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女配穿书军婚–我哎呀哎呀

   如今网上到处都是原主的精华剪辑, 对方看了竟然还敢主动找他?

    这是破罐子破摔吗?

    “真的。”贺柳高兴:“虽然不是什么出名的导演, 但是三五年前还是有一部代表作的,那个啥啥啥就是他导演的作品。”

    简宁意问:“啥啥啥?”

    贺柳道:“……想不起名字了。”

    简宁意:“……”

    简宁意好奇:“找我的人怎么想的?”

    这贺柳倒是知道,解释:“一个是看外在条件, 另一个是对方说秦导都敢用你,他们也没什么不敢的。”

    贺柳如今对简宁意的演技相当有信心,她简崽可是连秦导这种大导都称赞的好演技,就等着《长生无聊》播出后一鸣惊人了。

    在简宁竹来剧组时, 贺柳这个带了简宁意几年的经纪人, 紧跟他后面知道了他那深厚家庭背景, 诧异震惊的同时终于明白他是真的有恃无恐。

    也明白他真的不缺钱,不是来圈内捞金,纯粹是追人,这次找上门的剧本用贺柳的眼光看都很一般, 她便直接婉拒了。

 文学

    简宁意这边杀青后就有胡成导演的戏接档, 等那部文艺片拍完后不多久《长生无聊》就播出了, 到时候简宁意肯定会比现在火, 身价水涨船高, 可供挑选的剧本也会更多。

    贺柳早就规划好了简宁意未来一年的工作:

    “在剧没播之前咱们先不急着接剧本,要是有综艺真人秀什么的倒是可以争取一下。”

    简宁意也不想像上辈子似的连轴转,对贺柳的安排自然没意见。

    秦导有事找简宁意,来的时候恰巧听见他和贺柳打电话,在他挂了电话后笑眯眯开口问:

    “小简手上还有几部戏啊?”

    简宁意差点被突然出声的秦导吓一跳,扭身后拍着胸口叫人:“导演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秦导满脸笑容在简宁意身边坐下,把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

    简宁意老实答了:“咱们这部拍完之后,还有一部文艺片。”

    秦导又追问了几句,知道他明年大半年都没工作安排后,话锋一转:

    “我有个朋友手上有一部戏正在物色男二号,小简你要不要去试试镜?”

    但凡换个人听见秦导这么说,人都能高兴傻,这可是秦导,他的朋友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无名小卒。

    然而简宁意听后默了两秒,随后一脸认真地对秦导说:“秦导您先告诉我,您口中这个朋友到底是不是您自己。”

    秦导听后也愣了两秒,随即哈哈笑着拍简宁意的肩膀:“你啊……”

    他真挺喜欢简宁意这孩子的,家境好、人长得帅、演技也是让人眼前一亮,最难得是为人谦逊有礼却不呆板,时不时还能蹦出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活跃气氛。

    他不知道简宁意之前为什么要伪装成演技废物,但蒙了尘的明珠想通了要发光,他很乐意当个扫尘人。

    “不是我。”秦导笑够了才继续道:“是和我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师弟,陆西良你认识吧?他手上……”

    陆西良比秦导小上几岁,擅长拍悬疑推理剧,脑洞都很大,在圈内口碑也很不错。

    秦导说是让简宁意去试镜,但这话跟直接举荐也差不多了,到时候试完镜就算陆西良不怎么满意,也得看看秦导这个师哥的面子。

    换个人听了这话肯定满口答应千恩万谢了,然而简宁意却没直接答应:

    “秦导我能先看看人物小传或者部分剧本吗?我怕万一不是我擅长的方向,到时候辜负您的期待。”

    秦导多精一个人啊,哪能听不出简宁意是不放心怕接到烂剧,拐着弯表明要先看他这师弟的项目靠不靠谱。

    简宁意这话虽然说得好听,但在外人听来就多少有些不识好歹了,这可是秦导,就算给坨屎也必须睁着眼夸是香的,就怕得罪大佬。

    哪像简宁意,还敢讨价还价。

    而秦导听后不但不生气,脸上笑意还深了几分,眼角的皱纹都多了两条:

    “好,那我把我师弟的微信推给你,回头加上你们两人聊,要是感兴趣的话就去试镜,不合适也没关系。”

    如今圈内撕资源撕得厉害,不管角色定位适不适合自己,只要资源好大家挤破了头都想争。

    于是就出现了脸上涂得死白死白、所谓的奶油小生去演性格刚毅,风里来雨里去的刑警之类的铁血汉子,体格娇小体重八十,画着精致全妆的女演员演悍匪……

    反正不管角色定位怎样,自己的颜值必须在线。

    秦导欣赏简宁意,又围绕着陆西良和他聊了一阵,最后终于想起了正事:

    “你经纪人什么时候过来?剧组准备组织一场媒体见面会,你看看你那边要不要组织粉丝探班应援。”

    “要是有的话,把人数报给咱们的工作人员,到时候好统一安排。”

    上次简宁意的黑热搜影响不大,但还是有人浑水摸鱼踩了他们剧组一脚,说他们有简宁意这个圈内毒瘤,开播必糊。

    他们这剧已经拍了一半了,搞个媒体见面会拍点物料,慢慢的就可以放出去维持热度了。

    媒体见面会也是各家粉丝铆足了劲争风头的机会,就看哪家去的人多,准备的应援更高档。

    简宁意笑道:“贺姐这段时间忙,而且我也没什么粉丝,就算了。”

    应援是相当费时间精力以及金钱的活动,简宁意想就他那几个颜粉,这其中应该没自己的事。

    …………

    《长生无聊破阴阳》要组织一场媒体见面会,而且还允许粉丝探班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各大平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声势最浩大的当属祁玉的粉丝奇遇姐姐们,其次是女一肖妍和柏倩茹的粉丝。

    像周珂明相简宁意几人的粉丝加起来还没祁玉的零头,在数量的绝对压制下,粉丝也翻不出水花。

    探班名额有限,都有官方后援会统一组织,一般官方后援会直接接洽艺人的团队,协助管理约束粉丝。

    到了见面会当天,片场空前热闹,安保都增加了一批,时间定在下午,地点在设置在小广场,祁玉简宁意上午拍完吃了饭时间刚好。

    媒体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守在里面,很多拿着手幅应援物的粉丝则是和媒体分开,剧组有给大家准备矿泉水零食和折叠小板凳,大家都很安静地等在主演们出场。

    简宁意觉得这其中肯定没自己的事,不会有人在意他这个糊咖,估计去了也不会有记者提问,就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他拎着自己的保温杯想走,然而被祁玉出声叫住了。

    祁玉伸手指了指小广场的方向:“你走错了,见面会在那边。”

    简宁意摆手:“祁老师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外面来了那么多家媒体,见面会时间肯定不短,小广场空旷得连个挡风的都没有,与其过去当背景板吹风,还不如早点回酒店补个觉。

    路过的周珂听了这话,顺手一勾简宁意的脖子:“为什么不去,这是多好的曝光机会啊。”

    说完后他还冲明相的方向努力努嘴,眼神示意简宁意看正在整理剧服和假发套的明相,压低了声音道:

    “你瞧瞧人家多积极。”

    周珂小声说看明相那架势,简直是恨不得让助理给他额前刘海都梳三遍的程度。

    简宁意失笑:“倒也没珂哥你形容得这么夸张。”

    这是剧组主创们头一次在媒体和粉丝面前公开亮相,秦导特意嘱咐所有主演都穿戏服,还都是定妆照那一身。

    明相珍惜这个机会慎重一些,简宁意觉得无可厚非。

    祁玉看着抱着保温杯不撒手的简宁意没说话。

    临近见面会开始的时间,女演员们都在争分夺秒的补妆整理服饰发饰,男演员们也不遑多让,都力图以最好的精神面貌面对媒体的镜头。

    连老戏骨付书易都抹了个润唇膏,拯救了一下上午拍摄需要弄出来的干裂唇纹。

    大家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只有没有经纪人管着的简宁意,戏服外裹着个长款羽绒服拎着保温杯就想溜。

    祁玉盯着周珂揽着简宁意肩膀的胳膊看了一眼,最后视线落在他脸上:

    “你是男三号,这种场合不出席说不定媒体又要做文章。”

    周珂附和点头:“没错,说不定还要编排些什么你被全剧组排挤,或者明明是男三号却被剧组边缘化之类的。”

    简宁意:“……”

    是这些媒体能写出来的话没错了。

    考虑再三,简宁意最后还是脱下外套放下保温杯被迫营业了。

    候场的时候他探头往前看,在一片举着祁玉应援手幅的粉丝旁边,竟意外发现有一小撮人拉了个红底白字跟政府宣传标语似的条幅,上面写着四个字——

    简崽,加油!!

    虽然和旁边祁玉精致漂亮的应援手幅周边相比,那个接地气的红色条幅是一眼能看出的粗制滥造,活像是十分钟前赶出来的,后面两个字还歪了,但的确是他的应援条幅没错。

    尽管那一小撮人真的很少,就稀稀拉拉五个人,其中一人目光还总往隔壁印着祁玉那张帅脸的条幅上瞧,但目前看来的确是他粉丝没错。

    简宁意把探出去脑袋伸回来,有些意外,竟然还真的有他粉丝来啊?

    祁玉见简宁意这反应,刚想问他看见什么怎么这表情,话还没开口简宁意手机响了。

    是贺柳打来的,接通后她大着嗓门问:

    “简崽,看见你的应援粉丝了吗?”

    简宁意下意识点头,想到对面的贺柳看不见又‘嗯’了一声,有些感慨:“没想我还有肯来应援的真爱粉。”

    “你想什么呢?”贺柳毫不留情戳破他的感慨:“是我花钱雇的,给你充门面的。”

    简宁意:“???”

    那边贺柳还在埋怨简宁意,说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提前跟自己说,要是早两天说,她也好早做准备多找两个人,也不至于急里忙慌地赶个条幅出来。

    简宁意:“……”

    没想到那条幅真的是赶出来的啊!

    简宁意一时哑然,没想到他也混到有一天要花钱雇人装粉丝的地步了,顿时有些好笑:

    “贺姐,咱们以后可以不搞这些虚的,再说了,五个人看着太可怜了,没法充门面。”

    “嗯?怎么才五个人?”贺柳也不知道有没有听简宁意的话,注意力瞬间歪了:

    “我买的一千五的套餐啊,说好的十个人十全十美,一条应援条幅,两个名字牌,怎么才五个人呢?那人坑我!?”

    简宁意:“???”

    这玩意儿还有套餐?

    贺柳去和卖家扯皮对线了,留简宁意举着挂了电话的手机在原地哭笑不得。

    他没有开扬声器,但接电话也没避着身边的祁玉和周珂,两人把他和贺柳的对话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周珂捂着肚子无声地笑,等挂了电话才笑出了声:“小简你这经纪人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花钱雇人装粉丝在这个圈子里并不少见,周珂也不是笑简宁意要花钱找人撑场面,只是没想到贺柳买个套餐还能被骗。

    连祁玉都差点没绷住。

    全场就祁玉的粉丝来得最多,并且贺柳花钱雇来的人中还有一个妹子隐隐有要背叛组织的趋势,简宁意收了手机后,故作凶恶地瞪面前的两人:

    “此事天知地知,我知你你知,懂?”

    闻言周珂笑得更开心了,祁玉也偏头轻咳一声,微抬的唇角流露出他掩盖不住的笑意。

    放完狠话的简宁意无奈嘀咕:“我也是要面子的。”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