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欲仙元元,公交车上的臀交

   俞恩知道对方也是一番好意,想着大家相识一场不要闹得这样不愉快,所以才帮晓月传这个话。

    所以她也温和地说:“我没有生她的气,所以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对方又说:“那你为什么要把她拉黑?如果你不生气,那可不可以给她打个电话?”

    俞恩依旧是平和的语气:“不生气,不代表愿意继续跟这个人接触下去。”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大家都是同行,又有这样的缘分一起来参加这个培训——”

    对方很显然是来劝和的,更有可能是想劝她重新让晓月回来上课,所以俞恩适时打断了对方的话:“抱歉,我打断你一下。”

    “我觉得你还是先问问她,她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然后再来劝我原谅她比较好。”

    被俞恩这样一噎,对方也只好打住了别的要说的话:“好吧。”

    “不好意思我在开车,先挂了。”俞恩很是干脆地就挂断了这个电话。

    她不接受跟晓月言和。

    也没有言和的必要,更不想做做表面和气的功夫。

    看清了晓月的为人,她只想跟晓月老死不相往来。

    这波插曲就这样过去了,俞恩很快就到了叶文家里。

    叶文跟舒宁已经准备好了午饭,一家三口吃饭的氛围很是融洽。

    下午俞恩又随叶文舒宁一起去看望了爷爷奶奶,晚饭是留在老爷子跟老太天那里吃的。

    只是,俞恩这一下午手机就没停过,一会儿响一次,一会儿响一次。

    都是傅廷远给她发过来的信息,俞恩都要被他给烦死了。

    他一下午都做了些什么,他一一发了信息过来。

    我的午饭。

    刚看了会儿书。

    想你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喝咖啡中。

    想你想得受不了,赶紧回来吧。

    晚上我约了人吃饭。

    俞恩看到他这条信息,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他约了人吃饭,那晚上她就不用着急赶回去了,也就不用被他各种信息轰炸了。

 文学


    谁知下一秒他又发了一句信息过来:我穿哪件衣服比较好。

    俞恩很想说他能不能别这样黏人,能不能别整天缠着她谈情说爱,可是又想起他之前说的话,他说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谈情说爱争取早点解决终身大事,顿时就不想说他什么了。

    在傅廷远发来的两套衣服中随便指了一套选给他,她又赶紧认真听老太太跟她说话了。

    她很想去知乎上问一问,男朋友很黏自己怎么办?

    傅廷远晚上是跟邵经一起吃饭,邵经得知他在北京便约了他,顺便跟他汇报一下《我要找到你》这段时间试镜选演员的情况。

    邵经如今跟白青青断了个彻底,如果这次他去找他老婆求和,他老婆很容易就原谅了他的话,说不定他回来还会跟白青青藕断丝连。

    男人就是这样贱,当女人将他们当回事的时候,他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当女人对他们爱理不理的时候,他们反倒紧张在乎了起来。

    邵经就是如此,他老婆连家门都没让他进,风雪中狠狠虐了他一把,他顿时就一颗心系在他老婆那儿了,连带着也厌恶极了白青青。

    甚至还将他老婆对他的冷脸全部怪到了白青青头上,因此白青青来找过他几回,都被他狠狠给羞辱回去了。

    落座之后邵经主动跟傅廷远汇报:“前段时间第一波试镜结束,我跟导演一直觉得,周逸挺合适,那个宋灼灼也不错。”

    邵经后面又说了几个别的角色的人选,基本上算是定下来了。

    傅廷远优雅抿了一口红酒:“你确定周逸合适?”

    邵经是多么精明的人啊,看了一眼傅廷远的脸色,立刻就试探着问:“您不想用他?”

    《我要找到你》这个剧,邵经算是制片人。

    可他也深深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导演跟制片人说了也不算,资本才最有话语权,才是这个金字塔的顶层。

    而傅廷远就是那个资本方,傅廷远要是不想用周逸,他跟导演觉得合适也没用。

    傅廷远瞥了邵经一眼:“再没有别的合适的人了?”

    邵经如实相告:“这几天我们也试了好几个,都不太有感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