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坐上来他饿了!班级的公共玩具小诗在线

   “可惜了,世子爷痛是世子爷自己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痛。”

 

    她用力挣扎,想要将自己手收回去。

 

    可他紧紧握着,就是不放手。

 

    楚惊鸿抬起眸,冷冷看着他:“世子爷,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可笑?你娘的话你还没有听明白?”

 

    今夜是我设计,将你娘引到断肠崖,我要找你娘报仇,你还不懂吗?

 

    我这个人,睚眦必报,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现在是你娘,下一个,就是楚薇云!你竟然还想与我和好?

 

    你是真的太愚蠢,还是说,这是你想要向我报复的方式?”

 

    风凌寒盯着她的眸,色泽不断在加深。

 

    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一日不和离,她还是他的娘子。

 

    “我们回去。”他低声道。

 

    世子爷如此低声下气,一般人几时有机会见识到?

 

    其实楚惊鸿不是不心动,这段日子的相处,他确实对她很好。

 

    但,一点心动,不代表什么。

 

    上辈子她就是死在自己最信任的男人手里,今生,她不可能再百分之百信任一个男人。

 

    “如果没有过往那些纠缠,或许,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但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这种事。

 

    “风凌寒,是我让蓝羽装成风早的模样,是我们联手让你娘相信,你在断肠崖中了埋伏。”

 

    “我确确实实,费尽心思要找你娘报仇。”

 

    当然,除掉北秦奸细,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计划原本不仅如此,但她不知为何,黑袍男子最后竟真的相信她。

 

    这个计划,本该还有第二个版本,那就是,黑袍男子不信她,她另做打算。

 

    断肠崖附近,全是事先安排好的禁军。

 

    断肠崖,也未必就是擒获黑袍男子的唯一地点。

 

    可黑袍男子,真的没有别的计划,他真的以为她真心与他合作。

 

    是他太蠢,还是,自己太狡猾?

 

    这些,楚惊鸿已经无从考证。

 

    只是如今想到黑袍男子落崖那一刻,回头看自己的一眼,莫名,有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

 

    呵,至死,都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

 

    “世子爷,我是个诡计多端,没心没肺的人,我对你也是一样,我从未喜欢过你。”

 

===第295章 对我可曾有真心===

 

她不是冷血,她只是太冷静。

 

    她是楚国的公主,对北秦奸细的仁慈,便是对楚国百姓的残忍。

 

    她还能分得清这点。

 

    至于风凌寒,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楚惊鸿的眼是冷的,唇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我不觉得我和世子爷,还有能‘回家’的机会,我回到国公府,多少人想要将我剥皮拆骨?”

 

    “我护你!”风凌寒沉声道。

 

    “就算我害得你娘只剩下半条人命,就算,她那条腿以后都要成了残废,你也护我?”

 

    他不说话,楚惊鸿冷笑道:“接受事实吧,这一切都是我设计,都是我害的。”

 

    好久,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那张苍白的脸,又白了几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幽幽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问题,不觉得太好笑?

 

    可他真不觉得,一点都不觉得。

 

    看着她的眼神,那么诚挚!

 

    “我们不好吗?”

 

    原本,不该是好好的吗?

 

    难道,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只是一种欺骗,只为了报仇?

 

    “寒世子,其实从昨夜开始,你自己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何必自欺欺人?”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的眸,又沉了几分。

 

    或许,他真的已经找到了答案,只是,不愿意接受。

 

    为什么要这样?

 

    他以为,他们真的可以很好……

 

    “告诉我,你对我可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真心?”

 

    楚惊鸿唇角的笑,越发无情:“不曾。”

 

    ……他走了。

 

    那道背影,萧索,冷寂,犹如没有灵魂的肉体。

 

    风裕华气得真想拧掉死丫头的脑袋。

 

    但她最后也不过是守在风凌寒的身边,和他一起离开。

 

    楚惊鸿依倚在门边,冷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如水的眸子里,一点温情都没有。

 

    “呜……”最后反倒是巧儿捂着唇,哭了起来。

 

    一开始只是呜呜咽咽,到后来实在是受不得,放声大哭:“呜呜呜……”

 

    楚惊鸿没有阻止,也没有理会。

 

    那日她就站在门边,迎着渐渐升起来的朝霞,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安静,安静到有些无情。

 

    最后,天彻底亮透,日阳高照,楚惊鸿才淡淡道:“给我准备一下,我要去见父皇。”

 

    “公主。”哭得眼睛鼻子又红又肿的巧儿走到她的跟前,双手递上。

 

    手里,是那把短刀。

 

    她还没有还给风凌寒。

 

    楚惊鸿接了过来,仔细研究了下。

 

    没想到,还有其他机关。

 

    轻轻一摁,刷的一声,一把软剑弹出。

 

    她随手一扬,软剑犹如带着灵性,刷的一声,不远处的树干,被划出一道伤痕。

 

    巧儿看着眼都直了:“公、公主,你……你会武功?”

 

    这不是得要有内力才能做到的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剑气?

 

    可公主什么时候学会内功了?

 

    “这把剑,自带灵气。”他送的东西,竟是天下至宝!

 

    楚惊鸿随手一转,长软剑收了回去,又成了小巧的一把短刀。

 

    往腰间一别,就像是玩具一样的大小,非常轻便灵活。

 

    她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好一会,才继续道:“去见父皇!”

 

===第296章 和离谁允许===

 

风凌寒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国公府。

 

    人恍恍惚惚的,想的都是她那句话:未曾。

 

    未曾!

 

    对他,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真情。

 

    可他,在明知道她安排设计了一切,重伤了自己亲娘的情况下,依旧执着想要问一句,可不可以,回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心脏很空。

 文学

 

    被狠狠挖了一块肉,如今,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小凌子……”风裕华走在他的身后。

 

    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如此狼狈的风凌寒。

 

    明明她看死丫头,也不是真就对凌寒如此无情,可为何,偏偏就是不能在一起?

 

    死丫头太冷,小凌子却太纯情太真。

 

    这两个孩子……

 

    唉!她无力叹息,陪着风凌寒在外头慢慢走。

 

    没有骑马,也没有坐马车,就这样走在路上。

 

    大街上全是姑娘们惊艳到几乎要窒息的眼神,可惜,小凌子完全不在乎。

 

    他若是愿意抬头看一眼,一定会发现,这世上,还有无数的姑娘,在等着他青睐。

 

    可惜,一眼都不愿意看。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国公府。

 

    风四海竟然站在大堂门外,正在等着他们。

 

    “爹?”风裕华快步过去,看着和风四海站在一起的大公公:“这是……圣旨?”

 

    大公公往前一步,看着风凌寒道:“风凌寒接旨!”

 

    风凌寒却似没有听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迈着沉重而又有些凌乱的步伐,往青云苑的方向走去。

 

    “世子爷,请接旨。”大公公又道。

 

    风凌寒还是不理会。

 

    风四海怒了:“凌寒!过来接旨!”

 

    这孩子,怎么到了今日,还如此恍恍惚惚的目中无人?

 

    风裕华立即过去,拉了风凌寒一把:“小凌子,姑姑等会陪你回去喝酒,你先……先接旨。”

 

    大公公这个时候过来,不知道是为何事。

 

    但,风裕华心里,已经隐隐有几分不安。

 

    风凌寒被她拉了一把,没有丝毫光彩的目光,才落大公公身上。

 

    还别说,这毫无情愫的一眼,就是莫名让人畏惧。

 

    大公公有些战战兢兢的,再加上明知道自己手里的圣旨……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在一愣之后,立即往前一步。

 

    也不需要风凌寒跪下接旨了,赶紧就将圣旨打开,快速念了起来。

 

    他念了什么,风凌寒听不懂。

 

    唯一听懂的是:皇上,准予他们和离!

 

    “准予?”他的眼眸,一点一点晦暗,一点一点变得森寒。

 

    人忽然往前一步,一把将大公公揪了起来:“谁准予?本世子还活着,谁允许她和离?谁允许?”

 

    “漓、寒世子,世、世子……”

 

    “我说!谁允许!”他五指一紧,大公公顿时呼吸不过来,吓得差点昏死过去。

 

    风四海和风裕华都没想到,刚才看起来还颓靡不振的人,忽然间竟会暴躁成这样!

 

    “凌寒,不得无礼!快放人!”风四海急道。

 

    风裕华也赶紧过去,一把扣住风凌寒的手:“小凌子,不要乱来,他只是来宣读圣旨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风凌寒却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相反,指尖的力道,又收紧了几分。

 

    他怒道:“我问你,谁要和离?谁允许她和离?你说!谁!”

 

===第297章 为什么要如此狠===

 

“世、世子爷……”大公公这下真的呼吸不过来了。

 

    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凌寒!”风四海气得脸色涨红。

 

    眼前这疯狂的男子,还是他那沉稳冷寂,泰山崩于前都能不动面容的长孙吗?

 

    “你是要掐死他,让皇家给我们国公府按一个谋反的罪名吗?”

 

    风凌寒不为所动。

 

    他只知道,谁都不许让他和离!谁都不许!

 

    “小凌子,你快放手,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风裕华拉住他的手腕,柔声道:“小凌子,你先放了他,他真的不行了。”

 

    大公公一张脸已经长成猪肝般的眼色,继续揪着不放,他就要窒息而亡了!

 

    风凌寒还是没有半点反应,谁让他和离,都不许!

 

    不许!

 

    “是你娘子自己写的和离书,上面还有她的手印,你自己看看!”

 

    风四海手一扬,一份和离书展现在他的面前。

 

    上头,不仅仅有楚惊鸿这个签名,还有她摁下的指印!

 

    和离书……

 

    风凌寒手一松,大公公整个人就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跌落在地上。

 

    风裕华一摆手,下人立即将大公公抬起来,抬到里头,找大夫救治去了。

 

    风凌寒看着风四海手中的和离书,指尖慢慢颤抖了起来。

 

    死女人真的摁了手印,还有她的公主印章。

 

    她真的要与他和离。

 

    她要与他从此恩断义绝!

 

    为什么要如此狠?为什么,一点不留余地?

 

    为什么!

 

    忽然,一缕猩红的血,沿着他的唇角,缓缓滑落。

 

    风裕华吓得脸色大变,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小凌子,你冷静点,你……”

 

    “凌寒!”风四海也变了脸,急道:“凌寒,我们不稀罕那臭丫头,凌寒!”

 

    该死!孙子竟然激怒攻心,真气逆行,受了重伤!

 

    到底是什么样的郁结,才能让一个如此强悍的人,一下子伤成这般?

 

    “小凌子,你别吓唬姑姑,姑姑带你再去找她,我们再去找她,小凌子!”

 

    风裕华试着用真气给他压制体内乱闯的气息,可是,压不住!

 

    他的内力太强悍,谁也压不住!

 

    “小凌子!你冷静点!”风裕华急得满头大汗:“爹,快找蓝筹过来,快!”

 

    风四海一愣过来,立即高声大呼:“蓝筹!快!叫蓝筹过来!”

 

    风裕华带着内力的声音,几乎传遍整个国公府:“不凡,不凡你快来!不凡!”

 

    秦不凡此时还在风华苑内,听到她的呼唤,立即丢下手里的一切,疯了似的赶了过来。

 

    四小姐一向大大咧咧的,从未如此焦急紧张。

 

    一定是有大事!

 

    蓝筹和秦不凡赶到的时候,便见风凌寒眼底一片猩红的气息。

 

    风裕华想要给他压制真气,却被他的内气一震,呼的一声震飞了出去。

 

    秦不凡心头一紧,一跃而起,在半空将她接住,稳稳落在地上。

 

    “小凌子……走火入魔,快……快……”

 

    风裕华一口气缓不过来,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秦不凡虽然心疼,可,没时间理会她了。

 

    “裕华,快运功护体!”

 

    将她放在地上,他一步上前,和蓝筹一起,一左一右,将风凌寒的胳膊摁住!

 

    可他们两个人的内力加起来,也根本不是风凌寒的对手。

 

    只听到世子爷一声嘶吼,蓝筹和秦不凡同时心口一滞,瞬间被震飞了出去……

 

===第298章 从此与皇家再无关系===

 

“凌寒……”风裕华急得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想到短短几年的时间,侄儿的内力,竟然狂涨到这地步!

 

    这功力,深不可测!太可怕!

 

    但风凌寒却真的将自己给伤了。

 

    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用力撕扯过。

 

    将秦不凡和蓝筹震退之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渐渐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黯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