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男总裁憋尿被揉~女主名器让人上瘾h

  可郁宴的身份还没有转变。
  如果强行让皇上下个诏书去转变郁宴的身份……成王败寇不是不行,但属于先太子的东西,他们更想名正言顺的夺回,不留一点诟病的机会。
  “还请陛下辛苦一下,写个传位昭书,将这皇位传给太子爷。”
  皇上那惊惧战栗的心,现在才稍稍缓过来一点,眼底迸射着怒火,怒火交织着恐惧,各色情绪齐聚心头,还未张嘴说话,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新做的紫金寿袍上,沾了血。
  那鲜红的颜色可比顾珞甩心柔那一巴掌带出来的红要刺目的多。
  皇上攥拳盯着那些黑衣人,“你们,你们……”
  怒火堵在喉头,他竟是一句斥责怒骂的话都说不出。
  还说什么,这都明摆着,这些都是太子的爪牙,太子在逼宫!
  不远处,御花园里的丝竹声还在悠扬起伏。
  御书房里,为首的黑衣人转着手中沾着血的长刀,笑的阴森可怖,“不想写?拖延时间?好说,先砍一根手指下来。”
  说着,他抓了皇上的手边是手起刀落,不带丝毫犹豫。
  不能一刀弄死这老东西,总能变着法的羞辱磨搓他一番,稍稍解一解心头之恨。
  不说当年那些旧事,单单这些年郁宴被皇上屡屡叫进御书房受到的那些折辱,也该算一算。
  皇上原以为这人只是恐吓威逼他,没想到一句话没落下,那冰冷锋利的刀当真就朝着他的手指砍了下来。
  十指连心,被夹了手指都疼的撕心裂肺,更遑论一根食指被齐根斩断。
  鲜血飞飚间,皇上疼的差点昏厥过去。
  不是他不昏,而是这黑衣人的刀又游走到他的后背心。
  隔着衣衫都能感受到那刀锋的刺骨冷意,皇上抖得停不下来。
  黑衣人皮笑肉不笑,“写吗?写了,太子爷登基,您还能捞个安享晚年的荣华富贵,不写……不写也无所谓,您要是驾崩了,太子爷顺理成章继位,最多就是多了一项办丧事的繁琐而已,国孝三年虽然难捱,但背地里守不守的谁知道呢。”
  他把话说的直白又大逆不道。
  从旁边扯出空白的圣旨,拍到皇上跟前。
  被砍掉的是左手的食指,血还在冒着,皇上犹如一只被穿了五脏的鹌鹑,冷汗一股一股的往出冒,外面一点救援的动静都听不到。
  禁军呢?
  禁军去哪了?
  都死了吗?
  还有他平日里藏在御书房里的那些暗卫们呢?
  怎么一个都不出来。
  整个御书房,能护着他的,就只有内侍总管,可内侍总管早在这一切开始之前,就被一脚踹翻,晕倒在地上,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皇上浑浊又恐惧的目光落在内侍总管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体上,又看向他嘴角和地上的那摊血。
  这是……死了?
  巨大的前所未有恐惧在这一瞬间达到顶峰,蔓延四肢百骸。
  皇上绝望的望着那张空白的圣旨,冰冷的手一点一点的哆嗦着靠近那狼毫湖笔,颤抖着抓起,沾墨,落笔。

 文学

  每一个动作都是机械的。
  传位诏书写好,就剩盖下玉玺国印。
  玉玺就在桌案第三层的机关抽屉中,皇上放了笔,去取玉玺的动作却滞缓下来。
  当真就没有人来救他了?
  他眼睛不由自主的朝窗外看去。
  就在这一瞬,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杂乱的有力的脚步声。
  守在御书房门口的黑衣人在脚步声传来一瞬,忽然一声惊叫,“快点,来人了!”
  皇上那颗战栗的心,瞬间像是被从冰窟窿里捞出,放倒了温泉池中。
  他停下了去取玉玺的动作。
  为首的黑衣人一把扯了皇上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砰的撞到桌案上的圣旨上,“磨蹭什么,快点,老东西!玉玺呢,快拿玉玺!”
  外面打斗声传了进来。
  守在门口的那黑衣人让人一脚踢翻,皇上脑袋被摁在桌案上,他努力的抬眼,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终于看清,从外面冲进来的人,穿着一件麻灰色的短打。
  不是宫里的人?
  皇上想要看更多,奈何脑袋被人死死的摁着,不住的有人在他身上脑袋上胡乱的拍打,在桌案上乱翻,想要去找玉玺。
  外面涌进来更多的人。
  皇上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人进来了,但能听得出来,就在他头顶前发生的打斗十分的激烈。
  “快给太子爷报信儿,这边我们要坚持不住了!”
  摁着皇上的那个人忽然一声吼,当即便有破窗而出的声音传来,不过紧跟着那窜出去的人就被外面的人摁住了,发出一声惨叫。
  皇上感觉到摁着他的那只手僵了一瞬。
  “反正传位圣旨已经写了,不行就杀了这老皇帝,到时候就说有人刺杀皇上,咱们正好救驾,但晚了一步!”
  旁边的黑衣人飞快的说着话。
  摁着皇上的黑衣人似乎在犹豫,抓着皇上脑袋的手格外用力的一拽,刺啦扯了一把皇上的头发,生拉硬拽将头皮都扯掉一块。
  皇上疼的全身一个哆嗦,闷声惨叫,那黑衣人的大手一离开,皇上惊恐起身。
  刹那间那黑衣人做了定夺,要杀他。
  皇上拼命呼救,这才看清楚冲进来救他的人,除了那个穿着灰麻色短打的,余下全都是禁军,而那穿着灰麻色短打的……长年?
  皇上愣怔间,黑衣人的刀已经砍了下来。
  “我和你们拼了!”
  一直趴在地上的内侍总管不知何时清醒,犹如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卯足了劲儿的冲了过来,一头朝着黑衣人撞了过去。
  被他突然一撞,黑衣人劈下来的刀直接偏了方向,带着凌厉的刀锋,擦着皇上的额头鼻尖儿,一刀劈在了桌案上,将那圣旨劈成两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