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躁一个女人~玩弄留守新婚少妇高C

   室内的众人都知道温凉以前发生过什么,也不止一次的听到过唐家豪这个人跟温凉的关系,所以在这个敏感的名字再次被提起的时候,众人下意识的都看向傅御风,却发

    现这个正主出奇的镇定,只是定定的看着温凉,不发一言。

    弗洛伊德反应最快,在看到傅御风没有生气以后,迅速的转头看向温凉,继续问道:

    “发生了什么?方便说吗?”

    温凉点点头,不疾不徐的说道:

    “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就是把我之前经历过的那些东西又重新上演了一遍,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经历,但是我发现自己还是无能为力改变现状。”

    温凉说的十分无奈,傅御风却十分心疼,上前几步坐在床边,将人抱进自己的怀里,没有说话。

    有了傅御风的陪伴,温凉的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她抬头看了看傅御风,对他微微一笑,说道:

    “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傅御风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臂又收紧了些。

    弗洛伊德陷入了深思。温凉的梦境跟上一个患者的梦境完全不同,上一个患者也曾经一度陷入昏迷,也有像温凉这样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但是那位患者跟温凉的情况也是不同的,她做的梦虚无

    缥缈,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跟命中的梦魇作斗争,并没有温凉出现的这种情况,迷雾重重,且陷入回忆。

 文学

    傅御风看到弗洛伊德这样的神情,心里咯噔一声,看着他,沉声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弗洛伊德下意识的摇头,说道:

    “问题倒是没有,但是傅太太陷入回忆这一点比较的莫幻,我需要仔细琢磨一下才能想得通。”

    温凉也是有些紧张,忍不住问道:

    “那弗洛伊德先生,这会不会影响我后续的治疗?”

    弗洛伊德闻言大喜,眼睛一亮,看着温凉。

    “你愿意让我继续为你治疗?”他本以为,傅御风让他跟着到别墅来为温凉检查身体,只是因为不放心温凉身体内有其他的隐含心理因素,没有被医院的设备检查出来,没料到温凉却直接问出这个问题

    ,一下子让弗洛伊德重拾了信心。

    温凉点点头,然后又一脸忐忑的看着弗洛伊德,问道:

    “您不愿意吗?”

    “不!我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

    弗洛伊德不过脑子,赶忙摆手。说完以后,他发现自己表现的太过急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傅御风,轻咳一声,说道:

    “傅太太,您放心吧。我会用心为您治疗的。”

    傅御风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全程没有打断一句。直到弗洛伊德问完了所有的问题,温凉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时候,傅御风打电话,让楼下的刘嫂把sur带上来,让它看着温凉休息,自己则是带着李医

    生和弗洛伊德,一起去了书房。傅御风在荷兰的书房,除了易凡和路留时,再加上温凉以外,没有一个人进去过,这还是李医生和弗洛伊德踏足他的书房,李医生还好,毕竟在南山那么久的时间,早已

    经习惯了傅御风低调奢华的布局,可是弗洛伊德就不一样了。

    他来到傅御风的书房,再加上已经知道他是荷兰的首富,在面对他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探究的神态。

    所以在来到他的书房以后,弗洛伊德下意识的观察周围的布局和摆放,试图用这些东西来了解傅御风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傅御风站定以后,什么也没有说,就由着他那样东张西望,半晌,次说道:

    “弗洛伊德先生,无论你刚才跟我太太说了些什么,我并没有打算让你再接近我的太太,更不要说为她看病。”

    弗洛伊德正在好奇的心思一下子打住,不可置信的看向傅御风,喃喃问道:

    “为什么!傅先生,这次傅太太意外昏迷只是一次突发事件,我承认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但是您就这样讳疾忌医,不但不会保护到傅太太,甚至还会让她的病情加重!”

    傅御风颔首,说道:“多谢你的提醒,但是我没有办法,让一个想要把我太太当成一个病例试验品的医生接近我的太太,我尊重你是一名医生,或许也尊重你的医德,但是我想我有权选择我太

    太在哪里治疗。”

    弗洛伊德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错愕,说道:

    “傅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御风起身,走近他,说道:“你想拿这个病例的治疗经验去获奖,我不阻拦你,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拿出我太太的生命去做赌注,你这样自私的行为已经深深地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不会再相信你

    ,当然,更不会让你再靠近以及治疗我的太太,请你自重,弗洛伊德先生。”

    这话已经说得十分明白,弗洛伊德的脸色瞬间变了,看着傅御风的脸,十分的不可置信。

    “你……你……”

    傅御风面色平静的看着他,说道:

    “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弗洛伊德不说话,傅御风当他是默认,沉声说道:“世人皆有欲望,商人从商,欲望是金钱和名利,官家从政,欲望是权利和前途,至于你弗洛伊德先生,除了一些能拿出手的名望以外,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你为了什

    么,昭然若揭。”

    弗洛伊德的脸色突变,看着傅御风,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傅御风已经走出去了几步,停下脚步背对着弗洛伊德,说道:

    “弗洛伊德先生,我早已经劝过你,在琢磨别人心思的时候,多看看自己,没准儿,你什么时候就露馅儿了呢!”

    弗洛伊德脸色再也绷不住了,沉声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你究竟想怎么样?”

    傅御风转身,看着他说道:“我想怎么样,在刚才已经说过了,还有,我希望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对我太太做些什么不容易被别人察觉的事情,比如,让她情难自控,离不开你的治疗之类的,我要全部知道。”

 第四百六十七章 没有第二个

    弗洛伊德听到这话,冷哼一声,说道:

    “我是一名医生,不会做那种事情!”

    傅御风轻笑,讥讽的扯出一抹笑容,说道:

    “原来您还记得您是一名医生!”

    弗洛伊德的脸瞬间爆红。

    十分不自然的说道:“虽然……虽然我这次所做的事情确实存在自己的私心,可是我也是抱着治好傅太太的目的去的,这次的事情虽然有风险,我也是做过风险测评的,确保不会出事,才采取了这样的措施。且事后我已经做好了治疗的方案,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傅太太的承受能力很好,且好转的情况十分明显,如果这个时候贸然换医生的话,对我

    的损失暂且不提,对你太太的病情也十分不利!”

    被傅御风拆穿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弗洛伊德这番话说的十分真诚,隐隐带着一丝急切,在做最后的争取。

    傅御风闻言,微微眯了下眼睛,说道:

    “我宁愿不给我太太医治,也不愿意让你这种没有医德的医生接近她!”

    弗洛伊德面色尴尬,抿了抿唇,说道:

    “傅先生,我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只此一次,绝对不会再次发生。”

    傅御风眯起眼睛,问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弗洛伊德捂住自己的心口,真诚的说道:

    “我是一名真诚的基督信徒,我愿意以我的姓名起誓,如果我说假话,到时候今天我所说过所有的话,都将成为您举报我的证据,到时候我将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傅御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计划,对我太太有没有二次伤害?”

    弗洛伊德思考了一下这话的重点,说道:“只要是治疗,就都会有二次伤害,我不想欺骗你,但是我能保证,接下来的治疗,不会对傅太太产生任何身体上的影响,最多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每天劳累,但绝不至于

    昏迷。”

    傅御风看着他。

    “此话当着?”

    弗洛伊德神色认真。

    “所言不虚。”

    傅御风面色沉沉,听完这番话以后,一句话也不说,只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医生在一旁目睹了他们全部的对话,此刻再也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御风,你不会被他三言两语就给说动了吧!你可别忘了,小丫头的这次昏迷,就是他一手造成的!难道你想让温凉以身涉险?”

    傅御风还没说话,弗洛伊德就正色,对着李医生,认真的说道:“李医生,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这次发力过猛导致傅太太昏迷,目的是为了试探她心思的深浅,确实是我使用的方法过度,我不否认,但是你若说我谋害傅太太,我弗洛伊

    德不愿意背这个黑锅,我始终记得我是一名医生,我永远不会做危害病人的事情,无论你现在信不信我,我都是这句话。”

    傅御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唇,说道:

    “温凉还有多久才能治疗结束?”

    弗洛伊德受宠若惊的看着傅御风,一时没有想明白这傅御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倒是李医生,先存不住气了,忍不住看向傅御风,说道:

    “你真的信他?”

    弗洛伊德也满含期待的看着傅御风,就听到他缓缓说道:

    “温凉想让他治疗。”

    一句话,堵死了李医生想好的所有的措辞,他张了张嘴,只觉得十分的无力。

    傅御风重新看向弗洛伊德,又重复了一句,问道:

    “我太太如果按照你这样的治疗方法继续下去,再有多久能完全康复?”

    弗洛伊德这才明白过来,傅御风这是接受自己为温凉治疗了,不禁大喜,连忙说道:

    “一个月,最迟一个月,我保证还给你一个健康的傅太太!”

    傅御风听到这话,微微蹙眉,说道:

    “一个月,时间太长了。”他们已经在荷兰了半个多月时间,此时距离国内的新年已经不到十天,想要在年前赶回去跟温铮友一起过年已经是不可能,但是傅御风却也不想让温凉心存遗憾,尽量赶

    早回去。

    弗洛伊德闻言,也皱起眉头,说道:

    “一个月是保守时间,按照我的疗程的话,二十天就能结束,剩下的十天是我留给患者的观察时间,我也希望你们在这边多留一段时间,确保她病情不会反复再回国。”

    原本还在动摇的傅御风听到这话,立刻点头。“好!你去安排,一个月后,我要见到健康的傅太太,这期间,弗洛伊德先生,我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不要再玩一些小把戏,否则我会立刻中断治疗,且会把你告上法庭

    。”

    弗洛伊德倒吸一口冷气,抿了抿唇,说道:

    “你放心。”原本还想再劝的李医生在听到这番话以后也不再发声,他有一段时间也经常活跃在世界许多著名的医学家的圈子里,知道他们这些人最看重的是什么东西,学术和名望,

    是他们奋斗了这一辈子才有的东西,不是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绝对不会放弃。

    他们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惹上官司,无论这官司是输还是赢,都会对他们的名望产生巨大的影响,有可能会因此吊销掉他们以往所做的所有努力。

    所以,在听到弗洛伊德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傅御风以后,他最终还是没有踏出那一步,只看着两人,没有说话。

    弗洛伊德很快就离开了海滨别墅,去到自己的工作室布置后续治疗所需要的环境。书房里剩下傅御风和李医生两个人,李医生才忍不住问道:

    “你真的放心把小丫头交给弗洛伊德那个混蛋?”

    傅御风看着他,说道:

    “不放心。”

    事实上,除了他自己,把温凉交给谁他都不会放心。

    李医生蹙眉看着他。

    “那你竟然还答应了他!万一他在治疗中对小丫头做了什么手脚怎么办!”

    傅御风看着李医生,没有回答,反问道:“他不敢,况且,就算不给他治疗温凉,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第二个可以治疗她的心理医生吗?”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该睡觉了

    李医生一顿,不再反驳。当时温凉的病刚刚被查出来的时候,他就开始着手找他在医学界的朋友,满世界的寻找有过类似治疗经验的心理医生。忙忙活活找了半个月,最后出了弗洛伊德以外一无

    所获。

    李医生知道这个病很罕见,但是却没想到会罕见到这种地步,以至于让弗洛伊德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想要拿温凉做实验,然后冲到世卫拿奖。

    傅御风沉了沉声,继续说道:

    “放心吧,只要还在荷兰,事情就不会脱离掌控。”他在荷兰辛辛苦苦经营十年,才刚刚回国不但半年时间,这里的格局还远远达不到发生变化的地步。在荷兰,河岸的名字就是商界的一座丰碑,而傅御风,就是商界的土

    皇帝。

    结束了跟李医生的谈话之后,傅御风匆匆回了房间。

    温凉还在睡,sur趴在床边,看到傅御风回来,十分乖巧的站起来看着他。

    傅御风走过去摸了摸它的狗头,示意它出去,然后自己脱了外套,小心翼翼的上了床。

    温凉睡觉很老实,一个舒服的动作能睡一整晚,躺在床上的时候,小小的一团,让傅御风恨不得把她卷进怀里狠狠怜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