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师在教室里高C了!出轨系列小h文

   “绝对不可以!”安宝贝和战擎渊异口同声。

    韩博洋被他们吓到了,呆呆地看着他们:“为什么不可以?我睡相很好的,不踢被子。”

    这是睡相的事情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个男孩子,而我们家贝贝是个女孩子!!!

    战擎渊很想冲着他吼,这小子果然对自家闺女贼心不死。

    安宝贝小脸可冷了,瞪着他,“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还想跟他妹妹睡,简直就是做梦!

    战擎渊眸光赞赏:goodjob!

    韩博洋满头问号:“什么意思?”

    安宝贝鄙夷地说道:“你不是已经上幼儿园了吗?竟然连男女授受不亲是什么意思都不懂?”

    韩博洋头顶问号更多了:难道上了幼儿园就要懂这么多嘛?

    安贝贝奶声奶气地说道:“博洋哥哥,你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我们不可以一起睡的,妈咪说只有我未来的老公才可以跟我一起睡。”

    韩博洋眼睛顿时就亮了,“那我长大了做你老公是不是就可以跟你一起住了?”

 文学

    安贝贝被稳住了,“啊?”

    战擎渊磨牙,这小子果然在觊觎自家闺女,实锤了!

    另外几个大人倒是没有将韩博洋的话放在心上,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已,懂什么。但是战擎渊却记住了,饭还没吃完,就给韩以晨发了信息,让他赶紧将他儿子带走。

    韩以晨也正准备来接儿子,很快就到了。

    战擎渊赶紧让他带着儿子走人,那铁青的脸色不禁让韩以晨怀疑自己要是迟一秒,就会被扫地出门。

    回去的路上,韩以晨看着懵懂无知的儿子,问道:“你惹战叔叔生气了?”

    韩博洋小脸茫然:“没有啊?”战叔叔生气了吗?他不是一直都是那样冷冰冰的吗,可吓人了。

    等韩以晨好不容易从儿子口中弄清楚了战擎渊黑脸的原因,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没被扔出来真是幸运。”

    不过自己平时对儿子确实疏忽了,竟然没有告诉他男女之别,回头要好好跟儿子谈谈心,多关心关心他。

    韩博洋懵懵懂懂,哪里知道老父亲一瞬间联想了那么多,玩了一下午,又吃了饭,很快就困了,打着哈欠趴在老父亲的肩膀上,很快就睡着了。

===第437章 摊煎饼===

安小诺看着独自坐在床边生闷气的战擎渊,只觉得好笑:“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你还在生气呢。”

    战擎渊冷哼,“这小子从小就不学好,才这么小竟然就想着娶老婆了。”他都还没将人娶进门呢。

    安小诺哭笑不得:“博洋才不过六岁,懂什么,只怕他连老婆是什么都不知道。”

    战擎渊却不这么看,“现在的小孩都早熟,指不定那小子心里打什么坏主意呢,觊觎我闺女,绝对不行,我跟你说,以后不许那小子进家门。”

    “我闺女”三个字,他说得十分自然,听得安小诺一怔,忽然想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时常会把“我儿子”“我女儿”“咱们的孩子”这样的词挂在嘴边,以前没有注意到,现在想起来了,心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脑中闪过什么,还没等安小诺想明白,那丝想法就不见了。

    她愣愣地看着他,战擎渊被她看得心虚:“怎么了?突然这么看着我?”

    安小诺回神,缓缓摇了摇头,自己想什么呢,现在他们是情侣关系,他愿意把她的孩子当做是自己的亲生孩子这是一件好事啊。

    “那你慢慢生气,我去泡会儿温泉。”

    两个孩子下午玩累了,早早就睡了,谭金凤和战席林那边也有私人汤泉,自然不会过来这边。

    战擎渊听到她要去泡温泉,想到什么,也顾不得跟韩博洋一个小屁孩生气了,抬脚就跟了上去。

    安小诺刚刚下水,战擎渊就跟着出来了,当着她的面除去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地趟入了水中。安小诺慌张地转过了头,也不知道是水汽熏的,还是害羞的,脸颊通红一片。

    这方小池子本就不大,他的人又高大,他一下水,水波荡漾,安小诺整个人都开始心慌,尤其是他从身后抱住了她。

    虽然两个人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却是第一次一起泡汤,尽管因为是硫磺泉,水质浑浊,看不清水底的风景,可触感却更加发达。

    “你、你别。”

    战擎渊轻笑,“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泡温泉而已,你在想什么呢?”

    安小诺:……没想什么,你上去,我先泡,你等下再泡。

    战擎渊人都下来了,怎么可能还上去,抱着她不放,“这方池子够大,我们一起泡更好。”

    他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脖子上,引起她身上一阵战栗。

    战擎渊微微垂眸就能看到她身上还未完全消退的暧昧痕迹,眼眸深了深,身体的某处也开始蠢蠢欲动。

    “小诺。”他的嗓音微哑,透着别样的性感。

    安小诺神情慌乱,掰着他的手:“我不泡了,你自己泡吧,我去冲澡。”

    战擎渊抱着她不放,后面几天因为担心她身体受不了,他都是规规矩矩抱着她睡觉的,什么都没干,此时此境,他哪里还能放过到嘴边的肉,低头含住了她的耳垂。

    两人亲密过,战擎渊自然知道她最敏感的地方在那里,没多久,安小诺就在他怀里软成了一滩水,迷迷糊糊地任由他抱着自己上去,与他坠入了更深的欲,海中。

    安小诺觉得自己就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舟,只能随着海浪翻涌,脑子迷迷糊糊的,浑身都没有力气,耳边回荡着陌生又熟悉的娇媚呻吟,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意识坠入梦境中前,安小诺终于奋起反抗,狠狠在某人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人太可恨了,真把她当煎饼了,这面摊完换一面摊。

===第438章 不怕把桃花都吓跑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安小诺狠狠将某人搭在自己腰间的手甩开,怒瞪着他,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了。

    男人的话果然不能信,什么克制,最后一次都是假的。

    战擎渊本就浅眠,被她这么一甩,立刻就醒了,睁开眼睛对上她喷火的双眸,昨晚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心虚地咳了两声。

    “那个,你饿不饿,要不起来吃早饭?”

    安小诺冷笑一声,“不吃,气饱了。”

    现在自己浑身都累得慌,哪里还有胃口,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人。

    战擎渊想要去抱她,去被安小诺怒视,瞬间就不敢动了,讪讪开口:“其实也不能怪我。”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咯?”安小诺语气凉凉。

    “没,是我的错,我错了。”战擎渊认错认得飞快。

    安小诺冷哼一声,总不能真的跟他计较,毕竟这种事情自己也有享受到,刚想起床,视线扫过他的肩膀,看到那处清晰的牙印,瞬间就僵住了。

    不确定地开口:“这是我咬的?”她隐约是有点印象的,她不记得做了多久,这人没完没了的,她已经累得连跟手指头都不想动了,他还来,她生气之下就咬了他。

    现在看着牙印的深度,自己那时的力气还不小,都出血了。

    战擎渊浑不在意:“没事,一点皮外伤,你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碰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只想要多一点,更多一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安小诺僵硬的脸色渐渐和缓,没回答,而是穿了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了碘伏和创可贴。

    战擎渊挑眉:“你怎么还随身带着这个?”

    “担心宝贝和贝贝玩疯了会不注意伤到自己,所以就带着备用。”

    这是她这么多年独自带孩子总结出来的经验,一般都会随身带着这些。

    给他伤口消了毒,又贴上创可贴,两人才洗漱完出去吃饭。

    安宝贝和安贝贝早就起来了,知道他们两个还没起床,就懂事地去找谭金凤和战席林,这时候几个人饭都吃完了。

    “我们准备出去走走,宝贝和贝贝我们就带走了,你们两个去吃早饭,自己逛逛。”谭金凤说道。

    安小诺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到了这么晚,还有些不好意思,战擎渊却已经应了:“好,爸妈,那宝贝和贝贝就交给你们了。”

    两人昨天带着孩子各自行动,其实还没能好好逛逛这个山庄,于是今天两人准备自己去逛逛。

    战擎渊牵着她的手,漫步在山庄中,有些景致昨天看到过,但今天再看,因为身边只有他一个人,就多了一丝别的滋味。

    路上遇见了一个战擎渊认识的人,过来打招呼,安小诺本想将手抽出来,这人却不放手,泰然自若地与她十指相扣,跟那人聊了两句。

    安小诺微微偏着头,没有刻意去听两人的对话,心中甜滋滋的。

    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战擎渊给足了她安全感,从来不掩饰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也不掩饰他对她的感情。

    那人也是个有眼色的,聊了两句就识趣地告别了。

    安小诺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忽然说了一句:“战总这样就不怕将你的桃花们吓跑了?”

    战擎渊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除了你,我哪里来的桃花,倒是你,桃花满天飞,我就差跑去昭告天下你是我的了。”

    “我也没有桃花。”

    “傅云笙。”战擎渊幽幽吐出一个名字,那些桃花,有一朵算一朵,他都记着呢。

    安小诺噗嗤一声就笑了:“这么久的陈年老醋你都吃?”

===第439章 你跟莲花挺像的===

战擎渊哼了一声,“久吗?我怎么记得前不久人家还在帮你说话呢,全国人民都看见了。”

    “战总,你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哈,人家分明是为宝贝和贝贝说话。”

    “他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安小姐,阿渊。”迎面而来的夏之韵打断了两人的打情骂俏。

    战擎渊不满地看了夏之韵一眼,安小诺眉梢轻挑,当着她的面叫她的男朋友这么亲密,是在跟她示威?

    与夏之韵一起来的是王遥。

    “战总,好久不见。”王遥与夏之韵从初中起就是闺蜜,自然早就认识战擎渊了。

    战擎渊面无表情:“你谁?”

    王遥面色微僵,眼底闪过一丝恼怒,觉得战擎渊也未免太不给人面子了。

    夏之韵打圆场:“这是王遥,以前跟我一个班的,我们经常一起玩儿,这几年你没见过,是不是认不出来了?”

    战擎渊:“没印象。”

    夏之韵咬了咬唇,眼底有些受伤,战擎渊从小记忆力就惊人,怎么可能不记得王遥,他这么做,更多的是不给她面子,但是为什么呢?

    余光看到安小诺,夏之韵心一颤,难道是为了她?

    王遥心中恼怒,可面对战擎渊又不敢发火,王家的产业虽然在临市,但也不能跟战家比。战擎渊,她得罪不起的。

    夏之韵挤出一抹笑,也不看战擎渊了,而是对安小诺说道:“安小姐,昨天看你在莲塘边的凉亭里画画,今天我和遥遥要去那边品茶,你有没有兴趣尝尝我的手艺?”

    安小诺眉梢轻挑,她画画,这位夏小姐就准备品茗了,怎么,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下谁的兴趣更高雅?

    “抱歉夏小姐,我对茶艺一道一窍不通,实在是不敢浪费你的好茶叶,所以我就不去了。”

    夏之韵有心情比较,她还没兴趣迎战呢。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夏之韵咬了咬唇,脸上满是尴尬,王遥哼了一声,说道:“之韵只是想请你喝杯茶,又不是让你品评,你至于这么不给面子吗?”

    安小诺就觉得好笑了,“为什么你们的邀约我就一定要答应?好不容易出来度个假,跟我男朋友聊聊天不好吗?为什么要将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不相干的人王遥:“……没礼貌。”

    安小诺微微一笑:“礼貌是给知礼的人的,夏小姐,你说对吧?”

    王遥气得要死,还想说什么,却被夏之韵给拦住了,毕竟还是当着战擎渊的面,不可以太过分。

    她礼貌一笑:“安小姐别介意,遥遥就是说话直接了一点,但没有什么恶意,今天是我唐突了,抱歉。”

    “没关系。”安小诺十分大度地说道,走了两步,回头看着夏之韵,笑眯眯的,“对了夏小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其实你跟莲塘那边的莲花挺像的?”

    王遥恼怒,骂道:“你骂谁是白莲花?我看你才是绿茶婊。”

    安小诺故作惊讶:“王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在夸夏小姐如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你怎么会想到白莲花上去?难道在你眼里,夏小姐竟然是白莲花?”

    她同情地看着夏之韵,叹息道:“夏小姐,没想到你朋友是这样看你的。”

    夏之韵哪里听不出来安小诺是在讽刺她,可当着战擎渊的面,她又不能拿安小诺怎么样,于是强忍着不起说道:“安小姐怕是误会了,遥遥不是那样的人,既然安小姐没有兴趣品茶,那我们就先走了。”

    “走什么走,之韵,她就是在内涵你,还挑拨我们两个的关系,简直可恶透顶。”王遥都快要被气炸了,恨不得上去打安小诺几巴掌。

    夏之韵拉住她,冲她摇摇头,提醒她战擎渊还在这里呢。

===第440章 她不会要一个不忠的男人===

王遥见战擎渊冷眼瞧着她,神情微僵,终于不敢再继续跟安小诺纠缠,恨恨咬牙,跟着夏之韵离开了。

    安小诺冷哼一声,抽出手,径直往前走。战擎渊急忙跟上,“怎么还生气了?”

    安小诺没好气:“要不是你,夏之韵至于盯上我?”

    平白无故被人针对,她要是不反击,她就不是安小诺了。

    战擎渊觉得自己十分无辜,“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没有给她任何暗示。”

    安小诺眼神凉凉,语气也凉凉的:“你要是有,那就完了。”

    她是绝对不会要一个不忠的男人的。

    看着她这气呼呼的样子,战擎渊竟然觉得意外地可爱,不禁轻笑,哄道:“好了,别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你昨天不是还说想去这边的果园看看吗,走吧。”

    安小诺果然来了兴趣,两人朝着果园的方向走去。

    正值初夏,果园里挂满了果实,不过很多都没有成熟。

    “再过半个月就可以采摘了。”安小诺指着一小片桃树说道。

    “那半个月后我们再来一次。”

    安小诺也只是随口一说,她没有什么摘果子的癖好,“你不工作了?”

    刚认识这人的时候,这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泡在公司里,还让她加班,现在倒好,竟然还想着翘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