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丝袜娇妻邻居#邻居早上还没醒就要我

  倒是这个善堂里的所有人,待她如亲人一般……
  自己在这白吃白喝这么多天,顿顿大鱼大肉,她想要把银子交给白会会,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收。
  严婶子是个心善又和软的人,经常开导她,见她面黄肌肉,经常给她做红糖馒头,红豆卷,还给她熬了黑芝麻糊。
  王婶子面冷心热,有时候会拿本书给她看,偶尔也会和她说说话,鼓励她积极面对当下的生活。
  其他的人也当她是自家的妹子,一口一个陈珍妹子,叫得十分亲热。
  后来自己病了,白会会还给自己请了大夫,善堂里的七八个妇人轮流照顾自己。
  叶柔嘉对发着呆的陈珍说道:“你如今已经有新的身份,但是你要知道,一旦回到周家,四皇子可能不会放过你!因为你这个人消失了,那桩亲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哥哥周应也不会放过我!”陈珍一句话让几人都愣住了。
  陈珍解释道:“周应向来是站在祖父祖母那边的,他从小就养在祖母屋里,后来到了入学的年纪,就去了大同书院,和家里的妹妹向来就不亲近!”
  “我们兄妹一年也见不了一回。我小时候就经常听祖母跟哥哥说,我们这些女孩子,迟早都是别人家的媳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全都是外人。”
  “只有哥哥他才是周家真正的骨血,等到周应到了弱冠之年,祖父会为他铺好路,作为周家的继承人,会举全族之力培养他!”
  “若是周应知道我还活着,定然拿我要挟四皇子。祖父倒了,他日后的前程就没了!我作为一个好用的筹码,周应定会孤注一掷。”说完,陈珍就低头拭泪。
  周应作为周家的接班人培养,肯定不会顾及兄妹之情,这让白会会和叶和嘉都没有料到。
  “幸好你母亲没准备带周应去!”白会会说道。
  叶和嘉赞同点头,若是周应知道了,陈珍还能活命?
  紧接着,叶柔嘉问道:“你那个庶妹周心童心性如何?”
  叶柔嘉从来不以恶意揣测他人,可是为了陈珍的安全,还有未知的危险,谨慎起见,她不得不问清楚。
  陈氏作为母亲,不太可能出卖自己的女儿。
  但是周心童就不一定了,没有嫡出的姐姐,那她就是周家唯一的孙女,那她得到的将会比之前更多,父爱,母爱……
  “阿童?”陈珍想了想说道,“她在我母亲面前处处讨好,之前我也挺讨厌她的,觉得她小小年纪,就心计颇深!”
  “但是现在想想,阿童那个样子也是情有可原,没了生母护佑,她只能拼命讨好我和我母亲。”
  “祖母最喜欢……”陈珍觉得自己用词不妥,自打她知道周心悦装作得了疫病,周老夫人就命人将她们母女抬出周家,想来周老夫人也不是真心喜欢周心悦母女。
  陈珍改了措辞,“明面上最喜欢周心悦,而我母亲又偏疼我这个亲生女儿,阿童在三个姐妹中年纪最小,又没了亲娘,父亲对她也不如周心悦,她只能在我母亲这里费心思。”
  “既然她读了信,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那我就想办法尽力说服她,叫她不要告诉周应。”
  叶和嘉问道:“那你亲爹呢?”
  “他……哎!”陈珍叹了一口气,泪水已经浸湿了伤口,疼痛已经让她麻木,“都说子不言父过,可我父亲他说是愚孝也不为过!”

 文学

  “他从来不敢忤逆祖父祖母,当年阿童的亲娘生产后,大夫说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不久之后阿童的亲娘就死了。”
  “我母亲偷偷跟我说,是祖母怕她浪费口粮,既然生不出孩子,就不必再留。我父亲他心有不忍,纵然有万般不舍,也不敢去祖母那里求情!”
  陈珍像是没有对周敬抱任何希望,她没有跟叶柔嘉说,她心中对父亲存有芥蒂,因为他最喜欢的女儿是苏姨娘生的周心悦。
  小的时候,周敬看到周心悦就笑脸相迎,十分亲热,周心贞也曾经嫉妒过周心悦。
  可是陈氏告诉她,周心悦再得宠也是庶女,自己作为府中唯一的嫡女,要拿出嫡女的气度来。
  陈氏和周敬也是相敬如宾,陈氏作为正室,也不愿意苛待、为难苏姨娘和两个庶女。
  想到这里,陈珍不由得悲从中来,不知道周敬得知周心贞是被周老夫人推下山崖,爱妾和女儿被周老夫人下令活埋,会不会怨恨自己的父母太过残忍?
  她对父亲周敬并不是没有感情,可是她心里堵着一口气,实在不愿意再提起这个父亲。
  若是周敬自己能立得起来,她们姐妹也不会有如今的下场,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还能指望他做什么呢?
  “陈珍!”叶柔嘉唤了一声,把陈珍从悲伤的思绪里拉了出来。
  叶柔嘉从严婶子手里端来了药,对陈珍说道,“你把药喝了,中午多吃些,下午也有精神去见你母亲!”
  陈珍嗯了一声,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
  叶和嘉心里难过,这母女二人,都是因为牵挂对方而生了病,都说母女连心,可能她们之间真的有心理感应!
  希望她们见面后,都能重拾信心,养好身体,好好生活下去……
  陈氏和周心童租了一辆马车,到了半山腰,陈氏被周心童扶着,一步一步拾阶而上。
  很快就到了酉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山路上的人慢慢变得越来越少。
  陈氏早早就到了法华寺,每一个路过的人,她都仔仔细细看,这时候陈氏真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够恢复以前的视力。
  原本想着去法华寺烧香拜佛,可是周应只给她租赁马车的银子,陈氏没有多余的银钱捐功德箱,只能望而却步。
  陈氏虽然有些累,可是依然站在法华寺的大门外,不时地拿帕子揉揉眼睛。
  周心童又期待又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