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这才一根而已*校草摸校花所有的地方

    他没有说话,楚薇云知道,他不想和自己说什么。

 

    她揉了揉眼睛,明明想哭的,但这次,努力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寒哥哥,我……最后一次叫你寒哥哥,你不要讨厌我,我以后都不会烦着你了。”

 

    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楚薇云笑得有些凄凉,站了起来,忽然郑重地向他倾身,一拜。

 

    “寒哥哥,再见,再也……不见。”

 

    转身那一刻,眼泪已经沾湿的整张脸。

 

    却不想刚将房门推开,身后,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保重。”

 

    楚薇云浑身一阵,手扶着门框,身子激烈在颤抖。

 

    她在哭。

 

    “对不起,寒哥哥,我不敢……不敢回头看你,我怕……怕回头看一眼,会……更舍不得。”

 

    扶在门框上的手指,不断在收紧。

 

    终于,她最后哑声道:“寒哥哥,你也……保重,我会永远祝福你。”

 

    丢下这话,楚薇云一路哭着,走了。

 

    风凌寒看着空荡荡的房门,目光有些遥远,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往,云烟,好像做了一场梦。

 

    一整日,房间里的人来来去去。

 

    直到入夜时分,风凌寒让风裕华留了下来。

 

    “小凌子,是有话要跟姑姑说?”风裕华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风凌寒盯着她,淡淡问道:“她是不是来过?”

 

===第307章 轮残忍不及她们万分之一===

 

她是不是来过?

 

    风裕华唇一抖,这个问题,第一时间竟然没能回答上来。

 

    风凌寒不逼她,只是那双习惯了没什么温度的眸,一直盯着她的脸。

 

    看起来不过是在安静等待,但这眼神,还是让风裕华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夜——

 

    那夜,风裕华午夜时分说要回去,还将守在风凌寒门外的侍卫遣开。

 

    但事实上,她回去之后,立即就又回来了。

 

    就守在后院里。

 

    所以,楚惊鸿在天快亮的时候离开时,刚走进后院,就看到了坐在凉亭下的她。

 

    “你对小凌子……”

 

    风裕华迎面走来。

 

    话尚未说完,就被楚惊鸿打断:“大公公说他郁结难舒,昏迷到现在没有醒来,我来看看。”

 

    “情况怎么样?”风裕华是见识过楚惊鸿医术的,她心头一紧,加快了脚步。

 

    “今日该能醒来。”

 

    楚惊鸿丢下这话,转身就要走。

 

    风裕华一步上前,拦了她的去路:“既然明知道他能醒,为何不等他醒来,将话说清楚了再走?”

 

    楚惊鸿却瞅着她,眼底有几分抗拒:“我以为,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可说了。”

 

    “死丫头……”

 

    “他是我们楚国的战神,为楚国百姓屡建奇功,我不过是不想让百姓失去这么好的一位守护神。”

 

    她话语平静,眉宇间也没有特别的情愫。

 

    “四小姐,我来这里是为了楚国的百姓,而不是你所认为那般,抱歉,让你失望了。”

 

    她真的要走,一点留恋都没有。

 

    风裕华盯着她冷绝的背影,急道:“楚惊鸿,你真就对他如此无情?”

 

    “不是。”

 

    惊鸿回头看着她,虽然脸色始终有几分冷,但,很冷静,很淡然。

 

    “他这么出色的男子,哪个姑娘看到了不心动?不过,喜欢归喜欢,一点点喜欢,还不足够让我为他放弃什么。”

 

    这话,让风裕华一颗心更加不好受。

 

    若她说一点都不喜欢,风裕华是绝对不信的。

 

    可她说喜欢,却只是因为这点喜欢太浅,根本不足为道。

 

    这话,说的真太伤人了。

 

    “你这人,没心没肺,你将来早晚会后悔的!”风裕华真想打她一顿。

 

    楚惊鸿今夜却一点要跟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

 

    “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准?要不四小姐告诉我,我若回到国公府,该如何面对这一屋子恨不得撕碎我的人?”

 

    “这……”风裕华一阵语塞。

 

    大嫂伤成这样,连腿都毁了。

 

    死丫头回来,还真是……难办啊!

 

    大嫂不会放过她,就是风辰默,也会一天到晚找她麻烦。

 

    还有国公大人和国公夫人,还有一天到晚对小凌子虎视眈眈的云郡主……

 

    要面对这么多的仇人,别说是楚惊鸿,就是风裕华自己,也感到无力。

 

    “更何况,我根本不后悔如此报复燕琉月。”

 

    别跟她说什么太残忍的!

 

    论残忍,当初燕琉月和楚薇云害她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仇必报是她做人的准则,至于风凌寒,是个意外。

 

    她没想到那几日的相处,自己也会喜欢上和他厮守的感觉。

 

    正因为知道自己喜欢,才更要将一切青丝斩断。

 

    否则,当断不断,将来必乱!

 

    他们之间,也不可能有所谓的将来。

 

    “四小姐,你该清楚寒世子的脾气,他如今这般,不过是因为不甘心被骗。”

 

    “他不是……”

 

    “四小姐,你们风家与皇家表面看来和平,但将来,还不知会有什么冲突,我与世子爷,就更加不可能。”

 

    她一拱手,最后道:“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我自己,今夜,也请四小姐当做没见过我!”

 

===第308章 以后对自己好点===

 

思绪回到现实,眼前,依旧是小凌子那双冰冷中,透着一丝丝期待的眼眸。

 

    “你说的哪个她?”风裕华原本想故作不知,绕开这个话题。

 

    风凌寒却眸色一沉,一股压力压下来,压得风裕华赶紧改口道:“那死丫头吗?现在在宫里逍遥快活的,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我见过她,我不是在做梦。”风凌寒坚持。

 

    但风裕华听得出来,这份坚持,不过是在说服他自己。

 

    她吐了一口气,认真道:“四姑姑这几日,每夜都在守着你,不信问你的秦叔,你啊……”

 

    她浅叹:“你心里只有那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你姑姑我的付出,你就是一概眼瞎,什么都看不到。”

 

    她后面说了什么,风凌寒没有继续听下去。

 

    一切,都似乎离他有些遥远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裕华伸出手,在他视线里晃了晃:“小凌子,在想什么呢?”

 

    他没说话。

 

    风裕华揪着手指头,迟疑了好一会,才道:“小凌子,你娘这次是真的伤到了,里里外外都伤了,你……还是先当个孝子吧。”

 

    ……

 

    燕琉月不仅伤了腿,还被羞辱了。

 

    那夜风凌寒赶到的时候,她衣裳凌乱。

 

    虽然里头的衣服还是整整齐齐的,但是她一把年纪,面子上自然是过不去。

 文学

 

    那日深夜,风凌寒第一次从床上下来,离开自己的房间。

 

    燕琉月还在将军苑里。

 

    他到的时候,她正站在风洪涛的灵位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风凌寒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她身侧拐杖上。

 

    不知看了多久,他才走了过去,两腿一弯,跪在父亲的灵位前。

 

    “娘,孩儿不孝。”

 

    大掌,慢慢就收紧了。

 

    越是看着她手里的拐杖,越是愧疚。

 

    为了一个对自己虚情假意的女人,他,伤了他最敬爱的娘!

 

    “你大病初愈,身子还没好,别跪了。”

 

    燕琉月想要去扶他,却不想自己还没有适应拄拐杖的日子。

 

    手一抖,拐杖竟滑了下去。

 

    燕琉月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

 

    还是风凌寒站了起来,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太狼狈。

 

    可她眼底掠过一抹黯淡,脸色始终是沉了下来。

 

    那眼神,说不出的绝望。

 

    风凌寒并没有说话,只是扶着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燕琉月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看到儿子那张惨白的脸后,很多话,都觉得没有意义了。

 

    “娘不责怪你,娘以前确实对你太严厉,也未曾好好疼过你,是娘的不对。”

 

    儿子就是太缺乏关爱,才会轻易被那妖女骗倒。

 

    而她,从小就怕太爱他,会让他不够成熟睿智,她也是帮凶!

 

    “儿子,以后,娘不会再打你骂你了,娘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风凌寒抬头看着她。

 

    她没有打他骂他,甚至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确实与往常很不一样。

 

    燕琉月看着他不管任何时候,都没什么温度的眼眸,柔声道:“娘只希望,以后,你对自己好点。”

 

    他还是不说话。

 

    心脏,被扯痛了。

 

    蓝筹却在这时候,快步走了进来:“夫人,世子爷。”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风凌寒身上:“世子爷,大公公来了,宣你接旨。”

 

===第309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巧儿不知道公主究竟是如何让太后同意的。

 

    总之,今日他们就要启程,赶往南晋了。

 

    最讨厌的是,这次前往南晋,主角还是楚薇云。

 

    一天到晚对着这个女人,好烦啊!

 

    “公主,不去可以么?”整装出发的时候,巧儿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

 

    “可以。”楚惊鸿淡淡瞥了她一眼,“你自己去和皇上或太后说。”

 

    “……”巧儿那点希望,顿时成了绝望。

 

    她是什么人?一个小宫女而已!

 

    公主这是要害她被乱棍打死吗?

 

    “云郡主的马车。”大庆殿广场,楚薇云的马车特别显眼。

 

    楚薇云就站在马车旁,与她站在一起的是南晋二皇子南辛易,以及七公主南蓉蓉。

 

    但,楚惊鸿过去的时候,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他们。

 

    而是站在楚薇云的马车旁一角,那个宫女。

 

    “公主?”巧儿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公主,你在看什么?”

 

    “那宫女……”楚惊鸿眯起眼眸,“是什么人?”

 

    巧儿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宫女。

 

    只是,楚薇云以前身边的宫女是柔儿,现在换了一个罢了。

 

    “不认识,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她曾得罪过你?”

 

    “没事。”楚惊鸿迈步走了过去。

 

    目光依旧往那宫女送去,不料那宫女竟也同时往这边看。

 

    两人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宫女眼底一抹凌厉一闪而逝。

 

    之后,便低垂眼帘,朝楚惊鸿倾了倾身。

 

    知书达理,态度恭谦。

 

    “比之前那个什么柔儿,似乎要好太多。”巧儿忍不住道。

 

    “是么?”楚惊鸿收回目光,往自己的马车走去。

 

    等会要和太后以及皇上告别,巧儿最后一次去清点一下公主的东西。

 

    南辛易看到楚惊鸿,立即笑着迎了过来。

 

    “九公主,听闻你愿意到我南晋一游,在下很是荣幸。”

 

    他身为皇子,竟然用江湖语气,就只这么一点,便让人讨厌不起来。

 

    楚惊鸿浅笑回应:“有什么不懂规矩的地方,到时候还望二皇子能多提点。”

 

    “公主言重了,其实我们南晋和别的国家还真有些不太一样,我们并不十分注重规矩。”

 

    南辛易这话,听得出来不是客套话。

 

    楚惊鸿对南晋,又多了几分向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