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给我吃了什么?粗暴揉捏奶头调教

    萧老头被自己的发现惊的够呛,而施落收拾完东西回来,就看见卫琮曦坐在院子里,眼睛微微垂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施落知道他可能听到了。

    她走上前,站在他身边道:“过去的事情想它做什么?”

    卫琮曦抬起头,看了看她,才说:我只是觉得我过去太傻了,皇帝这么明显的意图我都看不清,以前,无论我在澜京做了什么,犯了什么错,他从来只会处罚别人,对我,总是十分宽容偏爱,人人都说皇帝对卫家好,对我好,可是如今看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施落坐在他旁边:“当初你也只是个孩子,你有错,可是不能全怪你!”

    卫琮曦一怔,施落的话让他心里狠狠的一颤。

    卫家出事到现在,天知道他有多自责,每每想到以前事情,他都彻夜难眠,甚至有时候觉得是他害了卫家。

    他的属下对他充满希望,他肩负着卫家的血海深仇,他不能犯错,甚至三年来,那些难熬的岁月,他都要忍着。

    可是从来没有人替他想过,他爹娘死后,再也没有人当他是个孩子,他也会疲惫,会有脆弱的时候…

    卫琮曦看着施落,眼底有薄雾弥漫,很快就被他掩饰了去,他忽然笑了一下,看着施落,不见了刚刚的动容,而是笃定的说道:“施落,我要娶你!”

    施落觉得卫琮曦情绪变换的太快了,刚刚还在说他的事,怎么忽然就转换到娶她的事情了。

    “等我功成名就,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再娶你!”他又说。

    施落还在懵圈中,这个家伙搞什么,一会一出,白天跟她表白,晚上又要娶她…

    魔怔了吗?他们不是已经是名义的夫妻了么?

    卫琮曦说完,还没等施落反应过来,他就就回了屋子。

    今天之前,他还是有点纠结,可是如今,他觉得自己身体都轻盈了,压在心上那些迷雾一点点的拨开,阳光透了进来,一个女人真正的走进了他心里。

    他心里充实,目标坚定,接下来的路,他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因为,亲人在天上看着他,而世上有人真的心疼他,记挂他啊。

 第194章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第194章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施落回到房间,还浑浑噩噩的。

    她总觉得卫琮曦越来越奇怪了,而且,不是说古人都很含蓄吗?可卫琮曦…

    刚刚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回过神来,她才觉得有点脸红。

    所幸就什么都不想,睡下了。

 文学

    夜深人静,远山镇里却不是所有人都能睡得着。

    白修远前段时间离开了,今天他才刚到。

    轻言手里拿着一封信:“公子,老家来的!”

    一说老家,白修远就知道在哪里了。

    他慢悠悠的拿着信封,姿态慵懒,问:“最近远山镇有什么事发生吗?”

    轻言大致说了下,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就将珍味轩说了下。

    白修远听着点点头,然后拆开了信封,看完之后,放在火上烧了。

    “公子此行顺利吗?”轻言问。

    白修远:“简直不能太顺,施落的包,已经在澜京卖火了,我这次来,就是想让她再设计几个样子。”

    说完,他的视线落在摇曳的烛火上,火光中他的脸白皙如玉,眼神中却透着一抹别样的情绪:“明天,把她约出来。”

    ”是,公子。”

    原定着要一起去庄子的计划泡汤了,因为第二天,卫琮曦要和莫星舒谈判,肯定不能在白天谈,所以施落要去和莫星舒约地方。

    周秦纵欲过度,直接睡在了红馆,老三忙着装修新铺子的收尾工作。

    老四忙铁炉子和老武叔盘炕的事情。

    所以,这一天,大家都很忙,闲下来的老袁和木生决定去留仙庙立个牌位,供奉死去的家人。

    这一天,好像只有卫琮曦很闲,明明他该是最忙的,可是困在这个小院子里,他哪都去不了,只能看着别人为自己奔波。

    若是之前,他会黯然,可是经过昨晚,他没有了那种消极的情绪,反而整个人要从容的多。

    他在想,多久他可以崛起,而京城太子,在他崛起后,恐怕才会来找他。

    当然,还有一件事,老皇帝这么久了,都还不派人来,这证明耀王和晋王的争斗越发激烈了。

    萧老头进来想看看施落还留下什么好吃的没有,一进门看到卫琮曦,他只是冷哼了一声。

    卫琮曦也没有搭理他,他对这个老头要给施落介绍别人,还要带她去南越的事情耿耿于怀。

    萧老头说原谅,可是那也是对施落说的,这个卫琮曦当年把他整的那么惨,他说的是好听,施落信,他可不信,就算是皇帝要捧杀,这个卫小王爷骨子里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何况,这种身上有仇的人,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两个人互相看不惯,谁也不想搭理谁。

    萧老头进厨房看了一圈,什么吃的都没有,他出来,面色不悦的问:“这都中午了,施落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

    卫琮曦态度十分冷淡,哪里有施落说的诚心道歉的样子?

    萧老头本来想回去,可是看到卫琮曦桌上放着一些果丹皮,他走过去坐下,假装不经意的拿起一块吃进了嘴里,很好吃。

    萧老头扯了一大块,吃完后,还是忍不住,将剩下的都吃了。

    卫琮曦看着他,忽然开口:“施落中的毒真的没解药?”

    他不信。

    萧老头手一顿:“没了!”

    卫琮曦忽然凑近,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萧老头。

    萧老头抬头,就看见他面色阴沉,眼底满是杀意。

    “说实话,否则,我保证你出不了远山镇!”

    萧老头冷笑:“小子,果然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丫头知道吗?你口口声声说要娶她,又有几分真心?”

    “我有几分真心,你管不着,把解药拿出来。”

    卫琮曦不想跟他探讨自己是不是真心的问题,他的真心会让他这个糟老头子看到?简直是可笑。

    萧老头靠着椅子坐着,毫不惧怕卫琮曦,只是看着他道:“解药确实有,不过在萧慎手里,世上或许也就仅剩下那一颗了,你觉得他会拿出来?”

    当年十公主死的时候他都没有拿出来,何况是如今,施落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女儿,如果不是那就更没有希望了,如果是…

    萧老头叹了口气,最是无情帝王家。

    “有就好!”卫琮曦淡漠的开口。

    只要有解药,他就能拿回来。

    萧老头听他这么说,想到十公主的事情,他不由试探的问:“施落是什么人啊?卫琮曦抬了抬眼皮:”你问这个做什么?”

    萧老头道:“她想跟我学点穴,自然是算我的徒弟了,那我想了解下徒弟的身份不是很正常?”

    卫琮曦一双黑眸盯着萧老头,仿佛一眼就能把他给看穿了。

    萧老头也是经过大风大雨的主,可是被他这个眼神盯着还是满身的不自在,他甚至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他。

    “这么感兴趣,你去问她好了!”卫琮曦冷淡的开口。

    “臭小子,你有种!”萧老头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站起来转身出了门。

    卫琮曦却眯了眯眼睛,这个萧老头对施落这么感兴趣,真的只是因为她做菜好吃?

    …

    施落在茶楼见到了莫星舒,把卫琮曦到原话说了。

    莫星舒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一双桃花眼中闪着潋滟的光,笑道:“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

    “既然通知到了,我就先走了!”施落起身。

    莫星舒也站起来,快步的走到她身边:“小落,我们难得见一面,叙叙旧?”

    施落皱眉,她和莫星舒可没有什么好叙的。

    她和他总共也就见过三次面,根本就不熟好吧。

    莫星舒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施落的疏离一般,热情的像一只含苞待放的花朵。。

    施落“…”

    “我还有事,真的没有空跟你吃饭!”

    施落说完转身就走了,她一点都不想莫星舒吃饭。

    莫星舒看着她走远,嘴角的笑容收了起来。

    吉祥走过来道:“公子,人家已经成亲了,您就别…”

    莫星舒看了她一眼:“你想多了,我只是对她好奇!”

    “吉祥不明白,一个女人有什么,她看着,长得漂亮点而已,美貌的女子多的是。”

    莫星舒不这么认为,他一开始本来是闲着无事逗逗施落,毕竟上次见面,这个女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救了他的命。

    谁知道,越了解,越发现,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所以,他才会萌发了要和他们这对苦命鸳鸯合作的打算。

    不过,具体能不能真的合作,要等他见了卫琮曦之后才能决定。

 第195章 十公主

    第195章 十公主

    施落出了茶楼,打算买点菜回家做饭吃,可是刚走了没几步,就遇到了白修远身边的那个轻言。

    轻言先去了她家里,没有找到她,这才想着上街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

    “施小姐!”轻言叫住她。

    施落回头,看到轻言时微微有点诧异,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白修远的人了。

    轻言尽量扯出个和善的笑容:“我家公子找你有事!”

    施落心想,可能还是那个包的事情,她点点头,跟着轻言到了白记的铺子,铺子后院又一个大大的葡萄架,白修远就坐在葡萄架子下面,看到施落儒雅的笑了笑。

    “上茶!”

    轻言转身便去倒茶,施落坐下。

    “白公子看起来心情不错?”

    白修远:“是啊,赚了不少钱!”

    施落暗暗松了口气,她其实心里也没有底。

    “如今那些包可是在澜京的贵女圈里很火!”

    施落微微一笑。

    这时候轻言端了茶来,却在端给施落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茶盏,微烫的茶水尽数倒在了施落身上,尤其是她左袖子。

    施落微微吃痛,想把衣服掀起来,可是顾及到两个男人在,她就没动。

    “喜娘!”白修远叫了一声。

    喜娘从屋子里出来,不解:“怎么了这是?“

    “带施落去换衣服!”

    白修远说。

    喜娘点点头:“施小姐,跟我来吧。”

    施落就跟着喜娘到了后堂,喜娘从铺子里拿了一套衣服,施落看了下,和她现在穿的材质差不多,她很满意,便打算换衣服,可是看到喜娘还在旁边,施落一点不自在。

    她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换衣服,却忘了,自己在为卫琮曦面前换过不止一次。

    喜娘抱歉道:“我先看看你的手臂有没有烫伤吧?万一烫了会留疤的。”

    喜娘颇为担忧,这个轻言真是没轻没重,泼一点就行了,有必要一杯茶水都泼人身上吗?

    施落现在也不觉得那么疼了,她掀开袖子看了下,好在那杯茶水不烫,就皮肤有点泛红。

    “没事!”她说。

    喜娘看清楚了她手臂上的胎记也不在多待,出了屋子,对白修远点了点头。

    白修远的眼神幽深了起来。

    等到施落出来,就看见轻言十分抱歉的站在一边。

    施落坐回位置。

    轻言:“施小姐,真是对不起!”他满脸诚恳,十分抱歉。

    “没事,好在茶水不烫!”施落也没有太在意。她只是觉得突兀,毕竟以前轻言可不是会给人倒水的。

    白修远看了轻言一言,语含责怪:“毛手毛脚,自己去领罚!”

    “是!”

    施落摆摆手:“没事,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烫伤,算了吧!”

    “那就算了,下不为例!”白修远瞪了轻言一眼。

    轻言感激的朝她看了一眼。

    施落根本没当回事。

    “白公子,找我来什么事,说吧!”

    白修远开口:“我还需要设计图。”

    施落就知道,不过她笑了下:“白公子,如今已经是秋天了该上秋款了。”

    白修远微微诧异,很快他就明白了,笑道:”你有什么想法?”

    施落道:“冬天当然要皮草了,兔子皮,狐狸皮,你想想女人对那种毛绒绒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白修远眼睛一亮,他怎么就没想到。

    施落觉得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时省力。

    “那些皮子我准备。”白修远说。

    施落点头:“皮子毛可不能伤了。”

    “好,稍后我托人送过去。”

    生意谈妥了,施落就走了,走的时候还顺带把衣服钱付了,喜娘不要,施落说一码归一码,她爱钱,但是不愿意占别人便宜,当然了,卫琮曦除外,卫琮曦到便宜要使劲占。

    她走后,喜娘走过来。

    “看清楚了吗?”白修远问。

    喜娘点头:“施小姐的左手臂上是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白修远眼眸沉了沉,想到了老家的那封信,信是皇帝亲自传来的,当年夭折的十公主手臂上就是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加上施落的长相,白修远有理由怀疑她就是南越的十公主。

    只是…

    当年的十公主明明已经死了,这都是不是秘密,怎么会出现在大周?

    白修远的眼眸深了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