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车厢hby清糖/压在石头上野战h

   “哦!那你叫我做什么?”施落问。

 

    “我饿了,你刚刚不是要去厨房吗?怎么回房间了?”卫琮曦故意问。

 

    施落才想起来两个人还没有吃饭,刚刚她光顾着扇子的事情了,于是干笑了一声道:“今天吃鱼香肉丝,麻婆豆腐怎么样?“

 

    “好!”卫琮曦也不问那是什么菜,施落做的都好吃就是了。

 

    施落进了厨房,两道炒菜简单,而且她许久没吃了,如今终于有了辣椒,她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很快,两道菜好了,卫琮曦起先接受不了这样的辣菜,后来习惯了,尽然觉得味道十分好,只不过大夏天他吃出一身汗,脸也微微泛红。

 

    施落嘲笑忍不住嘲笑他,卫琮曦看着辣菜想了想道:“西北苦寒,这番椒性热,冬日里吃倒是很好!”

 

    施落点头:“是啊,行军打仗的时候带一点不错,说起来…”

 

    施落问:“西北军的军粮是怎样的?我知道一种面,很方便!”

 

    卫琮曦一怔:“普通士兵吃的去差一点,将领们的伙食会好一点,你说的是什么面?”

 

    施落道:“就是先把面做成面条,然后脱水,这样的话,吃的时候直接煮就可以了!”

 

    卫琮曦多看了她一眼,问:“能做出来我看看吗?”

 

    “可以啊,回头给你做。”施落托着下巴说完,然后又道:“对了,我让刘申帮忙买地了。”

 

    “买地?”卫琮曦狐疑的看着她。

 

    施落道:“我准备去狼山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至于买的地,我们用来种辣椒,以及别的蔬菜!”

 

    说完她压低声音道:“你想想,若是冬天,我们能做出新鲜的蔬菜来,会不会大赚一笔!”

 

    卫琮曦皱眉:“你知道西北的冬天有冷吗?根本不可能种的出蔬菜!像天香楼那样的大酒楼会在秋季的时候将蔬菜储存在地窖里,正因为如此,冬天的蔬菜也格外的价钱高!”

 

    施落一听天香楼就来气,她冷哼一声:“我就是能种出来,看着吧,用不了几年,天香楼就要被拉下神坛了!”

 

    卫琮曦看着她,尽管觉得她的话是天方夜谭,可是他就是相信她。

 

    “小刘村是刀疤林是我们的人,你去了可以去找他,老四也在那里!”卫琮曦说。

 

    施落点点头,等刘申那有了消息我就过去,辣椒一种好,我们的铺子也装修的差不多,到时候,我们就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

 

    她说完不忘了看着卫琮曦加了一句:“还有啊,我的分成别忘了给我,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主!“

 

 第145章 不做坏人

 

    第145章 不做坏人

 

    卫琮曦又好气又好笑道:“快要过乞巧节了,我才送了你把扇子。早知道不送了!”

 

    施落一愣:“七月七为什么要送扇子?”

 

    卫琮曦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施落这才想起来,大周和后世有很多不同,但是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这个七月七,后世所说的就是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可是大周却有另一个传说,具体的施落不知道,可是似乎就是有送扇子的风俗,只不过这种风俗只是在贵族圈子里流传,毕竟,普通百姓,饭都要吃不开了,谁还有心思送个扇子?

 

    “怎么又不记得了?”卫琮曦问。

 

    “我当然记得,只不过来远山镇待的时间久了,忘了!”施落心虚的说。

 

    卫琮曦眯了眯眼睛:“不会吧,我记得去年,你还送了贾秀才一把扇子,还是缎面的,花了不少钱…”

 

    施落“…”

 

    这个人就是故意的,她看了卫琮曦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卫琮曦也觉得好笑,想不到现在提到贾秀才的时候自己居然会是这样心境。

 

    他抬头看了看天,越发肯定,施落就是老天爷派来帮他的,这样的话,他怎么会放她走?

 

    施落见他不说话,看着天空傻笑,她也抬头看了看天,没什么特别啊,倒是挺蓝的。

 

    “你傻了!”她问。

 

    卫琮曦回过神来,施落看着他笑眯眯的问:“卫小王爷,你再送我个别的礼物呗,最好贵重一点,虽然说礼轻情意重吧,可是礼太轻了,我看不出你的诚意啊。”

 

    “白修远不是给了你一万两,你还缺钱?”卫琮曦看着她问。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施落瞪了他一眼:“那是我应得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卫琮曦一想,是跟自己没关系。

 

    “小气!”施落撇撇嘴说。

 

    卫琮曦生平第一次被人说小气,他没生气,只是笑了下:“你想要什么?”

 

    施落想了想摇头:“这还要我说啊,听说你在澜京很风流,不知道送女孩子什么吗?”

 

    卫琮曦看着她故作娇羞的姿态,嘴角抽了抽。

 

    “那我想想。”

 

    施落原本就是不想还扇子又怕卫琮曦怀疑她的身份故意扯开话题,没想到卫琮曦真的答应了,她也没当回事,说起了晚上培训的事情。

 

    施落还是有点紧张和担心的,毕竟那帮人都比她年龄大,最关键的是都杀过人,看她的时候,那眼神简直太可怕了。

 

    卫琮曦道:”你放心去,已经打过招呼了。”

 

    尽管话是这么说的可是施落还是紧张。

 

    到了晚上,施落偷偷跑出来,这回老三亲自送她过去,一路上施落没怎么说话,好在在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刘申,有个认识的熟人,她总算是有了点底。

 

    三个人一起进了院子,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回虽然那些人还是不太友善,但是到底好了许多,施落挑了三个适合的厨师,几个厨房帮工,几个店小二,还有几个专门采购蔬菜的,掌柜的暂时由刘申和老张做,当然了,老三在背后帮忙。

 

    施落把所有的规章制度说了一遍,然后道:“必须严格按照我说的做,谁如果有意见可以找老三提,不过我一般都不接受,还有三个厨师,小六和陈喜,阮四,老三会给你们一张秘方,上面全是我们店里的菜谱…”

 

    施落说完,众人互相看了一眼,菜谱啊,秘方啊,那是不是值不少钱?

 

    施落看出他们的想法,但是她什么都没说,毕竟敲打下属这些话,要老三和卫琮曦去说,她说了,这些人一定不会听,而且还会得罪人,她才不当这个坏人。

 

    “这些条例制度都要背下来!”然后她又对三个厨师道:“你们都有底子应该会很快上手,等店铺装修好了,我全部亲自示范一次,你们就按这个做!”

 

    三个人点点头,都不是傻子,这一技之长有了,日后都不愁吃喝了,其他人有点羡慕的看着三个人,施落道:“还有你们,你们虽然不会做菜,可是店里的东西学会了也很重要,等我们日后开分店,你们都是元老,要独挡一面!”

 

    众人尽管不喜欢施落,可是对于她的话,以及她画的这张大饼都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老三忍不住看了施落一眼,心想,这张嘴可真会说,三言两语的就让这些人信了。

 

    施落侧头,正好看到他的表情,她眯了眯眼睛道:“新店开张可能会很辛苦,我知道你们是军人,不怕苦不怕累,很有风骨,说实话,我一直很崇敬军人,你们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保护整个大周,如今的太平盛世,却没有大家都容身之地…”

 

    施落面色凝重:“我们家王爷,每每想起这个都夜不能寐,他说卫家的事情愧对大家…”

 

    众人情绪触动,不由的低头,又抬头道:“我们是军人,这是应该做的,告诉王爷,我们不怨他!”

 

    “就是,不能给老王爷报仇,真正愧疚的是我们!”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施落比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她严肃道:“这个店铺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安置大家的方法,王爷希望大家都能过好日子,铺子营业总会遇到不合心意的事,希望能忍就忍忍,毕竟万事开头难,大家能和王爷共渡难关!”

 

    “请王爷放心,我们会好好做!”

 

    “是,请王爷放心,我们不会闹事!”

 

    “…”

 

    施落暗暗松了口气,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些大老爷们脾气暴,他们又是做服务行业的,再给搞砸了。

 

    刘申一直站在一边,他想过卫琮曦和施落可能是澜京的什么官宦人家,可是没想到,卫琮曦居然是当年的西北小王爷…

 

    那施落肯定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了。

 

    而且,被施落一席话,他的情绪也被点燃了,这么说来,他哥哥的仇有机会报了。

 

    刘申情绪高昂,那边施落开始一一讲解规章制度以及注意事项等等。

 

    不得不说,老三挑的人都没话说,个个聪明,而且都干过类似的营生,上手很快,尽管如此,一圈下来,施落口干舌燥,而刘申因为没人介绍他,大家也都觉得他是卫琮曦的人,对他都很热络。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个时辰过去了,施落打了个哈欠:“今天就到这,你们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不懂的找老三来问!”

 

    众人本来对施落有偏见,可是如今见她懂的这么多,刚刚那些话又说到了他们心坎里,他们对她的偏见荡然无存,也更相信,王爷说的他们都是装做关系不好,如今看起来,人家关系好的很。

 

 第146章 早给王爷了

 

    第146章 早给王爷了

 

    施落从院子里出来,就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刘申走后,老三看着她道:“你还真会说!”

 

    施落看了他一眼:“我说的是心里话,大家之所以能信服,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我的诚意。”

 

    老三哑口无言。

 

    “对了,之前让你修的玉簪子好了吗?”施落问。

 

    她也是今天才想起来,卫琮曦生辰的时候她送给他的贺礼,被周思懿打碎了,她送去让老三修了,本来打算第二天拿回来,可是李如研突然来了,这件事就那么搁置了,她也一直忘了去拿。

 

    老三诧异:“我早就给王爷了,你不知道吗?”

 

    施落很诚实的回答:“我不知道!”

 

    原来卫琮曦早就拿到了,不过没见他戴过,是不是嫌弃是个破旧的?

 

    施落这么想着,就想要不明天去给他再买一个,反正现在有的是钱,不花存着做什么?

 

    “说起来快要过七夕了,我有一些想法,我们七夕的时候可以适当的做点活动!”

 

    施落算了下日子,再过半个月才是七夕,卫琮曦的扇子是送早了。

 

    “什么活动?”老三诧异的问,他倒是见过有的店开业几周年做活动,可是乞巧节的时候,一个点心铺子该做什么活动?

 

    施落道:“乞巧节也是大周的算是节吧?“

 

    “情人?”老三觉得这个词有点不太恰当。

 

    施落干笑了一声道:“用词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这几天要做些活动,争取能让销量翻一倍。”

 

    老三道:“我也正想说这个事情,我们的限量供应是不是该撤了?”

 

    施落摇头:“不行,我们的铺子刚刚有些名气,再保持一段时间再说,不过,乞巧节的时候可以适当多增加一点,等忙过了,争取给大家放一天假,说起来开业这么长时间了,大家都还没好好的休息过。”

 

    老三点点头,他更好奇那个活动怎么所。

 文学

 

    “你让我想想活动的事情,反正还有半个月呢!”

 

    两个人很快到了家,一进门就看见卫琮曦屋子里的灯亮着,显然是在等她,施落心里涌上一股暖意,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人等着自己,为自己亮着一盏灯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老三自然不会走门,他从窗户跳进来,看到卫琮曦,就把今天的事情报告了,然后他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道:“主子,这是这几个月珍味轩给小王妃的分成。”

 

    卫琮曦接过,大致看了看,有近千两银子了,他真是没想到,这一个点心铺能卖这么多钱。

 

    老三道:“这还是抛去了前期我们所有的投入分到的,再往后铺子开到荣城,还会赚的更多。”

 

    老三言语之间难言兴奋:“小王妃真的很能干。”

 

    卫琮曦看了他一眼:“你跟她说南越风景不错是吗?”

 

    老三一怔:“…是,主子您也去过的。”

 

    “是吗?”

 

    卫琮曦的声音有点不对劲,老三不知道哪里错了,有点讪讪的。

 

    “下回说说澜京好了。”卫琮曦幽幽的说。

 

    老三一愣,随即点头:“属下知道了。”

 

    说完不由暗想,澜京是施落从小生活的地方,还用他说吗?不过既然小王爷说了,那他就说说。

 

    老三这么想着,卫琮曦又说:“施落要去小刘村买地,你和老四说一声。”

 

    老三点头:“属下知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

 

    卫琮曦看了看老三道:“给我准备一个东西…”

 

    等老三走后,卫琮曦到手指在椅子上一下下的敲着,隔壁的苏安还没有回来,是不是说明陈县令那边进展顺利?

 

    这个陈县令是远山镇的父母官,自己来这里三年了,他一直没有露过面,从来没有和他有过半点交集,证明这个人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卫琮曦忽然看着夜色笑了,经过龚大夫那件事,他就是不想扯上关系也晚了,若是被皇帝发觉这件事背后的隐情,以皇帝多疑的性格,他的仕途就该到头了…

 

    卫琮曦要在远山镇发展,必须要有陈县令的支持,他布了这么久的局,是时候要发挥作用了。

 

    …

 

    陈县令家里,陈县令正和苏安把酒言欢,在这里能遇到故人之后,陈县令也很高兴,交谈之下,发现苏安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又正在准备今天的秋试,陈县令便有意培养一二。

 

    苏安举起酒杯:“晚辈敬陈伯父一杯!”

 

    陈县令举杯喝了一口,却叹了一口气。

 

    苏安敏锐的捕捉到这一幕,不由问道:“陈伯父为何事烦恼?不知道晚辈能否分忧?”

 

    陈县令看了看苏安,也是酒劲儿上头,不由叹了口气道:“苏安啊,你看看伯父,在官场上待了大半辈子,还只是个小小的县令,不久前,荣城知府的调走了,本来以为,是我继任,上下我也都打点好了,谁知道,今天,调令下来了,却是另一个知县!”

 

    陈县令想到这个就觉得心头堵着一口气,明明之前上级都暗示过了,可是现在怎么就被人截胡了?

 

    苏安早就知道了,他眯了眯眼睛,道:“是不是伯父得罪什么人了?”

 

    陈县令一怔…

 

    若说得罪…

 

    陈县令猛的一个激灵,酒也醒了大半,若说得罪,他不久前得罪了上面那位,龚大夫的事情本来可以暗地里解决,可他却选择了一个最高调的方式…

 

    之前上面那位忙着,如今难道是腾开手了,来收拾他了?

 

    苏安看他这个样子,不由道:“伯父,晚辈在远山镇不久,却也听说了不久前一个大夫的事情,那件事本来应该给伯父的政绩上添一笔,可是如今看来,莫不是那次得罪了人?”

 

    陈县令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苏贤侄,知道的不少啊!”

 

    苏安叹了口气:“晚辈已经二十有五的年纪,这个年纪的人大都成家立业,晚辈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也无牵无挂,自然想的多了些,听说那个龚大夫还是澜京来的!”

 

    说起这件事,陈县令多少有些后悔,自己的处置方式的确是偏激了,最后的暴尸三日,简直是在打皇帝的脸了,他每每想到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可是当时到情况,不那么做,又不能平民愤,他也难做。

 

    苏安端着一杯酒,修长的手指在灯光下散发着莹白的光。

 

    “这件事或许是上面的人在揣测圣意,未必就是陛下在迁怒!”

 

    苏安的一句话点醒了陈县令,他看了苏安一眼点头:“贤侄所言甚是!”

 

 第147章 大仇终将得报

 

    第147章 大仇终将得报

 

    若是皇帝要办他,就不是不升官这么简单了。

 

    想到这陈县令多看了苏安一眼,苏安样貌不俗,学识不错,对官场的事情居然懂的这么多,倒是个人才,只是…

 

    陈县令岔开了话题道:“钟家的案子,怎么牵扯到你了?”

 

    苏安也不在继续刚刚的话,笑道:“都是晚辈这张臭皮囊惹的祸!”

 

    说完把钟秀灵怎么勾引他,想给他下药的事情委婉的说了,最后他还不忘可惜道:“钟姑娘也是一片痴情,可惜晚辈对她没有那个意思,她和她表哥,应该是情投意合!”

 

    陈县令眯了下眼睛,笑了:“苏贤侄和当年的靖南一样,想当年在书院,靖南也是得到了无数少女的芳心啊,可惜…”

 

    陈县令惋惜道:“可惜了,靖南,年纪轻轻就那么没了!”

 

    他像个长辈一样拍了拍苏安的肩膀,苏安沉了沉眼睛,道:“那也是父亲的命…”

 

    “不说了,好孩子!”

 

    陈县令不在继续那个话题,至于钟秀灵刘忠他们怎么审,他也没当回事,大不了就是让那个刘忠把钟秀灵纳妾不就行了。

 

    两个人喝酒喝到深夜,因为天色太晚,苏安便在陈府休息。

 

    陈县令喝了太多酒,回到房间,朱氏给他端了醒酒汤,因为之前龚大夫的事情,朱氏一直觉得对不起陈县令,所以最近,她对他更加的温柔体贴,让陈县令反而有点愧疚。

 

    “夫人,别忙了…”陈县令捂着微微发晕的头说,朱氏一直晃,晃的他越发头疼。

 

    朱氏这才放下手中茶盏。见他心情不错,问道:“这位苏公子倒是好人才!”

 

    陈县令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是不错,可惜啊…”

 

    朱氏一怔,感觉陈县令还有后话,不由问道:“老爷可惜什么?”

 

    陈县令看着朱氏问道:”夫人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准备给你那个妹妹说亲?”

 

    朱氏叹了口气,说起她这个妹妹也着实让人操心。

 

    朱氏有个小妹妹叫朱紫嫣,是姨娘生的,可是那位姨娘年纪轻轻的就死了,朱紫嫣便一直和朱氏养在一处,朱氏对她也是有感情的,朱紫嫣十几岁的时候说了一门亲事,可谁知道,成亲当天,就赶上胡人进犯,那男人还没入洞房,便被拉去打仗了,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朱紫嫣的婆家觉得是她不吉利,冲的,于是把她送到了姑子庙守着,这一待就是十年,今年,婆家人都死了,她又成了孤家寡人,朱氏觉得她可怜,把她接到了远山镇。

 

    她一直想给她找个人家,可她年纪大了,又是那么个情况不好说亲,朱氏如今看到苏安,他年龄也大了,和妹妹正配,而且,没有家里人,没有靠山,陈县令又看中他,若是能和她妹妹在一起,即能给朱紫嫣找个好人家,又能给陈县令找个好帮手,岂不是两全其美?

 

    朱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陈县令却连连摇头。

 

    朱氏还是不解。

 

    陈县令解释道:“苏安的父亲当年可是书院数一数二到大才子,样貌好,人也及其聪明,本来会有更好到前程,就是因为被京城一位富家小姐看中,非要嫁给他,可是靖南家中已有发妻,自然不愿意,所以,那位小姐家里便动用了关系,将靖南调往了西北边境的一个小县,谁知道,刚上任的第二天,靖南就被一伙贼人杀了,连带着一家老小几十口人,都死了,只活下了这个苏安,听说是后来跟着舅舅走了,这些年一直没有消息,如今他突然冒出来…”

 

    陈县令不由有点怀疑,尤其是知道他还住在卫琮曦隔壁时,就更加怀疑了。

 

    可是怀疑归怀疑,陈县令还是有点脑子,京城的人不能得罪,如今是废人的卫小王爷就可以得罪了?

 

    陈县令不这么认为,别忘了,整个西北曾经可都是卫家的地盘,卫琮曦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之前的龚大夫还是皇帝的人,还不是说死就死了?

 

    陈县令就想着安稳做官,在有生之年,能官升一级,他也就满足了。至于朝廷中的党派之争,他一点都不想参与。

 

    所以,陈县令不是任何党派的人,这也导致他在远山镇一待就是十多年。

 

    朱氏一听苏安的身世如此多舛,不由心中起了怜悯之心:“你们男人就是想的多,我倒是觉得他人品什么都还可以,和我妹妹很配!”

 

    陈县令觉得她还是妇道人家,没有眼光。

 

    朱氏看出他眼底的不屑,不由道:“老爷,我知道我的想法简单,你觉得苏安这个人复杂,可是越是这样的人,若是能助老爷一臂之力岂不是更好?”

 

    陈县令一怔,抬头看了朱氏一眼,朱氏道:“就像那位卫小王爷,人人都说他废了,陛下要杀他,可是这都三年了,小王爷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妾身虽然是妇道人家可是也懂的,朝中的局势瞬间万变,谁又能保证卫小王爷不能东山再起?何况,他背后还有十万西北军!”

 

    陈县令沉默不语,半晌他抬头看了朱氏一眼:“夫人的话有道理!”

 

    朱氏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老爷还是快些歇息吧!”

 

    …

 

    同样没有睡觉的还有苏安,他看似喝了很多酒,其实并没有醉,他混迹军营多年,酒量很好。

 

    陈县令的话让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以及那一晚的惨状…

 

    苏安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缘故,微微泛红,他攥紧了拳头,阴沉的盯着窗外…

 

    半晌,他冷笑一声,当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看着惨死的家人,他就发誓,要给他们报仇,这么多年了,他本来以为投靠卫萧能做出一番成就,可是后来卫家出了事…

 

    苏安的眼睛沉了沉,没关系,只要卫琮曦心中有仇,他的大仇也终将得报。

 

    苏安看着黑漆漆的月色,沉了眼睛。嘴角生生的扯出一抹笑容,又恢复了他平日温和谦逊的模样。

 

    …

 

    施落睡了一个好觉,倒是早早的起床,洗漱好后,做了早饭,这时候,卫琮曦也醒了,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吃过饭,施落今天没什么事,便在家里继续练字,顺便写七夕的活动策划,她前世就是开餐厅的,七夕也做过很成功的活动,做策划倒是不费劲,很快洋洋洒洒的便写了两页纸。

 

    施落很满意,对她的活动策划满意,对她的字也很满意。

 

    最近,她都抽空练一会儿,尽管写的不算是多好,可也是勉强能看了。

 

 第148章 它要和我做伴

 

    第148章 它要和我做伴

 

    卫琮曦在旁边拿着一把米喂施花,施花吃到米就会高兴的扑闪翅膀,要么就叫一声,施落被炒的头疼,抬头看了施花一眼,施花还是买回时候的样子,一点都没有长胖。

 

    施落道:“这家伙白白浪费了我们这么多粮食,要不中午大盘鸡?”

 

    “不行!”卫琮曦拒绝。

 

    “为什么?”

 

    “它要和我做伴!”卫琮曦说。

 

    施落见过养猫狗的没见过养公鸡的,便道:“不如养条狗?”

 

    卫琮曦摇摇头:”更不行!”

 

    施落很快想到了什么,老三他们经常来,养条狗,不是不打自招么。

 

    “养猫呢?”施落又不厌其烦的问,施落像是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一般。

 

    “不喜欢。”卫琮曦直接拒绝。

 

    “怪人。”

 

    施落摇摇头,继续写字,卫琮曦抬了抬眼皮,然后把几张纸放在桌上,施落正要发脾气,看清楚了是银票后,眼睛一亮。

 

    她拿起来数了数,有近一千两银子,施落高兴道:“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啊,小王爷真敞亮!”

 

    卫琮曦“…”

 

    “分成!”他耐着性子说。

 

    “没见过你这么爱钱的女人,澜京的小姐们,可都是清高傲气的很!”卫琮曦说。

 

    施落也猜到是分成,她故意那么说的,可是听到卫琮曦这么讽刺她,她就想反驳几句。

 

    “那是因为她们没有因为钱发愁过!”

 

    说完她又道:”再说,那些清高傲骨还不是装出来的,如果是真的清高,那为什么又个个都想嫁给有权有势之人?还不是想着后半生衣食无忧?再说,她们的吃穿用度又哪里离开钱了?都说士农工商,商人排最后,可是你看那些有钱人,哪一个是在人后了?就是你卫小王爷还不是在吃软饭?”

 

    卫琮曦皱眉:“你的歪理就是多!”

 

    他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还间接骂了他虚伪,吃软饭,简直可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