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于是我的女人了–雪白细嫩的玉足

   施落说完看着刘申:“我的话只能说到这,至于怎么选,就看你自己了!”

 

    施落的话点到为止,刘申是个聪明人,一定明白她的意思,至于最后怎么选,就真的看刘申的了,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施落都会尊重他的选择。

 

    “夫人,您稍等一下!”刘申进了房间,拿出一张纸递给施落。

 

    施落打开,里面的字迹很工整,她看完后,吃惊的看着刘申,这是一份卖身契。

 

    在大周,乃至整个东洲大陆,卖身契都是很重要的东西,若是刘申真的卖身给施落,以后就是施落的奴,施落可以任意处罚他,即使杀了他也不用坐牢。

 

    所以,一般人,除非逼不得已,是不会卖身给谁的!

 

    刘申…

 

    施落震惊的看着刘申。

 

    “你考虑清楚了?这可不是儿戏?”

 

    施落看着刘申问。

 

    刘申的态度很坚定:“我考虑清楚了,我不想就这样活着,而且,我想给我哥报仇!”

 

    “蔡大娘知道吗?”

 

    施落刚刚问完,蔡大娘从屋子里走出来,端着几张饼子,道:“这件事我知道,我们都是乡下人,若是能好好活着,谁都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这世道不允许,自从大柱死后,我这一闭眼就是他鲜血淋漓的站在我面前,问我为什么不救他…”

 

    蔡大娘的眼泪忍不住落下来。

 

    施落扶着她坐下,叹了口气,她是眼睁睁的看着刘家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毁了,而且对于自己没有帮上忙,施落心里也很难受。

 

    刘申看着施落道:“夫人,我以后都跟着您,只要您能帮我给我哥报仇!

 

    施落倒是没想到他这么坚定,她想了半晌,摇头:“我不能保证,但是我会尽量帮你,而且报仇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毕竟那个人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们要有耐心。”

 

    有卫琮曦在,刘申的仇倒是不愁,只是,施落不知道这件事还要多久才能办到。

 

    刘申点点头:“我都听夫人的!“

 

    施落暗暗的叹了口气。

 

    和刘申商量好细节,施落就在刘家吃了早点,然后她问刘申:“你家的地还在吗?”

 

    刘申点头:“我家有六亩地,四亩是好地,两亩不太好。“

 

    说完他狐疑道:“夫人是要种吗?”

 

    施落点头,她要开店,店里又都是辣菜,要抢占市场,在冬天来之前把店开起来,到时候她的火锅就要火了!而这需要许多的辣椒,之前卫琮曦买的在镇子里的一个空院子里,那么养着不是个事,必须尽快种起来才行。

 

    而且,若是以后要开分店,辣椒就必须多种才行。

 

 第141章 都不一样

 

    第141章 都不一样

 

    施落把辣椒的事情说了,刘申道:“我家的地种的都是麦子,很快就熟了,之后就能种,若是不够,还可以包地,村里有不少好地。”

 

    施落看了刘申一眼,他说的是包地,而不是让村里人种辣椒他们去收,这有很大的差距,虽然说村民大部分是纯朴善良的,可是施落前世和不少村民打过交道,后期的麻烦事不少,她必须要保证这辣椒都是她的。

 

    所以她说:“如果我要买地呢?”

 

    “买地?”

 

    刘申一怔:”要不少银子的,一亩好地能卖十几两银子,还不如包地!”

 

    施落摇头:“包地看似便宜,可是后期麻烦事不少,我没有空处理这些,不如买了!”

 

    说完她又道:”除了辣椒我还要种别的,所以买地是必然的,最好能连在一块!”

 

    刘申点头,他当然知道买地省不少钱呢,他看了看施落。

 

    施落道:“银子的事情你放心!”

 

    施落现在不缺钱,有卫琮曦的一万两,她自己也有不少钱,拿出来买地足够了。

 

    说完她意识到什么似的说:“之前不是我们不拿出这些钱救刘大哥,实在是那时候形势所逼…”

 

    那时候远山镇有龚大夫监视还有许昌李如研虎视眈眈,一点差错都不能出,施落对这个也很内疚。

 

    刘申却摇头:“夫人您多心了,我没有多想,那时候您为了我大哥去找周公子的事我都看在眼里,又怎么会不明白!”

 

    刘申都懂,他们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他去求佟掌柜,结果被天香楼开除了,刘大柱的丧事,又办的那么不顺利,刘申早就看透了世态炎凉,而那时候,只有施落愿意帮他,为了帮他,还差点被周思懿掐死,这些刘申都看在眼里。不然他也不会给施落卖身契,至于为什么不是卫琮曦…

 

    刘申有自己的打算,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见的人多,卫琮曦到城府太深了。

 

    施落见他没有多想也就放心了,她说:“买地的事情你帮忙问问,要快,至于新店开张,晚上我会去城东的一个院子交他们,你最好也过去…”

 

    “好!”刘申答应。

 

    施落看着刘申,从后世的角度看他其实才17岁就是个孩子。

 

    “可能会很辛苦!“

 

    刘申笑道:“夫人,我是庄稼人,最不怕的就是辛苦了!”

 

    施落欣慰的点点头。

 

    从刘家出来后,她去了趟点心铺子,施落原以为过了新鲜劲珍味轩的生意会淡一些,事实上她多虑了,自从她提出要卖刨冰冰淇淋这些后,它的生意火爆程度远远的超过了点心,而且,老三很聪明,原来他们是批发竹杯子装刨冰,可是现在他们不缺人,便发动村里的乡亲们自发做,大大的节省了成本,这样一来,刨冰的利润就很低了。

 

    毕竟能在夏天吃到冰,别说普通人就是一般的富户也不可能,可现在刨冰的价钱,简直不要太便宜,还有冰淇淋,也是青年那女,富家夫人小姐们的最爱。

 

    施落从后门进来,就看到大家忙忙碌碌的,陈涛负责做刨冰,他长得帅,性格好,来买东西姑娘丫鬟迷的脸红心跳的。

 

    施落好笑,自己去后厨看了看,老袁和木生的点心做完了,帮着陈涛他们收拾东西。

 

    她转了一圈,居然没人注意到她,施落所幸等着,好不容易忙完了一波,陈涛揉了揉肩膀一抬头看到她,不由乐了:“你怎么来了?要不要来个冰淇淋,这玩意真是好吃。”

 

    说完意识到什么似的说:”你看我都忘了,这就是你想到的小吃。”

 

    “我要一个,桃子味的!”施落也不客气。

 

    “好嘞!”

 

    陈涛麻溜的帮施落做了一个,施落坐在椅子上吃着,就注意到有人似乎在看她,她回头,发现是陈峰,他坐在角落里,好像正在修什么东西!

 

    想到昨天的事情,施落不太好意思上去打招呼,而陈峰也很快低下了头。

 

    “老三呢?”施落问陈涛。

 

    陈涛笑道:“新铺子要装修,他忙的脚不沾地!”

 

    施落点点头:“那我去找他!”

 

    说完她出了门,往新铺子那边走,很快到了铺子,果然看到老三正在指挥工人们说着什么。

 

    她假装看热闹站在一旁看,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老钟!

 

    也就是钟秀灵的爹,施落看他的打扮,在看他身后那家店的名字,一下子就明白了,敢情旁边就是钟秀灵老爹的面馆。

 

    施落想着今天是不合适和老三说什么了,本来打算回家的,可是想了想她又往街那边去了,到了拐角处果然看到狗子坐在阴凉处,前面一只缺口的破碗里放着两只铜板。

 

    施落走过去,掏出几个铜板叮叮当当的往碗里一放,打瞌睡的狗子睁开眼睛,看到她,微微诧异:“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照顾你生意!”说完她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老规矩,做不做?”

 

    狗子点头:“这回什么事?”

 

    施落道:“当然和之前的一样了,本来不想找你,毕竟你要和我划清界限,可是你轻车熟路的我们又是实在亲戚,这生意必须照顾你啊!”

 

    狗子一愣,看傻子一样看了施落一眼。

 

    施落明白,自己给小乞丐给鄙视了,她也不生气,道:“这回,你这样说…”

 

    狗子抬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阴损!”

 

    施落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小小年纪这么不会说话,我这叫计谋,既然是计谋就不分什么阴损不阴损的,只要能打击敌人就行,懂不?”

 

    狗子细细的品味她的话,尽然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他抬头看了施落一眼问:“这个刘忠和你有仇?”

 

    施落点点头:“他想害我,我不给他点苦头尝尝他会觉得我好欺负是不?”

 

    狗子眯了眯眼睛:“那你就用这种办法?”

 

    施落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道:“刘忠是个小人,我们就得用小人的办法,何况,敌我力量悬殊,我不用这个办法就要被他害死了!”

 

    狗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施落说的好像和先生教的不一样,和他娘说的也不一样…

 

 第142章 错过了一出好戏

 

    第142章 错过了一出好戏

 

    交代完小乞丐,施落买菜回家,进门就看见卫琮曦坐在院子里懒洋洋的晒太阳。

 

    看到施落,他抬了抬眼皮:“你错过了一出好戏啊!”

 

    施落一怔:“什么?”

 

    卫琮曦笑了下,看着施落那八卦的样子,就知道她感兴趣。

 

    “我饿了,先给我做饭去!”

 

    施落皱眉,这个家伙还真是越来越会摆谱了。

 

    她走到卫琮曦身边坐下,把买的包子放在桌上:“什么好戏,你倒是说呀?”

 

    最讨厌这种吊人胃口的话了。

 

    卫琮曦拿起包子,慢悠悠的吃了一口,看的施落无比火大,恨不得直接把包子塞进他嘴里去。

 

    “说不说?”施落问。

 

    卫琮曦这才指了指隔壁道:“昨晚,钟秀灵给苏安下药了!”

 

    施落一怔,眼睛里满是八卦的火焰,激动的问:“然后呢?苏安被睡了没?”

 

    这个她倒是知道的,也是她和苏安商量好的,苏安让她今天把王杏花引过来,没想到…

 

    “我渴了!”卫琮曦不理她说道。

 

    施落皱眉,若是别的她就忍了,可是现在她实在忍不了,她迫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施落起身正要给他倒水,卫琮曦又说:“我要喝菊花枸杞茶,放糖的!”

 

    施落“…”

 

    给卫琮曦倒了茶,看着他慢悠悠的喝,施落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算了,我去问苏安!”

 

    “合适吗?”卫琮曦的声音飘来。

 文学

 

    施落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你说不说?”

 

    卫琮曦这才慢悠悠的说:“早上,我听到隔壁有吵闹声,邻居们也都听到了,于是我便仔细听着,才知道是李氏来找钟秀灵,说她一晚上没回家!”

 

    施落看着他,等他的下文,卫琮曦看着她八卦又有点幸灾乐祸的神情,不有心中暗骂自己,明明以前他最讨厌施落这样八卦的女人了,可是为什么现在他觉得她这个样子还有点可爱?

 

    施落没听到下文,皱眉,敲了敲桌子:“卫琮曦,有完没完了?你说不说?不说我去问苏安了!”

 

    卫琮曦回过神来才道:“着什么急,你什么时候成急性子人了?”

 

    施落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和急性子有什么关系?

 

    卫琮曦有些好笑,但是继续道:“李氏来找钟秀灵,才发现她不在苏安家,苏安表示不知道钟秀灵去了哪里,李氏要进房子搜,苏安不让,双方争执不下,闹到最后,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最后还是苏安妥协了,结果李氏并没有找到钟秀灵!”

 

    施落眉头一皱:“没了?”

 

    “没了啊?”

 

    “那你为什么说钟秀灵给苏安下药了?”

 

    “苏安说的,而且还是当着众多邻居的面义愤填膺的说的,说他是个正人君子,可是钟姑娘这么做是在侮辱他,然后钟秀灵就跑了!李氏和众多邻居都听到了,然后大家都去找钟秀灵了!”

 

    卫琮曦说完看着施落一眼,本想让她猜猜钟秀灵在哪里,就听见外面有人喊了几句什么,接着是一阵吵闹的声音。

 

    “应该是找到了!”卫琮曦说。

 

    施落看了他一眼,她总感觉卫琮曦说话的时候不怀好意,不过钟秀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施落赶紧跑出去,生怕错过了热闹一般。

 

    一出门,就看见一群人往隔壁走,施落家的隔壁是一栋年久失修的屋子,没人住,难道钟秀灵去了隔壁?可是她不是一向都爱干净的吗?怎么会去隔壁住?

 

    施落诧异的站在门口,就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是李氏咒骂的声音以及钟秀灵的哭声还有刘忠的求饶声…

 

    施落回头看了一眼苏安家的大门,难怪他说有点损,果然很损,不过倒是很合她的心意,而且和她交待狗子的事不谋而合。

 

    果然,那边刚刚传来动静,远处一个肥胖的身影就气势汹汹的来了,同行的还有几个王杏花带来的本家亲戚。

 

    施落走到人群后一看,只见钟秀灵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哭,她头发凌乱,裸露的脖子上尽是红色的痕迹,而刘忠跪在地上求饶,李氏则像是疯了一样拿着一根木条,抽在刘忠身上…

 

    施落看了几眼就没了兴致,正准备往回走,突然,钟秀灵发疯了似的冲过来扑向施落,亏的人多,否则施落了脸上一定要被她抓出几道血口子。

 

    ”你这个贱人,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钟秀灵大声道,一双眼睛无比怨毒的看着施落。

 

    施落眯了眯眼睛,无辜道:“钟秀灵,你这话说的很奇怪,你和你表哥偷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钟秀灵咬牙道:“我没有偷情,是…是…”

 

    她浑身颤抖,却说不出话来,她本来失是去勾引苏安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变成了刘忠,想到这个她就恨不得杀了刘忠。

 

    施落没空跟她废话,她正要说什么,钟秀灵就被气势汹汹的王杏花一个巴掌打倒早在地。

 

    “狗娘养的骚狐狸精,老娘今天打死你!”

 

    钟秀灵哪里是王杏花的对手,被王杏花按在地上打。

 

    一旁疯了一样的李氏看着钟秀灵被打,无动于衷,她浑身颤抖,只觉得天都塌了。

 

    刘忠和小灵…

 

    她这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呀。

 

    李氏麻木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刘忠以及旁边被打的钟秀灵,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二姨!“

 

    刘忠见李氏晕了,心中解气,嘴角挂着一抹冷笑,王杏花也来了,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他,现在,如果王杏花能说出不跟他过的话,他就可以娶娇滴滴的表妹,想到昨晚上表妹的表现,刘忠只觉得骨头都酥了。

 

    “都住手!“刘忠站起来,大喝一声。

 

    王杏花也不在打钟秀灵,看到李氏晕倒了,她不由笑了:“老婊子,以为装晕就能把这事盖过去了?生了这么不要脸专门勾引别人男人的小娼妇,要是我都没脸活了!“

 

    钟秀灵也看到她娘倒在地上,急忙跑过去,抱着李氏喊道:“娘,娘你怎么了?”

 

    李氏双眼紧闭,脸色苍白,不能回答。

 

    王杏花看到她这副样子越发觉得可恶,也不知道在装给谁看?

 

    “小贱人!还装,老娘打死你们!”王杏花骂骂咧咧,说完又想上去踢钟秀灵一脚,却被刘忠拦了下来。

 

    “你这个泼妇给我住手!”

 

    刘忠看着蠢笨如猪是王杏花就觉得恶心至极,这更加让他确定了,今天他一定要娶钟秀灵。

 

 第143章 你想要这把扇子

 

    第143章 你想要这把扇子

 

    刘忠一巴掌将王杏打倒在地,王杏花都被打懵了,反应过来后,她嗷的叫了一声,怒道:“王八蛋刘忠,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王杏花带来的几个亲戚,一看王杏花被打,这还了得,撸起袖子就上去和刘忠打了起来。

 

    施落看着这边乱成一团,她往后退了退,生怕殃及到她,然后她在人群后看到了跟着来的狗子。

 

    没错,王杏花是她叫来的,施落故技重施,把王杏花找来了,她昨天看到刘忠来了,就想着让王杏花来闹一场,谁知道,老天都帮着她,刘忠和钟秀灵居然做出这样的事,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讲,表哥表妹这样的格局,她是受不了的。

 

    狗子看见施落,对她比划了个手势就跑了,施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很快她知道了,她看到了匆匆赶来的捕快,捕快头子正是之前办龚大夫案立了功的那位张捕快。

 

    张捕快刚被陈县令表扬过,说他有前途,他心中正美着呢,想着要好好表现,做出一番成绩给陈县令看,没想到,之前的小乞丐狗子就来了,还说远山镇有人打架闹事。

 

    张捕快二话不说就带着人来了,果然看到一大帮人围着。

 

    张捕快走过去,就看见一个妇人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死了,旁边一个衣衫不整的大姑娘哭哭啼啼,在旁边几个大男人在围殴一个男人,不远处一个胖女人哭天抢地的好不伤心。

 

    张捕快听了几句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脸一黑,大声道:“都给我住手!”

 

    他长得五大三粗,气势很足,这么一嗓子出来,所有人瞬间都看着他,停下了手中的活,就连嗓门最大的王杏花也停顿了下,不过很快,王杏花又开始嚷嚷:“青天大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杀了这个狗娘养的负心汉…”

 

    王杏花扑过来,张捕快往后一躲,皱眉:“都带回去!“

 

    刘忠最怕惹上官官府,毕竟之前王员外的事他没少参与,若是被查出来,他吃不了兜着走。

 

    “官爷,这是我们的家事,就不劳烦各位官爷!”刘忠讪笑着说,心中却慌的不行,更加想不通怎么捕快来的这么快?

 

    张捕快看他衣衫不整鼻青脸肿的样子,自然脑补出了什么,他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刘忠这样的人,当即冷哼:“是不是家事,我自然会判断,来人都给我带走!”

 

    其他的捕快都是狠人,一把抓起刘忠还有王杏花几个亲戚就走,王杏花眼看着亲戚还有刘忠被抓,当即站起来道:“青天大老爷,您可不能偏心啊,都是这个小昌妇勾引我相公,不能放过她!”

 

    张捕快瞪了她一眼:“我不是青天大老爷,还有,事实怎么样,我们自然会查,你也得去衙门一趟!”

 

    王杏花虽然着急,可是不蠢,她知道这官府必须走一趟了,也没有多做挣扎,就跟着捕快走。

 

    钟秀灵眼看着人都被带走了,自己的娘又昏迷不醒,哭的更加大声,她完全吓坏了,对于她来说,去官府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她还没出阁,若是去了官府,她的名声就毁了,恐怕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张捕快探了探李氏的鼻息,发现她只是晕过去了,对一旁的捕快道:“请个大夫来,至于这个…”

 

    他看了看钟秀灵,十分厌恶道:“也带走!”

 

    “不…我不走…不是我的错,是…”钟秀灵说不出刘忠怎么她的话来,毕竟药是她让买的,她的本意是要给苏安下,难道要她把这件事说出来?

 

    钟秀灵挣扎哭喊都没有用,很快就被捕快们带走了。

 

    他们走后,人群议论纷纷,说的都是钟秀灵的事情,施落走到狗子旁边小声道:“干得好!”

 

    狗子扬了扬小脸,一脸得意。

 

    施落道:“对了,从这走到正街,有家钟家面馆…”

 

    “知道了!”狗子说完就跑了。

 

    施落眯了眯眼睛,觉得今天这出戏还真是不错。

 

    她的一举一动被一个人看在眼里,那人正是陈县令派来监视的人。

 

    施落回到院子,就看见卫琮曦坐在椅子上逗施花,眼皮都没抬的问:“看完了?”

 

    施落点头:“真是一出好戏!”

 

    这一次,应该能让那两个人长点记性了!

 

    施落想着刘忠和钟秀灵之前对她做的事,今天终于解了气,心中便一阵畅快。

 

    她走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水喝了,然后看见了桌上的扇子,拿起来扇了扇,才注意到其中一把扇子扇面上画了一个美人。

 

    这个美人越看越熟悉,施落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她吗?

 

    她欣喜若狂,爱不释手的拿着扇子:“卫琮曦,这是你画的啊?”

 

    卫琮曦点头:“我看到你买的扇子了,太单调!”

 

    “画的真不错,把我的美貌全画了出来,就是神韵差一点,没有我本人鲜活!”施落左看看右看看,画面上的她正是之前给卫琮曦买生辰贺礼那次,她让首饰店的云彩梳了个特别好看的发髻,当时她就觉得自己美翻了,没想到卫琮曦还能记着,还画了出来。

 

    施落拿着扇子,笑嘻嘻道看着卫琮曦。

 

    卫琮曦就知道她又开始得意了,他也不揭穿,就等着施落自己开口。

 

    果然,施落道:“卫琮曦,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美啊?”

 

    卫琮曦喝了一口水,费劲儿的咽下去,才说:“还行,看久了也没什么美不美的了!”

 

    施落笑了下:“那我和钟秀灵谁美啊!”

 

    “你吧!”卫琮曦补充:“毕竟,钟秀灵根本没法看!”

 

    施落有点失望,又问:“那我和李如研谁美?”

 

    “你!”卫琮曦毫不犹豫的回答,施落正要得意,就听卫琮曦说:“毕竟李如研是我仇人!”

 

    施落“…”

 

    承认她没有那么难吗?

 

    施落撇撇嘴,拿着扇子在卫琮曦面前晃了晃,又晃了晃:“我都送你那么多东西了,你要不要表示一下?”

 

    “你想要这把扇子?”他问。

 

    施落眨了眨眼:“嗯!”

 

    “不行!”卫琮曦直接拒绝。

 

    “为什么?”

 

    施落忍着不发火,就是看着他,他也太小气了,自己买了多少东西给他,他怎么能小气成这样?

 

    说起来他真的从来没送过自己东西。

 

 第144章 没见过这么小气的

 

    第144章 没见过这么小气的

 

    卫琮曦指了指另一把扇子:“那把是你的!”

 

    施落狐疑的拿起来,展开,当时就石化在原地。

 

    这…

 

    扇子上画着一个穿着军装骑着战马的小将军,雄姿英发,好不威风,英俊的眉眼,帅气的姿态,正是卫琮曦没错了,只是…

 

    施落皱眉,古怪的看了卫琮曦一眼:“你还真是自恋,把自己画这么好看,还要送给我?”

 

    施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卫琮曦道:”彼此彼此,毕竟你还不是一样?想要画着自己的扇子!”

 

    说完他看了施落一眼:“怎么?看你的样子不想看到我?”

 

    施落点头:“我整天的面对你,很容易审美疲劳的,现在想清净一会儿,扇子上还都是你…”

 

    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如果她想要卫琮曦的画像和他自己画了硬塞给自己是两回事。

 

    “所以,你还是想要这把?”卫琮曦眯了眯眼睛问。

 

    施落看了卫琮曦一眼,其实她两把都想要,可是又显得太贪心,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感觉说什么都没脸没皮的。

 

    卫琮曦也不说话,就是看着她,非要让她做个选择。

 

    两个人僵持的时候,苏安从门外进来,正好看到了两把扇子,然后古怪的看了看施落和卫琮曦,心想,这两人真配,把自己画这么美在扇子上,再拿出来扇扇风,简直…

 

    苏安想起之前卫琮曦在澜京的作风,又觉得合理了,毕竟,卫琮曦一向高调,爱显摆,爱出风头,如今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施落和他一个德行。

 

    “咳咳!”苏安干咳了一声。

 

    卫琮曦回头的空当,施落把两把扇子一收:“你们聊,我去做饭了!”

 

    说着,人却回了房间。

 

    卫琮曦看了她一眼,到底没说什么,而是问苏安:“你怎么来了?”

 

    苏安坐下,道:“刘忠这件事是我的一个契机!”

 

    卫琮曦抬头看着他。

 

    苏安道:“我父亲和陈县令是同窗,从前两家关系也算是不错,眼下秋试就要到了,我想走走他的这条路!”

 

    卫琮曦并没有表现出吃惊,苏安就明白,他早就知道了,而且放任他对付刘忠他们,恐怕就是知道了他的想法。

 

    苏安心中欣慰,看来他没有看错人,这位卫小王爷虽然年轻,可是野心一点都不小,而且智谋上也不弱。

 

    “我会安排,你尽管放手去做!”卫琮曦说。

 

    苏安心中有了底,点头:“属下先走了!“

 

    “好!”

 

    等苏安走后,卫琮曦到眼睛眯了眯,看向施落房间的方向,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苏安,可是苏安这个人很高傲,并不是真正服他,可施落来了之后,他居然甘愿为他做事,卫琮曦觉得这一切都是施落的功劳,他看着她的房间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施落!”卫琮曦叫了一声。

 

    施落正在房间里看扇子,越看越喜欢,早知道她就买两把质量好点的扇子了,不行,不能光买扇子,还要买画轴,让卫琮曦给她画张全身的图,挂在自己的房间里欣赏自己的美貌才好嘛。

 

    这么想着施落无耻的笑出了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