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太大都想离婚了!白洁被东子老二三

    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日子有序又忙碌的过,简宁意手上也没别的工作,除了身体不舒服请了一天假之外,天天都准时到片场报道。

    本来刚开始还有人以为他是好不容易得到个好资源,做戏给秦导他们看,结果发现他从进组后整天酒店片场两点一线,其他人出去K歌聚餐,他从来不去。

    不管是工作态度还是待人接物,简宁意都和传闻中简直是判若两人。

    闲暇时副导演还跟秦导感叹:“以前八卦传闻听得多了,我都被迷惑了。”

    秦导看着在另一旁跟工作人员聊天的简宁意,缓缓开口:“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咱们这一行看来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简宁意外界风评实在太差,什么唱是车祸现场,跳是四肢离家出走,演是瞪眼捧读五官乱动,低情商,没礼貌,目中无人……

    秦导清楚这一行水有多深,传闻真假难辨,但三人成虎,听得多了难免留个糟糕的印象。

    “但是他的演技……”副导演看着监视器的画面皱眉:

    “他以前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故意演成那样……浮夸的?”

    副导演说到半路顿了顿,换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词,事实上他被简宁意的演技震慑到,后面上网搜了一下对方以往的作品来看,然后……

    反正他看不下去就是了。

    当演员导演的,最了解演技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的,秦导最近也想过这个问题,他和副导演的看法一样,觉得简宁意以前是故意的,但是一方面又觉得简宁意没道理这么做。

    副导演思索:“难道是公司强行让他接的那些烂剧,他故意装作演技废物,是无声的反抗?但我记得他签的公司是正规公司啊。”

    想到简宁意背后的简家,秦导摇头:“这个问题就只能问他自己了,可能那个时候年轻,对这一行没上心,也不准备一直走这条路吧。”

    简家小少爷,不愁吃不愁穿的,出道就是为了追祁玉,说不定人家当初只是玩票,把人追到手就撤呢?

    只是祁玉难搞,简宁意追了这么多年也没成功,说不定他是心灰意冷准备专心搞事业了,也就拿出真本事了。

    副导演就是觉得简宁意荒废这几年怪可惜的,摇头叹息: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稀奇古怪的想法多,还藏拙,不像我们以前,抓住机会铆足了劲想往前冲。”

    秦导拍拍副导演肩膀,说时代不一样了。

    副导演拿着记事本想走,又折返回来在秦导而耳边小声八卦:

    “不是说他是冲着祁玉来的吗?这阵子也没看出来啊,转性了?”

 文学

    在这一行什么都见过了,男人喜欢男人都不是个事儿了,只要不公开出柜,一切都好说,问就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简家砸重金都要把简宁意塞进他剧组的情景历历在目,秦导是不相信简宁意这么短时间就移情别恋了,两个人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凑在一起讲两个小辈的八卦:

    “估计是知道以前穷追猛打的法子行不通,换了个方法吧。”

    秦导那眼睛多毒啊,他琢磨这简宁意是爱在心中口难开的隐忍路线。

    副导演:“祁玉吃这一套吗?”

    秦导摸着下巴上并不显的胡茬,笑呵呵的:“那谁知道,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

    简宁意不知道导演们正在八卦他的感情生活,他正在努力背台词。

    这剧由《长生无聊破阴阳》的原作者亲自操刀改编,拍戏是对方也是随组跟拍,经常和秦导讨论剧情,讨论着讨论着说不定就有了更好的想法,所以他们拿到的台词本也经常出现改动。

    简宁意这次的剧本出现了较大的改动,秦导和编剧都很满意他的表现,多方考量后给他加了两场戏,使桑禾这个角色更饱满丰富了。

    周珂用剧本遮脸仰倒在椅子上:“背台词不难,但要把脑子之前记的全部清除再重新记新的,就好容易串台词啊。”

    简宁意记忆力不算太好,镜头下台词说得溜全靠私下努力,这时候也帮不上周珂的忙:

    “离你拍摄还早,还有时间。”

    仙侠小说的行文难免文绉绉,台词有的地方的确也难,但死记硬背的东西急不来。

    祁玉中场休息刚好听见周珂叹气,走过来坐下:“干嘛呢你俩。”

    “祁老师你背台词有什么诀窍吗?”周珂拿开剧本偏头看他:“快给我俩传授一下经验。”

    祁玉在简宁意旁边的空位坐下,听后还没来及开口,简宁意就挺直了腰杆站起来。

    简宁意对疑惑的两人笑笑:“我想起贺姐有事找我,你们先聊。”

    说完后简宁意不等两人反应就遛了,绝对不掺和两主角的二人世界。

    周珂双眼微眯,看向祁玉:“你们之间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虽然简宁意表现得不明显,但周珂发现了,简宁意和他相处时很自然,和祁玉也能聊上两句,但只要他和祁玉在一起,简宁意就会想方设法的避开。

    似乎是故意给他们留两人单独相处空间。

    想到简宁意和祁玉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周珂眼珠转了转,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双手环胸一脸惊恐看祁玉:

    “师兄你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祁玉目光从简宁意的背影移开,白了一脸警惕的周珂一眼:“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周珂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没病,但架不住我貌美如花。”

    祁玉见他做作的模样,手痒想打人:“眼睛有问题的话这边是建议去医院。”

    周珂松了抱胸的手:“那你是为了拒绝小简,故意把我扯出去当挡箭牌了?”

    祁玉一脸‘你在说什么胡话’的表情看他,显然已经对他无语了。

    在祁玉的死亡凝视下,周珂终于正经了:“那小简最近是怎么了?”

    祁玉道:“这问题你问我?”

    “也是。”周珂忍不住笑了声,神情暧昧冲祁玉挤挤眼:“毕竟我们都知道祁老师郎心似铁。”

    说到这里周珂还故意叹口气:“唉,只可惜我们小简……啧啧。”

    祁玉:“……”

    祁玉选择起身走人,还没走两步周珂又逼逼开了:“小简一走你也走,啥意思,你们俩孤立我呗?”

    祁玉脚步一顿,随后步子迈得更大了,留周珂在后面笑得不行。

    看着不远处拉着贺柳胳膊晃的简宁意,祁玉想他就多余来这一趟。

    …………

    “卡——”

    晚上拍大夜戏,简宁意跟B组的导演在竹林里拍外景,这片竹林离影视城不远,有一半是人工造的,专供各剧组取景,竹林不用怎么打理,已经入了冬但晚上蚊虫仍巨多。

    点着篝火,简宁意倚着根直溜的竹子席地而坐,手里拿着支竹笛放至唇畔,身边围绕着宗门其他弟子做陶醉样,夜风穿林而过,竹叶索索轻响,篝火摇晃似少女舞蹈。

    镜头中的一切都那么静谧温情,然而随着导演一声‘卡’,本来还姿态美好恬静闭目假吹的简宁意第一个从地上蹦了起来,一边蹦嘴里还叫着贺柳:

    “贺姐你快帮我看看,好像有只虫子爬我衣领里了!”

    简宁意扯着领口朝贺柳走,刚才拍到一半他就感觉有东西咬了他一口,也不知道是蚂蚁还是其他的。

    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他刚才直接坐在一层枯黄的竹叶上,虫子。

    有个群演也说自己手被虫子咬了,贺柳赶紧过来帮简宁意看,打着手电筒就见他后颈有两个小红点,但是没有发现小虫子。

    简宁意摘了外袍上粘的枯叶,动了动肩膀觉得有些痒:“是不是已经跑里面去了?”

    这么多人看着,贺柳也不能把简宁意的衣服扒了检查,便问后背哪儿痒,听简宁意说肩胛骨,她就一巴掌拍上去。

    简宁意一个踉跄,一时不察好悬没被贺柳一巴掌给拍趴下。

    挨了打的简宁意好震惊,扭脸一脸委屈看贺柳:“贺姐你打我做什么?”

    贺柳理直气壮说这样就算有小虫子也被自己打死了,又拿出剧组准备的止痒喷雾在他后颈喷了两下。

    简宁意:“……”

    他竟无言以对。

    贺柳喷完还问:“还觉得有哪儿痒吗?”

    “……”简宁意一脸诚恳:“谢谢贺姐,不敢痒了。”

    听了他的话贺柳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用了多大力呢。”

    “对了。”贺柳把简宁意蹦乱的假发往后捋了捋,抿了抿唇低声道:“公司有事,我得回去几天,明天车票。”

    简宁意挠了挠脖子:“这事你不是说过了么?”

    贺柳手底下不止简宁意一个艺人,虽然秦导这是部大制作容不得一点差错,但要贺柳全程跟组也不现实。

    其他小艺人也等着贺柳带着谈商务撕资源呢,汤同济被辞退后,简宁意身边一个助理都没有,贺柳已经是尽力多陪着他了,现在实在拖不下去了,不得不回。

    手心手背都是肉贺柳也是没办法,但是一想到剧组其他演员就差把团队搬过来了,而简宁意身边连个助理都没有,她就觉得心酸,心里不好受。

    这些简宁意都理解,也知道贺柳在担心什么,对他笑笑:

    “贺姐你放心,我一个人搞得定。”

    此时说什么都徒劳,贺柳望着简宁意不当回事的笑脸,叮嘱:

    “我回南枫市了你也要好好拍戏,认真吃饭但不能吃太多,等这部剧播了热度上来,公司会给你派新助理的。”

    简宁意乖巧点头:“好。”

    贺柳明天一早的高铁票,她本想陪简宁意拍完今天的大夜戏,但简宁意不愿意,连说带哄的让她先回去睡觉了。

    贺柳回去之后简宁意在剧组就是孤家寡人了,什么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拎私服接水领盒饭和剧组工作人员接洽……没什么大事,但很琐碎。

    如此过了大半天,秦导突然叫住他,把一个工作人员到他面前,说让对方当他临时助理。

    简宁意闻言受宠若惊,表示不用麻烦别人了。

    秦导态度却很强硬:“剧组事情多又杂,你要专心拍戏哪里顾得上?到时候拍摄分心,那才是得不偿失。”

    秦导带来的是个女生叫栀子,本就负责剧组演员们的衣食住行这一块,心思细腻,沟通能力这方面也没话说,给简宁意当临时助理也算专业对口。

    最重要的是,还不用简宁意发工资。

    简宁意推辞两句后盛情难却,但还是好奇问了一句秦导怎么知道贺柳走了。

    秦导闻言一挑眉:“咱们剧组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

    简宁意一听也是,认真地跟秦导道谢:“谢谢秦导,我接下来一定认真拍戏。”

    秦导其实是听祁玉说才知道简宁意现在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他把栀子安排给简宁意,一是怕简宁意被日常琐事绊住脚影响拍摄,二是他的确挺喜欢简宁意这孩子的。

    演技好、踏实、还特别聪明肯吃苦。

    当然这些话他没有跟简宁意说,他夸简宁意的次数已经够多了,再夸他怕简宁意翘尾巴骄傲。

    把栀子带给简宁意后秦导没说什么就走了,然而剧组其他人在知道秦导特意挑了个人给简宁意当临时助理后,都很震惊。

    演员忙不过来工作人员帮忙,和指明栀子以后就是简宁意的临时助理这两者之间差别可就大了。

    这说明栀子拿着秦导开的工资但可以什么事都不管,只顾简宁意一个人。

    有人咂舌:

    “看得出秦导真的很喜欢简宁意了,这算特别优待了吧?”

    “谁说不是呢?以前谁有这个待遇啊?自己的事没处理好影响拍摄的话,导演不把你骂哭讲算好了的。”

===第25章 滑雪===

简宁意进组他们公司连个助理都没给他配, 众人不用问就知道他们公司没打算借着这部剧捧他,至少现阶段没有捧他的打算。

    至于之后,得看电视剧播出简宁意能吸多少粉。

    但不管简宁意公司捧不捧他, 他得秦导的赏识是实打实的, 只要秦导心里记着他,依照秦导强大的人脉,简宁意难道还会没戏拍?

    因此在秦导把栀子指派给自己后,简宁意能明显感觉剧组的人对他的态度又好了几分。

    见风使舵在这个圈子里不是什么坏事, 简宁意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老老实实两点一线。

    天气越来越冷, 他不想大晚上挨冻,上戏是也越发努力, 能一条过绝不拖两遍, 一切只为早点收工回酒店泡脚躺床。

    高强度拍摄了快一个月, 秦导终于大发慈悲给全剧组放假一天,得到消息后周珂晚上吃饭时就过来问简宁意:

    “小简, 明天休息出去玩儿吗?”

    简宁意问:“去哪儿?”

    就一天时间, 连去周边城镇玩一圈都不够,只能在周围打转。

    周珂道:“你会滑雪吗?他们说离这里不远有个滑雪场,开车过去只要半个小时。”

    本来以为又是唱歌、剧本杀、聚餐之类的活动的简宁意闻言双眼一亮:“滑雪?我会一点点。”

    他上辈子为了演好一个角色请教练教过他一周,只是滑得不算好, 也弄不出来什么花样。

    他还挺喜欢这项活动的, 只是上辈子太忙, 没什么机会。

    周珂抬手打了个响指:“妥了,那我们明天就去滑雪。”

    简宁意点头说好, 转而又为难:“我们没有滑雪的装备。”

    周珂拍拍他肩膀:“这就不用我们担心了, 场馆那边有, 到那边我们可以租。”

    “行。”进组后就戒了一切娱乐活动、连网都很少上的简宁意放心了,事情就这么敲定。

    他们借用了剧组的一辆小面包车,简宁意起了个大早穿上了保暖衣,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出门还不忘拎上自己的保温杯,里面泡着柠檬冰糖水。

    简宁意以为周珂就约了他一个人,出了酒店径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低头系安全带,对驾驶座穿着冲锋衣的人道:

    “去你开,回来我开。”

    把自己保温杯放身侧,简宁意摩拳擦掌,抬起右胳膊握拳比了一个超人冲锋的手势:

    “滑雪场,冲呀!”

    “噗——”

    兴致昂扬的简宁意胳膊还没放下来,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没憋住的笑声,他愣了一下转头,就见他珂哥老大爷似的坐在后面,此时正笑着看他:

    “妈呀小简你也太可爱了,还冲呀哈哈哈哈……”

    简宁意:“?你怎么在后面?”

    就在简宁意疑惑时,驾驶座的人扭动钥匙启动汽车,随后带着口罩的司机说了他上车后的第一句话:

    “你有驾照吗回来你开?”

    更熟悉的声音,简宁意僵了一瞬转头,正撞上祁玉那双漂亮的眼眸。

    简宁意没想到祁玉也在车上,意外:“祁老师你也去吗?”

    祁玉略一点头,后面的周珂替他开口:“反正祁老师今天也没其他安排,我昨晚一说他就同意了,临时决定的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简宁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