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来还在里面动了动……抢来的娇妻狠狠疼

    苏安若是真的有一点点在乎她,怎么会在施落打她的时候躲开?不仅如此,还眼睁睁的看着施落打了她那么巴掌?

 

    如今看她这副样子,李氏再一次怒了。

 

    “你自己做什么主?人家根本没拿你当回事,当你是免费的丫鬟呢!”

 

    钟秀灵听到丫鬟这个词心里就不舒服:“我不是丫鬟,我又不是你!”

 

    李氏平生最讨厌就是人家说她做丫鬟的事。

 

    她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上来就拉住钟秀灵:”钟秀灵,你要是认我这个娘就给我回去!”

 

    钟秀灵被抓的手臂发疼,她试着拽了两下,可是李氏的手抓的很紧,她根本挣脱不开。

 

    钟秀灵红着眼睛道:“我不,我要和苏大哥在一起!”

 

    李氏气的浑身颤抖:“好,那你问问他,问问这个男人,对你有没有意思?”

 

    钟秀灵也看着苏安,含情脉脉道:”苏大哥,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苏安眼看着战火烧到了自己,自然没办法继续看戏,他笑道:”钟姑娘,请自重。”

 

    钟秀灵一愣,她不明白这是心里有没有她?

 

    李氏却明白了,这个苏安就是个斯文败类,他故意不说明白,白白的让自己的女儿对他有幻想,可是自己这个蠢货女儿还被他吃的死死的。

 

    “苏公子,若是喜欢我女儿大可以上门提亲,这么一直下去对谁都不好!”李氏冷冷的说。

 

    苏安一怔:“钟伯母,此话何意?苏某秋季还有考试!”

 

    又来这套,不说娶也不说不娶,又把皮球踢了回来。

 

    钟秀灵听到这,满脸娇羞:“苏大哥,你且安心考试别的日后再说!”

 

    “多谢钟姑娘体谅!“

 

    李氏看着蠢货一样的钟秀灵,一把拉起她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道:“给我回家!”

 

    钟秀灵被李氏拉出来,才发现施落就坐在门口边磕瓜子边看着她,那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钟秀灵气不打一处来:“施落,你看我干什么?昨天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施落吐了颗瓜子皮,不屑说:“看热闹呗。”说完又补充:”你要算账,可以啊,正好上次聚仙楼的事我们还没算过呢!”

 

    钟秀灵一怔,有点心虚的,看来傻子是知道了,不过知道又如何,她还能把她怎么样?

 

    “看什么热闹,哪里有热闹?”

 

    “眼前就有啊,不过不算是热闹,而是…”施落故意笑了下:“笑话!”

 

    “你…”

 

    钟秀灵气的就要上前,被李氏一把拉住:”还嫌不够丢人的,给我回家!”

 

    李氏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施落,转身就走。

 

    看热闹不只是施落还有一些其他邻居,钟秀灵的事情本来就有风言风语传出来了,如今若是再闹开,钟秀灵招婿说不准都难了,偏偏这个傻瓜还不自知李氏恨铁不成钢的拉着钟秀灵,钟秀灵满眼怨毒的看着施落道:“你少得意!”

 

    施落大声道:“我有什么好得意的,还是钟姐姐眼光好,抛弃了李木匠看上了苏秀才!”

 

    施落一嗓子出去,门口的邻居们自行那这件事都补出来了。

 

    便有几个八卦的,走到施落面前问她关于李木匠的事。

 

    施落觉得有必要让钟秀灵尝尝被流言淹死的滋味了,便把李木匠的事绘声绘色的说了,说完她还神秘兮兮的说:“听说钟姐姐有个很关心她的表哥呢!”

 

    众人都见过刘忠,他们也觉得刘忠和钟秀灵关系不那么简单。

 

    “刘忠不是有娘子的吗?“其中一个邻居问。

 

    施落白了她一眼:“我家卫琮曦还有家室呢,这三年来钟姐姐少来了吗?”

 

    众人看了施落一眼,目光中有同情的成分在。

 

    他们想,施傻子终于开窍了,想明白人家惦记她相公了。

 

    施落被众人同情的看着,颇为不自在,她干笑一声。

 

    其中一个大婶道:“也不怪钟家丫头这个性情,都是随了那李氏,早年间李氏在一个大户人家当丫鬟,回来没几个月就生了个儿子!”

 

    施落一愣,看着那位八卦的大婶:“张大婶,你说的是真的?”

 

    张大婶神秘兮兮的道:“我娘家和李氏一个村子的,李氏当年颇有些姿色,大家都说那个孩子是和府里哪个下人生的,就是因为这个她才被赶了回来!”

 

    “那那个孩子呢?”施落问。

 

    “听说生下来就死了!”

 

    张大婶说道:“如果不是李氏不干净,就凭她的姿色,她怎么会嫁给老钟?”

 

    施落也跟着众人点点头,心想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施落觉得,李氏的孩子不可能是和府里的主子生的,不然孩子不可能流落在外,最有可能是和什么下人生的,所以她才被赶了回来。

 

 第130章 不甘心

 

    第130章 不甘心

 

    几个人正说着话,一个老头从街上走来,众人都闭了嘴,颇为不自在的笑道:“钟大哥,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

 

    老钟看都没看众人一眼就走了。

 

    施落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就是钟秀灵的爹啊,年纪居然这么大,看着比李氏要大十几岁的样子。

 

    同时她也信了张大婶的话,如果不是未婚生子,按照李氏的样貌,心机,恐怕真的不会嫁给老钟。

 

    这是个插曲,施落根本没在意,她看完热闹就回去了。

 

    而钟家却不太平了。

 

    钟庆不善言辞,但是脾气很倔,他当初娶李氏也是看中她的样貌,加上李氏年轻,他也不在乎她生过孩子的事情。

 

    这么多年,李氏还算是恪守本分,持家有道,所以钟庆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如今,钟秀灵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街上吃饭的都知道她和好几个男人不清楚。

 

    钟庆这个人也算是爱面子,听到有人在自己的面馆里议论他女儿不检点,他当即怒了,和那人吵了一架,关了面馆匆匆的回家,在巷子口又听到邻居们的议论,他早已是怒火中烧。

 

    钟秀灵被李氏拉回家,李氏狠狠的训斥了她一顿,可是没什么效果,钟秀灵也不知道怎么,就跟魔怔了似的就非要嫁给苏安,做梦都想做官夫人。

 

    “我的话你怎么就不听,苏安不是个好东西!”李氏气的说道。

 

    “娘,我有办法,您就别管了,即使他现在不喜欢我,很快他也会喜欢我的!”

 

    钟秀灵心中早就有了个主意。

 

    李氏看着她笃定的样子,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想说什么,钟庆已经回来了,李氏看到他,急忙迎上去道:“老爷,你怎么回来了?”

 

    李氏曾经做过丫鬟,因为自己的那档子事,自知理亏,为了拿捏讨好钟庆,在家里就叫他老爷。

 

    这其实也是钟秀灵想做官夫人的一个原因,自己的老爹就是个开面馆的,居然还在这里假装官老爷,钟秀灵十分不屑,可是不屑归不屑,她对于钟庆还是很畏惧的。

 

    钟庆走到钟秀灵面前,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钟秀灵长这么大很少挨打,当时就被打懵了,她跌倒在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李氏心疼的什么似的,嗔怪的看了钟庆一眼:“老爷,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还小,你在打坏了她!“

 

    钟庆冷哼:“李玉兰,你教出来的好女儿,成日里不学好,就想着怎么勾引男人,跟你一个样的贱货!”

 

    李氏一怔,她很少被钟庆这么骂过,当时就恼了:“钟庆,我嫁给你几十年,任劳任怨哪里对不起你了,被你这么骂?女儿被人骗了,你不帮她讨说法还在这里骂她,有你这么当爹的?

 

    钟庆也是一时冲动,眼看着女儿妻子哭成这样,他有点烦躁又有点后悔,不过作为一家之主,他还是冷哼道:“还不是她自己不检点,这件事都传到街上了,好多人议论,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就她这个名声,她还想找夫婿吗?”

 

    李氏一愣:“传到了街上?”

 

    她脑子转的快,很快就觉得不对劲,钟秀灵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这点事怎么可能这么快传出去,还正好传到了钟庆的耳朵里?”

 

    李氏看了看还在地上捂着脸哭的伤心的钟秀灵,又看了看怒气冲冲的老钟,沉了沉眼睛道:“肯定是有人故意传出去的!”

 

    她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苏安。

 

    说完她去扶钟秀灵,钟秀灵站起来,捂着脸眼睛都哭红了。

 

    钟庆也看着有点心疼,不过还是说:“不管是不是有人传的,都是她自己先把事做在那里了,这一次我绝不会任由她胡来,一会儿我就托人给陈家村捎信,她和陈旺的亲事早早定了的好!”

 

    李氏一怔,还没反应,钟秀灵大叫:“我不要,我才不要嫁给那个泥腿子,我要做官夫人!”

 

    钟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一次冒了出来:“由不得你!”

 

    钟秀灵跺脚:“我就是不嫁!“

 

    说完转身就往大门口跑,李氏反应慢了下她就已经跑出来门,李氏急忙去追,在巷子口拉住了钟秀灵,。

 

    “娘,我不回去,我也不要嫁给陈旺!”钟秀灵哭道。

 

    李氏皱眉:“秀灵,这件事你还是听你爹的吧!“

 

    钟秀灵知道反抗无望,就只是哭,李氏觉得她慢慢就想开了,带着她回了家。

 

    钟庆看着钟秀灵和李氏道:“这几天别让她出门了,就给我好好在家待着。”

 

    “我知道了!”李氏说。

 

    钟庆这才走了,面馆晚上也是要营业的。

 

    他走后,李氏看着不成器的钟秀灵道:“你爹也是为了你好!”

 文学

 

    钟秀灵就是哭,也不说话,在她看来,爹娘都不理解自己,她才不要听他们的,等她以后做了官夫人让他们好好看看。

 

    李氏眼见着她如此不服气的样子,也一时没了办法,正要说什么,刘忠从进来了,看到这个情形,诧异:“这是怎么了?”

 

    李氏一抬头看到刘忠,郁结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道:“还不是你表妹太不成器!“

 

    她把事情大概说了,刘忠今天又和王杏花吵了一架,本来心情就不好,听到李氏的话他心里的恶念被勾了出来。

 

    宁可嫁给一个泥腿子也不愿意把钟秀灵许配给他,李氏说的好听为了他好,其实就是看不起他。

 

    刘忠眼底闪过一抹阴毒,既然这样,就别怪他心狠。

 

    他抬起头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表妹想的也没错,嫁给秀才总比一个泥腿子强,就算苏秀才中不了举人,回来做个教书先生也比在庄稼地里强啊!”

 

    刘忠的话让李氏有点动摇,她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李氏为难道:“可是那个苏安像个泥鳅,滑的很,而且他根本没看上秀灵!”

 

    刘忠笑了笑:“二姨,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是他苏秀才是圣人,表妹长的如此美丽动人,我就不信他不上钩!”

 

    李氏一怔:“你有办法?”

 

    刘忠道:“若是生米煮成熟饭,苏秀才不敢抵赖!”

 

    刘忠说完看了钟秀灵一眼,这是钟秀灵早想好的计策,今天刘忠是来给她送满堂春的,只要下到苏安的酒里…

 

    钟秀灵早就想好了一切,只是没想到刘忠会告诉李氏,她担心李氏会不同意。

 

    没错,李氏绝对不会同意,她甚至很愤怒的看着刘忠:“你说什么?她是你表妹,你怎么能出这样的主意害她?”

 

    李氏的声音很大,刘忠没想到她会发这么大的火,说道:“二姨,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表妹好,我不是想着让她找个好人家吗?”

 

    “啪!”李氏一巴掌拍在刘忠脸上:“滚,给我滚!”

 

    刘忠捂着脸,怨恨的看了李氏一眼,转身就走。

 

    钟秀灵也没想到李氏居然发这么大的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李氏浑身颤抖,狠狠的瞪了钟秀灵一眼:“你给我回屋子里去,苏秀才的事情你想也不要想。”

 

    钟秀灵不敢和李氏对着干,于是乖乖的进了房间,可是心里到底是不服气,她坐在椅子上,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她一定要嫁给苏安,这可是她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了。

 

 第131章 有过暗示

 

    第131章 有过暗示

 

    李氏在院子里站了半晌,浑身发抖,脸色苍白,钟秀灵的性子真是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她。

 

    心高气傲不服输,还不甘心。

 

    她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

 

    那时候李氏还是那位小姐身边的丫鬟,因为有几分姿色,她不甘心做一辈子丫鬟,或者说不甘心做个下人。

 

    李氏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勾引府里的大公子,李氏想的很好,如果她成了大公子的人,她是小姐身边丫鬟,有小姐的情面,加上她自己的姿色,肯定能做个姨娘,到时候,她就是个主子了,若是能给公子生个儿子,那她这辈子就不愁了。

 

    可惜,李氏时运不好,那天明明给大公子下了药,她偷偷的去了会客厅,准备一会儿顺理成章的成就一番好事,谁知道,那晚大公子喝的太多根本做不成什么事,反而是大公子身边的一个客人…

 

    李氏闭上了眼睛,她永远也忘不了第二天,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就连大公子也冷笑了一声夸她好福气。

 

    李氏本来是要被送给那个客人的.,她当时觉得那位客人也还算是可以,考了功名,即将去上任,李氏跟了他虽然不能做正室,做个妾也是好的。

 

    谁知道,那个客人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三个月后,在李氏刚刚得知她怀孕的消息,还没高兴几天,外面就传来了消息,那个客人上任途中被强盗杀了。

 

    李氏觉得天都要塌了。

 

    可她毫无办法,客人死了,他家里的正室不会把她接回去,府里又留不得,小姐念及主仆一场的份上,给了李氏一笔钱让她回了老家。

 

    家里自然是容不得这样一个伤风败俗的女儿,在李氏生下孩子后,就把孩子送给了李氏的大姐扶养,而李氏没多久就嫁给了大她很多岁的老钟。

 

    李氏想着这些事,抬头看了看头顶明晃晃的大太阳,感觉更加的刺眼了。

 

    她绝对不允许她的女儿重蹈覆辙。

 

    施落中午睡了个午觉,下午就继续练字,卫琮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会去喂喂施花,两个人安安静静谁也不打扰谁。

 

    半晌,施落走过来把一张纸递给他,看看我做的诗和我写的字怎么样?”

 

    卫琮曦接过,上面的字勉强好了一点,诗写的有点奇怪。

 

    “你还会做诗?”卫琮曦挑眉问。

 

    施落冷哼一声:“我会的东西多了,好好念念!”

 

    说完,施落进厨房喝水去了。

 

    出来就听见卫琮曦真的在念诗。

 

    “卧梅又闻花,卧枝伤恨低,鱼吻卧石水,卧石答春绿!”

 

    卫琮曦念着,觉得还挺有意境,抬头看到施落憋着笑,他马上就意识到不对了,又念了一遍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这是一首捉弄人的诗,读出来就像是:“我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我是大蠢驴!”

 

    卫琮曦冷哼一声,把纸往桌上一拍:“无聊,幼稚!”

 

    施落哈哈大笑:“看来卫小王爷,真该去跳一次河了。”

 

    卫琮曦抬了抬眼皮,知道这是施落记仇报复他,他看着她说:“施落啊…”

 

    施落一怔,怎么又是这个调调?

 

    “你这么小肚鸡肠,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的!”

 

    施落早就做好了准备,被他这样说,她一点都不恼,而是笑道:“这就不用小王爷操心了,我这么美,不愁的!”

 

    卫琮曦“…”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的女人啊。

 

    施落看着卫琮曦吃瘪,心里美滋滋的,练字的时候,心情也变的好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施落慢慢的走门口一看,是个不认识的人,他狐疑的打开门:“你找谁?”

 

    那人恭敬的作揖道:“我是白记成衣铺的伙计,我家公子说关于上次合作的事情,想见施三小姐一面!”

 

    施落一怔,才想到这是白修远的伙计,应该是上次的包赚了钱,要给她。

 

    施落当然高兴了,不过很快她为难道:”我昨天伤了腿.,今天恐怕是去不了了!”

 

    伙计刚刚就注意到施落是拐着一条腿的,也明白了,说了声告辞就走了。

 

    施落走回来,看到卫琮曦正看着她,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就把和白修远合作的事情说了。

 

    卫琮曦想起那个和施落冷战的布包,不由沉了沉眼睛:“所以,那个包你送给白修远了?”

 

    “不是送,是合作。”施落道:“他答应给我分红!”

 

    卫琮曦道:“我也给了你分红,还不够吗?”

 

    施落意识到他生气了,可是这是原则问题她必须说清楚:“谁会嫌钱多?再说我这也是在体现自己的价值!”

 

    卫琮曦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本来想发脾气的,但是他没有,他克制自己,告诉自己,这个不是以前的施落,谁知道她是什么人,她的想法奇怪也没有什么,自己要谅解。

 

    卫琮曦压下心中的不快道:“白修远主动找的你吗?”

 

    施落点点头:“你对白修远了解多少?我总觉得我看不透这个人!”

 

    卫东西看着傻乎乎的施落道:“我本来不想你卷入这些事,可是看来有些事真的避免不了!“

 

    施落一怔:“什么意思?”

 

    卫琮曦道:“白家也算是皇商,他们之所以能把生意做这么大,因为他们背后是支持者,是…”

 

    卫琮曦看着施落,施落迫不及待的问:“是谁?”

 

    “太子…”

 

    话一出口,施落直接愣在了原地,难怪白家的铺子能开的那么大。

 

    施落道:“太子不是也…”她没继续说。

 

    卫琮曦道:“所以,太子现在的处境不好,而且李如研之所以到远山镇也是因为她害太子妃小产了,为了避风头!”

 

    施落十分震惊,随即她抬头看着卫琮曦:“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卫琮曦忽然笑了:“我给你分析一下。”

 

    施落皱眉,她觉得卫琮曦接下来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卫琮曦道:”既然太子妃能怀孕说明太子在子嗣这一块是没有问题的,他只是伤了腿!”

 

    施落一怔:“你的意思是,太子也想争位?”

 

    卫琮曦点头:“你别忘了,现在太子还没有被废!”

 

    施落想起前段时间皇帝昏厥的事情道:“若是上次皇帝死了,那么太子就是名正言顺的储君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