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高中生开花苞小说–喜欢用力摸豆豆

    虽然他们育才书院也是这东宸国数一数二的书院,但是,比起青云书院来说,却稍逊一筹。因为,青云书院数一,他们育才书院数二。

 

    沈婉笑着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古人言有志者事竟成。我与云老先生认识,也与他那孙子有些交情。或许……”

 

    “可笑,”沈先生拧眉看着沈婉道:“你以为云老先生是什么人?会看在你与他认识,又与他孙子有些交情的份儿上便徇私,让宋子凌进青云书院?简直可笑至极。”

 

    沈婉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挂着浅笑,冲那沈先生道:“我何时说过,我与云老先生认识,又与他孙子有些交情,他老人家便会让犬子进青云书院了?”

 

    “你虽然没说出口,但是却是这么个意思。”

 

    “那先生你可就想错了,我只是想说,云老先生或许会看着我与他认识,和他孙子有些交情的份儿上,能见见犬子,给犬子一个机会而已。”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要问问二位。”沈婉看了看陆院长又看了看沈先生。

 

    陆院长道:“问。”

 

    “为何师者?”

 

    “教书育人,授业解惑即为师者。”陆院长回答道。

 

    沈婉道:“教书育人,授业解惑,那么为师者先是要育人,是先让学生成人,再授业解惑,传授知识,使学生成才。何为育人?是师者言传身教,循循善诱,引导学生成为一个合格有自我追求和完美人格的人。若学生在这条成人的道路上走偏了,为师者难道,就放任自流,将学生放弃吗?”

 

    她说完,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了陆院长和沈先生。

 

===第317章 说谎挑拨===

 

第317章 说谎挑拨

 

    刘氏中午吃了药后,便昏昏沉沉的睡到申时一刻才醒。她醒后,林晴雪又提起了宋子凌赌债的事儿,刘氏也担心,明日赌场的人找上们来。便让人去叫宋恒前来,想问问?想好怎么处理这事儿了没有?

 

    “娘,如今想要还清子凌的赌债,咱们将军府怕是要砸锅卖铁才成了。”林晴雪坐在榻上,给刘氏锤着腿道。

 

    “哎……”刘氏叹了口气,也很是发愁。

 

    林晴雪微微抬眼,看了刘氏一眼,小声道:“若是姐姐愿意出力,倒也能解家里的燃眉之急。”

 

    “你说什么?”刘氏没太听清,只听见什么能解家里燃眉之急。

 

    “没、儿媳没说什么。”林晴雪连忙摇头否认。

 

    “说。”刘氏板起了脸。

 

    林晴雪咬了咬唇,欲言又止,一副十分纠结的模样。

 

    “你要急死我啊!”刘氏拍起了床榻。

 

    “娘你别急,儿媳说便是。若姐姐愿意出力,倒也能解家里的燃眉之急。”

 

    “对呀!”刘氏眼前一亮,笑着道:“我怎么把她给忘了,流芳郡主给她送那些谢礼可老值钱了,卖几件儿,子凌的赌债不就还清了。你赶紧的去让沈婉那几件好东西出来,你去卖了,把子凌的赌债还了。”

 

    “娘啊!不成。”

 

    “如何不成?”刘氏不解的看着林晴雪问道。

 

    林晴雪看着刘氏道:“姐姐她不愿意拿东西出来帮子凌还债。”

 

    刘氏一听怒道:“由得着她不愿意吗?子凌是她儿子,娘帮儿子还债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林晴雪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昨日子玉已经去秋实院儿说过这些话了,可娘你知道姐姐是什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刘氏问。

 

    “姐姐说……”林晴雪摇了摇头,装出一副实在说不出口的模样。

 

    “说什么?”刘氏追问,那沈婉说的必定不是什么好话。

 

    林晴雪一脸难过的道:“姐姐说,子凌是在我和娘你的教养下,才做出赌这样的事儿的,说这银子,应该由我和娘来出。”

 

    “她、她……”刘氏气得说不出话来。

 

    “娘您别气,别气……”林晴雪忙给刘氏顺着气儿。

 

    刘氏拍着榻喊道:“她是要气死我啊!竟然说是我教坏了子凌,是我教子凌赌的吗?是我教的吗?”

 

    宋恒刚走到门口,便听见了他娘的喊声,忙进了屋,快步上前,抓着他娘的手道:“娘你怎么了?”

 

    刘氏眼泪汪汪的看着儿子道:“恒儿啊!娘没法儿活了,没法儿活了。那个沈婉竟然说是我教坏了子凌,子凌才会去赌的,娘真的没法儿活了。”

 

    “你都对娘说了什么?”宋恒瞪着坐在榻上的林晴雪为问道。

 

    这屋里就她和娘两个人,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听到娘喊叫,必定是她对娘说了什么,娘才会这般。

 

    林晴雪还从未被宋恒这样瞪过,她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委屈得红了眼,摇着头道:“我、我没说什么呀!”

 

    “你没说什么?娘会这样?”娘嘴里还说着,婉儿说她教坏了子凌,子凌才会去赌话。婉儿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刘氏见宋恒竟然凶林晴雪,便板着脸道:“你凶晴雪作甚?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和晴雪尽心尽力的帮沈婉教养两个孩子,她倒好,如今子凌赌钱,她便全都赖到我和晴雪头上来了。”

 

    刘氏的这些话,让林晴雪再也无从抵赖。

 

    宋恒十分失望的看了林晴雪一眼,他一向认为,她温柔善良,宽厚大方,没想到,她竟然也会在娘面前说这些挑拨的话。

 

    林晴雪心里一凉,她这回失策了,她实在是不该在这个时候给这老太婆说那些话。那些话,应该通过宋子玉的口,说给这个老太婆听才是。她的本意,是想让这老太婆去逼沈婉把东西拿出来的,没想到却变成了这样。

 

    这该死的老太婆,也不晓得帮她遮掩,还说她说的是实话,让她无从辩驳。糟了,夫君定然认为,她是一个多嘴多舌,挑拨是非之人了。

 

    “娘”宋恒看着刘氏道:“婉儿没有赖你头上。”

 

 文学

    刘氏冷“哼”了一声道:“你就会帮她开脱,晴雪还能骗我不成?”

 

    宋恒看了林晴雪一眼道:“不是亲耳所闻的话,又怎能知真假?”他现在不得不怀疑,娘越来越讨厌婉儿,是不是就是被她挑拨的?

 

    林晴雪心惊的看着宋恒,心道:“完了,夫君不但认为我是挑拨是非之人,还觉得我是编了谎话来挑拨了。”

 

===第327章 真正的师者===

 

陆院长和沈先生对视了一眼,随即都摇了摇头。这沈氏虽然非师者,却将为师者说得十分透彻。

 

    沈婉又道:“二位既然摇头了,自然是认为不能放弃学生。如今二位面前,就有一个在成人的道路上走偏了,还认识到自己错误,想要改过自新的学生,但是你们放弃了他,连一个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家父也是教书的,也遇到过不少顽劣不听话和德行有偏的学生,但是,家父却从未放弃过他们,而是选择将他们扳回正途。家父曾经说过,这世上有些错,是不配被原谅的,但是,有些错也是可以被原谅的。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一时之错,便完全的否定这个人。若是他放弃了那些犯过错的学生,或许他们的一生也会随之改变,所以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被原谅的学生。”

 

    这些话,纯属沈婉瞎编的,原主她爹虽然为先生,但是却压根没说过这些话。

 

    远在沈家村,正在私塾中,给学生上课的沈易莫名的打了一个喷嚏。

 

    他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看着东方,心想定是女儿在想他了。

 

    听了沈婉这一席话,沈焕之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对沈氏口中的父亲,更是敬佩不已。反思自己,自觉自己不配为师者。

 

    陆常青拱手便要向沈婉作揖。

 

    沈婉见此,忙将腰弯了下去,这长者的揖她如何能受的起?

 

    “老朽今日受教了。”陆常青朝沈婉作了个揖。做了几十年的院长,教不了不少学生的他,今日才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师者。

 

    “院长折煞晚辈了,那些话都是我爹说的。”沈婉弯着腰,暗暗在心里道:“你老人家,要作揖冲我爹去啊!”

 

    陆常青直起老腰感叹道:“令尊才是真正的师者,若有机会,真想见令尊一面。”与他共谈为师之道。

 

    “啊切!”正在念着诗的沈易又打了一个喷嚏,他手里拿着书,不由又看向了东方。

 

    看来女儿是真的很想他呢!听说宋恒那臭小子娶了个平妻,女儿这般想他,莫不是受委屈了,他要不要去皇城看看女儿呢?

 

    “宋子凌你今日不必带回去了!”陆常青道:“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留在书院继续读书。只是,他若再犯错,触犯任何一条院规,便不必再来了。”

 

    沈婉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拍了一下宋子凌的肩膀,道:“还不快谢谢院长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宋子凌先是朝陆院长作了个揖,然后道:“谢谢院长愿意再给学生一次机会,学生日后定会好好读书,不再犯错。”

 

    一刻钟后,沈婉和宋子凌在坐马车,行在回将军府的路上。她终究还是把宋子凌带回来了,因为,陆院长刚说完,便下学了。

 

    沈婉坐在马车里,冲宋子凌叮嘱道:“你也听见你们院长的话了,你日后在书院切不可再犯错,不然你娘我今日的努力都白费了。”

 

    若他再犯错,她编再多话都没有用了。

 

    宋子凌点着头道:“我知道。”

 

    他心里很是佩服他娘,竟然能说动院长和先生将他留了下来。

 

    “糖葫芦诶!糖葫芦诶!”

 

    马车外想起了糖葫芦的叫卖声。

 

    “娘糖葫芦。”糖葫芦重度爱好者宋子凌,听到糖葫芦,便口水泛滥了。

 

    “你呀!还是那么爱吃糖葫芦。”沈婉说着点了点宋子凌的鼻子。

 

    做完这个动作后,说完这句话后,沈婉便愣住了。这句话,和这个动作,是这具身体的下意识反应,根本不是她想做和想说的。

 

    这种感觉让沈婉很不舒服,就好像这具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一样。

 

    宋子凌也愣了一下,因为他娘很久,没跟他这样说过话,也很久没这样点过他的鼻子了。

 

    反正,在他的记忆里,娘是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做过这个动作了。

 

    “要吃就下车买吧!顺便也跟翎儿带两根儿回去。”说完,沈婉便让陈二停下了马车。

 

    母子二人下了马车后,便朝卖糖葫芦的老伯走了过去。

 

    “三根糖葫芦多少钱?”沈婉看着卖糖葫芦的老伯问道。

 

    “娘我要吃两根。”娘在那车里说了,要给翎儿带两根。她现在要买三根,这便代表着,只有一根儿是他的。

 

    卖糖葫芦的老伯正要回答,瞧见宋子凌的脸后便变了脸色,上回这孩子拿了他的糖葫芦还没给钱呢!他问这孩子的小厮要钱,那小厮还威胁他呢!

 

    “你吃什么两根,也不瞅瞅你这身肉,还好意思吃两根。”沈婉又忍不住怼起宋子凌来。

 

===第328章 小厮使坏===

 

宋子凌生无可恋的看着他娘,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他娘亲生的,毕竟,有那个娘会这样说自己的亲儿子。

 

    “老伯,三根糖葫芦多少钱?”沈婉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看着卖糖葫芦的老伯再次问道。

 

    老伯沉默了片刻,才用手比了个六。

 

    “三根六文钱,但是你得给我八文。”他这是小本儿生意,上回这小子,白拿了他一串糖葫芦,这钱他自然得收回来。这女子,瞧着像是这小子的娘,也不像是蛮横不讲道理的人,这钱她应该是会补上的。

 

    “为何?三根六文钱,我却要给你八文呢?”沈婉不解的看着老伯问道。

 

    这个账很明显是不对呀!

 

    “几天前,这位小公子拿了我的糖葫芦没有给钱。”

 

    沈婉“啧……”了一声,抄手看着宋子凌道:“你可以啊!都吃霸王糖葫芦了。”

 

    不问自取是为盗,不付银钱便那了商品走,那便是为抢。不管是抢还是盗,那可都是违法的。若是被那些御史言官知道了,怕是要参上宋恒一本,参他一个教子无方纵子当街抢劫的之罪。

 

    “我没有啊!”宋子凌自觉冤枉,他以前是飞扬跋扈了些,但是,买东西可还是给钱的,可从没白抢过别人的糖葫芦。

 

    卖糖葫芦的老伯见宋子凌否认,便很是气愤的道:“我一把年纪了,还能说假话冤枉你不成?你那日,拿了我的糖葫芦就走,我给你说,你还没给钱,你理都不理。我便拉住了跟着你的那小厮,说你还没给钱。那小厮好不威风,说你是什么将军府的少爷,吃我的糖葫芦是看得起我,甩了我的手便走了。”

 

    他那日越想越气,那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回去后,还病了两日呢!

 

    听老伯这么一说,宋子凌便想起来了。他头一回去如意楼时,便在街上买了串儿糖葫芦,他虽然没给银子,但是却示意小武给了。他平日里嫌掏钱付账麻烦,便会给一半的月例给小武,让他在身上揣着。自己看上了什么东西,便先拿了,让跟在他后面的小武付账。

 

    没想到,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没给这老伯银子,还打着他是镇北将军府少爷的名号唬人。这让他在这些外人眼里成什么了?

 

    也不知道,他以前拿了就走的那些东西,小武是不是也没给钱,还搬出镇北将军府唬人。

 

    “娘我真不是诚心才吃霸王糖葫芦,我平日里是给了银子给小武的,我拿了东西,他便在后头跟着付账的。我拿了糖葫芦,也示意小武付钱了,没想到他却没给,还吓唬人。”该死的小武,等他回府了,定然要好好教训他一顿,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沈婉信宋子凌不是诚心吃别人的霸王糖葫芦,应该是小武那个混蛋在后头使坏,而且,这样的事儿,他定然不是只做了一回。

 

    而他的目的也很简单,一是坏了宋子凌的名声,二是可以昧下那些银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2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