可不是那个意思。”


    “可不是那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唐艳摸着自己的鼻子:“我怎么觉得是你多想,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呢?”


    说罢就去偷袭南笙的咯吱窝,两个三十好几的女人就这么在车上打闹成了一团,等到唐艳连连求饶时,南笙这才松开手,取下绑在脑后的皮筋儿,用手梳理着被蹭乱的头发:“怕了吧,让你再咯吱我。”


    “怕了怕了。”唐艳抓了抓自个儿的头发,问:“心情有没有好一些?”


    “嗯!”南笙内心一阵感动,知道唐艳是故意用这些小孩儿的玩闹帮她梳理心情。


===第059章 照片风波(9)===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眨眼我们都要奔四了,可我总觉得自己还跟没长大似的。”唐艳靠在椅背上,像南笙那样闭上了眼睛:“如果可以,我真想回到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保证不早恋,保证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南笙,你说……你说如果我们都能够重新活一次,活得会不会比现在精彩。”


    “我们不可能重新活一次。”


    “假设,我只是假设。”唐艳睁开眼:“你好歹也是写书的,你的浪漫细胞都跑哪里去了?”


    “谁告诉你写书的人骨子里都是充满浪漫的?”南笙调整了下姿势:“我们之所以用文字去编织故事,是因为我们知道那些看似美好的故事恰巧是生活里没有的,即便有,也少的可怜。”


    “南笙,你是不是太悲观了些?”


    “要不,你再问我一下你刚刚问的问题?”南笙突然凑近唐艳,吓得唐艳翻了个白眼,顺势抚了抚胸口,待反应过来之后,伸手在她肩上打了下。


    “讨厌,你要吓死我啊。”


    “我们的唐大胆儿什么时候变成唐小胆儿了?”南笙撤回身子,在副驾驶上坐好:“如果我们能重新活一次,不一定会比现在活得精彩,但至少可以换条路走,换个坑踩。”


    “那还是算了吧,万一从水坑换到泥坑,我岂不是得不偿失。”唐艳捏着肩膀:“你家那个渣男心也是够狠的,凡凡生病这么大的事儿,他竟然还有心思在松县跟那个小三鬼混。”


    “他去湛江了,天没亮就拎着行李去了机场。”


    “你公公告诉你的?”


    “是我婆婆告诉我的,准确的说是老赵告诉了我婆婆,我婆婆又耐不住性子的告诉了我。”南笙盯着左前方的广告牌:“按照老赵说的,这赵阳临走之前应该没去见朱利利,但不排除是因为老赵在场,两个人有所顾忌,改用电话或者信息联系。”


    “肯定是改用别的方法联系了,我才不信他们两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刀两断。”唐艳愤然地说着:“这渣男去湛江跟你拉我来这儿守高速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他乘坐的那班飞机会从这里飞过,你要掐着点儿的仰望他,顺便诅咒他?这可不像是你南笙会做的事情。”


    “说正经的。”南笙瞥了唐艳一眼。


    “好,那你正经说,我正经听,我捂上嘴,保证不再插科打诨。”唐艳倒是真把嘴给捂上了,可刚捂上又给松开了:“最后一句,我再说最后一句,我真不是不分场合的跟你开玩笑,我就是担心你把什么事情都压在心里,心里的那根儿弦会崩掉。”


    “我没事儿,我还有两个孩子要养呢,怎么着也得撑到把他们养大了,养到能够自立了,养到该嫌弃我的时候再崩。”南笙握住唐艳的手:“你的心思我都懂,你忘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多年不见,年少时的那份了解和情谊都还在。”


    “南笙——”


    “在我抱着孩子去松县之前,赵阳就已经向医院递交了辞职申请,不管他去湛江做什么,是面试还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出去散心,他都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不会再回松县。”


    “渣男走了,那个朱利利估摸着也不会再留在松县。”


    “她就算脸皮堪比城墙也不好意思再霸占着人家的员工宿舍,除非她……”


    “除非她本事过天,能搞定院方领导或者是医院里其他饥不择食的男同事。”


    “松县距离孟县全程一百多公里,一共有三条行车路线可选,不管她朱利利选择的是哪一条,这个路口都是她的必经之地。”


    “你的意思是守株待兔?”唐艳先是做了一个单手下劈的姿势,接着撸袖子:“继而将她打个半死。”


    “我的确这么想过。”南笙坦诚道:“可惜法治社会不推崇用暴力解决一些问题。”


    “不推崇不代表着不能做。”唐艳又把袖子撸高了些:“我也是文明人,也是不赞成使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的人,可对待像朱利利这种不打不解气的小三,我个人认为适当的动手有利于帮她纠正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她自私自利的感情观。你啊,就是因为太好说话了才会被人这么欺负。”


    “唐姐姐你说得都对,但这里是高速路口,到处都有摄像头,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吗?”


    “动手咋了,大不了当网红呗。”唐艳亮着两只胳膊:“打不打,姐就等你一句话。”


    “暂时先不打。”南笙按下唐艳的手:“我们用更文明的方式解决她,就算要当网红,也应该是她红,红到发黑的那种。”


    “有意思,突然间觉得还有那么一点点刺激。”唐艳双手合十,只差眼冒星星:“你快说说,接下来什么步骤,什么安排?”


    “根据我目前所掌握的情报,这个朱利利可不止赵阳一个男人。”


    “听你说过,她还有一个前男友,快要谈婚论嫁的那种。”


    “除了周玮以外。”


    “她还真忙!”唐艳咋舌道。


    “的确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具备从眼皮子底下偷腥的能力。”南笙看了下时间:“赵阳跟老赵说的是他大概会出去一周或者是两周,我不认为他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他的父亲,至少在他原本的计划里,这个期限是预估好的。”


    “然后呢?”唐艳睁着眼睛,一脸迷茫:“这跟朱利利又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还对那个渣男抱有希望,认为他离开一周或者两周就能跟小三断干净吧?”


    “我没有对他抱有任何希望,作为他的原配,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不可能跟小三了断的。现在不是小三离不开他,而是他在纠缠小三,是他舍不得那个朱利利。”


    “那你的意思是?”


    “你认为朱利利在渣男走了之后会闲着吗?”


    “肯定不会!”唐艳摇头:“像她那样的女人,离开男人就跟鱼儿离开了水一样,怕是连半天都撑不住。”


    “所以——”南笙打了个响指:“跟我体验一把当私家侦探的乐趣。”


===第060章 追踪小三(1)===


南笙算好了一切,却唯独没有算到赵广武的情报有误。她和唐艳在高速路口蹲守了一天,却连朱利利的影子都没看到。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南笙让唐艳开车带她去了孟县,找到朱利利家所在的小区,在附近一家餐馆落了座。


    隔着餐馆的玻璃窗,南笙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小区,像是要把朱利利的家从那万千灯火里给抠出来。


    唐艳见状,将一杯温开水递了过去:“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南笙抿了口水,却并未将水杯放下,而是用双手紧紧捂着。


    “还说没想什么呢,你的手势都已经将你的内心给出卖了。”唐艳拿起筷子在南笙的手背上轻轻敲了下:“别灰心,别丧气,这万里长征才跨出第一步,遇见些挫折不是很正常的嘛。”


    “我只是……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拉着你跟我一起折腾。想到上午跟你说话时候的场景,我自个儿都觉得不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唐艳喝了口水:“真拿我当姐妹,就别说这些矫情的话。是你拉我来的吗?是我自个儿愿意来的。”


    将目光投向对面小区,唐艳继续道:“我在家里闲着也没事儿,除了接送孩子,就是一日三餐,洗衣服擦地板。这日复一日的,我都差点忘了,我还是某人的妻子,而不是被他雇佣的免费保姆。”


    “我还以为只有我才有这种糟糕的感觉。”南笙将手中的杯子握得更紧了些:“女人婚后是不是都有同样的困惑与迷惘。”


    “别用疑问句,要用肯定句。”唐艳晃着手中的水杯:“你跟渣男恋爱的时候,渣男有没有跟你说过累了就回家,他养你这样的话?”


    南笙点头:“说过。”


    唐艳放下水杯,表情夸张地说了句:“巧了,我家那位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且我还不争气的信以为真,且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要不要握个手?”


    “何止要握个手,还得相互拥抱一个才行。”唐艳倾身抱住了南笙:“告诉你个秘密,我曾以为我家男人是个不会浪漫的直男,后来才发现,这世上压根儿就没有真正的直男,他所有的【不懂】、【不会】、【不想】都源自于他的不爱,或者是不够爱。”


    唐艳松手,先是笑着吸了下鼻子,跟着拿起水杯一饮而尽:“你眼中的直男其实比谁都清楚你的不开心和委屈,但他置之不理。当你质问他时,他甚至可以理直气壮的对着你叫嚣:我知道你委屈,可我就是不哄你,我让你自己反省自己想,免得哄了你一次之后,你就蹬鼻子上脸。”


    “你也遇到过?”南笙压低了声音问。


    “不就是我家里那个看上去老实木讷的丈夫嘛。”唐艳红了眼圈儿:“我一直以为我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女人,直到我看见他给他前女友写的信,我才发现,我在他心目中也没有那么重要。你知道吗?他会跟他前女友用情侣头像,情侣号码,会在特殊的日子给他前女友买红糖姜茶,甚至是卫生巾。可轮到我这里,啥啥都没有。”


    “我也差不多。”南笙握住唐艳的手。


    “他也跟小三用情侣头像,情侣号码,给小三买红糖姜茶,甚至是卫生巾?”


    “他记得红颜知己的生日,记得前女友的生日,记得女同事的生日,不是卡好了时间送礼物,就是卡好了时间送祝福,唯独我的生日,他从不记得,且没有给我送过任何一份生日礼物,哪怕是一张手写的纸片都没有。”


    “那你比我惨,我家那个虽然嘴上说着我作,可在我闹了一回之后,就记得了。”唐艳撇了撇嘴:“我嫁的那个或许只是不够爱我,你嫁的那个估摸着是一点儿都不爱你。”


    “是,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他从未爱过我。”南笙苦涩地笑着:“五年恋爱,十年婚姻,到头来,却只换得了【从未爱过】这四个字。我的感情,我的婚姻,我这十五年来为之付出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一场笑话。”


    “南笙,别这么想。”唐艳反手握住了她的:“就算这是一场笑话,被笑的那个也不应该是你,而是他。你想想看,至少在这十五年里,你恋爱是认真的,婚姻是认真的,你对他的感情是认真的,你跟他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认真的。反而是他,爱的迷迷糊糊,过得一塌糊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