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啊…用力h乱任伦!硕大饱满的高耸乳峰美女

   张管事顿时瞪大了眼睛。“小刘请假走的是正规的请假手续,并没有违反规定,何况那个下水口并没有拖延项目的进度,哪里有耽误一说?”

 

 第四百零三章 而不自知

 

    温如慕却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冷着脸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个下水口被人遗漏的话该找谁来负责?你吗?张管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张管事闻言,也跟着冷了脸,说道:“温先生,如果你是真心问我的话,那我告诉你,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故发生,既然您聘用了我作为这个项目的主管,那就应该选择相信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遇到一点点

 

    小事,就恨不得插手自己处理,这让我十分无语,且觉得您对于小刘的处罚也是十分的不合理。”

 

    温如慕眯了眯眼睛,说道:“你说不会发生就不会发生了吗?张管事,需要我帮你获取一下记忆吗?这里是温氏的项目组,你现在是在我的项目上工作,我现在是你的上司,你跟上司说话,难道就是

 

    这个态度?”

 

    之前在傅御风和温凉面前没能发出来的火气在这一刻完全爆发,温如慕瞪着面前不卑不亢的管事,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张管事跟着傅御风在国内国外奔波了这么多年,这还是遇见这样的情况,被人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按头认罪,他也憋屈的厉害,脑子一热,看着傅御风,说道:

 

    “那好,我辞职,总裁,您也看到了,是温氏容不下我,不是我任性!我今天就回荷兰,以后有什么事你也别让我回来了!”

 

    如果不是张管事的这一声“总裁”,或许在场的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傅御风的存在。

 

    众人的视线缓缓平移,看到站在后面,紧紧拉着温凉,不让她上前的傅御风,神色里面全是捉摸,都猜不透这位东城的后起之秀心里在想些什么。

 

    傅御风轻笑一声,把温凉拉到身后不让她说话,自己站出来,往前一步,说道:

 

    “好啊,怎么不吵了,不是很精彩嘛!”

 

    张管事老脸一红,微微低头,不敢言语。跟了傅御风这么多年,他还算是了解傅御风的性格,他这个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随性,其实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最恨别人把生活中的私人问题带到工作中去,今天他因为小刘的事情跟温如慕当众吵起来,已经触犯了傅御风的底线,现在又当众说要回荷兰去,冷静下来,他后背隐隐的起了一层冷汗,不敢去想傅御风待会儿会怎么发

 

    火。

 

    其实他在这个项目组待了这么久,也是有感情的,刚才的话只是冲动下的产物,并没有真的要离开的意思,话一说出口,张管事就有些后悔。

 

    温如慕被傅御风讥讽的脸色也不好看,喘了两下,上前说道:

 

    御风,你也看到了,你派来的这个主管事,根本就不服从我的管教,而且今天你看到的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了。我提出来的问题都是实际存在的问题,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责怪我不相信他!我是投资人,我要的是一个完美的结果,如果你连这个结果都不能给我,那我还要你在这

 

    里干什么!趁早换人算了!

 

    张管事的脸色更加难看,但碍于傅御风站在那里的原因,他也不敢再跟温如慕再次吵起来,只默默的抿了抿唇,不再言语。

 

    傅御风轻笑着看着言辞咄咄的温如慕,又看了看一脸颓败,不再说话的张管事,说道:

 

    “好了,张管事,如果你真的不想干的话,那就回去吧,正好,荷兰那边的项目也离不开你。”

 

    张管事刚才说的本来就是气话,万万没想到傅御风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看着依旧慵懒的站着的傅御风,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温如慕也是惊了。他说这些事情,本意并不是让傅御风把张管事调走,毕竟张管事是国际企业的建筑专家,经验和资历都十分的丰富,南城塆在他的管理下,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些温

 

    如慕都看在眼里,他只是对这个直愣子多次冲撞自己十分不满,想趁着傅御风来到这里,趁机教训一下他罢了。

 

    万一傅御风真的把他调走,段时间内,让他去哪里找一个像张管事这样经验丰富,且能堪大任的管事去?

 

    想到这里,温如慕也有些急了,看着傅御风,说道:

 

    “御风,让张管事回荷兰就不必了吧,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教训一通就行了,我也不愿意跟他计较那么多。”

 

    张管事一听这话,脸上更是青白交加,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傅御风轻笑着说道:

 

    “温先生,不知道张管事做了什么错事需要教训,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这话一出,不仅是温如慕,就是张管事,还有身后的温凉,都齐齐的怔在原地。温凉本来还很焦灼,她是最直接接触这个项目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张管事对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一听到傅御风要让张管事回到荷兰去,她顿时站不住了,起来就想

 

    去反驳,奈何傅御风虽然面上一本正经的跟人说这话,背后却伸手一直拉着她,不让她上前,急的温凉差点哭出了声。

 

    温如慕有些愣怔,紧接着的,脸色不好看,说道:

 

    “怎么,御风,难道你觉得,张管事这次犯的错还不算严重吗?他忽视自身错误,且顶撞上司,难道不应该惩罚吗?”

 

    傅御风抿了抿唇,对张管事说道:

 

    “你先去工作。”

 

    张管事心里顿时了悟,这是傅御风要为他出头。

 

    他想到这里,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酸楚噎在心头,如果不是自己已经年近五十,他都觉得自己这像是在外被人欺负了的孩子,忽然进了母亲的怀抱。

 

    傅御风看着温如慕突变的脸,神色淡定,说道:“温先生,我的员工,如果他们有哪里做的不对的,请你告诉我,我来指正,我并不希望像刚才那样,你把我的员工欺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项目表面上是温氏的,

 

    但是它到底是属于谁的,你比我更清楚,我们河岸不流行这一套,也希望温先生尽早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不要在这里吆五喝六的,平白丢了脸面,而不自知。”温如慕听了这番话,脸色更加难看。

 

 第四百零四章 你早就知道了

 

    周围除了他和傅御风带过来的人之外,还站着许多人。温如慕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

 

    “傅御风,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傅御风挑眉,轻笑。

 

    “哦?温先生,我们应该谈些什么?”

 

    温如慕眉眼沉郁。

 

    “你对我似乎有很深的误解,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误会给解开。”

 

    傅御风冷了眉眼。“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温先生如果记忆不好的话,就请问一下你身边的秘书,今天发生的一切本不是我的意愿,可是既然发生了,就说明有它发生的必然原因。温先生,南城塆是一个成熟的项目,没错,我是把这个项目全权交给了温氏,可是你别忘了,我们之前签订的合同都是私下进行的,如果我不愿意再跟温氏合作的话,我不会有

 

    一点损失,而你们,我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这是当初温氏和河岸签订合约的一个重要的弊端,当时双方的团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因为温氏没有付出一点代价就得到了一个大的项目,这个果实得来的太过容易,

 

    让温如慕高兴过了头,以至于忽略了这个问题,到后来律师团再提出来的时候,双方协议已经敲定,不能再更改了。时至今日,温如慕才知道当初傅御风的真正意图。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温如慕也知道傅御风今天三番两次的不给自己面子,就是为了等现在的这一刻来敲打自己。想他温如慕纵横商场也有多年,从来都是别人巴结他的份,哪里有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主动权全失,只能任由一个小辈在自己头上指手画脚,最憋屈的是,他还一句

 

    话都说不出来,在这么多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温如慕再也待不下去了,转身就走,步伐匆匆,带着怒气,很快就消失在项目组走道的尽头。

 

    温凉一直盯着温如慕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情绪恹恹的,提不起来精神。傅御风气走了温如慕,这次到项目组的主要事情也已经完成了,他主要的心思都放在温凉身上,几乎是她一有反应,傅御风就发现了这一点,迅速的拉着她的手,低声问

 

    道:

 

    “怎么了?不舒服吗?”

 

    温凉摇摇头,看着傅御风,说道:

 

    “傅御风,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她话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是相信傅御风会懂。

 

    傅御风抿了抿唇,看了身后一眼,说道:

 

    “易凡,你带着阿莎先去休息,下午直接去公司。”

 

    易凡轻轻点头,然后看着傅御风拉着温凉,消失在了项目组里。

 

    傅御风拉着温凉径直出了项目组,来到旁边自己停着的车子前,上前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把温凉推进去,给她系上安全带,自己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温凉这才有机会问。

 

 文学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傅御风专心的倒着车子,闻言头也不回的说道:

 

    “上次竞标的时候,就说过要带你去吃饭,那次我爽约了,一直没有机会补偿你,这次是个好机会,带你去吃饭。”

 

    温凉对这些并不感冒,闻言也只是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傅御风将车子平稳的驶上马路,才抽空看了一眼身旁的温凉,低声问道:

 

    “想吃什么?”

 

    温凉默默的摇了摇头。

 

    “随便。”

 

    傅御风又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市区的一家韩国料理的门口,傅御风停好车子,看了眼温凉。

 

    “到了,韩国料理,好吗?”

 

    他记得前一段时间温凉有一次说过,想要吃一次韩国料理。

 

    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工作比较忙,没有时间带她去,现在想起来,第一时间就想满足她的愿望。

 

    温凉对这些是不挑的,朝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好啊!”

 

    然后跟着傅御风下车。这个时候的东城十分寒冷,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过年,周围已经有了很浓的年味,面前的这家韩国料理餐厅也跟着入乡随俗,四周挂上了红色的灯笼,红红火火的,隐约

 

    可以透过窗子看到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明明是中午,这家餐厅的生意依旧红火的不行,大厅里的桌子全部坐满,周围的包厢里也有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声音。温凉今天穿的是一件大大的风衣,风衣很厚,刚好能把她整个人包进里面,可是傅御风看着温凉单薄的身子,还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又转身去到车上拿了一个厚厚的绒毯

 

    ,不由分说的披在她的身上。

 

    温凉看了一眼身上的毯子,没有反抗,默认了他的做法。

 

    傅御风牵着温凉进了餐厅,餐厅经理见到二人进来,迅速的上前相迎。

 

    “傅先生,您来了,路先生今天也在这里,您是要跟他一起,还是你们二位另开一个包间?”

 

    傅御风挑眉,问道:

 

    “路留时一个人在这里?”

 

    餐厅经理笑着摇头。

 

    “路先生还带了一位女士,在一起用餐。”

 

    傅御风很快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低头去看温凉,看她愣怔的样子,轻笑一声,说道:

 

    “先不去找他了,你给我另开一个包厢。”

 

    那经理应是,迅速的去办。

 

    等人彻底离开以后,温凉才好奇的看着傅御风。

 

    “他刚才说的路先生,是路留时吗?”

 

    其实温凉是比较想问,他说的那位女士是不是苏乘的,可是又觉得这样问不太好,就换了一个问题。

 

    傅御风颔首,看着温凉,认真的把她掉到额前的碎发别道耳后,说道:

 

    “嗯,这家店是路留时的。”

 

    温凉瞪大了眼睛。

 

    “路先生不是京都人吗?”

 

    言下之意,怎么在东城还会有产业?

 

    傅御风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说道:

 

    “他经常到这边来,在这里有产业也不奇怪。乖,先吃饭,吃完以后带你去妹。”

 

    这话就是在肯定的告诉温凉,路留时带的那个人就是苏乘了。

 

    正在这时,餐厅经理已经安排好了包厢,过来带着他们两个人入座,温凉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早就知道路留时和乘乘的事情了?”

 

 第四百零五章 到手了

 

    傅御风垂眸看了她一眼,说道:

 

    “别瞎想,我也就是上次跟你一起知道的。”

 

    温凉不信,看着他。

 

    “那你怎么知道跟路留时一起来的是乘乘?”

 

    傅御风揽着她的腰往前走,说道:

 

    “很简单,因为路留时从来没带过女人来这种场合。”

 

    “这种场合?”

 

    温凉不解,讶异出声。

 

    “这种场合有什么特别的吗?”

 

    正在这时,经理领着他们也到了包厢,傅御风朝他微微点头,拉着温凉进去坐下以后,才笑着说道:

 

    “这种场合太正经,不是他来的地方。”

 

    这句话温凉懂了,狠狠的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说道:

 

    “路留时他一直都是这样吗?”

 

    傅御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也不全是。”

 

    然后看温凉想要追问的样子,他又说道:

 

    “至少现在已经不是了。”

 

    温凉还想追问,傅御风却已经不再给她机会,拉着她坐在椅子上,将室内的空调温度调高,说道:“好了,好了,不说他们了,他们两个的事情太过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他们身上。还是先坐下来看看,想吃什

 

    么,嗯?”

 

    温凉抿了抿唇,不情不愿的把视线放在面前的菜单上,随手点了两三个菜,还给傅御风。

 

    “就这些吧!”

 

    傅御风接过以后,看了一眼,蹙眉,拿起笔把上面空白的地方全部划了一个遍,然后在温凉目瞪口呆中,把菜单递给门口候着的服务生,说道:

 

    “先上这些。”

 

    服务生很有礼貌的接过菜单,迅速的退了下去。

 

    温凉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十分震惊的推了推傅御风的身子,喃喃说道:

 

    “你疯了,我们只有两个人,你点那么多菜,怎么可能吃的完嘛!”

 

    傅御风拉着她揽进怀里,低声说道:

 

    “没关系,这边的菜做的都还不错,一样都尝尝,觉得什么好吃,下次来就知道吃什么了。”

 

    温凉一向节俭惯了,不懂他们这些土豪心里想的都是什么,听了这状似非常有道理的话,也只能无力的点了点头,被迫接受。

 

    菜上的很快,温凉看着很快摆满桌子的菜,问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傅御风,你今天为什么要针对我叔叔啊?”

 

    刚一说完,她似乎料到傅御风会怎么回答,又连忙说道:

 

    “你不要说你没有,你表现的很明显,我也不是瞎子。”

 

    傅御风低叹了一声,说道:

 

    “我没有针对温如慕,只是宝贝,你只看到了我对他怎么样,没有注意到他都做了什么吗?他毕竟是你的叔叔,如果不是他不自觉,我怎么会主动针对他?”

 

    温凉被堵得无话可说,抿了抿唇,说道:“虽然是这样的,但是你也说了,他是我的叔叔啊,你怎么能那样对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最要面子的,这次在张管事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亏,回去以后还不知道会

 

    怎么折腾他。”

 

    傅御风将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安抚着她的情绪,低声说道:

 

    “乖,他不会的。”

 

    是的,他能笃定,经过这次事情以后,温如慕恐怕再也不敢到南城塆那边去找茬,能影响温凉情绪的潜在危险已经解除。

 

    温凉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推开傅御风,说道:

 

    “我想吃饭了。好饿。”

 

    傅御风没有放她下来,听到这话以后,拿了刀叉过来放在手中,把一样样的菜切好,叉起来喂给温凉吃。

 

    温凉情绪不高,整顿饭下来也没有吃几口,看得傅御风直皱眉。

 

    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敲响,然后门被推开,路留时的身影露了出来。

 

    看到包厢里的场景,他一挑眉,戏谑道:

 

    “呦,看来来的不是时候啊!宝儿,咱们还是走吧!”

 

    温凉见到来人,慌忙从傅御风的腿上爬下来,迫不及待的朝着门口喊。

 

    “乘乘,是你吗?”

 

    路留时闻言一挑眉,说道:

 

    “啊呀,不错啊,傅御风,你这老婆知道的不少嘛!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温凉还没来得及深究他话里的意思,苏乘的身影就从路留时身后蹦了出来。看到温凉,她简直喜极而泣,冲上去抱住她就开始娃娃大叫。

 

    “呜哇,凉凉,我好想你,呜哇……”

 

    路留时听得皱眉,把两个沉浸在情绪中的女人拉开,蹙眉说道:

 

    “宝儿,我好像也没有虐待过你吧,你在这鬼哭狼嚎的,人家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不许哭!”

 

    温凉听着路留时的称呼,更是瞪大了眼睛,指着苏乘,结结巴巴的问:

 

    “乘乘,你和路先生,你……你们……”

 

    路留时十分臭屁的撩了一下头发,不拘小节的坐在椅子上,说道:

 

    “没错啊,温凉,我现在就是苏乘的男朋友,且以后会是她的老公,我们之前已经认识了,我就不再多介绍我自己了!”

 

    温凉更是诧异的看着苏乘,眼神询问。

 

    “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苏乘在温凉极具威慑力的眼神之下,缓缓的点点头。

 

    “是啊,就因为一个剧本,我师傅就把我给卖了!呜呜呜……”

 

    温凉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乘瘪瘪嘴,说道:

 

    “过程实在太复杂了,总之,结果就是,我答应了路留时,现在我们两个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温凉看着她,神色平静,极为冷静的问道:

 

    “你们……多久了?”

 

    苏乘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也……也就半个月?”

 

    “苏乘!”

 

    “啊!凉凉我错了!我不应该瞒着你这么久不告诉你的!呜呜呜……我现在就是后悔,无比的后悔!”

 

    温凉磨了磨牙。

 

    “你也知道后悔?如果我今天不在这里遇见你们,是不是等到你结婚都不打算告诉我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