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尖阳台娇吟、娇妻雪白双腿高高举起

  心柔郡主挨了一巴掌,捂着脸瞪着顾珞,委屈的满眼泛红,“好好的,你打我做什么!”
  顾珞冷眼看着她,下颚微扬,眼皮微垂,带出来的那种气势她自己都没察觉隐约有郁宴那种矜贵又混不吝的样子。
  “安博王是为国为朝廷出去办事,你却红口白牙在这里咒他死了,你说我打你做什么?太后娘娘给你吃给你喝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长大了来这里搬弄是非惹是生非的?
  我不管你来我跟前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只告诉你一句,你想让我把郁宴让给你,那也要等郁宴回来再说。
  他人都不在,你却在这里做梦想要取代我?
  脑子不好使可以不用出来非得使唤一下,陪着礼义廉耻一起足不出户多好。”
  顾珞冷着脸撂下几句话转身要走。
  心柔郡主挨了一巴掌又被刺儿搭了一顿,却伸手一把拉了顾珞的衣袖。
  “就算是我做的不对我说错了,你就能打人?我好歹是个郡主!
  再者,你打我无所谓,可今儿是陛下的寿辰,这是陛下的寿辰宴,你却要在这宴席上见红?”
  顾珞皱眉,满目厌恶回头看心柔郡主,胳膊一用力,将自己的衣袖从她手中拽出。
  心柔郡主看着顾珞,缓缓放下捂着脸的手,那瓷白的脸上,一张巴掌印逐渐清晰出来,就像是一张纸浮于水面,逐渐被水浸透一样。
  随着那巴掌印清晰,她嘴角也泛着血色。
  “钦天监一早才刚刚算了,如今朝政纷乱是有邪佞作祟,陛下寿辰乃是真龙之气最为旺盛的一天,这一天紫气东来压下那些小人邪祟。
  你却偏要在这里打我?但凡你真心实意关心郁小王爷,也不会在这里动手!
  国运气盛,郁小王爷才能平安归来!
  说什么夫妻和睦,你看重的从来都是安博王妃的荣华富贵吧。
  一个从庄子上来的姑娘,一个在太医院任人作践的医女,摇身一变成了王妃,别人不知道你心里的盘算,别想瞒得过太后娘娘。”
  说完,心柔郡主朝后退了一步,两眼直视顾珞,丝毫不将周围围观的那些朝臣家眷放在眼里,下颚微扬,倨傲的一声令下。
  “来人!安博王妃冲撞国运,带下去!”
  随着心柔郡主一声令下,当即便有她身后的两个嬷嬷上前。
  顾珞简直觉得匪夷所思,“什么时候这宫里由你一个身体流着一半南诏国血脉的外姓郡主说了算了?”

 文学

  心柔郡主冷笑不语,上前的两位嬷嬷皮笑肉不笑,“得罪安博王妃了,这也不是郡主说了算,郡主只是奉了太后娘娘的懿旨。
  今儿陛下的寿辰,娘娘下令,不许见分毫明争暗斗的不和睦,更何况您这直接见了血。”
  说着,其中一个嬷嬷大有一副杀鸡儆猴的姿态一扫旁边围观众人,看了一圈才收了目光重新看向顾珞,“王妃还是不要争辩,更莫要为难老奴。”
  顾珞看着那嬷嬷,脑子里飞快的琢磨。
  太后和心柔郡主这一出,到底是为什么。
  太子欲要在今**宫,太后知情还是不知情,若是知情,这个时候用这种借口将自己带走,是图什么?
  若是不知情,又是为了什么?
  思绪飞转天人交战间,顾珞一眼看到人群里混着的六皇子。
  迎上顾珞终于望过来的目光,六皇子打出一个十分明显的信号。
  就有多明显呢?
  他直接扯着嗓子一声喊,“抓走这个坏女人,抓走这个坏女人,她每天都给我灌药吃,还用针扎我的头,抓走她抓走她!”
  六皇子痴傻,一通乱喊无人理会、
  什么灌药针扎,大家也知道顾珞是奉命给六皇子瞧这痴傻的毛病。
  不过看样子,毫无效果。
  六皇子喊了两嗓子,可能觉得不过瘾,直接从人群里钻出来,笑嘻嘻朝心柔郡主凑过去,“漂亮姐姐,怎么还不抓,要不要我帮你,陵儿可会抓鱼了,抓人也抓的好呢。”
  心柔郡主嫌恶六皇子说话时口水乱喷,朝旁边躲开半步,冷声呵斥,“还不动手等什么,连她那婢女一并带走!”
  “抓的好抓的秒抓的王八呱呱叫!”六皇子立刻手舞足蹈一脸狂欢,说完又觉得不够,忽然朝顾珞一头撞过去,“我撞死你这个坏女人,让你扎我!”
  六皇子一头撞了顾珞肩膀上,顾珞让他猛地一撞,顿时朝后两步踉跄,小紫眼疾手快连忙扶了她,“王妃小心。”
  说话功夫,一个小纸团从顾珞手中落入她的手中,小紫心跳加快,面上不显痕迹的将那小纸团悄摸缩到袖子里。
  动作间,两个嬷嬷上前,直接将顾珞和小紫带走。
  “王妃也别和老奴记仇,谁让您今儿冲动了呢,心柔郡主再有不是,那也是太后娘娘跟前长大的,虽然是外姓郡主,但养只小猫小狗日子久了还有感情呢,何况是个人。
  太后娘娘心疼心柔郡主,您占着心柔郡主朝思暮想的位置,这不是诚心给太后娘娘找不痛快么。
  再说了,现如今郁小王爷杳无音信的,您一个医女出身的人能给小王爷什么助益。
  若是将这位置让给心柔郡主,对小王爷的帮助可不止是一点点。
  您自己个好好想想吧。
  您要是真心对小王爷好,就别这么自私。”
  两个嬷嬷将顾珞和小紫带到一处空院子的厢房,把人往里一推搡,大门一锁,守在外面。
  小紫扒在门缝朝外瞧了一眼,眼见两个嬷嬷没走远,就在院中石桌旁坐了,回头朝顾珞道:“这什么意思啊?”
  她没敢擅自将那字条取出来。
  顾珞摇头,“八成是心柔想男人想疯了。”
  她说着话,左右环顾这屋子。
  屋子不大,一共两间,外间堂屋内间卧室,瞧样子不像是平时有人住的,顾珞慢条斯理的朝里屋走,一边走一边给小紫做了个手势,指了指房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