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顶弄H禁欲医生】餐桌下他深深顶撞章节

 江棠虽然不算初学者,但是也能从胡超的讲述里窥得门径。

  正所谓举一反三,她的悟性足够让她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授课里飞速成长。

  等一套剑招结束,胡超收剑去旁边倒了杯水,猛灌了几口,才抹着嘴随意对江棠说:“我已经给你讲过两遍,你耍两遍试试。没记全也没关系,看看你能走到哪招,记住了多少。”

  “好。”  江棠拎着细剑,摆出起手式,还有几分潇洒随意的架势。 

 胡超随口叫了声好,抱着手臂站在墙边,把场地让给江棠,正预备看到她初学的狼狈时——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他的三观。  江棠沉气提剑,剑势如雪光翩翩飘落,连贯的剑招不见丝毫停滞,顺畅得宛若已经训练过千遍万遍,而不是第一次练剑的初学者。  胡超的表情先是看好戏。  然后变成了张大嘴惊讶。  最后归于沉默无言。  一套剑招结束,江棠负剑而立,垂眸的侧脸似是在沉思什么。  胡超已经干巴巴地笑起来:“看上还,还不错啊。”  “的确。”江棠附和,眉眼郑重专注,“还差些精髓,剑如人心,就算是剑招,也应该与用剑的人息息相关,剑风也该是持剑人的性格。”  她领会到这一点后,开始回想已经翻过几遍的剧本。  在这段忙碌的期末复习中,江棠偶尔也会为了换换脑子,而翻开《十年灯》的剧本。  所以到目前为止,《十年灯》的剧本她基本倒背如流。  关于女主角的人设,她也有了初步设想,尤其是提取的性格特点——表面温柔内里冷淡,背负血海深仇,坚韧,执拗……  人性是复杂多面的,作为演员,会凸显人物性格中的高光点,放大他们的优缺点,从而留给观众深刻的印象。  江棠在脑海里捞出关于女主角的关键词后,果断将其融入剑招里。  很快,什么话都没说的胡超,就看到江棠像是忽然间领悟到什么,再度起势时,周身风格已经凛然一变。  江棠的第一遍剑法,只有其形,不见其神,是一个成功的模仿品,却不是属于江棠自己的东西。  但是到了剑法的第二遍,她开始融入自己对人物的领会,将剑招契合人物性格。  再与方才胡超那套剑法相比,就已经是大相庭径。 

 文学

 同一套剑法,却是截然不同的味道。  胡超的剑法大开大合,飘逸中带着沉稳,像是静默流淌的水。  而江棠的剑法,则是山间的雾岚,冰天的雪花,凛冽里透着寒意,韵意下藏着杀气。  胡超像是失去管理表情的能力,沉默又沉默地在一侧看着江棠。  等剑招收束,江棠询问地朝他看来。  他只能麻木地点头,说句:“还不错。”  ……岂止是不错,这简直就是怪物!居然真的有人看过两遍就能完全记下!这是什么绝世的武学天才?  跟江棠的悟性一笔,作为全国武术冠军的胡超,觉得自己就是个渣渣。  胡超很会自我安慰,他很快就平息心态,重整旗鼓。  原计划第一套剑法要教三天,现在一个小时完成,而且大半的时间都还是江棠靠自己琢磨,他这个所谓教练派不上丁点用场。  眼看离课程结束还有很久。  胡超铆足劲,开始给江棠继续讲解后几天的课程。  他故意加快语速,恨不得把一个月的内容全部压缩到今天讲完。  讲完之后,有点心虚,又有点憋着气的好奇。  我就不信你还能两遍学会!  果然。  江棠不再是两遍学会。  因为,她学会只用花一遍!  胡超感觉自己被啪啪打脸;  又被打脸;  继续打脸;  脸被打肿;  脸麻木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所谓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江棠的进展飞速,宛若开了外挂的练武机器。  放在武侠里,就是天生武骨的绝世天才;放在修仙里,就是顶级灵根的天命之子。  总之,跟胡超这种凡人之流,不是同一路数。  胡超:感觉自己被掏空。  双目呆滞无神的胡超,突然听到来自江棠的提议。  “来对战吧。”  江棠已经不满足于空招演练,而是对实战跃跃欲试。  她最好的对手,当然是胡超这位经验丰富的教练。  胡超忽然眼睛发亮,好像找到了能挽救尊严的方式。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战!  “好!”  他中气十足的一喝,惹得江棠多看了他两眼。  殊不知,这既是胡超对她的宣战,也是胡超对自己的宣战。  要是今天我胡超输给了区区初学者,那我这辈子再不做武术教练!  战意膨胀的胡超,已经一无所知地给自己立下死亡fg。  于是。  两人面对而站。  江棠手持细剑,身形纤细匀亭,随意站着的样子有些慵懒,也没什么杀伤力,好似连她手里的剑也不过是花架子。  可胡超丝毫不敢小觑,他沉下心,拿出十二万分的专注度,紧紧盯着江棠。  出于先行者的礼貌,胡超请江棠先出招。  江棠没有拒绝。  她先行了胡超教的,武道惯有的古礼。  礼后,她轻轻抬眼,手腕随之一抖,剑势平地骤起。  刹那间,江棠的眼神变了。  胡超也是现在才知道,先前他对江棠的看法是多么的浅薄无知!  他怎么会以为,江棠会是毫无杀伤力的小女孩儿!  他眼睁睁的看着江棠提剑起招的那刻,就像林间打盹的猛虎睁开淡漠冷然的眼眸,准确无误地锁定他,腾腾杀机瞬间笼罩而来——那是来自顶级猎食者的威胁!  胡超心脏一提,完全不敢大意,使出浑身解数迎面而上。  而此刻他握剑的掌心里已经满是汗渍!

 第594章 恶意与反击

    苏铃的画廊开业活动接近尾声。  钟冯青陆沉母子俩跟江家一众人道别后,坐上早已等候在外的车。  车内一片安静,连开车的司机,都安静得仿佛连呼吸也无。  这时候。  凝视着窗外风景的钟冯青,头也不回,就突然发问:  “你和江棠……关系不错?”  陆沉往她看了一眼。  “还好。”  钟冯青仍然侧对着陆沉,嘴角像是有笑。  “可我第一次看到,你会对谁,有着那样的神情。”  陆沉呼吸微滞。  车内的空气也仿佛停止流动。  前排司机的呼吸声更轻,生怕惊扰到后座母子间的紧绷。  陆沉抿着唇,垂落收敛的眉眼堆霜积雪,眼底极快闪过暗光,又迅速归于平静。  他以平常的语气陈述道:  “也许,因为我没有朋友。”  钟冯青手心攥紧,又很快松开。  她刻意抬起下巴:  “你不需要朋友,你只需要追随你的人,你是陆沉,是陆家未来的家主。”  陆沉毫无反应。  大概是因为这句话他已经听说无数遍。  从母亲哭泣抱着他,他暗自发誓;  到母亲疯狂又执着,他无动于衷。  这句话,涵盖过他的整个人生。  “我知道。”  明明是听过很多次的回答,但这次,钟冯青有些慌,她猛地伸手攥紧陆沉的小臂,试图将力道压迫在陆沉身上。  可惜,陆沉早已经不是曾经纤弱无力的幼童。  他的身体经过经年累月的锻炼,手臂上也覆盖着肌肉,平时看上去不显,但钟冯青掐上去的时候,硬邦邦地像石头。  钟冯青无法撼动,她只能试图从陆沉眼底寻找真正答案。  最后,她没能在陆沉幽黑眼底看到任何东西。  陆沉平静地回视,不避不拒。  反倒让钟冯青心里一惊,下意识松开手。  陆沉抬手抚平袖子上被钟冯青抓出的褶皱,不咸不淡地说道:  “您今天似乎有些失态。”  钟冯青扶着额头,也觉得今天自己不对劲。  不然怎么会先后被两个人吓到。  不过是两个孩子。  车子一路开回陆-看书就去clewx宅。  钟冯青下车,就叫家庭医生来为她看病。  陆沉对此不作理会,径直回到房间。  他的房间墙壁上,也挂着以前学画画时留下的画作。  放眼看过去,陆沉早已经忘记当初是带着什么心情绘下的那些笔触,只觉得它们陌生而遥远,就像是另外一个他的产物。  陆沉静静站着看了会儿,就忽然扭头走进书房,从柜子角落翻出素描本跟画具。  他一闭眼,脑海里便浮动着瑰丽绚烂的色彩。  灵感自动碰撞出火花,线条天然拼凑成形状。  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  不消片刻,纯白纸面上多出一道模糊人影。  画画是学会了便能刻进骨子里的技能,就算陆沉已经好些年没有碰过画笔,但是现在拿出的成果,仍然不会比巅峰时期逊色多少。  纸面上的人影也是栩栩如生,灵动韵致。  她侧对着陆沉,正专心致志地仰头看着什么。  朦胧光影笼罩着她,让她也与色彩的世界融为一体。  不用猜,素描本上的侧影,就是正在看画展的江棠。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道侧影脸部轮廓明晰,偏偏眼睛部分是空白。  陆沉的笔尖几次试图在眼睛空白处停驻,最后都叹息着挪开。  他不敢下笔。  因为他画不出真实的感觉。  陆沉凝视着画纸上的江棠,情绪翻涌。  忽的,他掌心仿佛被烫到,铅笔滴溜溜滚落。  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陆沉,破天荒地流露出些许慌张。  他腾地起身,想要抬手撕掉那片素描纸。  可纸面一角都捏出褶痕了,他依然无法下手。  最后,他只能合起素描本,把它收进柜子最里。  也顺带把他的所有心思都关进暗无天日的柜子深处。    活动结束后,江棠留在停车场,和其他家人一同打道回府。  路上她顺便给高越打了电话。  高越也不知道在什么深山老林里,信号断断续续的。  江棠只能言简意赅地说完爱德华的事情。  “……你说什么?信号不好,我好像听错了!”  手机另一头的高越想着,一定是信号有问题。  不然她怎么会听到这么离谱的话呢?  高越满心不相信。  直到江棠将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高越:……  原来没有信号不好,她的耳朵也没有问题。  著名时尚摄影师爱德华,是真的邀请江棠参加今年chanel的全球广告大片!  “所以,作为经纪人的你,觉得我应该答应吗?”  听到江棠的提问,本来激动不已的高越,瞬间平静。  “答应我一件事。”  高越的语气突然变得郑重其事。  “嗯?”  “除了我,不要对别人说这话。”  “为什么?”  “我怕你被打。”  高越开了个冷玩笑。  但江棠却很认真地琢磨了一下。  “那你应该更担心对方。”  高越:……  是的,她怎么忘记了江棠的横扫级别战斗力!  所以,这是一个言语暴力后还要从武力碾压的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的故事吗?  精神恍惚的高越只能接一句:“嗯,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江棠也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所以爱德华……”  “答应!当然要答应!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高越迫不及待地答道,“你等等,我过两天就飞回来,到时候我来帮你处理这件事!我会亲自去见爱德华先生!”  江棠当然没有异议。  能由高越来处理这件事是最好的,她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说完这件事后,两人挂掉电话。  江棠很快将其抛在脑后,一路开车回到流泉山。  倒是高越握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  她越发觉得自己的经纪人地位岌岌可危。  别家艺人,都是经纪人安排资源通告,由经纪人规划职业生涯,两者之间相辅相成,彼此扶持。  她家艺人呢,完全不需要经纪人的存在,通告资源自发找上门,一个赛一个的好,职业生涯更是一条坦荡的康庄大道,所有麻烦全被摒弃在外。  算来算去,竟然没有她这个经纪人的立足之地!  艺人太厉害了怎么办?在线急等!

 第595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既然已婚,为什么没有不戴戒指?或许是你并不想别人知道你已婚,是方便和别人调情吗?比如你身边那位女同事?”

    帕克跟他身边那位年轻貌美的女同事都跟着脸色微变。

    帕克径直反驳:“你这是对我们的污蔑!”

    西泽尔轻笑了声:“放轻松,我只是基于现实揣测一下。谁让你衬衫领口留下的印记颜色,刚好和你身边女士的口红色号一致呢?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进场前刚进行过一个漫长又缠绵的热吻。哦,当然,这件事不能让你的妻子知道,毕竟你手上的腕表是万国的限量情侣款,以你的身家肯定买不起,多半是你妻子亲自挑选,一个有财力、还让你惧怕的妻子,恐怕不会容忍你在外面的乱来吧。”

    在场不少人直接笑出声,没想到西泽尔会这么嘴毒地揭穿帕克的秘密。

    他们幸灾乐祸地看向帕克,实在是生不出半点同情心。

    至于帕克,他的脸色已经无法用难看来形容。

    此时的帕克下意识看着镜头,如遭灭顶之灾。

    他忽然反应到这场采访是同步直播,这说明接下来视频很有可能会传到他妻子手上,到时候他在妻子及家人们面前辛苦经营的形象将毁于一旦。

    到时候妻子的反应……他的下场……他的工作……

    帕克惧怕得都在颤抖,偏偏还不敢露怯。

    他硬是强装出镇定:“你根本就是在胡说!”

    西泽尔也不急,他放松地靠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帕克。

    “是的,基于眼前现实做出的判断可能存在误差。正好我以前演过心理医生,不如让我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你?”

    他平静地凝视着帕克,缓缓而道,

    “在上司和妻子家人面前,你应该是一个能说会道、伪装得足够好,因为你知道怎样迎合让他们开心,所以才让出身底层的你成功娶到家境优渥的妻子,完成阶级的跨越。可是这并不能满足你,你狭隘又充满嫉妒的内心让你无法在妻子及家人面前保持平和,你跟身边的女同事暧昧,跟年轻的女孩儿出轨,不是因为你喜欢她们,而是因为你享受这种背叛的快感,让你有种报复妻子的成功感。”

    西泽尔的声音听上去冰冷而无情感,就像是医生在对病人冷漠宣读判决。

    而作为那个被判决的病人,帕克毫无疑问地浑身冰寒。

    他不知道西泽尔是怎么知道他的过去、又怎么揣测他和多人出轨的事实。

    他只知道这些暴露出去之后,他的一切都将完蛋。

    帕克该愤怒,该反抗,该跟西泽尔对峙的。

    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硬是生不出半点勇气。

    而西泽尔还在说。

    他分析帕克的卑劣,点出他的小心思,将他所有不敢宣之于口的阴暗全部摆在台面上。

    他的言辞就像是冰凉锋利的手术刀,剖开他的所有假面和伪装,让他的本性彻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