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蝴蝶出门别人发现*和老师住在同一间房子

 五岁的孙子指着夜色中疲倦的老李头说。
  钱氏忙把孙子带进屋,让儿媳喂,自己则迈着小碎步去接老李头。
  “咋回来这么晚?鸡卖了吗?”她朝车上看。
  “卖了。”老李头说。
  “给乡亲们的东西呢?”她又问。
  “都买了,送过去了。”老李头回答。
  钱氏古怪地看着他:“我瞅你不对劲,咋了?”
  想到一路上发生的事,老李头心里五味杂陈:“我今儿……和胖丫一起回来的。”
  钱氏倒抽一口凉气:“那个死丫头又找你讹钱了!”
  “没有,她没讹我。”
  “她又白坐你的车!”
  “也没。”老李头打开钱袋,他数过了,里头的铜板不仅一个没少,还多了十个,“她给车钱了。”
  钱氏张了张嘴。
  老李头又道:“她还把镇上的混混赶跑了。”
  钱氏哑巴了。
  ……
  苏家。
  苏小小的眼泪哗啦啦的。
  不是她要哭,是这副身体的本能。
  这副身体不仅痛觉神经异于常人,就连泪腺也分外发达,压根儿控制不住的那种。
  前世在部队,她各项成绩都很优异,体能、射击、格斗,几乎没有不拿第一的。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足够努力,眼下看来,她努力是真,可她强大的身体素质与基因是天生的。
  等这副身体哭够了,苏小小拿出碘伏给自己消了毒,随后去了灶屋。
  苏承与苏二狗在灶屋里升了火,烧了热水,给三个小豆丁洗头洗澡。
  门关得严实,因此没听到外头的动静。
  苏小小推门而入时,苏承正在一脸严肃地教育三个小豆丁。
  “从今儿起,你叫苏大虎!你叫苏二虎!你叫苏小虎!”
  三个小豆丁顶着湿漉漉的小丸子头,光溜溜地坐在木盆里,仰头望着苏承,三脸懵圈。
  苏二狗蹲在灶台后,往灶膛里添柴火,顺便烤几个红薯。
  风夹在着光线而来,苏承一冷,扭头惊喜道:“大丫!你回来啦!”
  看见闺女,就好开心有木有?
  三个小豆丁也朝苏小小看来,呆呆萌萌的,分外可爱。
  “姐!”苏二狗喊了人。
  苏小小的目光扫过狼藉不堪的灶屋。
  很好,一日不见,又成大型车祸现场了……
  你们几个以后不准给我进灶屋!
  “爹,二狗。”
  家庭成员之间是要打招呼的。
  三个小豆丁嘛……
  她关上门,摸了摸三人的头。
  屋子里再次暖和起来。
  苏承用脚勾了个小板凳过来,给自家闺女坐。
  苏小小坐下:“爹,你刚刚在给他们取名字?”
  苏承道:“对啊,苏大虎,苏二虎,苏小虎,怎么样,爹取的名字好听叭!”

 文学

  想到自己和苏二狗的名字,苏小小基本不对苏承的取名水平做任何指望了。
  苏小小问道:“你不觉得听起来和我跟二狗像是一辈儿的?”
  苏承道:“有吗?”
  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反正只是几个小名。
  想到什么,苏小小又问:“你怎么知道他们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谁是老三?”
  苏承把他们的头发放下来,指着三人的脑袋,无比自信地说道:“一个旋,两个旋,三个旋,老大,老二,老三!”
  苏小小:“……”
  苏老爹继续给三个小豆丁洗澡,苏小小去了一趟卫廷的屋,给卫廷换药。
  伤口还行,她缝合得很漂亮,就是他仍有点低烧,身体十分虚弱。
  处理完两处重伤,苏小小又给他身上其余的小伤也涂上了消炎止痛的药膏。
  “呃,真累呀。”
  苏小小一屁股坐在床沿上。
  干了一早上的活儿,买了一上午的东西,又打了一路的架,体力透支很严重啊。
  “咝——”
  卫廷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小小唔了一声:“你醒了?”
  卫廷缓缓睁开眸子,眼底掠过一丝警惕。
  苏小小鼻子一哼:“防着谁呢,你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卫廷捏紧拳头,闭了闭眼。
  苏小小看着凳子上的碗筷,这是她临走前端进来的两个清蒸红薯饼,只剩下半个了。
  “你白天醒过了?”她问道。
  卫廷何止醒过?
  还和她家人深入交流过。
  他已经知道了三个孩子也在这里,昨日他问孩子在哪儿,这个女人竟然撒谎说不知道!
  害他白担心那么久!
  “我爹知道吗?”苏小小问。
  卫廷给了她一个看傻子似的眼神。
  苏小小轻咳一声:“看来是来过,那他和你说什么了吗?”
  卫廷眼神凉飕飕:“他说有人偷袭我,是他赶走了对方,救了我和孩子,让我以身相许,做你们苏家的上门女婿。”
  “咳咳咳!”苏小小呛到了,“那你是怎么想的?”
  卫廷讥讽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背后偷袭我的人就是你爹吗?”
  他是没看见,可他晕过去前听见对方的声音了。
  “想让我娶贼为妻、认贼作父,做梦!”
  啊这……
  就很尴尬了。
  苏小小暴躁抓头。
  卫廷冷冷一哼。
  忽然,苏小小冲他伸出小胖手。
  “做什么?”他警惕地问。
  苏小小扬起小双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虽然我爹绑了你,但我也治了你,扯平了!既然你不打算以身相许,那咱们之间的账就得好好算个明白!”
  “伙食费、住宿费、医疗费、看护费,一日二十两!一月算你五百两!托儿费一百两,三个孩子就是三百两!现结,概不赊账!”
  嘎吱——
  门被推开了。
  苏承走了进来:“大丫,几个孩子洗好了……噫?女婿醒了?”
  苏小小:女什么婿啊?已经穿帮了好么?
  卫廷望向苏承,冰冷的唇角微微一勾:“爹,我饿了。”
  苏小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