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泰生物2021年仅靠一支二价HPV疫苗的销售额就超过30亿元,其毛利率更是高达92%

疫苗起,黄金落。再次登顶2022年中国首富的钟睒睒可以说是稳稳抓住了财富密码。

根据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钟睒睒以4550亿元的财富蝉联中国首富。20多年来,胡润不停更新富豪榜,从刘永好、黄光裕、宗庆后……王传福到许家印,他们是被时代趋势托上金字塔的企业家,钟睒睒也不例外。

3月28日,农夫山泉发布2021年全年业绩公告。2021年农夫山泉的总收益高达296.96亿元,净利润为71.62亿元,同比增加35.7%。其中占据半壁江山的包装饮用水营收达170亿元。

不过,众人皆知钟睒睒是农夫山泉背后的男人,却甚少了解他实际掌握着一个庞大的大健康产业版图,除了农夫山泉外,头顶“首个国产HPV疫苗”光环的万泰生物已成为钟睒睒的重要“现金牛”。

作为国内首家二价HPV(宫颈癌)疫苗厂商,万泰生物2021年仅靠一支二价HPV疫苗的销售额就超过30亿元,其毛利率更是高达92%。

在新冠疫苗问世之前,HPV疫苗可以说是疫苗界顶流,不仅“钞能力”没得说,更是股价推动器。上市短短两年时间,万泰生物的股价从发行价8.75元/股直接飙涨至2022年3月28日的271.8元/股,翻了31倍,市值达1650亿元。

万泰生物2021年仅靠一支二价HPV疫苗的销售额就超过30亿元,其毛利率更是高达92%

一直藏在幕后的首富,“神秘”是他的外衣。在钟睒睒看来,他财富的逻辑是建立在卖“茶叶蛋”和造“原子弹”的关系上。农夫山泉等健康板块是卖“茶叶蛋”,万泰生物则是其实现高技术、高利润地造“原子弹”的目标。

在大家还惊叹他靠卖一瓶两元钱的瓶装水竟然年营收超过200亿元之余,殊不知,如今一针难求的HPV疫苗也是其“吸金石”。

01、一针难抢背后

创新药从来都是一门好生意,HPV疫苗更是一个超抢手的“商品疫苗”。

2021年默沙东中国总收入达到42.62亿美元,同比增长60%;而国内的智飞生物,仅靠代理默沙东的HPV疫苗2021年就预计营收超300亿元,万泰生物的国产二价HPV疫苗上市后直接“脱销”。

自2006年默沙东首个HPV疫苗获批以来,全球至今有默沙东、葛兰史素克及万泰生物三个厂家生产的四款HPV疫苗上市。2022年3月24日,沃森生物的二价HPV疫苗正式获批上市,这也是继万泰生物之后的第二款国产HPV疫苗,更是打破了长久以来HPV疫苗赛道三足鼎立的局面此前三家疫苗厂商掌握的宫颈癌疫苗覆盖的亚型分别为二价、四价和九价,区别在于预防的病毒种类数量不同。这三款产品也是目前唯一能通过疫苗预防恶性肿瘤的“利器”。

要知道宫颈癌,号称妇科癌症的“第二杀手”,仅次于乳腺癌。根据国联证券,2020年我国新发宫颈癌患者病例约11万,占全球比例约18.3%,发病率为女性生殖系统肿瘤第一。

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的宫颈癌都是由HPV(人乳头状瘤病毒)引起的,在宫颈癌中,HPV的检出率高达99.7%。其中能威胁到适龄女性的主要是能致癌的“高危型HPV”,以及能引起生殖器疣的“低危型HPV”。

而高危HPV感染主要由 16、18、31、33、45、52、58 型HPV引起,导致了全球约90%的宫颈癌病例,其中16、18为最常见的高危亚型,可引起70%的宫颈癌。根据东吴证券研报,中国84.5%的宫颈癌是由16、18型病毒引起,而九价的保护率为90%。如果处于16-26岁这个打九价最合适的年龄区间,自然是价数越高,保护率越高。

在打破垄断之前,每款都需接种三针的进口HPV疫苗,其高昂价格一直让很多女孩们望而却步。具体来看:九价HPV疫苗价格约为1300元/针,四价HPV疫苗价格约为800元/针,二价HPV疫苗约为600元/针。而国产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的每针接种价格则低至364元,从经济成本来看,万泰生物二价HPV疫苗全程接种费用即使是三针也不到千元,658元(9-14 岁,两针),987元(15-45 岁,三针)。

与葛兰素史克的二价疫苗全程接种费用1840元相比,万泰生物的“两针法”和“三针法”的价格分别仅为葛兰素史克的38%和56%。

价格更优,却并未缓解一针难求的现象,原因在于目前HPV疫苗根本不愁卖,愁的一直都是产能。这也是为什么虽然HPV疫苗并不算“新疫苗”,但时至今日,大部分消费者仍然要靠在各大平台或者社区预约才能接种上疫苗,甚至在深圳等地方都要通过摇号抢疫苗。

根据华西证券研报,目前国内9-45岁女性人群数量约3.81亿人,目前HPV疫苗接种在适龄女性中的渗透率仅约7%。

在北京市大兴旧宫新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排队九价疫苗等了一年的李琴告诉市界:“一年前也只是偶然打电话预约了一下,本来都不抱希望,没想到2020年9月社区竟然给我打电话说有苗了,想打九价可太不容易了。”

目前,全世界的九价HPV疫苗均只由美国默沙东药厂生产,想要一下子满足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疫苗需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上市也两年了,但是面对上亿人次的需求,即使年产量达3000万剂,面对3.81亿人的“超级市场”,万泰生物也是“有心无力”。如今在二价HPV疫苗市场,万泰生物的市场份额超过了85%,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不过万泰生物也并非一夜爆红,在这支火爆的HPV疫苗背后,万泰生物其实还有一支“不出名”的疫苗,戊肝疫苗。

02、一支疫苗封王

2020年,若非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相继登陆资本市场,钟睒睒还不为人所熟知。

今年68岁的钟睒睒是浙江诸暨人,在创办农夫山泉之前,钟睒睒做过瓦匠木工、跑过记者、最后下海经商。而钟睒睒的第一桶金也是来自保健品。

上世纪90年代,钟睒睒也是万千海南“淘金热”的一员,因见海南人谈生意都习惯点一盆龟与鳖熬制的养生汤而得到灵感,最后找专家研制出了养生汤龟鳖丸,一炮而红。

随后又进军卖水生意,以农夫山泉为起点,延伸出包括东方树叶、茶π、农夫果园等品牌饮料产业,以清嘴、母亲牛肉棒等为代表的食品板块,这些业务均通过养生堂主要持有。

唯一由钟睒睒本人直接持有18.17%,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约56.98%股份,这家公司就是万泰生物。其主营业务分别为:体外诊断产品和疫苗的研发、生产。说起钟睒睒与万泰生物的故事,还要追溯到20年前。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保健品行业的大起大落后,钟睒睒为自己找了一个“保险”的赛道,生物制药。

彼时,有人向钟睒睒推荐了厦门大学。1998年,时任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的夏宁邵教授,正带领团队着手我国戊肝疫苗的研发。

这个夏宁邵教授与钟睒睒的经历还颇有些相似,在调入厦门大学前,夏宁邵只是湖南省娄底市人民医院传染科的一名医生,学历,中专,所研究的领域也并非厦大传统优势学科。

而厦门大学也只是钟睒睒众多投资项目之一。2000年钟睒睒通过养生堂与厦门大学合作建立了“厦门大学养生堂生物药物实验室”。第二年9月,彼时已经47岁的钟睒睒斥资1710万元从港资手中买下了被不断“卖身”的生物医药公司万泰生物,并持有其95%的股权,正式涉足生物疫苗行业。养生堂旗下的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世成曾回忆说道:“当年与养生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团队当中,只有夏宁邵团队‘存活’下来并持续有成果产出。”

而如今正是夏宁邵的团队研发出的基于大肠杆菌原核表达系统,加上基于自主发现的戊肝病毒靶点,成功研制出全球首支戊肝疫苗。在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研制成功之前,其疫苗板块一直没有起色,贡献营收的仅有一款产品戊肝疫苗。

很多人听过甲肝、乙肝甚至丙肝,对戊肝却还不熟悉。实际上,人们感染戊型肝炎病毒通常是由于食用没有煮熟的猪肉制品,感染后会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免疫力较低的人群是感染高危群体。

对于戊肝疫苗普及率不高,在国内疫苗专家陶黎纳看来,主要有三点原因,他表示:“首先戊肝是最后被发现的肝炎(1980年);其次戊肝主要是消化道传播,如果是卫生条件比较好的地方,是不太容易有疫情的;最后戊肝通常感染成人,而成人接种疫苗本身就比较难普及。”

这也造成虽然万泰生物的这款戊肝疫苗自2012年成功上市,作为全球首个上市的戊肝疫苗,但上市至今销量却并不理想。2019年销售收入仅有1496万元,占当年营收的1.3%。2019年,万泰生物营收为11.84亿元,净利有2.09亿元,其实可以说99%的营收都是由体外诊断产品贡献的。

真正打开巨大市场想象空间的是2019年12月30日,万泰生物历经18年研发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拿到注册批件,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HPV疫苗。

这一巨大的市场前景也在2020年4月万泰生物成功登陆上交所后,体现得淋漓尽致。从发行价8.75元开启暴涨模式,最高时触及299.77元/股,堪称A股绝对黑马。

对于两款疫苗的不同命运,万泰生物表示:“其实戊肝是个很重磅的产品,但被大家忽视了,而HPV疫苗销售好,是因为有很多人在呼吁,大家认知程度高,更多人重视才能提高接种率。”

正如投资者期待的,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存量市场渗透率提高到稳态之后,下一个重磅产品在哪?

03、谁能拿下国产九价HPV“第一”?

九价HPV疫苗,是摆在万泰生物以及其他国产疫苗厂商面前的,一座巨大待开采的金矿。

除了手握国产二价HPV疫苗这张王牌,万泰生物早已布局九价HPV疫苗,于2017年便获得临床批件,目前研发进度已进入临床三期试验。根据华西证券研报,万泰生物的九价疫苗预计有望2024年底或2025年初获批上市。

除了万泰生物,国内HPV疫苗头部玩家还有瑞科生物、康乐卫士、博唯生物,这三家公司的九价HPV疫苗都已经进入临床三期阶段。

根据相关政策,外企不得在国内直接销售疫苗类产品,目前智飞生物也只是默沙东旗下九价HPV疫苗的独家代理商。也就是说,在国内疫苗厂商打破九价疫苗的垄断之前,这一部分市场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默沙东手中。

面对国产巨大的需求缺口,也是作为当前HPV疫苗的“天花板”,九价自然更受欢迎。并且从批签发量来说,四价和九价也是当前市场主流。2017年,我国HPV疫苗批签发量为145.52万支,到2020年这一数字增长至1543.17万支,年复合增长率120%。分产品结构来看,二价HPV疫苗市场占比由2017年的76.08%下降至2020年的20.39%;九价疫苗市场占比由上市首年的17.06%增长至2020年的32.83%。

据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预计,2021-2026年全球HPV疫苗市场将以复合增速16.3%继续增长,即2026年将超135亿美元。

虽然当前国内HPV疫苗市场规模远未到达峰值,但九价HPV疫苗或将成为下一个争夺最激烈的赛场。

相较于其他疫苗厂商,万泰生物多年来的研发都是与厦门大学联合开展的,甚至说是依赖于厦门大学都不为过。在2021年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的10年合约到期后,双方又续约了10年。根据协议,厦门大学主要负责诊断试剂和疫苗的研究开发,建设源头创新性研究和成果转化的关键技术平台,公司使相应研究成果产业化。

万泰生物的第一款上市的戊肝疫苗和国产宫颈癌疫苗便是与厦门大学合作开发的。此外,万泰生物的招股书中也披露,其所拥有88项境内发明专利中58项与厦门大学共同持有,101项中国香港及海外专利中有82项专利与厦门大学共同持有。

虽然目前双方处于合作的甜蜜期,但这种过度依赖校企合作的模式,也让万泰生物自身的独立研究能力备受外界质疑。其研发费用占比也在不断下滑,2021年万泰生物投入研发费用为6.82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11.86%,但已经较2015年16%下滑超4个百分点。此外,除了九价HPV疫苗之外,万泰生物还有两款重磅在研产品也皆是与厦门大学合作,包括正在开展IIb期临床试验的新型冻干水痘活疫苗,以及正计划在海外开展临床三期的新冠鼻喷疫苗。

从研发管线来看,不论是水痘疫苗还是新冠鼻喷疫苗,国内都有众多玩家布局,而继二价之后万泰生物业绩的“爆发点”或许更多还是聚焦在HPV九价疫苗上。

且不论万泰生物未来的增长空间,仅仅是从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的商业逻辑来看,这一次站上首富位置上的钟睒睒,也恰好是在时代趋势下,被托上金字塔尖的企业家。首富的交替,其实是经济的换轨。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