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闺蜜老公有暧昧–被多个人添全过程

    仅有小部分人觉得画面不错,人物也很美型,觉得看这场电影不亏之类的。

    总的来说,局面糟糕。

    狮子影业也没有想到寄予厚望的电影投入市场就落得这样的反应,他们焦灼难安,想尽办法试图挽救,可是在洪流一般的影众意见前,他们的行为显然是徒劳。

    如果电影评价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那么票房和市场可谓就是最直观的。

    毕竟市场残酷,电影优秀自有观众评价,好的电影观众能给他们送上鲜花和赞美,垃圾的电影观众只会无情地选择离场或者不去看。

    狮子影业的这部电影在第一天势头猛劲、第二天显露疲态、第三天摇摇欲坠之后,勉强维持的单日票房冠军从第四天起正式易主,换成了另外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

    是的,新的冠军宝座属于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科幻电影,同样是科幻题材,但是它走的却是跟狮子影业那部科幻商业电影完全不同的搞笑路线,一进市场就受到了观众猛烈的欢迎。

    不仅idb和烂番茄的分数极高,就连观众们也纷纷给出“新颖有趣,笑完了全场”、“我愿意再花钱看一遍哈哈哈”、“今天最大的惊喜电影!完全值票价!”等等评价。

    少有一些批评言论,但是跟那铺天盖地的赞扬比起来,实在是不算什么,简直就是今天圣诞大战杀出的最大一匹黑马!

    狮子影业完全傻眼了,他们对同档期的所有大片和同类型电影都做过预估,计算过对他们电影可能产生的风险,为此更是使出不少手段,打压的打压,谈判的谈判,抹黑的抹黑……可现在冒出来的这部傻缺电影是怎么回事?

    不仅没有听说过电影名字,就连主演跟导演的名字也完全没有听说过。

 文学

    至于对方的成本……5千万?竟然只有5千万?开什么玩笑?

    他们电影光成本就是15亿美元!是这傻缺电影的3倍!

    就这,竟然输了?

    狮子影业的高层觉得不对劲,立刻着手调查。

    他们费尽周折才发现,这匹黑马背后的片方,跟时代影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到现在他们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那他们狮子影业可以直接关门大吉。

    原来,原来时代影业的真正陷阱在这里等着……

    咖啡机前的高越,一边用机器打着奶泡,一边背对着江棠感叹道:

    “时代影业这次真是赚得盆满钵满,他们发行的那部科幻电影,5千万美元的成本,最后换来的是17亿北美票房和2亿的海外票房,更别提还有dvd和电视播放等周边版权收入。就算再算上宣发成本,这部电影也是绝对的票房奇迹,回报率也是时代影业今年之最。厉害啊。”

    沙发上的江棠随之抬起头:“狮子影业那部电影呢?”

    高越关上机器,低头将牛奶注入褐色的浓缩咖啡液里:“北美票房不到1亿,海外票房14亿,绝对的血扑。”

    江棠轻啧了声。

    高越将做好的拿铁端来放在她面前,自己面前也放着杯意式浓缩。

    她随后在沙发落座,姿态闲适地对江棠说:“狮子影业这次估计被算计惨了,以为是猎人,没想到自己就是个猎物。时代影业这边故意跟他们放出《新世纪》的圣诞定档消息,引来狮子影业集中火力攻击我们,那边却悄悄投资另一部电影,让它杀成北美圣诞档期的最大黑马,这招暗度陈仓实在是玩得妙!”

    虽说高越不满意时代影业对江棠的利用,但是她对狮子影业同样没什么好感。

    如今狮子影业元气大伤,背后耍阴招的高层也连带他的下属一起卷铺盖从公司滚蛋,眼看着未来好几年都不能缓过气来,高越也是乐见其成。

    最重要的是,因为狮子影业的惨败有江棠的部分贡献,那高越也多了和时代影业谈条件的本钱,所以——

    “跟时代影业那边谈下来了,他们会在合同里增加你的票房分红。”

    高越话音刚落,江棠便惊讶地抬起眼。

    显然,连她都没有预料到时代影业会这么大方。

    在好莱坞,片酬加票房分红是顶级演员才有的待遇。

    像是西泽尔,他是妥妥的2000万片酬俱乐部成员,而出演《新世纪》的薪酬是2000万片酬加10的票房分红。

    虽说这个前提条件是全球票房至少超过5亿美元才能参与分红,但是这部电影的目标全球票房是10亿美元。

    如果能达到这个目标,西泽尔至少能在2000万的片酬以外再拿下3000万的票房分红。

    至于江棠,她在电影里虽然是女主角,不过因为她在好莱坞籍籍无名,最后片方给她开出的片酬是300万美元,这在好莱坞演员里已经属于中间水准。

    要是在这300万美元的基础加上票房分红,那江棠最后的收入可能远超预期。

    江棠会惊讶,当然不是因为钱。

    她本来就不缺钱,家族信托每年带给她的受益就足以她不愁吃穿,在娱乐圈赚的钱她都是按照心情来,不然也不会接受《悬疑家》500万的片酬价格。

    当然,这也是因为《悬疑家》投资不大,对外宣称1亿,实际上制作成本仅有8000万。而且相比她拿的500万,饰演男主角的唐词只能拿到50万片酬,是她的十分之一。

    真正让江棠惊讶的,是时代影业那边会同意片酬加票房分红这种方式。

    它意味着江棠下部电影能够开出同等要求,她的身价也将水涨船高,正式在好莱坞拥有一席之地。

    这是江棠和高越都没想过仅仅能靠一部电影便能取得的成绩。

 第602章 他给的东西

    高越显然也很满意,她说:“虽然票房分红不高,只有2%,但是这对我们来说是好的开始。毕竟一个只拿片酬和一个拿片酬加分红的演员,意义完全不同!”

      当然,这所有的前提是电影成功。

      不过高越对电影相当看好,包括对江棠的表现也十分认可。 

     她旁观江棠出演过这么多角色,这次是她认为所有角色里适配度最高的,就好似剧本里的诗寇蒂活生生地走了出来!

      那个经过血与火洗礼的女战神,那个不为世人所理解仍然坚持自己道路的殉道者,那个将世事都看得透彻拥有超越一切的智慧的诗寇蒂! 

     在拍摄过程中,高越曾特地抽出一周时间飞到好莱坞旁观拍戏,也因此有幸见证到江棠在片场里大杀四方、气场直接压得其他人不敢说话的画面! 

     如果这都不算成功,还有什么算成功?   

   此刻的她,内心豪情万丈。

      不过比起高越的激动难耐,江棠却还是保留疑虑。

      “他们同意票房分成,没有其他前提条件?” 

     高越神情一滞,不过很快恢复淡定。      “没有。” 

     她回答得太快,越发像是欲盖弥彰。

      江棠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看着她,最后看的高越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高越不得不举手投降,“是西泽尔那边态度很强硬,他也把本该属于自己的补偿分给了你,这才换来时代影业高层的松口……不过他特地让我别告诉你。”

      其实高越预料到瞒不过江棠,便在西泽尔拜托她时,玩了个心眼儿。 

     她没有答应,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心不在焉的西泽尔似乎并未注意到。

      所以现在高越很快就跟江棠交待了,说的时候内心也毫无负担。

      江棠听到她的答案,不算意外。      时代影业比起她的感受,当然会更在意西泽尔的怒火。

      不仅仅是因为西泽尔本身就是时代营业的独立董事,更因为以他的名气地位,要是跟片方闹得不可开交,到头来只会影响明年票房,让他人坐收渔翁之利。 

     别看时代影业这次拿《新世纪》当诱饵,事实上,时代影业对《新世纪》的信心比那部小成本科幻片高多了,还是奔着年度票房冠军去的。 

     敢弄这些幺蛾子,那是出于对质量的信心,所以时代影业绝不敢在这时候跟西泽尔闹僵,只有选择妥协让步,成全江棠。 

     “他也是替你憋着气呢!其实,以前我真不看好西泽尔,老是觉得他在你面前显得太幼稚,还需要你去照顾包容他。”

      都说旁观者清,高越作为江棠身边最亲近的几人之一,也是亲眼看到她和西泽尔的相处方式,说实话,她是有点不爽的。

      就像是看自家闺女哪哪儿都好,看外面狗子那都自带嫌弃滤镜,就算狗子拥有熔金般璀璨到无可比拟的光环,那也不能掩盖他的缺点和不足。

      比如什么太粘人啊,还老是喜欢撒娇,在江棠明明很累的情况下还非要闹着视频聊天……每当看到这样场景的时候,高越都觉得自己拳头有点硬。 

     直到这次跟时代影业的矛盾,高越才像是重新认识了西泽尔,对他的看法也与以前大有不同。

      她感慨道:“没想到,他也能替你考虑得这么周到。知道帮你站稳脚跟,而不是替你解决麻烦,这样的礼物,可比起那些虚无浮华的鲜花包包高定衣服好多了。”

      也许是改观后才能跳出原本固有观念去看西泽尔,才发现有时候西泽尔的温柔就像是无声无息的春雨悄然浸润土地。 

     高越在娱乐圈见过不少为爱一掷千金的富豪,爱名牌就给她锦衣华服,要资源就给她组建剧组,有麻烦就出手帮她摆平一切。

      他们说那叫宠爱,但在高越这样靠自己双手打拼崛起的女强人看来,那更像是在折断鸟儿翅膀,让她在无尽的富贵乡里沉溺,以至于彻底失去抗击风雨的能力。

      虽然江棠从不是在风雨里漂泊的小舟,她本身就是乘风破浪的巨轮,但西泽尔仍然在用自己的办法给她温柔与尊重——      替她争取试镜、帮她护住公平、给她稳住地位的契机……   

   他递来的从来是选择,而不是决定。      高越这才意识到,或许她是真的看低了西泽尔。

      这个男人远不是表面上那样傲娇幼稚,只知无度索取江棠的溺爱。 

     他的心思很深很沉,只是他愿意在江棠面前表现出最简单纯粹的自己。

      或许,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两人,能按照独属于他们的道路,一直一直走下去。 

     高越想着想着,便有些出神。      直到江棠的手机响起,微信视频的提示音效急促打断她的沉思。

      高越立马朝江棠看去,就见江棠扯了扯嘴角,用嘴型示意“西泽尔”三字。

      随后江棠接通视频,屏幕上也随之跳出西泽尔的身影。

      他趴在枕头上,浓密睫羽半垂在灰蓝眼眸之上,瑰丽流光在眼底流转。

      “你耽搁了好久才接视频!”西泽尔张口就是控诉。      “有吗?”江棠记得,她耽搁不到十秒。 

     “当然!我每次接你视频,从来都不会让它响超过三秒钟!”西泽尔振振有词。

      江棠还认真回想了一下,发现的确如此,而她竟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抱歉,下次我尽量快点。”      得到满意的回复,西泽尔开心地笑了。 

     他们每天有例行的视频时间,但是西泽尔只要有空,仍然会抓住一分一秒给她打电话或者视频。

      聊的都是外人看来很没营养的内容,像是吃了什么、演了什么戏、遇到了什么奇葩、睡觉做了什么梦之类浪费时间又无意义的话题。

      通常都是西泽尔说,江棠听,偶尔会搭话,嗯哦两声算作回应,西泽尔竟也不觉得敷衍。

      今天视频也磨磨蹭蹭了大概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挂电话,江棠抬眼看见高越正面无表情地喝咖啡。

      “嗯?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高越:我要收回刚才那些话。

 第603章 押宝

    西泽尔无时无刻暴露出的本质,再一次让高越的观感在“不靠谱”和“好男人”之间反复横跳。      到最后她也累了,索性不去深思,觉得一切顺其自然最好,反正江棠对自己的事情也有判断能力。      她没再多言,随后想起西泽尔刚刚跟江棠视频时提及的回国一事,便随意问起:      “西泽尔杀青了?”      “嗯。”      西泽尔在杀青之后还有几个工作安排,等忙完就准备直接飞帝京。      这个行程他刚安排妥当十分钟,就立刻打电话告知过江棠,所以江棠不是第一次知道。      而西泽尔为什么会在今天视频里特意提起,那点不加藏匿的小心思江棠也清楚得很。      无非就是在悄悄提醒江棠他就快回帝京,眼看春节在即,是时候安排他见家长了。      江棠没跟他说自己早就安排妥当,看着他别扭着想说又不愿说的样子,也挺有意思。      她顺手端起拿铁,笑容淡淡地抿了一口。      高越没注意江棠的神情,她在说另外一件事:      “《悬疑小说家》那边也准备发布定档预告,预计在3月上映,差不多就是春节档结束之后。”      “这么快?”      “嗯,王导亲自盯的剪辑工作,听说这次灵感非常充沛,剪辑和后期制作都快完成了,要不是氛围不适合,估计都能赶上春节档,可惜春节档都是合家欢的风格,这样沉重的悬疑题材相对来说有些冷门。”      高越说着,感叹道,      “王导也是厉害,全能大师,不仅导演一把好手,摄影玩得炉火纯青,连剪辑风格也独树一帜,我听制片人那边说,质量超乎预期的好,让我们可以多点信心。”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成片?”      江棠也比较好奇,很想知道最终出炉的效果。      “2月底会安排影评人试映,算起来还有两个月不到。啧,这样排下来,3月是《悬疑小说家》,5月是《新世纪》,明年上半年电影大荧幕该你霸屏了!”      听着高越的半认真半开玩笑,江棠当然知道她不会只是表面意思。      又轻啜一口咖啡:“又有剧本了吗?”      “就知道瞒不住你。”      高越笑着起身,抱起办公桌一角那沓剧本。      大略有十几份剧本,每份都是又厚又重,放在江棠面前就是沉闷的一声砰,足以见得它们的分量。      “这么多?”      “不多,这已经是我筛选后的结果。”高越好以整暇靠坐在沙发上,指着那沓厚厚剧本,“全部都是电影,因为我已经替你放话出去说不拍电视剧了。”      “嗯。”这个江棠知道,是她和高越商量之后的打算——既然迈进电影圈子,就好好打磨,暂时不急着回头拍电视剧。      “这里的剧本都是投资、班底、剧本内容都靠谱的,他们的态度是,只要你愿意出演,主角位置就是你的,还给你一线演员的片酬加分红。”      江棠翻着剧本的动作一顿。      “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时代影业盯准的全球票房市场,华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票仓是他们宣传的重要阵地,你的待遇也能成为他们讨好华国观众的方式。所以华国的电影公司稍微一打听,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所以说时代影业会做生意。      明明江棠的票房分红是互相拉锯一个多月才谈判下来的补偿,到了他们口中却能成为对华国演员的优待,间接表现他们对华国市场的重视。      观众们被重视了心里也高兴,借着这份好感和对江棠的期待,也要一波接一波地买票进电影院。      这办法精明,却不讨厌,毕竟江棠作为女主角,也希望最后《新世纪》的票房能够大成功。      “所以,这些电影公司是在押宝?”      “押宝?嗯,这个词很准确,可不就是押宝,趁着《新世纪》没上映,先拉拢你一波,不然《新世纪》票房爆了,你的价格还能往上翻。”      江棠听了也是笑一笑,意味不明。      “剧本我会看看的。”      “哦对了,除了电影以外,还有几份不错的综艺企划,我都压在最下面了,你有空可以看看,感兴趣就跟我说。”      “好。”      *      一月中旬,距离春节还有一周多。      西泽尔终于结束完手头工作,径直飞抵帝京。      他特地没有告诉江棠回来的具体时间,想着给她一个惊喜。      下了飞机,把行李和亚历山大交给助理处理,西泽尔连自己家里都没回,先来到江棠的公寓门外。      自从他在自家公寓录了江棠的指纹密码,没过多久,江棠便也将他的指纹露进自己公寓的系统里。      西泽尔小心机达成,别提多开心。      不过有了密码,他也没有乱闯江棠家,唯独今天是情况特殊。      西泽尔特地给高越打电话确认过江棠行程,得知她在家,才利用指纹畅通无阻地打开电梯,直抵江棠家门口。      摸着怀里尚且带着露珠、娇艳又美丽的朱丽叶玫瑰,西泽尔挑眉笑得开怀,一边想着江棠看着他会是什么神情,一边按响江棠的门铃。      很快有脚步声出现在门口,大门随之打开。      “宝贝!surprise!”西泽尔把玫瑰往前递去。      动作太大,花枝随之摇晃,花瓣上晶莹的露水更是洒了对方一脸。      但是对方却不是江棠,而是一个面容儒雅威严的中年男人。      看着这个陌生人,西泽尔的笑容顿时僵在嘴角。      他的大脑飞速转动,并从对方依稀熟悉的轮廓推断出可能的身份。      难道是……      江成哲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珠儿,笑容看上去有那么些许咬牙切齿。      “西泽尔·伯德先生?”江成哲没什么诚意地扯起嘴角,“你找棠棠吗?”      西泽尔反应堪称迅疾,几乎是在一秒之内收拾好仪态——      挺直脊背,收起下巴,宛若风骨优雅的贵公子,所有的轻挑和散漫都从他身上瞬间消失,脸色的前后变化堪称惊人。      他怀里抱着娇艳欲滴的朱丽叶玫瑰,颔首微笑:“您好,伯父。”          ------题外话------      欠一更明天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