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一女被五六个黑人玩坏

    见宋子凌和沈婉都如此诚心道歉,老伯心里的那口气也消了。看来,不是小公子要白拿他的糖葫芦,而是那小厮可恶欺瞒主子,还吓唬他们这些平头百姓。这样的小厮,可真是祸害呢!而且,这小公子,好像也没旁人说的那样坏。若他真是个坏孩子,又怎么会这般诚心的,与他一个没有身份的糟老头道歉呢?

 

    他心里舒坦了,摆了摆手道:“既然是误会,那便没事儿了,那串糖葫芦便算爷爷请你吃的。”

 

    宋子凌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方才还那般生气的老爷爷,在他道歉后,竟然瞬间转变了态度,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怎么成,钱还是要给的。”沈婉从荷包里摸出了八个铜板递给了老伯。

 

    “不要了,不要了,给六文就好。”老伯连连摆手,又从草把子上取下了三串糖葫芦递给了宋子凌。

 

    宋子凌接过糖葫芦,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爷爷。”

 

    沈婉抓着老伯的手,把八文钱硬塞进了老伯手中。

 

===第318章 梨花带雨===

 

第318章 梨花带雨

 

    刘氏拧着没道:“你这是什么话?”恒儿这话里的意思,是在指晴雪撒谎了。

 

    “好了,娘子凌的赌债婉儿已经解决了,你也不用再操心了。”宋恒不想跟他娘扯便转移了话题。

 

    “解决了?”刘氏楞了一下,看着林晴雪道:“你不说说,沈婉不愿意拿东西出来卖了,帮子凌还赌债吗?”怎么这会儿,沈婉又将子凌的赌债解决了?

 

    刘氏看着林晴雪的眼睛,带着了几分怀疑之色,难道,这晴雪当真是在说谎。

 

    宋恒眉头皱成了川字,心中对林晴雪的失望更甚,她果真是在娘面前挑拨呢!

 

    “我……”林晴雪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觉得自己是被人摆了一道。是沈婉,绝对是沈婉,她故意跟宋子玉说,她不会拿东西出来卖帮宋子凌还债,转身却又将宋子凌的赌债都给还了。沈婉那个贱人,就是想让她现在下不来台,让婆婆和夫君都认为她说谎挑拨。那个贱人,当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子玉明明跟我说,姐姐不愿意拿些东西出来卖,不愿帮子凌还债的。还说,子凌会赌,都是娘和我的责任。你们若不信,可以叫子玉前来问问。”不管了,现在只能先说清她并没有撒谎。至于旁的,再想办法慢慢向夫君解释。

 

    “恒儿你听见了没?”刘氏看着儿子道。那个沈婉,分明就是说了那些话,说是她们教坏了子凌。

 

    宋恒点了点头道:“儿子听见了,婉儿会说那些话,大概也是无心之语,娘你就莫要计较了。大夫说了,你要安心静养不能劳心动气,你就好好歇着吧!”

 

    “她怎么会是无心……”

 

    “娘……”宋恒看着刘氏唤了一声。

 

    刘氏愤愤的闭上了嘴,片刻后,才不痛快的道:“我不说了,你就会护着她。”说完,刘氏便闭着眼睛躺下了。生个儿子有什么用?就会护着自己的媳妇儿,当娘的多说几句都不行了。

 

    宋恒看了林晴雪一眼,冷声道:“你也回去吧!娘病没好之前,你还是先别过来了。”

 

    她若是见天儿的,在这儿说挑拨的话,他娘这病永远都好不了。

 

    “夫君……”林晴雪咬着下唇,红了眼眶,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宋恒没有理会她,直接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刘氏房间。

 

    “夫君”林晴雪连忙提着裙摆追了出去。

 

    宋恒对她的唤声充耳不闻,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院门儿。

 

    他步子迈得又大,走得又快,林晴雪跑着都追不上他。

 

    眼看着他越走越远,着急的林晴雪忽然心生一计。

 

    “啊……”她大叫了一声,然后扑到在了地上,装作忽然摔倒了的样子。

 

    听见她的叫声,宋恒果然停下了脚步。

 

    宋恒回头一瞧,见林晴雪摔倒在了地上,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选择了往回走。

 

    “没事吧?”宋恒抓着林晴雪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林晴雪低这头,微微摇了摇头,带着哭腔道:“没、没事儿。”

 

    “夫君,”林晴雪抬起头,反抓住了宋恒的手。

 

    她瞪着一双红红的兔子眼,无比后悔的,看着宋恒道:“夫君我错了,我不该在娘面前说那些话的,我只是太委屈,太难过,才一时没有忍住,将那些话说了出来。我本就不想越俎代庖,但是,娘非要让我帮着一起教养子玉子凌。我小尽心尽力,从不敢懈怠分毫,到头来却被姐姐那样说,我实在是……”

 

    话未说完,豆大的眼泪,便从林晴雪的眼中夺眶而出。那不停从她眼眶流出的泪水,在无声的述说着她内心的委屈与难过。

 

    见她这幅模样,宋恒的心不由的又软了几分。她说这些话,倒像是发自肺腑的,并不像是在说谎。

 

    古人言,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所以大多数男人都无法抵抗女人的眼泪,而且尤其是美女的眼泪。

 

    宋恒道:“你别哭了,我知道了。”

 

    “那夫君可是原谅晴雪,不责怪晴雪了。”林晴雪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充满希冀的看着宋恒问道。

 

    宋恒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微微点了点头。这回,他就姑且相信,她是太过委屈,才对娘说出那样的挑拨之言的吧!

 

    见此,林晴雪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刻,她无比的庆幸自己用苦肉计留住了宋恒。

 

    “你回去吧!我还有事儿要办。”子凌的赌债,他已经借来了,如今这银子也用不着了,他自然是要去还了的。

 

    这银子,是宋恒连夜出府去借回来的。在这皇城之中,能一口气借给他两万两银子的人并没有几个,而且,他借了又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还上。所以,他去找了一个极有钱,又不会急着让他还钱的人借的。

 

    这个人,就是小王爷慕容流云,他们以前一起上过战场,也算是有些交情。他厚着脸皮去借的时候,小王爷也很是爽快,一句话也没多说,便拿了两万两银票给他。

 

    “嗯嗯”林晴雪温顺又乖巧的点了点头,松开了抓着宋恒的手。

 

    “哎哟。”她刚走了一步,便又往宋恒怀里倒去。

 

    “怎么了?”宋恒连忙扶住了她。

 

    林晴雪装出一副忍着痛的模样,小声道:“脚崴了。”

 

    脚崴了?那便是不能走路了呗!

 

    宋恒也没有多心,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道:“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夫君。”林晴雪娇羞无比的将头靠在宋恒胸口,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一跳声,不由红了脸。

 

    宋恒抱着林晴雪,往浮云阁的方向走去。

 

    将军府的花园儿里,沈婉抱着宋子凌的一堆衣裳,和同样抱着一堆书的宋子凌在花园儿里走着。

 

    因为宋子凌以后都要住在秋实院儿,所以,午睡醒后,便叫了沈婉,一起回凌云轩,帮他收拾了些衣裳和书拿到秋实院儿去。

 

    沈婉本是不情愿来的,想让秋菊来帮着收拾一下就可以了,可秋菊说她要洗衣服没空。

 

    她就不明白了,秋菊为什么上午不洗衣服,偏偏要等到下午才洗。

 

    其实,是沈婉不懂秋菊的良苦用心,她借口洗衣服不去帮宋子凌收拾,完全是为了给机会让她们母子二人增进感情。

 

    “诶娘,你看,前面那是不是我爹?”宋子凌忽然看到了,正抱着林晴雪朝他们这边过来的宋恒。

 

===第329章 丑八怪说谁===

 文学

 

“您老收好。”沈婉冲老伯笑了笑,便转身朝马车走去。

 

    “这……”这女子还真是客气,他都说那串糖葫芦算请这小公子吃的了,她却还是把钱给了。

 

    宋子凌冲老伯微微点了点头,也拿着糖葫芦,转身走了。

 

    “知道我是谁吗?让你给老子画幅画,你竟然还敢不画,将这破摊儿砸了。”

 

    沈婉还没走到马车旁,便听见了右前方,传来了吵闹之声。而且,街上的不少人,也在吵闹处聚集。

 

    沈婉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也很好奇是何人如此嚣张,这青天白日的就要砸人的摊子。便也没跟还坐在马车上等她们的张三说一声,便朝那人群聚集之处走了过去。

 

    “娘你去哪儿?”宋子凌冲着她的后背喊道。

 

    沈婉转过身看了他一眼道:“看看热闹去。”

 

    热闹?

 

    “我也去。”宋子凌咬了一口糖葫芦,跟着沈婉走了过去。

 

    沈婉穿过三四层人群,这才走到了前面来。

 

    一瞧,巧了,这要砸人摊子的,不是旁人,正是慕容德这个混蛋玩意儿。许久未见,他竟然还跟以前一样难看。按理说,他在牢里受了几个月的苦,应该消瘦些才是。可是,他非但没有消瘦,还比以往胖了几分。

 

    此刻,他怀里正搂着个柔弱无骨,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脸媚态的美人儿。身边带了四个随从,其中两个站在他身后,另外两个正在砸人家的摊子。

 

    那摊主是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洗得泛白的青色长衫,头发也用同样洗得泛白的儒巾束发。他此刻正一瘸一拐的走着,阻止慕容德的狗腿子砸他的摊子。

 

    “不要砸,不要砸。”摊主想要阻止,狗腿子扯他挂在架子上的画,却被那随从一把推倒在地。

 

    摊主倒地的时候,沈婉也看清了他的正脸。他模样清隽,长得倒是不差,只是额头到眉角,有一道蜈蚣形状的疤,生生的将他这张清隽的脸给毁了。

 

    此刻,他的脸上写满的愤怒和无奈。

 

    “蚊子的爹?”宋子凌拧起了眉。

 

    这摊主不是旁人,正是他同学陆文之的爹。有回下学时在下雨,他曾经看到过蚊子的爹来接他,就是这个人。有些同学瞧见他爹又丑又瘸,事后还拿他爹笑话了蚊子好久呢!

 

    “什么蚊子爹?”沈婉低头看着宋子凌问道。

 

    这孩子,没头没脑的说啥呢?

 

    宋子凌问道:“这个人是我同学蚊子的爹。”

 

    “蚊子?哪有人叫这个名字的。”看着摊主既然是卖字画的,自然是读过书的,怎么会给自己的儿子取这么难听又没内涵的名字。

 

    宋子凌道:“他叫陆文之,文之跟蚊子同音,大家便叫他蚊子。”

 

    沈婉拧起了眉,教训道:“你日后不准给人家起外号,也不准叫人家的外号,这样很不礼貌也很讨厌。”

 

    “大家都这么叫。”宋子凌小声嘀咕着。

 

    沈婉没好气的道:“大家都这么叫,你就要这么叫人家吗?大家都吃屎,你也吃啊?”

 

    “……”宋子凌被他娘的话给噎着了。

 

    “再说了,谁会喜欢被人蚊子蚊子的叫。你这么胖,要是同学给你起个肥猪的外号,天天肥猪、肥猪的叫你,你能受的了吗?”

 

    宋子凌闻言,连忙摇了摇头,他才受不了被人叫肥猪呢!若是有人给他起这样的外号,他肯定是要打人的。

 

    算了,他以后还是不叫陆文之蚊子了。

 

    “不要砸了。”摊主狼狈的坐在地上,大声叫着,可是他字画还是被扯了下来,撕碎扔在了地上。

 

    摆着笔墨纸砚的木桌,也被推翻了。

 

    “娘,咱们要不要帮帮他呀!”宋子凌忍不住出声说道。

 

    这人也太可恶了些,竟然这样欺负人,他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文之的爹瞧着好可怜。

 

    沈婉咬了要唇,没有说话。

 

    “爷你瞧瞧,这瘸子好丑,他脸上的疤就像蜈蚣一样,瞧着真吓人。”美人儿将头靠在慕容德的胸口说道。

 

    青年男子闻言,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自己的右脸,面露痛苦之色。

 

    慕容德一脸嫌恶的看着亲年男子道:“确实丑,这么个丑八怪,也有脸出门。”

 

    沈婉看着慕容德眼,中露出厌恶之色,扬声道:“丑八怪说谁呢?”

 

    慕容德没料到会有人接话,四肢不发达,头脑还简单的他,指着地上的青年男子道:“丑八怪说他呢!”

 

    “啪……”沈婉拍了拍手,向前走了两步。先是指着慕容德道:“原来丑八怪”她又指向了坐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在说他呀!”

 

    慕容德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围观的人,却反应了过来,随即便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

 

    见众人,不过听了这女子的话,便笑了起来,慕容德却一脸茫然,不知他们为何发笑?

 

    不过,眼前这女子,倒是生的有几分姿色,可惜梳着妇人头,已经不是黄花闺女的,不然,他倒可以疼疼她。

 

===第319章 解释什么?===

 

第319章 解释什么?

 

    沈婉抬眼望去,只见宋恒抱着个女人,朝她们这边走了过来。她视力极好,一眼便看到了宋恒怀里那个人是林晴雪,她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还有你亲爱的二娘呢!”沈婉冷嘲道。

 

    “什么亲爱的二娘,娘你真肉麻。”宋子凌噘嘴说道。那只是二娘,才不是什么亲爱的二娘呢!

 

    沈婉翻了翻白眼儿,脸上挂着嘲讽的笑,继续往前走着。

 

    宋恒也看到了沈婉和宋子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沈婉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朝他走过来,他心里便有些慌,有一种被她捉奸在床了的感觉,很想将怀里的林晴雪扔出去。

 

    明明,晴雪也是他的妻子。

 

    闭着眼睛靠在宋恒胸前的林晴雪,察觉到宋恒停了下来,便睁开眼睛,看着宋恒的下巴道:“夫君怎么停下来了?”

 

    沈婉听听见了林晴雪问的话,便道:“他自然想抱你抱得更久些,所以便走走停停了。”

 

    “姐姐?”林晴雪一扭头便看到了沈婉。她心道:“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呢!”

 

    上回便是自己像沈婉今日这样,看着夫君将她抱在怀里。而如今却反过来了,轮到沈婉眼睁睁的看着夫君将自己抱着怀里了。

 

    虽然沈婉极力隐藏,但是她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嫉妒之色。

 

    “婉儿你胡说什么?”宋恒拧着眉道,他根本没有那种想法。

 

    “爹”宋子凌依然很怂的躲在他娘的身后。

 

    不过,他只喊了爹,却并没有喊二娘。

 

    林晴雪自然注意到了宋子凌没有喊她,她略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冲他问道:“子凌你抱着书这是要去哪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