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肉色丝袜在交换……睡了好几个房地产女销售

    “没关系,等看完了咱们再买新的。”

    “好!”赵凡先是眼睛一亮,随后又暗淡下去:“还是不买了吧,看过的书也是可以再看看的。”

    “凡凡是不是怕妈妈花钱?”

    “嗯!”赵凡点头:“妈妈挣钱不容易,能省的地方还是要省一点的。”

    “傻儿子,妈妈不需要你为妈妈省这一点儿钱。”南笙揉着儿子的头发:“看书不是坏事,花在看书上的钱都是应该花的,也是值得花的。”

    “我同学也有买这套书的,我跟他换着看或者我去借他的书看就行。”赵凡的眼睛又亮起来:“这书看过两回之后就不想看了,妈妈买回来也是浪费,倒不如把钱攒着交房贷。妈妈,咱们还欠了多少房贷,你能还清吗?”

    “房贷不着急,咱们可以慢慢还,每个月还一点,总能还清的。”南笙看了眼儿子的书:“凡凡,你告诉妈妈,最近学习压力是不是特别大?”

    “不大啊。”

    “你别骗妈妈。”南笙握住儿子的肩膀,迫使他与自己四目相对:“妈妈不会批评你的,妈妈只是想要了解你最真实的学习状态。”

    “就是有些东西不会。”

    “是因为上课没听讲不会,还是因为听了但是听不懂所以才不会?”

    “我听讲了,可是我的注意力没法集中,老是听着听着脑子就跑一边儿去了。”赵凡低下头:“妈妈,上课的时候我老觉得自己脑袋里有很多小人,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自己的话,我觉得好烦啊。”

    看着儿子皱起的眉头,南笙一把抱住了儿子,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沉重的无力感。

===第053章 照片风波(3)===

松县,赵阳烦躁的将手机丢到了一旁,坚持不到一分钟又给拿了回来。他点开与赵广武的对话框,将里头的照片另存,然后一张张仔细看着。他希望通过查找一些细节来印证照片中人不是朱利利,可叫他失望的是,那的确是朱利利,不光眉眼,就连她惯用的动作都是一样的。

    赵阳有些崩溃,他从不知道心目中的白月光竟是一地霜,且还是那种被人踩踏过的泥泞不堪的秋霜。

    他之所以跟朱利利走到一起,固然有“审美疲劳,找点儿安慰”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心理需求。

    他出生于农村,父亲赵广武是个得过且过的人,母亲朱慧琴则是固执霸道,从他们身上,赵阳从未体会过什么叫父母之爱。记忆中最深刻的画面不是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而是他饿着肚子蜷缩在屋檐下等着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的母亲。月光冷清清照在他单薄的身体上,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孤寂与害怕。

    遇到南笙是他的福气,他渴望从她身上得到真正的救赎,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落水的人紧紧抓住了一根稻草,尽管知道那根稻草的承受力有限,可他还是固执的想要凭借它的力量浮上岸。

    没等到南笙这根稻草将他拖上岸,他们的儿子赵凡就出生了。随之而来的不光是一地鸡毛的生活,还有沉重的经济压力以及两个人都必须要肩负起的育儿责任。身为丈夫,他不能再依赖南笙,而要成为她的物质和精神支柱,身为父亲,他也只能松开那只紧握着稻草的手。

    那种感觉特别无助,然而作为成年人的他却连抱着双膝哭泣的理由都没有了。

    这些年,他撑得特别辛苦,他急需要一根新的稻草,而这个时候朱利利出现了。

    成年人的世界,很多时候都是各取所需。

    最初跟朱利利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想太多,只想有个人能够陪着自己,倾听自己内心的苦闷,可日子久了,就生出一些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和她身上有太过相似的地方,以至于他在看她的时候像是在看自己的影子。

    跟朱利利在一起的时候,他更为放松,爽感更强,因为他们是一类人,甚至不需要刻意交流就能明白对方需要什么。所以,他是真的想过去为她放弃自己的婚姻,放弃的自己的家庭,放弃南笙跟孩子的。

    可如今的她,值得他去那么做吗?

    目光重新落回到照片上,赵阳自嘲的笑了,他用指腹轻轻摩擦着朱利利的脸,略加思索之后将照片发给了她。

 文学

    很快,朱利利就冲上了楼,且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迫不及待地问了句:“照片哪里来的?”

    “除了这句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要跟我说吗?”赵阳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你想要我说什么?”朱利利关门,脱下外套坐在床沿上:“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非要问,我只能说那个发照片给你的人居心不良,她在有意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

    “照片是假的吗?”

    “不是!”

    “那照片中的人是你吗?”

    “是我!”朱利利抬起脸:“是我又能如何?就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它又能说明什么?说明我年轻时候谈过恋爱,跟男友同居过发生过关系而已。赵阳,你不是那种迂腐不堪的人,怎么会揪着这种事情不放。”

    见赵阳没有说话,朱利利又道:“你跟南笙在大学时没有同居过,没有拍过类似的照片吗?”

    “她是我老婆!”

    “所以呢?就因为我没有嫁给照片中的那个人我就该死对吗?”朱利利绷紧了嘴唇:“谁谈恋爱不是奔着一辈子去的,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想过日后就一定会分手。”

    “他们?”赵阳叹了口气:“你要不说我都忘了。”

    “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就问你你想要干什么?她把照片发给你,你把照片发给我的目的又是什么?追问我过去的事情,告诉我你很介意我的过往,然后呢?跟我分手?分手就分手,我又不是分不起,用得着这么恶心人嘛。”

    “我只是想要弄清楚我喜欢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赵阳将手机丢到朱利利面前:“这照片是谁给你拍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出于什么目的拍的。利利,你身上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想知道是吧?好,我告诉你,我全部告诉你行了吧。”朱利利起身,将抱在手里的外套重重甩到床上。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男朋友,结果被他给骗了,我出于伤心和愤怒就跟另外两个追我的男生在一起了。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照片也是在他们的怂恿下拍的,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想着用这些照片气气我当时的男朋友,我想像他证明,除了他之外,我还有很多男人喜欢,很多男人爱,我朱利利也不是非他不可的。好了,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不觉得羞愧吗?”赵阳诧异地看着朱利利:“你究竟是什么人啊?这么难堪的事情你是怎么理直气壮说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觉得羞愧?真正应该觉得羞愧的是他们,若不是他们欺骗我的感情,我又怎么会在伤心愤怒之余这么伤害自己。”

    “你——”赵阳有些无语地指着她,“好,我再问你最后一句,你当时的男朋友究竟骗了你什么?你想好了再回答,我既能拿到这些照片,就证明我对你的过去也是有些了解的。你清楚我的为人,我最痛恨的就是被人欺骗,如果你骗我,你我之间就真得结束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朱利利将脸扭到一边:“我只能说我是被他给骗了,被他演出来的那个形象给骗了。”

    “我知道了。”赵阳觉得头晕,像是有一口气卡在胸口提不上来。

    “赵阳。”朱利利往前走了两步,“我知道你心里介意,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是在我遇到你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也没有办法改变或者消除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你要觉得心里难过你就惩罚我好了,谁叫我这么爱你,谁叫我舍不得看见你有一丝一毫的难过。”

    朱利利抓起赵阳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正想着与其温存一番,却没想到赵阳先是猛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去,紧跟着在她困惑时,毫不犹豫地甩下了一记耳光。

    朱利利被打蒙了!

===第054章 照片风波(4)===

“是你自己要的惩罚。”

    朱利利捂着脸,真真知道了什么叫做有苦难言。她没想到赵阳会打自己,更没想到他下手会这么重,要不是她脸皮厚,牙齿都能让他打落几颗。可眼下,她还不能跟他置气。

    就在赵阳发照片给她之前,她还在联系前男友周玮,试图缓和跟他之间的关系,可周玮爱答不理的模样让她心里没底。

    她也尝试过找别的男人,可不是歪瓜就是裂枣,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比周玮和赵阳条件更好的男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眼下,她只能一边安抚着赵阳,一边尽力挽回周玮,这两个男人,她总得先把握住一个才行。

    思及此处,她捂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你打也打了,这气总该消了吧?”

    “跟我在一起后,你跟别的男人还有牵扯吗?”

    “没有了,真没有了,不信你查我的手机,查我的各种社交账号。”朱利利心虚地往赵阳身上靠:“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我天天盯着你,生怕你跟南笙旧情复燃,我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别的男人。再说了,松县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我又整天待在宿舍里,我就算想找,也得有那个条件不是。”

    “你最好别骗我!”赵阳死盯着朱利利的眼睛。

    “若我骗你不得好死!”朱利利举手发誓:“我全家都死绝了行吧?”

    “你自己的报应没必要牵连家人。”赵阳冷淡地扫了朱利利一眼。

    “我也不想牵连我的家人,我这不是为了向你证明我的真心嘛。”朱利利伸手去抱赵阳的胳膊却被他下意识地躲开。

    “心里烦,我先玩会儿游戏。”

    “我陪着你呗。”朱利利拖了一张凳子过来:“嗨,我这工作也被你老婆搞没了,眼看着距离过年越来越近,我这心里也烦得慌。”

    “闲着没事儿就再找份工作。”赵阳边开游戏边说。

    “我在找啊,可洛城的情况你也知道,这想要找到个合适的不容易。”朱利利凑近一些:“要是我找不到工作,你会养我吗?”

    “我连自己都要养不起了,拿什么养你。”显示屏上,赵阳用狙崩掉一个人:“你先等等吧,我这边已经在联系任总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回白玛医院。”

    “回白玛医院?”朱利利瞪大了眼睛:“你回哪儿做什么?白玛这些年的效益可不怎么好。”

    “离家近,我不想再出去乱跑了。”

    赵阳的回答让朱利利心中一沉,随后将目光落在了他的手机上。趁着对方玩游戏的空档,朱利利悄悄拿过他的手机,找到南笙的联系方式给她发了两条信息。

    南笙正哄孩子睡觉,听见手机响就瞄了眼,看见是赵阳的手机号,稍稍迟疑了下将信息点开。

    一共两条信息,第一条:“你脑袋有病,准备离婚协议书吧”第二条:“离婚,这次铁定不过了”两条信息都只有一半的标点符号,不像是赵阳的行文风格,倒像是那个朱利利的。

    南笙看了下时间,将手机塞到枕头下面继续哄小儿子入睡。

    松县,朱利利盯着手机界面有些烦躁,就在她准备发第三条信息的时候,手机被赵阳夺了过去。

    眼见着赵阳要去看手机,朱利利赶紧扑到他身上,急切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希望这件事尽快结束,你好,我好,她也好。她好歹是你的妻子,是你儿子的母亲,你既然已经不爱她了,总不好这么一直拖着她是不是?”

    “离婚的事情我已经跟她说过了,你又何必给她发信息刺激她。”

    “刺激她?你觉得我是在刺激她?赵阳,我像是那种女人嘛?”朱利利一脸委屈的看向赵阳:“我是女人,我很清楚她现在需要什么。这就跟剜骨剔肉一样,你越是犹犹豫豫她就越疼,你只有下狠心一刀切下去,她才能结束痛苦,重新开始生活。赵阳,为了你,我宁愿做这个坏人。”

    “算了,反正类似的话我也不止跟她说过一次两次。”赵阳推开朱利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后,不要再拿着我的手机,用我的名义给她发任何信息。”

    “我也是为她好。”朱利利体贴地帮赵阳整理着衣角:“既然不爱,何必强绊。”

    “总之,你不要再拿着我的手机给南笙发信息,我跟她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好好好,我错了,我以后都听你的。”朱利利勾住赵阳的脖子:“时候不早了,咱们也早点休息吧。你看看你这黑眼圈,看得我都心疼死了。”

    “今晚我想一个人待着。”

    “我不吵你都不行?”

    “我想一个人待着。”

    “好,我走,我回宿舍,没有你的召见,我绝不来打扰你。”朱利利踮起脚尖在赵阳脸上轻轻吻了下:“你也早点儿睡,要是心里烦,就给我发信息,别让我担心你。”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晚安!”朱利利装作恋恋不舍的样子松了手,可前脚出门,后脚就急不可耐的给另外一个男人发去信息:“睡了吗?我睡不着,因为想你。”

    赵阳的脸黑了,他目送着朱利利下楼,随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他恨自己,却又觉得自己无比可怜。

    他喜欢的女人水性杨花,而喜欢他的妻子,偏偏又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觉得生活是在故意刁难他,然后躲在暗处,幸灾乐祸地看他笑话。

    赵阳一夜未眠,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叼着香烟对着电脑屏幕杀红了眼。

    南笙半宿未睡,几次将手机拿起,一遍遍的浏览着她跟赵阳的那些对话,看一次,伤一次,直到她再也看不下去,咬着牙删除干净。

    唐艳办事效率很高,几天功夫就把朱利利的家庭状况给查了个底朝天,连带着她住在哪儿,家里的房门朝向都给摸了个一清二楚。

    “南笙,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这不说吧,我觉得心里头憋得慌,可若是说出来,又觉得自己立场不够坚定,对不起你这个做朋友的。”唐艳像变魔术似的从电动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两杯热奶茶,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南笙。“这男人变了心那真是一文不值,别说留着,单是看那么一眼就觉得挺膈应的。以后日子还长,犯不着跟他们置气。”

===第055章 照片风波(5)===

“你这像是话里有话。”南笙喝了口奶茶,转头看向唐艳:“有什么就直说吧,你知道我是不会怪你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