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乱好爽要尿了潮喷了:娇妻V猛男

   卫琮曦觉得他被施落的眼神侵犯了。

    尽管知道她在研究穴道,可是他还是十分不自在。

    “别看了行吗?”卫琮曦终于忍不了了。

    施落点点头,似乎很赞成:“是不能光看。”

    卫琮曦一愣,很快明白了什么:“你想干什么?”

    施落冲他甜甜的笑了下:“我想实践一下,可是人家没有实验到对象…”

    施落突然撒娇,卫琮曦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打我主意!”卫琮曦拒绝,让施落在他身上点穴?等于点火!

    “曦哥哥…”施落妖娆的开口。

    卫琮曦被她一声叫的,浑身每个毛孔都透着不舒服。

    “你闭嘴!”

    “曦哥哥,你就让人家试试嘛!”施落走到他身边。

    因为离得近,卫琮曦几乎能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香气,以及一些药草的味道。

    想想施落给他点穴…

    卫琮曦忽然笑了:“好啊,用不用脱衣服啊?”

    施落见他同意,满心欢喜:“脱衣服做什么?”

    “看的仔细啊,我怕你看的不清楚,万一点错了怎么办?”

 第198章 无情无义

 文学

    第198章 无情无义

    “就这样,不用脱!”施落感觉被调戏了,可是点穴是她提的,她也没有别的实验对象了,只能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说道。

    “我觉得还是脱了比较好!”卫琮曦一本正经的说。

    “不用!”施落咬牙说。

    …

    很快,施落就知道了什么是挫败,面对卫琮曦一身的腱子肉,她点的手指都快断了,人家一点都没有反应。

    其实也不是没有一点反应,只不过反应在别的地方,施落没有发现而已。

    她点了半晌,没效果,无奈的看了卫琮曦一眼,就去隔壁找萧老头了。

    卫琮曦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下半身,颇为无奈,看来不能让施落瞎点了,这是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施落去了隔壁,萧老头却不在,她正要回家。

    “你果然和苏安有关系!”忽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

    施落回头,就看见钟秀灵正怨毒的看着她。

    施落皱眉,钟秀灵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不好,瘦的脱了相也就算了,一张脸惨白,如今还挂了彩,应该是被人打了。

    施落不想和她说话,她觉得钟秀灵可能疯了,和疯子计较,那她和疯子有什么区别?

    “你别走!”

    钟秀灵见她不理她,她愤怒的想过去拽她,可是还没碰到施落,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钟秀灵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见卫琮曦门口,他依旧俊美无双,只是一双雅眼睛却冰冷至极的盯着她。

    钟秀灵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透着一股子压迫,她愣了半晌,忽然想起来,以前不管她怎么对施落,卫琮曦都不曾说过半个字,都是冷眼旁观,如今他居然替施落说话了?

    钟秀灵一时间忘了反应,而施落已经走到了门口。

    钟秀灵气不过,可是她对卫琮曦有点发怵,瞪了施落一眼,转身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施落摇摇头:“她是不是疯了?”

    “差不多!”

    卫琮曦也觉得钟秀灵看起来真的是疯了。

    …

    钟秀灵回到家,李氏忙跑出来:“李木匠怎么说?“

    说完她才注意到钟秀灵受伤了。

    “秀灵!你这是怎么了?”

    钟秀灵回头看着她娘,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娘,他要成亲了!”

    钟秀灵听了李氏的话,去找了李木匠,她也很顺利的找到了李木匠家,只是并没有看到李木匠,而是和李木匠的娘黄氏碰面了。

    黄氏一听她就是那个嫌贫爱富的钟秀灵,当即冷了脸。

    “你来干什么?”黄氏冷声道。

    “大娘,我来找李三!”钟秀灵楚楚可怜的说着。

    只可惜黄氏对她的装可怜无感,她儿子要成亲了,当初她听说儿子找了个面馆老板的女儿还挺高兴,结果没几天,儿子就颓废了,虽然后来又订了亲,但是心不在焉了好长到时间。

    黄氏心里怨愤钟秀灵,偏偏这个女人居然又跑来搅和她儿子,她能给她好脸吗?

    “我家三子要成亲了,我们泥腿子庄户人家高攀不起城里尊贵的钟小姐,您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黄氏没文化,但是听过不少戏文,就学着这么一出嘲讽了钟秀灵。

    钟秀灵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也有一天,会被一个曾经看不起的泥腿子村妇这么讽刺。

    当即也不在说什么,转身就走。

    刚刚出了小刘村,就看见远处赶来一辆牛车,赶车的正是李木匠,而车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两个人说说笑笑,一看就关系不一般。

    李木匠也看到了她,他微微错愕,不过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跟不认识似的转身走了。

    牛车激起的尘土尽数落到了钟秀灵身上,可她却像是没有发觉一样,站在半晌,直到牛车彻底看不到了,她才擦了一把眼泪,转身往回走。

    李氏本想说些什么,可是看钟秀灵这个样子,她的话到了口边,又咽了回去。

    “饿了吧,娘去给你做面吃!”

    “嗯!”钟秀灵眼里含着脸,不过很快就被她擦干净了。

    她不甘心。

    得不到卫琮曦,得不到苏安,如今连那个李木匠也敢看不上她。

    她一向心高气傲,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忽然,门开了,老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对于生病妻子还有伤风败俗的女儿,老钟眼底只有厌恶。

    钟秀灵对这个爹毫无感觉,从前还觉得他虽然不善言辞,可是是疼自己的,最近这一系列事一出,她才发现,都是假的。

    这个男人,和她遇到的那些男没有区别,都是些没良心的混蛋骗子,薄情寡义的人。

    有一次她听到老钟和李氏吵架,老钟说钟秀灵说不定也不是他的孩子,和刘忠一样都是李氏生的野种。

    那时候李氏心情不好,老钟这么说就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她一气之下就跟老钟扭打起来,不过体弱的李氏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被老钟一巴掌打倒在地,半晌没起来。

    老钟看见这个让自己丢了面子的女儿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走进来,他今天有正事要办。

    “你娘呢?”老钟问。

    “厨房!“钟秀灵态度也很冷淡。

    老钟进了厨房,很快里面有争吵的声音,厨房门开着,她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对话。

    “你居然要把那个寡妇娶进来?钟强,你是当我死了吗?“李氏声音有点歇斯底里。

    她和那个张寡妇势同水火,让那个寡妇进门,她绝对不会同意。

    “我只是通知你,你若是不同意可以搬走!”

    老钟的话带着几分不悦,显然是觉得李氏不懂规矩,居然敢顶撞他,他花钱娶张氏怎么了?比起李氏,张氏就是他心底的一根刺,当初瞧不上自己的女人,如今躺在自己的床上对着自己求饶讨好的样子,让老钟到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而李氏最近消瘦的厉害,人也没有精气神,死气沉沉的,比起她,老钟当然张寡妇了。

    李氏听到这愣了一下,然后不可置信道:“你要休了我!”

    “不听话的女人我要做什么?“老钟毫不留情的说。

    李氏感觉一口气憋着,上不去,下不来,让她十分难受。

    她抬起头,尽管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也没有想到,男人无情起来居然会是这样。

    她辛辛苦苦伺候他这么多年,还给他生了女儿,他居然就这么将她大发了?

    “钟强,你不是人!“

    李氏眼眶通红,指着老钟一字一句道说。

    老钟懒得理她,对他而言,李氏现在毫无美感可言,之前他还能将就她,可是如今,看看她都把女儿教成什么样子了?

    他淡漠的扫了一眼钟秀灵,越看越觉得隔应,说不定都不是他的女儿。

    “小花明天就搬过来,你把屋子打扫一下。”老钟说。

    “有我在,她别想搬进来!”李氏怒道。

    老钟瞥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去。

 第199章 大生意

    第199章 大生意

    院门再一次关了起来。

    院子里死气沉沉。

    李氏在哭,钟秀灵麻木的看着这一切。

    这个院子让她无比压抑。

    她眼眸暗了暗,随即划过一抹怨毒。

    不让她好过的人,她也不会让他们如意。

    …

    萧老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了。

    施落觉得他就是有这个本事吗,每一次都能踩着饭点过来。

    萧老头和卫琮曦依旧不对付,两个人吃顿饭也是大眼瞪小眼的。

    吃过饭,施落叫住萧老头,问了自己点穴的问题。

    萧老头道:“你是女子,手指力道不够,得多练练指力!”

    施落也觉得是这个问题,不过她问:“那我用别的代替行吗?“

    萧老头一愣,转过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施落解释:“我的指力不够,可是用别的东西代替,力道会加重!木棍,石头什么的,实在不行用银针戳行吗?”

    萧老头“…”

    卫琮曦浑身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看着施落,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施落的半边脸在阴影中看不真切,可是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渗人,万一她要是在自己身上用银针戳…

    卫琮曦正要开口,萧老头却大笑起来:“有道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施落得到肯定,心情十分不错:“是不是要实践一下!”

    萧老头点头:“毕竟没试过,不知道行不行!”

    卫琮曦“…”

    施落忽然回来看了他一眼,卫琮曦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你看我做什么?”他声音有点高。

    “就是看看,你怕什么?”施落觉得他莫名其妙,难道他以为她要在他身上戳?

    “谁怕了?无聊,我困了,要去睡觉了!”卫琮曦说完,麻溜的进了屋子,还反锁了门。

    用针戳,亏她想的出来,自己恐怕要被她戳死。

    萧老头虽然看他不顺眼,看是见他那个反应,不解:“他这是咋了?”

    施落当然知道怎么了,她憋着笑摇头:“可能是吃多了吧!”

    萧老头赞同的点点头:“就是挺能吃的…”

    …

    新铺子按部就班,施落没什么可担心的,老三又陆续的找了一些人来培训,铺子的人都有了经验,也不用施落做什么。

    施落要么练练字,要么学学点穴,过了几天清闲日子。

    老四说,老武叔的火炕盘好了,因为施落只知道大概的原理,老武叔试了好几次才做成功。

    这个时候天气已经转寒了,早晚有点冷。

    施落和卫琮曦去的时候,老四盘腿坐在炕上,脸上挂着笑,看到他们激动道:“主子,施落,你们快过来,可暖和了!”

    施落和卫琮曦都是一愣,这还是当年那个人狠话少的老四吗?

    老四没发觉众人的异样,他就是觉得太神奇了,这种火炕说难也不难,施落是怎么想到到的?

    他现在对施落佩服的五体投地,当初的那点不喜欢早就烟消云散了。

    其实也是,人家小王爷作为当事人都不在意,他们下属就是觉得心里憋屈,如今,白花花的银子,早就抚平了当初那点憋屈。

    卫琮曦也上去坐了坐,热热的很温暖,冬天若是睡在这上面,那简直太舒服了。

    他还看了火炉,就算是放些普通木材进去也不会有烟跑出来,而且真的十分暖和。

    卫琮曦回头看着施落,眼神都变了。

    施落也觉得满意,她道:“到时候我们八方酒楼就弄一个,顺便打几个铁炉,冬天就不用自己烧水了,还可以免费给客人提供热茶。”

    老四十分积极,他从炕上跳下来:“现在画图,我让人去打!”

    施落“…”

    要不要这么积极?

    老三咳嗽了一声:”老四,你也太心急了。”

    老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退后。

    施落问:“煤矿买下来了吗?”

    老四又上前:“买了,跟知府的二公子买的!”

    知府二公子?

    施落不解的看着卫琮曦。

    卫琮曦道:“二公子是莫星舒的人!”

    施落就明白了,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铁炉要尽快打出来,我们要在冬天到来之前赚个十倍八倍的!”

    老四还没想明白,老三就懂了。

    “我去找人!“

    施落道:“不用局限于西北军的人,附近的村民也可以,我们的动作要快!钱不是问题!”她从怀里拿出一万两银票递给老三。

    老三看着那一万两,心思百转,他知道这是施落的私房钱。

    这么多钱,就拿出来了老三不由看了一眼卫琮曦,见卫琮曦正盯着施落,眼中满是复杂。

    她不是最爱钱了吗,如今舍得拿出来…

    “我知道了…”

    老四却不明白:“这么着急做什么?”

    他还是想让自己人来。

    老三还没开口,施落就说:“这煤矿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我们就是要抢占先机一次把钱赚够!”

    “一次?”老四皱眉。

    施落没说话,卫琮曦已经开口:“这是块大肥肉,我们一旦赚钱了,很快有人会效仿,到时候就会有竞争,而且这么赚钱的生意,皇帝一定会插手,毕竟那些煤矿都是大周的,就像盐一样,还不是牢牢的在朝廷手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