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美妇的翘臀后面;你的甜甜圈是不是痒了

   “别催了,  一会儿包子店见,吃个早饭先,然后再去拿答案。”陆泽答应道。

    放下电话,他忽然困意全无,因为终于想起来了,昨晚他忽略的是什么事,忘记问问林幽幽考得如何了。

    快速刷牙洗脸洗漱完毕,陆泽拨通了林幽幽家里的电话号码,可是一直响到最后一声也没有人接。

    难道她比张伟还积极,这个点儿就已经去学校了?

    陆泽没再多虑,换好衣服就下楼骑车,直奔包子店去和张伟碰头。

    到了包子店,张伟早已经在等他了。

    

 文学

要了四个肉包子,又到边上的【徐记米粉】吃了一碗豪华版牛肉拌粉,顿时感觉高考的疲惫一扫而空。

    简单吃过早饭,准备往一中去。二人并排骑着车,陆泽问道:“刘川跟何峰呢?”

    “刘川这小子反正破罐破摔,才不会这么着急估分呢。何峰那家伙应该把握比我大,睡得很死,  给他打电话过去,  半天也叫不醒。”张伟恹恹地说。

    陆泽心想,何峰和林幽幽考场都在三中,不知道两人有没有遇到。

    再次走进一中,虽然不过短短几天,感觉上却有了微妙的变化。这时学校还很空,来拿答案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走着,毕竟没多少人像张伟这般急切。

    陆泽先去(9)班门口望了一眼,就只有几个男生,没见林幽幽在。

    转身来到(1)班,教室外有同学在一起聊天,有的眉飞色舞,有的垂头丧气。重点班果然更积极,只不过,大家脸上的神情已经反应出各自高考的状况,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尽管与成人世界的烦恼相比,高考只是沧海一粟。但这本答案,却将真正开启很多不同可能性的人生。

    班主任姚雅倩在讲台旁坐着,一见陆泽就笑着问道:“怎么样陆泽,一本线稳了吗?”

    “我感觉考得还行。”陆泽佯装若有所思,也笑了笑回道。

    姚雅倩又耐心地叮嘱了一句:“13号来拿志愿表,记得啊。”

    陆泽答应着领了答案,跟几个气氛组的小伙伴寒暄了几句,就和张伟一起离开了教室。出了校门二人直接分开,各回各家安安静静地估分。

    因为估分这事,待在一起反而估不准。

    天气依旧热得烧人,陆泽回到家先洗了把脸,又从冰箱里端出一碗冰镇绿豆汤,一边喝一边对答案。

    作为控分小王子,他就算不对答案心里也有谱。考试这种事嘛,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会做,分数自然有把握。不会做的,就别奢望批卷老师能给你分数。

    答题需要很久,但是对答案却花不了什么时间。没多一会儿,陆泽就把几门科目全都过完了。

    语文和英语也是和平常水平差不多,陆泽按照最低的标准给自己都估了135分。化学这科水平远不如前世,而且今年题目偏难,陆泽给自己估的只有120分。

    数学跟物理也在他意料之中,数学估分85,物理勉强估了个80分。

    这都是陆泽以最保守的方式估出来的,总分加起来居然凑了个555分,还真是巧了。这个分数,足以让他超过重点批次(一本)的分数线。

    本就十拿九稳的陆泽,这下彻底放心。

    陆泽当即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母,二人听后也十分激动。高考一结束,他们两口子就迫不及待地跑去省城忙活包子店的生意了。

    挂了父母的电话,陆泽又给林幽幽家里拨了过去,仍然无人接听,搞得他纳闷不已。这丫头不知怎的,好似在躲着自己。

    难道,是没考好?按她的实力不应该啊。

    出于对林幽幽的信心,陆泽也没太在意,想着过两天填志愿的时候再问问她。

    7月13号,这天正是苏槿一老爸苏文宇的生日。一家三口也没有出去饭店吃,就在家里庆祝。

    中午吃过饭,苏槿一主动张罗道:“老爸,老妈,下午你们在家休息,我去看店。”

    大热的天,【止间】那小小的店里只有一盏吊扇。苏文宇心疼女儿,“我去就行了,再说现在刚高考完,正放暑假也没什么学生。”

    “老爸,你难得过个生日,让我尽尽孝心不行嘛。”苏槿一撒娇道,“平时我也帮不上店里的忙,今天谁都别争,就我去。”

    女儿懂得体恤父母,也是好事,林棠华朝着苏文宇劝道:“让一一去吧,反正这些天学校没什么人,不用熬到晚上,六点左右就关店回来。”

    “好嘞,我知道了。”苏槿一开心道。

    替父母看店,让老爸难得休息休息是一方面。另外,陆泽也跟她约好了,等他去学校拿了志愿表就去店里找她。

    以陆泽的估分成绩,只要不发生点蝴蝶效应,分数线就还会与前世记忆中一样,一本他算是彻底稳了。东海大学文学院答应的特招,这下也基本是铁板钉钉。

    谷訲13号下午,陆泽等太阳没那么毒辣时就跑去一中找班主任拿了志愿表,买了两瓶冰镇汽水来到【止间】店里,苏槿一已经等在那儿了。

    之前估完分,陆泽就和苏槿一讲了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东海大学特招的事。只不过讲述的过程中,有意把林幽幽的那部分进行了删减,并没全说给苏槿一听。

    虽然不能在一所大学,但起码在同一个城市,苏槿一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好奇陆泽一个理科生,选择了文学院。

    “交志愿表还有几天时间,你真的考虑好了吗?”苏槿一又问,“第一志愿就选东海大学了?”

    “嗯,决定了。”陆泽随意翻看着志愿填报指南,笃定地回应道。

    “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读文学院诶。”苏槿一突然噗嗤一笑,“原来还是个文艺小青年。”

    她凑得更近,越发感觉陆泽让她捉摸不透,“弟弟,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是姐姐我不知道的?”

    “小妮子,整天姐姐、姐姐的占我便宜。”陆泽刮了下她的鼻子,“谁说理科生就必须选理科专业啊?你那是刻板印象。理科生也可以偶尔感性的。”

    苏槿一哪里知道,他母校东海大学的宿舍环境那叫一个舒适,食堂饭菜那叫一个美味。而且换了文学院,不要太好混,再不用像前世受生物工程专业的折磨,陆泽想想都觉得美。

    然而说完那句理科生也可以偶尔感性,正是自己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时的初赛作文内容,这又让他想起了林幽幽。

    电话没人接,学校里也碰不到。高考结束后,她就一直没有消息,不会真发生什么事了吧…

    陆泽不由地担心起来,想着回头还是要再给林幽幽打个电话,再不行就只能跑她家去看看了。

    其实就在他思虑的此刻,林幽幽正在一中(9)班的教室发呆,这天她来得比较晚,刚刚才到教室拿志愿表而已。

    高考第一天,林幽幽身体就很不舒服。

    可能是备考劳累,同时兼顾写,还有高度紧张的原因,她这个月的姨妈期彻底乱掉,本该是月初的,却迟迟未来。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林幽幽祈祷着千万别在高考这几天,但是却事与愿违,第一天还好,勉强撑了下来。

    第二天,从上午考英语开始,肚子就一阵阵疼得她直冒冷汗。估分的时候,听力部分她甚至都想不起自己当时填了什么答案。

    这两天她一直待在家里,哪儿也不想去。

    她心里能感觉到,有几个电话肯定是陆泽打来的,可就是不想接,心情堕入谷底。

    高考结束后,林幽幽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她气上天、恨自己,因为她失败了。

    别说跟苏槿一同样能拿到市级高考状元,就连县里的文科状元她现在都毫无把握。暗暗拼命,就为不输给那个人,她已经用尽全力,但结果…

    估完分,她几乎天天躺着,什么也不做,饭也没胃口吃。第一次见到苏槿一的自卑感无法克服似的,一想太阳穴就撕裂着疼。

    直到姐姐听了她闷闷不乐的消息,赶回来安慰她时,她抱着姐姐大哭了一场。然后才让自己镇静下来,重新拿起答案,又仔细地对了一遍。

    即便市级状元是不可能了,但重点一本肯定没有问题。如果语文靠作文拿到高分,加上文科两门应该稳妥,县级文科状元也许还有希望。

    但这些,林幽幽通通不在乎了。

    成绩是输给了苏槿一,但只要能和陆泽上同一所大学,这就够了。

    拿了志愿表,她就打算立即去找陆泽,他怎么填,跟着他一起就好。

    盛夏的白昼总是很长,时间到了傍晚,林幽幽抬头看着满天云霞,一边恍然地走出校门。

    这时马路斜对面,陆泽跟苏槿一也从【止间】文具店一起出来,关了店锁了门,准备打道回府。

    苏槿一亲昵地挽着陆泽的胳膊,小鸟依人地与陆泽漫步着。走出去几十米,他们还嬉闹起来,浑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二人丝毫未察觉身后林幽幽的存在,刚出店门的时候,压根就没往一中这边看。

    而林幽幽在校门口望见他俩的那一秒,整个人像宕机的电脑,脑子一片空白。

    身体先于大脑行动,她来不及做任何思考,默默跟着走了一段,直到看见陆泽和苏槿一两人牵起手,脚步才缓了下来停住。

    怎么回到家的,她也不知道。只觉得七月的闷热,快要让她窒息,拿着志愿表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

    仿佛末日前夕,太阳暗去,月光失明,等黑夜降临,世界就会毁灭。

    美好的救赎,遥远的梦想,全部魂不附体般化身为零。

    这天晚上,电话响起,林幽幽接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