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贵妃要生子朕虐孕¥妃子生孩子朕推进去不让生

    许灵均可不是神,他虽然心细但可忘了冬天他们这得穿羊皮大衣的事,谁知道这母子俩竟然穿着棉衣就来牧场了。

    好在他们一直坐车,  又因为李建军想着要来牧场当临时工就带上了行李,两人披着棉被这才挺过来,  要不然真得出事。

    “同志,你们是哪的人啊,咋穿这点就来了,还好是白天,这要晚上真就冻死人了。”售货员也没啥事,看到可怜的母子就聊了聊。

    他们这现在可是成立了小镇,实在不行就让这对母子去派出所,最起码有个安顿的地方,别最后真出事了。

    “我女婿是七队的,叫许灵均,他发电报让我们过来~”这时的人可没那么多戒心,刘翠花见遇到好心人了,就把事情一股脑的说了。

 文学



    七队离场部这是不远,可就这天气,还有他们的装扮,刘翠花是真不敢走了,  所以就想和上次一样,最好是能搭个车。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刚才才在外面,  想着看看能不能遇到过路的马车捎他们一程。。

    “许灵均?七队的,这名字还挺耳熟的。”售货员嘀咕了一句。

    这售货员在场部待了多年,见过的人可不少,许灵均也算是场部名人,所以她多少也听过一耳朵。

    不过也就耳熟,见面的话可能也面熟,实际上却是不认识。

    这时突然传来推门声,走进一人,同时带进一股寒风,几人不由缩了一下脖子。

    “奶奶的,这鬼天气,能冻死一条狗。”这人一进屋就来了这么一句,因为裹得太过严实,他的声音还有些发闷。

    不用问,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这位就是来买东西的郭谝子了,他现在似乎被这句给洗脑了,张口闭口能冻死一条狗。

    “小胡今天在呢啊!先帮我把这本本上的供应和里面的票给拿了,剩下的我还得看看啊!”

    郭谝子把手套脱了,解开羊皮大衣,从里兜里掏出那个许灵均的小本本递给售货员,之后才慢慢的解围巾啥的。

    他买的东西多,对方都准备好还得好一会儿呢,所以也不着急,再说了就这天气,供销社也没啥人不是。

    “哎,好的同志。”别看售货员,也就是这个小胡挺热情,可对方裹得这么严实她还真没看出这人是谁来。不过这也不妨碍她卖货不是。

    “许灵均?哎?”小胡看了看小本本,第一页就是许灵均的名字,她赶忙抬头看这人的样貌。

    郭谝子这时正好把帽子和围巾脱了,头上还冒着热气呢,他从兜里拿出那个记账的小本本,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上面画了很多不知道啥意思的图形。

    这可是他的独家记账方式,虽然郭谝子也认识了几個字,可让他写字记账他可写不来。

    “谝子哥?正好,你看看这两位同志你认识不,他们说是许灵均的亲戚。”小胡看清来人是郭谝子以后赶忙说道。

    郭谝子这人小胡还是很熟悉的,常来场部替别人捎东西,再加上这人是个自来熟,还挺能聊,不用问,三句话就自报家门了,所以不少人都认识他。

    谷匒

    “啊~你是秀芝她娘,你是二狗子。”郭谝子这才注意到旁边的那对母子,仔细一看,还真是缘分呐!

    不过这货知道归知道,但名字早忘了,至于二狗子的小名还是因为李建军和他们组放了好几天马他才知道的,说起来他还教过二狗子骑马呢。

    “谝子哥,是你啊!真是太好了。”李建军可算是看到亲人了,赶忙拉住郭谝子的手说道。

    “你们咋来了,哦,对对,肯定是看秀芝来了,凤英说过一嘴,我都给忘了。”郭谝子是听牛凤英提过一嘴,不过各是各家的事,不是他们家的他那会放心上。

    “谝子哥,你一会儿回七队不,能不能捎我们一程。”李建军赶忙问道。

    “行啊!我们一会儿就回去,多大点事,对了,我还替灵均买东西呢!”

    “现在灵均可是吃上供应粮了,瞧就那个小本本,每月都能按上面写的买粮。还有那个啥副食本,能领各种票。”郭谝子指了指正忙着称粮的售货员说道。

    “供应粮啊!”李建军羡慕的盯着售货员手中的粮本说道。

    “谝子哥,这粮本上的东西和这些票都要啊,还有这粗粮要啥?”小胡问道。

    “都要,有的话就都买了,灵均家生孩子用的多,小胡你看他们家生孩子,粗粮能不能都买小米。”郭谝子赶忙说道。

    “生孩子啊!那可恭喜了,行吧,那粗粮就都称小米了啊!”

    既然人家家里生了孩子,粗粮都买小米也正常,对小胡来说也无所谓。倒是这个许灵均人不错,对媳妇也好,就是不知道这么换他们家的粮食够不够吃。

    小胡想到这里不由得看了看刘翠花母子两,现在这年月最怕的就是家里来亲戚,来客人,不是人们不讲情分,实在是粮食不够吃。

    “都换小米啊!”刘翠花不由得嘀咕了一句,她女婿的事按理说她不应该多擦嘴的,况且这是给闺女吃的,可都换了小米也太不会过日子了。

    这要是换成红薯的话,一斤粗粮票能换几斤红薯的。

    至于换几斤红薯,这个就不定量了,得看时候,像秋天收了红薯以后,一斤粗粮票有时能换五斤呢(真的,可查)。

    刘翠花看着对方,一样一样的称,有白面,有小米。

    之后又从里面拿出一个更小的本本(副食本),打开里面有不少票。最后售货员根据这些票,又称了肉,一些芝麻酱、几盒火柴、好几块豆腐、几卷卫生纸、两块肥皂等。

    咋这么多东西啊!这得花多少钱啊!这个秀芝都成啥了,不过日子了,可着劲的买?

    灵均也是,惯也不能这么惯着吧,你瞧瞧这么老多东西。还有就是他咋这么多东西都托一个外人买,先不说会不会少了,就说一下买这么多,也不怕村里人惦记。

    财不露白的道理就连她这个妇人都懂,这女婿咋还不懂。

    哎!对啊!她这个女婿没长辈在,秀芝一进家门就当家了,刘翠花本来还觉得挺好,可现在秀芝生孩,许灵均哪能腾出手来。

    所以现在就只能靠别人了,看来家里没个长辈还真不行,刘翠花不由得想到。

    “谝子哥,好了,总共是~八块三毛五。”一通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后,小胡报上了最终价格。

    “行,这个先算,给你钱,除了这个我还得买点别的。”郭谝子很大气的掏出一张大票递给小胡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