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若雪在仓库和校长体育老师#小粉嫩又紧又浅夹的舒服

    陆霆川是个自私自利薄情寡义的人,他想要沈清像一朵花一样在家里只为他绽放,可他忘记了他妈也是这么当着别人的情妇过来的。

    沈清现在走的这条路无疑跟过去他妈一样,是一条奔向死亡的不归路。

    陆霆川也想过对沈清好,给她钱给她买衣服和首饰,是沈清自己不要的,甚至她还在外偷偷打工想要还他的钱。

    沈清和沈知初最像的应该是身上那些没用的尊严,这些女人不知道的是,人往往最先被毁掉的就是尊严。

    情人……沈清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脑子里最后一根弦断掉了。

    情人,原来只是当个情人。

    其实她一直都是陆霆川包养的“情人”只有她自己没认清,现在好了……她看清了。

    一句等他腻了,沈清不知道要留在他身

    边多久。

 文学

    在沈清看来,陆霆川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更何况他不爱她,如果爱她,他不会这么侮辱她,撕开她的衣服把她的身体暴露在摄像机前,如果他爱她他不会说出让她做他“情人”这种话,如果他爱她,他不会让她疼。

    他现在对她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因为她脱离了他的掌控,让他觉得不爽。

    她是他手里的玩具,玩具被扔的那一刻,不是旧就是坏,他得等她坏掉。

    陆霆川今年有三十岁了,这个年龄是适合娶妻的年龄,或许,等他要结婚了,她就能彻底离开他了。

    她是情人,陆霆川是她的雇主,他们之间本就是不三不四的关系,就不要妄想一心一意。

    陆霆川见沈清不说话,以为是又伤到她自尊了,他握住她冰冷僵硬的手,心里别扭了一下,就在他想着要不把话收回去的时候,沈清轻轻“嗯”了一声。

    她这是答应做他的情人了,她没有骄傲,唯一所剩的自尊被陆霆川一一打垮,不得不妥协。

    还能怎么办?她逃不开,难道真要那些见不得人的视频和照片曝光出去供人赏乐?

    如今的她是陆霆川的笼中鸟,脚上拴着链子,无

    论飞到哪都是囚笼。

    陆霆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努力将她蜷缩的脊背给一点点掰直:“睡吧。”

    沈清那晚几乎没睡,睁着通红的眼睛看着窗户的方向,隐隐看到光的时候,她轻轻拿下陆霆川放在她腰上的手。

    一动陆霆川就被惊醒了,一把攥着她的手,声音沙哑低沉问到:“你要去哪儿?”

    “准备早饭。”昏暗的光线中,沈清对视上陆霆川慌乱的眼睛,顿了顿,她说,“和以前一样,不变。”

    她记得昨晚的教训。

    陆霆川松了口气,眼里的慌张一闪即逝,像是一场幻觉,慢慢地他松开了她。

    沈清起身回到了她原来的卧室,一切都没变,跟她离开时一样,衣柜里的衣服也整整齐齐挂在里面。

    身上很痛,她走的很慢,有时候还要靠着扶墙行动。

    进了浴室,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沈清吓了一跳,陆霆川似乎是为了标记这件物品,故意在她脖子上留下淤青,连后颈都有牙印,她伸手摸了摸,疼的眼皮都抽了两下。

    她皮肤白,这些伤特别显眼,每个十天半个月是消不了的。

    沈清垂下眼眸,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冲了个冷水脸后她

    就下楼了。

    沈清一走,陆霆川也睡的不安稳,整个人清醒了,坐在床边安静发呆。

    昨晚难得睡的踏实,没再做那些奇奇怪怪的梦。

    沈清起床就给陆霆川准备早饭,还和过去一样,做了一桌的早餐,吃完饭再打扫卫生,洗衣服,修剪院子里的树枝,总有做不完的事,试图用家务来麻痹自己。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昨晚发生的也好似只是一场噩梦。

    陆霆川起来也一句话不说,沉默地靠在厨房门口看着一心忙碌的沈清。

    对方记住了他昨晚说的那些话,尽可能的跟以往一样,给他准备早餐尽力的对他好。

    这会儿深秋,昼夜温差大,晚上凉嗖嗖的,白天闷热,沈清居然穿着一件高领毛衣,长衣长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还套着围裙,细绳紧紧系在腰上,她的动作有些迟钝,仔细看双腿还在打细颤,她一手撑着料理台稳固自己身体,另一只手拿着勺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