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跟好几个女生暧昧;被游戏里的nc作哭

   有一种叫做恨意的东西,从林宁的眼底射出,浓郁至极。

    她起身,决定去慕家找张娅莉。

    那个女人愚蠢贪财,又爱慕虚荣,只要搞定她,再搞定慕家最最权威的慕老爷子,然后再让自己的父母插手,林宁就不信,最后不能让慕少凌乖乖就范。

    ……

    t集团。

    司曜为阮白检查过身体后,发现除了她手腕红肿,受了一点拉伤以外,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

    精神上受到的惊吓更多一点。

    毕竟差点从88楼摔下去,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吓出心脏病来。

    接着,司曜又给阮白上了一堂心理辅导的课,还给她开了一些中药冲剂颗粒。

    直到慕少凌确定,阮白的情绪得到安抚后,这才让他离开。

 文学

    因为阮白受到了刺激,慕少凌没有让她回到办公室工作,而是让她在总裁专属休息间休憩。

    片刻后,慕少凌吩咐人为阮白冲泡好了热气腾腾的冲剂颗粒,给她端了过去。

    阮白喝了一口,脸色骤变。

    她偷偷的觑了一眼慕少凌,嘴唇微抿,端起药碗,皱起了眉。

    “你先去忙吧,这药太热了,烫口,等稍微再凉一些,我就把药喝了。”阮白端着药碗,小声说道。

    慕少凌眯眼,望着她有些反常的神情,并没有说话,转身,折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阮白松了一口气。

    等他离开后,阮白端着药碗,走到室内盥洗池那里,就要把药物倒进里面。

    “你在做什么?”身后,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乍然响起。

    阮白吓得手一抖,药碗差点都要摔在地上。

    她回身,却看到慕少凌就倚靠在休息室门口。

    她尴尬的咬唇:“没,没做什么。”

    慕少凌似笑非笑的听着她蹩脚的借口。

    阮白谎言被戳穿,红了脸,说道:“我不喜欢吃药,司曜给开的是中药,实在是太苦了。我只是受了点刺激,并没有严重到吃药的地步。何况,吃药总有副作用的,过几天就好了,我真的不想喝。”

    慕少凌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看到阮白心不甘情不愿,万分不想吃药的为难表情,慕少凌伸手夺过她手里的药碗,直接喝了一大口,然后把她压在墙上,开始壁咚,另外一只手则捏着她的下颌,强行嘴对嘴的一点点地灌了进去。

    阮白瞳孔大睁,被男人强行灌进去的苦涩中药,入了喉咙,别样的苦涩。

    他可以在其他方面,极力的宠着阮白,但是,他绝不会任由这个女人,拿她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阮白苦巴着一张脸,却无可奈何。

    实在是太苦了,阮白心里咒骂了一句司曜。

    慕少凌眼睁睁的看着,阮白乖乖的将药喝完。

    看着她靠在大床前,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不停的忽闪,那种委屈兮兮的可怜模样又让他心软了几分。

    他在床上坐下,抱起了她,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男人温和的说:“司曜开的药,很管用。你今天受了刺激,明天头会很痛,吃了药明天会好很多。”

    阮白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但还是觉得委屈:“真的很苦。”

    忽然,慕少凌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粒糖。

    他剥开糖纸,阮白以为,他会将糖给自己,却不料男人将糖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

    阮白还未回过神来,男人已经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与她亲吻起来。

    他熟练的撩开她的唇,将糖用舌传到她的嘴里。

    她的口腔中,还残留着苦涩的中药味,混合着她独特的气息,还有糖的清甜味道,慕少凌觉得特别的吸引人。

    一吻完毕,阮白刚原本苍白的脸,变得红润了很多,潮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这让慕少凌稍微满意了几分。

    他说:“你先在这睡会,今天不要工作了,等休息好了明天再上班。反正公司马上快要放假了。或者剩下的几天,我可以给你休假。”

    阮白蹙眉:“还是不要了,我无大碍,今天休息一下就行了,明天还是要正常工作。年底的工作比较繁重,能多处理一点是一点。”

    “随你喜欢,我尊重你的意见,我先去忙了,你睡会,等醒了告诉我一声。”慕少凌为阮白盖好被子,嘱咐她好好休息,自己则出去处理公司事情。

    阮白吃了药,头昏脑重的,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这一睡,便到了将近傍晚六点。

    手机不停的闪烁,微信提示她有新消息,阮白打开手机,在身后垫了枕头,她靠在床头,随即打开了微信。

    都是跟她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们,发来的慰问消息,毕竟今日目睹她遇险的不止一个。

    阮白有些感动,一一的回复那些关心自己的同事,对他们表示感谢。

    她看到周小素和李妮给自己发的信息最多,语气里全是焦急和担忧,她便跟将三人一起,拉入到了一个共同的微信讨论组。

    然后,她发了一句:“我没事,休息了一下好多了,谢谢亲爱的两位的关心。”并附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表情。

    阮白的回应,让群里立即炸开了。

    周小素:阮白你可算露面了,今天这惊险的一幕,差点没把我吓死,我肚子里的宝宝都快被吓出来了。谢天谢地幸好你没事,呜呜,你要对我的宝宝负责,它比我受到的惊吓还大呢。

    阮白:周姐,等宝宝出生,我做她的干妈怎么样?宝宝想要什么都行!

    李妮:没良心的家伙,只想着周姐了,我被你吓得魂儿都没了,你怎么安慰我?你现在在哪?

    阮白:亲爱的妮妮,都是我的错,回头我请你吃大餐好不好?我在休息间,明天见。

    周小素:哇哦o(n_n)o~!休息间哎,是我们慕总的专属休息间吗?小白,我看今天的慕总简直被你气炸了,实话告诉我们,慕总有没有一气之下对你霸王硬上弓?有木有压着你做那种羞羞的事?

    李妮:周姐你太坏了,怎么这样想我们冰清玉洁的小白嘛?咳咳,说不定人家刚从激情的漩涡中退出来,我们肯定打扰到她啦!

    阮白:“……”

    跟她们两个又贫了好一会儿,眼看到下班的时间了,阮白突然想起张娅莉交代的事情。

    慕家老爷子要见慕少凌,她的好心情,瞬间又被破坏殆尽了……

 第399章 带回房间做什么?

    慕家。

    一身精心打扮的林宁,在陪张雅莉,以及一群贵太太们打麻将。

    保姆陪慕老爷子和一对双胞胎,外出去附近的公园散步了。

    蔡秀芬回了娘家,因而,张雅莉才如此肆无忌惮的在慕家老宅组织了牌局。

    “又糊了!”张雅莉今天的手气似乎不错,她一连糊了好几把。

    得意的将棋牌一推,客厅里张雅莉的笑声最大。

    “阿姨真是好手气,您都糊了好几把了,厉害。”林宁说着好听的话。

    “不玩了,今天手气太差,一次也没赢过。”旁边的柳太太则一脸的不开心。

    柳太太的抱怨,却让张雅莉笑的更是合不拢嘴:“宁宁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以前我跟你们玩麻将,总是输得多,赢得少,可每次宁宁一来啊,我准赢钱!”

    “我说雅莉啊,宁宁一有空就来陪你,我感觉这孩子比亲闺女还要贴心,她跟少凌什么时候订婚啊?”王太太一边搓着麻将,一边好奇的问。

    张雅莉圈子里的太太们,几乎都知道林宁这么个人。

    毕竟,张雅莉不止一次向大家炫耀,省委书记的千金,倒追自己的儿子,并对他很儿子痴心一片的事儿,张雅莉极为乐意,林宁做自己儿媳。

    再说,林宁这个千金小姐,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人家家世好不说,还相貌出挑,气质高雅,且极会为人处世,在这些贵太太们的眼中,林宁俨然已是张雅莉的准儿媳妇。

    当然,现在各种报纸、杂志,以及网络信息如此发达,这些养尊处优的太太们,也不是一味的消息闭塞。她们也知道,慕少凌现在跟其他女人闹绯闻。

    据说他亲口承认,那个叫阮白的,是双胞胎的生母。

    但她们可不认为那样小门小户的女人,可以随便的进入豪门。

    那样的女人随便玩玩可以,甚至可以包,养在外,但是慕家少奶奶的位置,还是得留给高出身的名媛。

    听到王太太询问的话题,林宁屏息等待着张雅莉的回答。

    她在慕少凌的母亲身上,花费了太多的金钱和精力,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快了,我家少凌现在主要是以事业为重,至于感情问题,他暂时不想考虑那么多。不过他也老大不小的了,该结婚的时候,还是必须得结婚!等过了年,就说他们的事情,最迟到下一年年底……”张雅莉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这样说道。

    听到还要等到下一年年底,林宁心里染上失望,但随即她又释然了。

    反正,她现在还年轻,就算多等一年又如何?

    她不信,到时候在慕家和林家的集体施压下,那个男人还能坚持娶那个阮白。

    这样想着,林宁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打起精神,继续陪一群太太们打麻将,表面上林宁笑得温柔,其实心里却烦躁的要命,若非是为了讨好张雅莉,谁愿意来陪这一群步入更年期的太太搓麻将!

    正当张雅莉一行人打麻将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阮白和慕少凌回来了。

    当阮白在客厅看到林宁的时候,心里开始有些不舒服。

    而慕少凌看到自己母亲一行人在搓麻将,男人英挺的眉,很明显的皱了起来。

    他淡淡的喊了一声妈,甚至没跟其他麻将团的太太打招呼,对林宁更是视若无睹,便搂着阮白的腰肢,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张雅莉脸色很难看,当她看到阮白简单的打扮时,她眸中掠过一抹厌恶。

    跟端庄大方的林宁相比,阮白在她眼中,就像是一只丑小鸭。

    张雅莉眸子里的嫌弃之意非常明显。

    而其他太太们则看闹剧似的,好笑的瞅着慕家这一幕。

    张雅莉眼中的准儿媳被自己儿子忽略,反倒是一直被反对的女人,却被慕少凌爱怜的呵护在怀中。

    不过,尽管这个阮白衣着朴素,但她长得还真不错,面部线条非常柔和,看起来秀雅甜美,有一种小家碧玉温婉的美。她的皮肤更是好的不得了,细腻的犹如上等的瓷。尤其是她那一双水灵灵的漆黑眸子,淡淡微笑的时候,似乎含有点点闪烁的星光。

    乍一看,她似乎比林宁还要出挑很多。

    而林宁看到慕少凌对阮白精心呵护的姿势,心里的酸水几乎要涌出来,可她面上却还得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慕少凌和阮白上楼之后,柳太太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哎!现在的女人也真是不知检点,这名分都还没定呢,都来男方家里了。我说雅莉,你也不管管你家少凌,男人在外面怎样胡来都行,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这样……啧啧,要是我家儿子,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张雅莉本就不高兴,听到柳太太的话以后,脸上更是闪过尴尬和不满。

    “哎!儿大不由娘,但他的婚事最终还是得由我公公做主,我承认的儿媳总归只有宁宁一个,其他女人我一概不认!”

    张雅莉中意的媳妇是林宁,可奈何自己儿子却对林宁没有意思。

    她一方面气愤儿子翅膀硬了,自己不能掌控;一方面暗恼林宁不争气没魅力迷住少凌;一方面痛恨阮白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功夫,勾引的儿子甚至要为她与整个慕家对抗。

    其他贵太太听到张雅莉的回答,但笑不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们只顾自己吃好玩好就行,哪有那么多闲心关注他人家的事?

    麻将局继续,而林宁却打的有些敷衍了。

    虽然她脸上笑容甜甜的,可心里却心绪难平,她在猜测着,慕少凌带阮白回房间做什么?

    他们是不是在造爱?

    一想到慕少凌那精壮勇猛的身躯,压在阮白身上挥汗如雨的画面,林宁几乎要嫉妒的发疯!

    ……

    阮白看到慕少凌房间里有一个画架,上面有一个半成品的油画,名为《戴安娜与丘比特》。

    戴安娜(罗马神话中的女神)美丽无匹,艳丽的红裙非常夺目,她正和背着金色弓箭的天使丘比特玩耍,画面看起来温馨而美好,让人一眼望去,便能衍生惊艳……

    望着油画旁边搁置的那些已经干涸的各色颜料,阮白难掩好奇的问道:“少凌,这是你画的吗?你房间里挂的油画,都是你画的?”

    慕少凌不在意的回答:“只是闲暇之余的涂鸦,难登大雅。”

    阮白简直不敢置信!

    这男人居然还会画油画,而且他的水平居然还这么高,天啊,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他不会的东西吗!

 第400章 被两个宝宝敌视戏耍的狐狸精……

    阮白原本以为,慕家老宅客厅里悬挂着的那些油画,还有慕少凌卧室里挂着的这些,都是一些古董名画。她从来没想过,挂在墙壁上的这些作品,竟是慕少凌的业余画作。

    她其实也很喜欢画画。

    阮白在绘画方面有一定的天赋,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她曾学过一段时间油画。还常常得到美术老师的称赞。

    但是,学油画实在太烧钱了,再加上她那时候属于半工半读,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画画,后来就不再过去了。

    但她每次路过画室,看到其他男孩女孩们,聚精会神的用油彩填充画布的时候,阮白的心里总归还是羡慕的,更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缺憾。

    慕少凌的油画,用笔极为奔放,气势磅礴,且线条洗练动人,色泽丰富多彩,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感染力,就像他的人一样,贵气,优雅,更兼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

    “如果你喜欢油画,等有时间了,我再教你。”

    慕少凌打开颜料盒,他调好了几种色彩,将蘸了颜色的油画笔,递到阮白手里。

    然后,男人粗粝的大掌,包裹住她娇嫩的小手,对着那一幅完成了一半的油画《戴安娜与丘比特》继续画了起来。

    “不行,我的手太笨,怕弄坏了你的画……”尽管有慕少凌攥着自己的手画,但阮白的手依然有点抖。

    与慕少凌深厚的绘画功力相比,阮白觉得自己的画技根本不堪一提,她真怕自己不小心弄坏了这么好的画作。

    “没关系,油画和国画不同,国画若是画错一笔,整幅画就会毁于一旦,只能重新开始。油画不同,就算画错了,也能及时修补过来。”男人清润的嗓音,犹如上等的笛音,缓缓的流淌在阮白的心间。

    阮白学过一点点油画,自然也明白,油画画坏了可以修补,但她还是有些紧张。

    慕少凌缓解阮白的紧张后,他就像一个授业解惑的好老师,耐心的教着她。

    男人的大手攥着阮白的小手,用画笔一点一点的,在画布上填充着色彩。

    不知道过了多久,戴安娜冶艳的红裙徐徐成型,丘比特背着的弓箭,也被补充完整。

    他们两个配合的天衣无缝。

    尽管是第一次合作,但俩人依然出色的完成了《戴安娜与丘比特》。整幅画色彩极为艳丽,异国情调满满,与此同时,又加入了中式元素,古典中又透露着现实主义,堪称完美。

    尽管大部分是慕少凌的功劳,但阮白心里依然觉得与有荣焉。

    慕少凌其实也被阮白惊了一把。

    很多人都会画油画,但好多人的作品却给人一种刻板僵硬的感觉,并且有一种贫乏真实情感的缺点。虽然阮白作画的笔触有些生涩,但是里面却融入了很多她自己的思想,因而她的落笔很有灵气。

    他忍不住亲了亲,不断给他惊喜的女人。

    正当两人缠绵悱恻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林宁的声音响起:“少凌,慕爷爷让你下去用餐,你在忙吗?我可以进来吗?”

    阮白听到林宁的声音,疑惑的目光扫向男人,心里对林宁的行为很是不悦。

    慕少凌竖起食指,覆压在阮白的唇上。

    男人寒冽的嗓音,响彻在空气里:“林小姐,现在我跟我的女人在做我们爱做的事,不方便你进来,我们待会就下去。”

    林宁敲门的手,僵立在半空。

    当她听到慕少凌毫不避讳的,跟自己说着他和阮白的房中事,她的脸皮被烧的通红。

    但随即,心底涌上来的恨意,像是突然滋生的藤蔓,缠的她四肢百骸都喘不过气来!

    林宁清纯的小脸扭曲了几许,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逼迫自己一定要冷静。

    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誓要得到,得不到她宁愿毁掉。

    而她看中的男人,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夺过来!

    就算慕少凌跟阮白结了婚,她也会想办法让他们离婚。何况,他们现在暂时属于男女朋友关系。只要她使用点小手段,想要拆散他们,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林宁平复自己的心情,这才踩着高跟鞋向楼下走去。

    ……

    慕家用餐的餐厅。

    林宁正耐心的跟慕老爷子和张雅莉说话,不知道她讲了什么笑话,逗得长辈哈哈大笑。

    而湛湛和软软两个小家伙,似乎被忽略了。

    两个宝宝有些可怜兮兮的缩在饭桌前,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嘟着小嘴儿,一脸不开心的看着那个“狐狸精”,将他们的太爷爷和奶奶,给哄得团团转。

    软软小小声的趴在哥哥耳畔说:“哥哥,你看那个阿姨,长得没妈妈好看也就算了,而且她讲的笑话也一点都不好笑,不知道太爷爷和奶奶在笑什么?哥哥,我很讨厌那个阿姨耶……”

    湛湛鬼精灵的大眼睛,咕噜咕噜一转,他对着妹妹说了一句悄悄话,软软欣喜的表示同意。

    趁着大人们在谈笑的功夫,两个小家伙悄悄的从餐厅退了出去。

    小不点们进了慕家厨房。

    穿着厨师服的大厨,正忙着做菜,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不及自己腿部的小家伙,已经偷偷溜了进来。

    湛湛踩着小板凳,用小碗盛了一碗汤,软软则将厨房里的各种调料,都放在里面一些,湛湛更是在汤里面放入了大量的芥末。然后,两个宝宝用勺子搅了搅,一起端着小碗返回了餐厅。

    “林阿姨,你给太爷爷和奶奶讲了那么多笑话,估计你现在口渴了,这是我和哥哥在厨房给你盛的酸汤哦……”

    湛湛小姑娘眨巴着一双比星辰还要灿亮的大眼睛,端着酸汤,高高的举到了林宁的面前。

    林宁有些受宠若惊。

    因为慕少凌的这两个孩子,向来对自己敌意很深,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自己的态度如此的亲热。

    “谢谢软软,阿姨一定会喝了的。”林宁接过了酸汤。

    她温柔的摸了摸慕软软的小脑袋,不疑有它,直接喝了一大口,结果,酸汤下肚,呛得她的眼泪几乎都流出来了……

 第401章 丢人丢大了!

    林宁原本还好好的味蕾,被这一碗奇怪味道的汤给刺激的一塌糊涂!

    冲鼻的难闻味道,酸,苦,辣,咸!掺杂在一起,很冲鼻子!顿时感觉仿佛有一根细针,突然的刺入了她的鼻骨,让她鼻尖上的汗不停的往出冒。

    呛的人想咳!

    她的喉咙深处,更是有一种干呕想吐的冲动!

    但是面对着慕家的两位长辈,还有两个一脸期待的,等着自己喝酸汤的双胞胎宝贝,林宁还得继续维持自己的高雅,不能出丑,不能去不顾形象的干呕,她的笑容全部僵硬在脸上,平复心情。

    “林阿姨,软软给你盛的酸汤不好喝吗?可是哥哥说很好喝呀!大厨叔叔在酸汤里面还放了人参呢,喝了不但对身体好,而且还有美容养颜的作用哦。软软觉得,林阿姨长得这么漂亮,喝了酸汤以后会变得更漂亮!”

    软软小手捏着公主裙,笑起来的模样甜甜的,一副讨巧的模样。

    张雅莉看到两个孙子对林宁献殷勤,自然乐不自禁。

    没有人比她更乐意看到这样和谐的一幕。

    张雅莉笑不合嘴的说:“我们家的小心肝有心了,对宁宁阿姨竟然这么好。宁宁,这酸汤既然是软软的心意,那你就喝了吧。”

    张雅莉中意的儿媳妇就是林宁,但孙子也是她的心头肉。

    双胞胎对林宁一直都是排斥的,张娅莉可不想看到,林宁某天进了慕家的大门,双胞胎跟她这个后妈相处不和睦的画面。

    现在就连张雅莉都发话了,林宁端着那一碗汤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进退两难。她脸上的神情很精彩,青一阵白一阵的。

    忍着胃部又要翻腾出来的恶心感,林宁擦了擦鼻尖上的冷汗,说:“软软,阿姨等会儿再喝酸汤可以吗?”

    “林阿姨是不喜欢喝软软给你盛的酸汤吗?呜呜……我以为林阿姨喜欢喝酸汤,我才给你盛的,软软是不是做错事了?”小姑娘睁着一双大的不可思议的漂亮眼睛,瘪着委屈的小嘴。

    女宝宝那惹人怜爱的模样,让一旁的慕老爷子看的都心疼了。

    他对重孙女招了招手,将她搂在怀里,慈爱的说:“软软乖,不哭,太爷爷给你夹菜。”

    慕老爷子给软软夹了她平时爱吃的水果沙拉,放到了她的小碟子里,老人凌厉的目光射向林宁的时候,却带着绝对慑。

    这个林宁怎么回事,看起来落落大方,温柔可亲,但他家重孙女亲自给她盛了一碗酸汤,这女人居然还不知好歹。

    他老头子想喝小软软盛的酸汤还没有呢!

    当即,慕老爷子对林宁的好印象减了几分。

    对上慕老爷子突然变得有些冷淡的目光,林宁心里咯噔了一下。糟糕,她忽略了慕家最具话语权的老爷子,平时最宠爱双胞胎,他也最护短,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已经惹怒他。

    心里千百种滋味百味交杂,林宁咬了咬牙,狠狠心一口气将一碗掺杂了各种酱料的酸汤,全部吞灌下肚!

    喝完之后,林宁的胃部翻天覆地的搅动着,让她难受的眼泪和鼻涕几乎都要出来了。

    林宁强忍着,扯着一抹比鬼还难看的笑容:“不错,这酸汤很好喝,软软实在太贴心了,谢谢你。”

    慕湛白偷偷的跟妹妹,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望着林宁拼命忍着,还要说着违心的话语,两个小家伙捂嘴窃笑。

    正在这时,慕少凌拥着阮白,从雕花旋转楼梯上走了下来。

    看到慕少凌的刹那,林宁忘记了胃部翻涌的不适感,有些痴迷的盯着他。

    这个男人素来拥有人上人之姿,那被上帝雕刻的五官,如墨似画,俊秀而温毓,举手投足间尽是成熟男人的沉稳闲雅,即便穿着休闲服,但他那一身豪门贵气,却是隐而不羁。

    稍稍让人看一眼,便能沉沦到不能自拔。

    而被慕少凌搂着阮白,松松垮垮的挽着发,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衬托得她的雪肤愈发香娇玉嫩,在他的怀里慵懒的像只刚醒来的波斯猫。

    看到他们恩爱的一幕,林宁极为的不舒服,顿时,她觉得自己又想吐了。

    慕少凌和阮白两人简单的跟慕老爷子和张雅莉打过招呼,便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

    慕老爷子淡淡的扫了阮白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只顾着逗弄两个小家伙。

    张雅莉依然没有给阮白好脸色,看到她落座,一张脸拉得又臭又长,甚至还重重冷哼了一声。

    阮白却不管张雅莉,自己该用餐继续用餐。

    反正,她以后是要跟慕少凌一起生活,只要他们坚持,张雅莉再怎么反对,也无济于事。

    阮白看了一眼林宁。

    林宁正在讨好的给张雅莉夹菜,阮白心里滋味不免有些复杂。

    林宁到现在,似乎还没有认清形势,以为讨好了慕少凌的母亲,就能嫁入慕家了……

    如果慕少凌是个没断奶的妈宝男,所有事情都听从母亲的,那她这一招倒是用对了。

    但慕少凌却是个强势而极具主见的男人,别说张雅莉反对无用,就算慕老爷子施压,也对他无可奈何。

    林宁现在还用这一招,倒是在做无用功了。

    慕家向来秉承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一桌人用餐虽然不算多愉快,倒也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幺蛾子。

    但是林宁却坐不住了,她极力的想在慕少凌面前表现自己,又苦恼不知如何表现。

    当她看到餐厅墙壁上,挂着的古典西洋油画的时候,她兴奋盎然的说:“慕爷爷,你家墙壁上挂的油画,是英国著名画家莫奈的真迹吧?莫奈是现实主义最杰出的代表之一,他的作品特别珍稀,您家能得到他的真迹,真是了不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