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大~又浪又紧又丰满娇妻

   “带着你们家那位?”

 

    傅御风微微颔首,说道:

 

    “她最近的情况不乐观,不能往后拖了。”

 

    路留时抿唇。

 

    “这件事乘乘还不知道。”

 

    傅御风抬眸看着他。

 

    “看你,你想告诉她就告诉,不想告诉她也可以,我能照顾好她。”

 

    接下来是良久的沉默。

 

    路留时站起来,说道:

 

    “如果她知道我这件事都瞒着她,后面一定会跟我生气的!”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我好不容易把人骗到手,不想再出那么多幺蛾子。”

 

    这下轮到傅御风挑眉了。

 

    “这次认真的?”

 

    他们两个以前,傅御风从来不屑于跟那些莺莺燕燕走在一起,一是不喜欢逢场作戏,二来也是真的讨厌女人,哼哼唧唧的,一碰就碎,烦的不行。而路留时则跟他刚好相反,他这人从懂事开始就喜欢往女人堆里钻,还是一钻钻一窝的那种,每次出去玩,只要身边没有女人陪着,他就感觉浑身不对劲,吵吵嚷嚷的,

 

    惹人厌烦。

 

    以是于,每次傅御风跟他一起出去,都会主动的坐到角落里面去,安静的抽着自己的烟,不听也不看路留时在那边是怎么调情的。

 

    但无论是傅御风还是路留时,一直以来从来都看不上所谓的什么真感情,更不要说亲自去尝试。

 

    路留时闻言,邪魅一笑,破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啊,谁能想到,我堂堂京城路少爷,竟然有一天也会栽在一个女人身上!真是难以置信。”

 

    傅御风轻嗤。

 

    “苏乘知道你以前那些事儿吗?”

 

    路留时下意识的就说道:

 

    “不知道。”

 

    然后他反应过来,警惕的看着傅御风,威胁道:

 

    “你可别乱来啊!”

 

    傅御风没有说话,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烟点上,又扔给路留时了一支。

 

    “她可不像温凉那样好糊弄,你最好捂得严实点儿。”

 

    路留时撇了撇嘴,接过傅御风的烟叼在嘴里,叹了口气。

 

    “现在想不了那么多,时间不早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路留时的根基都在京都,东城这边只不过是有一个分公司,是因为傅御风在这里,他才跟着跑到这边来的。实际上他家里那边,还有公司的人一直都在催着他回去,家里是因为他父母年纪都大了,想让他趁着这个机会回去接手公司,最好是能把苏乘一起带回去,趁机去一趟民

 

    政局把事情定下来。

 

    这点想都不用想,苏乘不愿意那么早就把自己给嫁了,所以他父母着急也没有。

 

    公司那边就更不用说了。路留时虽然为人放荡,整天花天酒地的玩的厉害,但毕竟是一个公司的总裁,整天在外面瞎晃荡算是个什么事儿!

 

    但如果真的要回去的话,又是一堆的事儿。

 

    别的先不说,路留时这才刚刚把苏乘追到手,中间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这一下子就要分开,分开的时间还不知道要多久,让他怎么舍得。

 

    想到这里,路留时十分不自在的抿了抿唇,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

 

    “妈的,这恋爱谈的真他妈让人难受!”

 

    傅御风轻嗤。

 

    “跟你之前比起来,确实是不算什么。”

 

    路留时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瞪了傅御风一眼。

 

    “你怎么还落井下石起来了!傅御风我告诉你,管好你们家那一位,可别让我知道我媳妇儿又跟着你们跑去荷兰了,如果她真的去了,我就找你算账!”

 

    他这段时间跟苏乘相处,也算是知道她的为人性格了。

 

    苏乘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十分细腻,尤其是把温凉这个朋友,在心里十分的看重。路留时可以想到,如果苏乘知道了温凉的事情,她一定会跟着他们不管不顾的飞去荷兰,然后留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孤苦伶仃,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他们快点回来。这

 

    样的日子,只是想想,就难以忍受!

 

    但是如果真的瞒着她不告诉她的话,路留时又能想象,到时候她从其他途径知道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己生气。

 

    说也不对,不说也不对,路留时活了将近三十年,从来都没遇见过这样复杂的问题,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冲着傅御风说道:

 

    “老子以后要带着老婆离你们一家远远地!”

 

    省的到时候傅御风那边才刚刚发生了一点什么事儿,苏乘就听到声音,扔下他不管不顾的跑过去给她小姐妹撑腰去了!

 

    傅御风轻嗤。

 

    “你还是先有个老婆再说吧!人家愿不愿意嫁给你还不一定!”

 

    这句话实在是扎心,路留时十分哀怨又十分不满的瞪了一眼傅御风,默默的窝在沙发上舔舐自己受伤的心灵。

 

    是啊,苏乘最后嫁不嫁给自己还不知道呢。但是无论她嫁不嫁给自己,他都要把她绑回家去!他路留时这半辈子这么喜欢一女人,虽然这女人野是野了点儿,但是架不住他稀罕啊!每次看到她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盯着她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想上。恨不得就此直

 

    接给拐回家到自己床上去,然后抱着一辈子就这样不撒手了!可是苏乘别的事情十分随性,只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十分的坚持,两人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发生质变的那一步,路留时以前换女人如衣服,哪里受过这样的煎熬,在一起的

 

    时候总是急的嗷嗷叫,每次这个时候,苏乘总是凉凉的看他一眼,说道:

 

    “忍不住就去找别人啊,我也没说你一定要对我守身如玉!”

 

    她软绵绵的一句话,没有一点攻击性,却让路留时乖的像是淋了雨的小狗,蔫巴巴的再也不敢嚎叫一声。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就栽在这女人身上了!

 

 第四百一十一章 安排妥当

 

    哀哀的叹了口气,路留时看着傅御风,说道:

 

    “想我路留时也是流连花丛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怎么到时候了想娶个媳妇儿就这么难?”

 

    傅御风不愿意搭理他神经兮兮的话,轻嗤一声,站起来,问道:

 

    “什么时候回京都?”

 

    路留时抿了抿唇,说道:

 

    “等你们先走吧,明天我带我家宝儿去南山吃饭,不然等后面她发现你们出国我没有告诉她,又要跟我闹了。”

 

    傅御风轻笑。

 

    “明天就算了,没时间。”

 

    路留时瞪大眼睛。

 

    “你要干嘛去!好啊你傅御风,你我们相处了这么久的兄弟,你要走了竟然不把最后一天留给我!”

 

    傅御风瞥了他一眼。

 

    “凉凉说明天要回老宅,你难道也要去?”

 

    这个理由……

 

    路留时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身子往沙发上一靠,摆了摆手,说道:

 

    “算了算了,那就今晚吧,我带我媳妇儿跟你们一起去南山。”

 

    傅御风微微颔首,说道:

 

    “也可以,南山上的温泉室建的差不多了,这次去你看着设计一下,等年后回来,应该就散了甲醛可以用了。”

 

    其实路留时还是一个十分有实力的室内设计师,只不过他平时吊儿郎当惯了,在外面也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很少人会注意到他的其他技能。

 

    路留时盯着傅御风家那个温泉室很久了,闻言轻笑。

 

    “好啊,等我设计好了,一定要先一步去享受一下!”

 

    “随便你!”男人间没有什么好矫情的,对话一直都是干脆利落,哪怕是傅御风即将出国,路留时即将回到京都,未来的一段时间大家都见不到面,也都是微微一笑,没有人提起分别

 

    会怎样,心照不宣的期待下次见面。

 

    下午的时候,傅御风到南城塆项目组去接了温凉。自从他双腿完全康复的消息传出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坐着房车出现过,相比于司机,傅御风仿佛更喜欢自己开车,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只是想享受跟温凉两个人在车里的

 

    那种安静,没有人打扰的时光。

 

    路留时已经提前一步离开,去了星期八接苏乘。

 

    苏乘住在星期八这一点受到路留时不少的抱怨。

 

    他少爷又不是什么缺钱的人,交了个稀罕的女朋友恨不得天天巴着不撒手,可是这女朋友却喜欢天天住在别人家,这算是什么事儿!

 

    可是苏乘就是喜欢星期八,无论路留时怎么坑蒙拐骗,怎么拿周围的新房新公寓来她,苏乘都一直不为所动。

 

    星期八自从温凉买下来以后,就一直是温凉和苏乘的秘密基地,她们两个对于这个公寓都有着很深的感情。那些年温凉被何曼和温暖欺负得不想待在家里,或者苏乘好不容易回了国,被苏父苏母唠叨的烦躁的时候,都会跑到这里来,两个女生窝在一张床上,谈谈天说说地,一

 

    间不大不小的公寓,盛满的是两个少女的心事。

 

    现在温凉虽然嫁给了傅御风,平时的时候也很少会再回来到这边生活,但苏乘住在星期八里,依旧会有一种舒服,悠闲的感觉。

 

    但是相比之下,路留时就不这样觉得了。小情侣在一起,亲亲抱抱以后总是想更亲密一点,路留时是个正常的男人,平时也有需求,他和苏乘在一起,大多数时候苏乘不愿意跟他回他的房子里,都是路留时眼巴

 

    巴的跟着她来星期八。

 

    星期八是温凉的,路留时每当想在这里对苏乘做些什么的时候,总是想到傅御风上次砸在自己眼眶上面的那一拳,就会悻悻的松开她,不敢再乱来。

 

    今天众人回来的都很早。

 

    傅御风已经安排好了公司里面的所有工作,到时候要让易凡在这边留守,他和温凉会带着李医生一起到荷兰去。

 

    温凉在项目组里面的工作也已经做好了交接,现在由张管事全权负责,阿莎和王鑫从旁协助。她也已经请好了假,从今晚开始,就开始正式的休假生活了。

 

    坐在车上,温凉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出了声。

 

    傅御风开着车,手却一直拉着温凉的手,听到她的笑声,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问道:

 

    “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

 

    温凉轻声的笑,有些自嘲。

 

    “我在想,估计我还是第一个距离新年还有这一个月就要休假的人了!想想还真是不负责任。”傅御风知道,这次他强迫温凉休假,她心里有很深厚的包袱,对于项目的责任感和内疚感一直在包围着她,导致在这两天吃饭的时候,在她脸上也已经看不到了以前的笑

 

    容。

 

    傅御风也很心疼。

 

    他捏了捏温凉的手,说道:

 

    “乖,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切都会好的。”

 

    温凉笑着点点头,她总是愿意以微笑来面对一切,无论前面是好的还是不好的,笑起来的时候暖风和煦,傅御风感觉就像是春天里的杨柳扑面一样,舒服的不像话。

 

    回到南山以后,傅御风先拉着温凉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洗去一身疲惫之后,两人相拥着下楼,这个时候,路留时还没到别墅。

 

    他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七点。

 

    傅御风微微皱眉,说道:

 

    “乖,你先去坐着休息一下,我去给路留时打电话!”

 

    温凉抿了抿唇,嘱咐道:

 

    “他们慢一点也没什么,你记得嘱咐他们开车要小心。”

 

    傅御风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

 

    “知道了,小管家婆。”

 

    温凉脸一热,不想去看他,快步的转身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傅御风则是走到了大厅里,去拨通路留时的电话。

 

    “喂,你们怎么这么慢?还来吗?”

 

    电话一接通,他就不耐烦的催促道,听着那边嘈杂的音乐加上女人的哭泣声,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你在哪儿?”

 

    路留时显得十分慌乱,闻言急切的说道:

 

    “哎呀,别催,就快到了,挂了!”

 

    然后不由分说的,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傅御风捏着电话,抿了抿唇,回到了餐厅。

 

    温凉看到他回来,忍不住问道:

 

    “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傅御风不屑的轻嗤。“他们多大了,能出什么事!”

 

 第四百一十二章 住在这里

 

    温凉不赞同的瞪着傅御风,傅御风被她看的心虚,摸了摸鼻子,说道:

 

    “没什么事,马上就到了。”

 

    温凉这才松了口气,说道:

 

    “我们这次去荷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怎么都不会好好的表示一下。”

 

 文学

    傅御风挑眉。

 

    “表示什么?表示的难舍难分?”

 

    温凉倒是没有指望能从傅御风的脸上看到什么难舍难分的表情,毕竟这人的性格就在那里,自大的不像话,就算是真的有情绪也一般不会外露,谁也看不出来。

 

    “最起码,亲切一点,不要看上去这么凶呀!”

 

    温凉笑着捏了捏傅御风的脸,轻声说道。

 

    男人脸上的棱角分明,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忙碌的原因,摸上去没有什么肉,微微的有点硌手。

 

    温凉很快收回自己的手,脸颊有些发烫。

 

    傅御风倒是喜欢的不行,拿过温凉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把玩,笑着说道:

 

    “好,都听你的。”

 

    路留时和苏乘姗姗来迟,还没有走进别墅,隔着老远就听到了苏乘的哭声。

 

    温凉一顿,慌忙站起来,边往门口走便说道:

 

    “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乘乘的哭声?傅御风,你听到了吗?”

 

    傅御风自然也是听到了,他不禁想到了刚才给路留时打电话的时候那个嘈杂的环境,似乎就是带着这样的哭声,忍不住蹙了蹙眉。

 

    温凉却是担忧的往外走,别墅里面的暖气供应很足,她刚洗完澡的身子,只穿了一件厚厚的长毛衣,从上到下一下子盖住了小腿肚,十分的温婉。

 

    傅御风及时阻止了她出门的脚步。

 

    “不许出去!外面冷!”

 

    温凉的脚步顿住,看了身上的毛衣一眼,又忍不住回头看着傅御风,那眼神,可怜巴巴,只一眼,就让傅御风彻底沉沦。

 

    “我就出去看一眼,然后马上回来,不冷的!”

 

    傅御风闭了闭眼,暗暗告诉自己要狠心,然后上前拉住温凉的手,不由分说的把人给拉了回去。

 

    “你乖一点,他们马上就进来了,我们就在这里乖乖的坐着等他们,好不好?”

 

    现下的情况,怎了可能由得她说不好!

 

    温凉被傅御风拉着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身子窝在他的怀里,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望向大门的方向,满含担忧。

 

    傅御风有些吃味的捏了捏她的脸。

 

    “跟你老公在一起,满心满眼却装的都是别人,小没良心的,真是让人生气。”

 

    温凉诧异的回神,脸微微的有些红。

 

    “你别闹了。”

 

    恰好这时,温凉和路留时的身影出现在别墅门口,温凉的眼睛一亮,再也顾不得身后傅御风是什么表情,快速的起身就朝着苏乘走了过去。

 

    “乘乘!”

 

    她惊喜的喊了一声,在看到苏乘满脸泪水的时候心往下沉了沉,快步上前一把拉住苏乘的手,谨慎的看了眼身后跟过来的路留时,问道:

 

    “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路留时,问道:

 

    “是不是路留时欺负你了?”

 

    苏乘抱着温凉兀自哭的伤心,闻言哇哇喊道:

 

    “温凉凉,你还有脸说别人,是你,就是你!我的宝贝那么天真可爱,怎么可能会得了那么一个病啊!呜呜呜呜呜……”

 

    温凉的身子猛的一僵,脸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拍了两下苏乘的背,轻飘飘的说道:

 

    “你都知道了啊!”

 

    苏乘似是有些恼恨的拍了一下温凉的背,说道:

 

    “是啊,我知道了,要不是路留时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隐瞒我一辈子?”身后的傅御风看到苏乘的那一巴掌以后,眉头狠狠的皱起,瞪了一旁站着的路留时一眼,路留时看到傅御风的那个眼神,心脏漏了一拍,惊恐的看着他媳妇儿的手,还不

 

    停的在温凉的背上拍着,他吓得一颤,连忙上前拉住她,说道:

 

    “好了好了,宝儿,我们是来吃饭的,张妈早就做好饭了,现在估计菜都凉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

 

    温凉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接苏乘的话,路留时的这句话插进来,简直是如逢甘露,她也慌忙的松开苏乘,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张妈早就做好饭菜在等着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

 

    苏乘是知道温凉这些惯用的技俩的,闻言瞪着她,说道:

 

    “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话题,等一会儿吃了饭,你还是要乖乖跟我坦白的!”

 

    温凉无奈的点点头,她和苏乘她们两个人彼此之间实在是太过熟悉,熟悉到对方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都能被对方察觉意图。

 

    “好,我答应你,等吃了饭,我全部都告诉你。”

 

    苏乘这才善罢甘休,说道:

 

    “你最好不要骗我,我告诉你,我今天可是不打算走了的,有的是时间跟你好好算账。”

 

    说着,她看向温凉身后的傅御风,问道:

 

    “傅御风,我的房间还在不在?我今晚要住在这里!”

 

    傅御风颔首,戏谑的看了眼苏乘身后的路留时,说道:

 

    “在,随便你们。”

 

    他说的是随便你们,而不是随便你,苏乘不知道什么意思,身为好兄弟的路留时却是读懂了这话中的意思,微微一笑,不多言语。

 

    苏乘兴奋的拍拍手。

 

    “太好了!那我今晚要和凉凉睡!”

 

    “不行!”

 

    “不行!”

 

    此言一出,两个男人反应都十分强烈,傅御风先一步上前把温凉拉进自己怀里,路留时则是拉着苏乘,一脸不满。

 

    傅御风沉着脸,说道:

 

    “温凉只能跟我睡一起。你想留在这里的话,要么自己睡,要么跟路留时一起睡,随便你们,只要不带温凉,怎么都行。”

 

    苏乘身后的路留时不甘寂寞,附和的点点头。

 

    “是啊,是啊。宝儿,你祸害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要去打扰别人了啊,乖!”

 

    这话听着让人想入非非,苏乘瞪了他一眼。

 

    “那我就自己睡,你吃过饭就走吧,明天我会搭凉凉他们的车一起回家的,不用你接我。”

 

    路留时听了,欲哭无泪。“我不走,我要跟你一起住在这里!”

 

 第四百一十三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温凉和傅御风这时候都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一脸吃瓜的表情。苏乘狠狠的皱眉,她长得本来就是那种十分张扬,又十分火辣的模样,一皱眉的时候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烈焰红唇紧紧的抿着,不悦的瞪着路留时,就差把他一脚踢回到

 

    市区去。

 

    “也行,随便你!”

 

    苏乘说完这句话,潇洒的转身,大步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张妈刚才也是听到动静,才慌忙的从厨房里出来,想看看用不用上菜,谁知道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场大戏,笑的眼睛都没有了,看到路留时一脸哀怨的走过来,还不忘贴心

 

    的教导。

 

    “哎呀,路先生,不要沮丧嘛!苏小姐是个好姑娘,你多付出一点努力是应该的啦!”

 

    温凉惊恐的看着张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张妈,您知道的也太多了。”

 

    张妈笑眯眯的说道:

 

    “看到你们这一对对的在一起啊,我开心的不得了呢!太太,那我现在就把菜端上来,你们先吃饭,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温凉点点头,看了傅御风一眼。

 

    “好。”路留时眼巴巴的跟着苏乘来到餐厅,下意识的就坐在傅御风的旁边。然后他再伸手去拉苏乘的时候,手一抓一个空,抬头去看,就看到苏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着温凉

 

    落座,坐在了温凉旁边,而他抬头,刚好跟温凉对了个面。

 

    路留时委屈巴巴的看着苏乘,哀怨的喊。

 

    “宝儿,你干嘛不跟我坐一起?”

 

    苏乘轻嗤一声,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路留时,你够了啊,平时抓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可怜,现在在凉凉面前,装的跟个什么似的,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好好吃饭!”

 

    计划被识破,路留时摸了摸鼻子,也不觉得尴尬,直直的站起来,绕过桌子并排在苏乘身边坐下,没脸没皮的说道:

 

    “那我坐这里。”

 

    苏乘皱眉,还没说话,傅御风就拉了一把温凉,说道:

 

    “过来,你坐这边。”

 

    温凉也不想掺和他们小情侣之间的事情,笑的眯起了眼睛,乖巧的被傅御风牵着手坐去了对面。

 

    路留时动作迅速的跑上前,坐在了温凉刚刚坐的那个位置上。

 

    “啊,这个位置果然能让人神清气爽,心情都不一样了呢!好啦,我们开始吃饭吧!”

 

    路留时自顾自的说道,手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抓着苏乘的手,惹的苏乘气急败坏的对着他吼。

 

    “路留时!你个臭狗屎!”

 

    路留时满不在乎的轻哼一声,说道:

 

    “自从少爷我跟你这女人在一起,都不知道做了几次臭狗屎,总的计算下来,也不差这一次了,臭狗屎就臭狗屎吧,你听着开心就行。”

 

    温凉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目瞪口呆。

 

    “这也行?”

 

    这时,张妈已经一样一样的把菜端了上来,看到餐桌上面两对小情侣的互动,她开心的掩饰不住,说道:

 

    “你们慢点吃啊,不着急。”

 

    苏乘又挣扎了几下,见还是挣扎不开,冷哼一声,说道:

 

    “好了,你快点放开我,你抓着我右手,我怎么吃饭?”

 

    路留时慢悠悠的松开她的手,还不忘威胁。

 

    “反正你坐哪里我就坐哪里,想跑也跑不掉!”

 

    一顿饭,因为有路留时和苏乘这一对活宝的存在,吃的还算是愉快,吃过饭以后,傅御风破天荒的对温凉和苏乘说道:

 

    “你们两个可以先到房间里去玩一会儿,等会儿我去接人。”

 

    这还是苏乘在南山别墅以来,傅御风松口让她们两个待在一起,温凉和苏乘对视一眼,顿时笑开了花。

 

    “好啊,好啊,你们快点去忙,忙多久都无所谓的,今晚我会帮你照顾好凉凉的!你就放心吧!”苏乘在路上的时候也听路留时说了很多关于温凉这个病情的事情,大概了解了一下最近她情绪的变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在心里也是谨慎看待的,看着傅御风的眼睛也

 

    满是认真。

 

    傅御风还算是相信苏乘,看了眼温凉,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凉凉就先交给你了。”

 

    苏乘摆摆手。

 

    “放心。”

 

    路留时一脸哀怨。

 

    “宝儿……”

 

    回答他的是苏乘拉着温凉上楼的背影。

 

    路留时摸了摸鼻子,在傅御风嘲笑的眼神中,不情不愿的跟着他进了书房。

 

    刚一进门,傅御风不等他坐下,就径直的去了桌子前面,拿起了一份文件,递给了路留时。

 

    “你上次看中温氏的那几个个仓库我都帮你谈下来了,这是合同文件,你自己看看,如果没有什么差错的话,可以直接过去使用。”

 

    路留时接过文件,轻笑一声,说道:

 

    “果然是温氏的女婿,这效率就是高啊,前两天刚跟你说,今天就把合约给拿到手了!佩服佩服!”要知道,路留时盯着温氏的这几个仓库已经不是一两个月了,中间也有派人去进行过无数次的洽谈,但温如慕那个老东西滑不溜秋的,十分的烦腻,每次都是把话只说一

 

    半,在路留时忍不住追问结果的时候,他拍拍走人,什么也没留下。

 

    长此以往,已经让路留时的耐心即将告罄,迫于无奈的找了傅御风,想要在今年年内办成这件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