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草莓&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了

   现在日头正热,又是夏日,近乎全透明的摩天轮座舱可谓是接受着全方位的太阳暴晒,座舱里闷热得很,直到随着摩天轮转动,才从缝隙里钻进来丝丝凉风。

    西泽尔更是觉得热,豆大汗珠顺着额角滑落,喉结微微动了动,像是有点口干舌燥,又像是有点不知所措,最后只能攥紧掌心,悄然释放他的紧张。

    他在看江棠,江棠则靠在座舱一侧,透过玻璃凝望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地面。

    慢慢的,地上的人变小了。

    很快旁边的人工湖被收进眼底。

    然后大半个游乐园区都被踩在脚底,像是沙盘里的微缩景观。

    江棠趴在扶手上垂眸往下看的样子,有种与世俗隔离的冷淡,也有种无悲无喜的神性,就好像这世上任何人都难以牵动她情绪上的一分一毫。

    西泽尔微不可查地蹙起眉心,几乎要以为不久前才从江棠身上感觉到的动摇,不过是他渴求不得下的恍惚幻觉。

    “江棠!”他不由自主地叫住她的名字。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拉住她,不让她与这尘世彻底脱离。

    江棠闻言,轻轻掀开睫羽,没什么情绪地朝西泽尔看了过来。

    她的眼睛很美,不仅是轮廓美,更是有种独特的神光。

    像是波澜不兴的碧波湖水,湖面洒满阳光碎金。

    也像是通透无云的高原天空,遥望着远方的苍茫永恒。

    那本应该是不会留下水痕、不会牵绊流云的一双眼睛。

    可当她看到西泽尔时,他的轮廓在眼底隐隐倒映成形。

    虽然模糊,但却存在。

    西泽尔发觉到了,心脏酥软得不像话。

    他像是灵魂都受到了蛊惑,不由自主地开口出声:“我……喜欢你。”

 文学

    江棠的睫羽往下耷拉,很快又重新掀开,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知道。”

    西泽尔朝她笑。

    笑得眉眼舒朗,神光湛湛。

    像是带着对信仰的虔诚,和对珍宝的喜爱,小心翼翼地倾诉着他的心思: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不是那种幼稚的、突然的喜欢,而是我在深思熟虑、反复确定过后的喜欢。我知道,你之前拒绝过我一次,也让我不要在你身上浪费精力。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我想要努力忘记你,我想要和你做最简单的朋友,我也不想要成为你的束缚和烦恼。但是,我做不到,我失败了。”

    他一字一句地诉说着,像是剖开了自己的胸口,将一颗心赤忱地捧到江棠面前。

    没有盛大的烟花,没有浪漫的仙境,没有恢弘的交响乐团,更没有精心准备的玫瑰、礼物、告白场景……

    他们身处在一个不算宽敞的摩天轮座舱里,里面有点闷热,玻璃反光还让人觉得有点眩晕。

    在这高空之上,距离最近的是风吹即散的流云,他们身在太阳和大地之间,离人间仿佛很远。

    西泽尔也像是在陈述故事,讲他的想法,倾诉他的心情,回顾他们认识后印象深刻的一点一滴。

    也是这时候西泽尔才发现,原来他把江棠记得那么清楚。

    连她在地下赌场跳出来救人时,那飞起的发丝弧度都历历在目。

    简直有如刻入灵魂、深入骨髓,令他此生都无法忘记。

    以前的西泽尔,太骄傲。

    骄傲到目下无尘,骄傲到世间无人。

    直到见到江棠,不可抵挡地破开他的所有自以为是,也惊艳了他的岁月。

    从此之后,他的眼里、他的世界都只剩下江棠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连他自己都要往后站。

    大概连西泽尔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深爱一个人至此——

    放下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卑微得恨不得低进尘土,哪怕她不接受自己,但她只要允许这份喜欢存在就好。

    “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我不会做饭,不懂照顾人,做事笨手笨脚,连射击也远远不如你……但我会学,你说的我都会改,所有的事情都听你的。所以我们,我们能不能……试一试……就试一试……”

    他们的座舱刚好上升至摩天轮的顶点。

    西泽尔说完过后,却仿佛预料到结果。

    他的笑意有种说不出的脆弱和破碎感,像是要融化在那强烈的日光里。

    可最后回应他的,却是与他预料完全相反的——

    “好。”

 第530章 真假虚实

    摩天轮转一圈是二十分钟。  前十分钟过得很慢,每分每秒都被西泽尔细细回味,于是连时间都一并被拉长。  后十分钟却在眨眼瞬间,西泽尔闭眼还觉得身处梦境,等睁眼座舱已回到地面。  ——所以真的是幻觉?  “江……”  他紧紧盯着江棠侧脸眼也不眨,刚打算开口。  工作人员已经友好地帮他们来开门:“欢迎下次再来玩哦!”  西泽尔话都到嘴边了还不得不被堵回去。  眼看着江棠步伐轻巧地跳出去,他也只能赶紧跟上。  视线仍然黏在江棠脸上,看着那雪白皮肤被日光照得跟半透明似的,心里有如隔靴搔痒,不由得想起刚才他的第二次告白后,江棠给的回复。  她说,好。  她说,那就试一试。  ……她真的说了吗?  ……这真的不是他的幻觉?  西泽尔一度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生怕张口一问就戳破虚幻,让他明白座舱里江棠的回应也不过是他的臆想。  尤其是看着江棠那沉静得宛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眉眼,更让西泽尔望而生畏、踌躇不前,正当他再一次鼓起勇气想问的时候。  “嘿!”比他们先一步下来的姚之玉和宋谈正在朝两人摇手,“他们那边也说累了,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吃饭!”  问到吃饭,江棠哪有说不好的,她甚至加快了速度,轻巧的步伐无不显露她的愉悦心情。  西泽尔微不可查地叹气,把困惑压在心底,也跟了上去。  午饭就是在园区里解决的,园区里也有美食餐厅,不过收费很高。  一行人要了个包间,吹着空调冷气,一边吃饭一边休息,打算下午接着玩。  西泽尔就坐在江棠身旁,看到江棠和林拂在聊她的电视剧,也插不进话,只能不断地给江棠夹菜、舀汤。  他这金娇玉贵的大少爷,哪里干过这些事,拿个汤勺都看起来笨手笨脚的,不过态度倒是格外专注,好似舀汤是他这一分钟的人生里最重要的大事。  江棠似有似无地往一侧瞟了眼,没拒绝他的好意,继续跟林拂交谈。  只是她的眼底有浅淡笑意浮掠,看上去心情颇好。  另一侧的林拂看着看着,也难免觉得诧异。  西泽尔嘛,对江棠那点心思,这桌上的人两三天就看得透透的。  大家秘而不宣,既是同为圈里人的默契,也是为江棠着想而有意保密。  真正让林拂惊讶的是江棠,身为过来人的她,岂会看不出江棠平静下的纵容?  她见西泽尔专注舀汤没注意,便在江棠耳畔压低声音:“你这是接受了?”  江棠抬手摸了摸唇角,好像在不受她控制的往上翘:“很明显吗?”  林拂没忍住笑了:“看他那态度,怕是还没摸清状况呢?”  江棠点点头:“这个的确很明显。”  “你们俩呀。”林拂笑着摇摇头,“这消息传出去,不知道得惊掉多少人眼球。不过你们最好别急着公开,等关系稳定再说。”  “无所谓,我既然决定了,就也做好了迎接它所有后果的准备。”江棠说得风淡云轻的,倒是丝毫没把背后潜藏的那些风险放在眼里。  林拂听了也不惊讶,江棠要是会畏缩,那就不是江棠了。  正好西泽尔把汤碗放到江棠面前:“你尝尝这个汤,我刚试了一下,味道很好!”  江棠用勺子尝了点,在西泽尔期待的目光里点头:“的确不错。”  西泽尔眉梢一扬,高兴得很,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去学一手了。    午饭过后,大家在游乐园一直玩到夜幕降临才离开。  出了游乐园就直奔时白说的宝藏美食店,大家一路都在说说笑笑。  神炼成员之间的氛围一向很好。  时白算是这里所有成员中综艺拍得最多的人。  但他参加过那么多节目,却没有一个节目赶得上他对神炼队友的感情。  其他人也是一样,神炼里的“出生入死”让他们培养出独特的默契,走出综艺他们也依然是真心以待的朋友。  他们时常会在节目外聚会,还会在事业上互相帮助,算是在塑料感情遍地的娱乐圈里难得的真朋友。  真朋友聚集在一起,聊天绝不会冷场,永远有人可以找到新鲜话题,谈笑不断。  西泽尔是新加入的飞行嘉宾,他们就更注意西泽尔的感受,生怕冷落他。  于是他们的注意力始终围绕西泽尔打转,还不经意造成一个后果——  西泽尔根本抽不出空暇去追问江棠在摩天轮上说的话是真是假!  他反复琢磨回忆,都觉得那真实感太强烈,不像是在做梦。  可江棠的平静,哪里像是答应了他的样子,让他拿捏不准。  最后他的认知被混淆,疑问在嘴边迟迟没空说出口。  以至于酒足饭饱后回到酒店,西泽尔依然没能找到机会。  大家都是明天一早的飞机,会酒店就早早休息,江棠也不例外。  西泽尔不想打扰她,辗转反侧整夜没能入眠,也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精力旺盛完全不像熬过夜的西泽尔,想着江棠每天雷打不动的晨练习惯,果断翻身而起,跑到房间门后。  先是从猫眼往外望了望,没人。  又隔着门板聆听走廊的动静,还是没人。  一直这样等了十来分钟。  伴随咔嚓一声,隔壁房间被打开,穿着运动服的江棠很快走出来。  西泽尔二话不说拉开房门,在走廊上堵到了江棠。  这也是他们在摩天轮之后的第一次独处。  江棠正要去酒店的健身房,看到西泽尔还以为是她的时钟出了问题。  可还没等她说话,憋了半天加整夜的西泽尔就已经语速急促地开口:  “你昨天在摩天轮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江棠惊讶地抬眉。  “我在摩天轮上说的什么?”  西泽尔眼露绝望,心想果然是他脑子出现幻觉了,心情飞快落至谷底。  然后就听到江棠像是这才恍然,慢半拍来了句——  “哦,是我说的那句‘试一试’吗?”

 第531章 闺怨小娇夫

    心情坐过山车什么滋味,西泽尔领会得透透的。  百般滋味在心头陈杂,最后化作一句:“原来你记得啊。”  明明该高兴的,为什么他这语气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好像在抱怨江棠冷落他,妥妥的闺怨小娇夫。  西泽尔刚说完,立马就后悔了,觉得这太损他的形象。  正想着该怎么挽回呢,就见江棠发出疑惑的声音。  “难道第一天是有什么特别的规矩?”  西泽尔还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下意识问了:“什么第一天。”  江棠:“谈恋爱。”  西泽尔彻底傻眼。  狂喜呼啸而来将他淹没,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为这三个字雀跃高歌。  以至于让他在头脑一片空白里沉默着,没能立马回答江棠的问题。  江棠还以为西泽尔的不说话是默认:“抱歉,以前我没有经验。”  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以前世界,她的感情史都是一片空白。  就算答应和西泽尔“试一试”,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试”。  所以昨天虽然心情不错,但她也没有大肆宣扬,或者立马投入。  大脑已经冷静太多年,早已不懂得陷入恋爱的狂热是什么感觉。  可能就是她的这份态度,让西泽尔感觉冷落,还很伤心,  江棠充满歉意,便试着邀请西泽尔加入她从来习惯独自的晨练。  “正好我要去健身房,你要和我一起吗?”  等西泽尔的理智总算回来,面对的就是他根本无法拒绝的邀请。  他还能说不去吗,当然是好啊好啊。  “等等!我去换衣服!”  西泽尔二话不说就往房间里钻。  江棠也不急,站在走廊刚摸出手机。  结果西泽尔的房门刚关上又重新打开。  他站在门后,灼灼地望着江棠:“要不要……进来等我?”  江棠没想太多,很自然地答应,手机揣回去,抬脚就进了西泽尔的房间。  她的房间跟西泽尔的房间是隔壁,都是酒店最好的套房,配备客厅卧室。  西泽尔换衣服当然是在卧室里面换,而江棠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他。  西泽尔卷起衣服下摆时,目光不受控制地飞向那紧闭的卧室门板。  字正腔圆的主播声音依稀传来,应该是江棠在等他的时候打开了电视在看早间新闻,这些动静无不向西泽尔宣告这房间里江棠的存在。  在酒店走廊和在客厅,都是隔着一层门板,那两者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后者毫无疑问拉近了他们的关系,隐秘彰显他们的亲近。  这是跟以前不一样的亲近,也是跟以前完全不同的身份,现在他们是在谈恋爱,江棠是他的女朋友,而他是江棠的男朋友。  不断胡思乱想着的西泽尔,换衣服的手开始变慢,两颊更是滚烫。  他甚至开始犹豫,要不要去洗把脸,冷静他燥热的大脑。  这是熬夜的副作用吧,一定是的。  暂时压下澎湃的西泽尔,以最快速度换完衣服。  江棠关掉电视起身:“好了吗?那就走吧?”  西泽尔走过去:“你这身运动服很漂亮,特别衬你的肤色。”  说着眼睛睁大,恨不得把“疯狂暗示”四个字写在脸上。  江棠却以为是普通的夸奖,点头说了声谢谢。  完全get不到西泽尔隐晦的点。  西泽尔有些挫败。  难道江棠没看出来,他的运动服颜色和她的一模一样吗?四舍五入这就是情侣运动服啊!  而且他自己收拾的行李箱,带的唯一一套运动服就恰好和江棠的颜色相同,这难道不是他们的特有默契?  不过西泽尔的心情低落,在迈出房门后,很快又荡然无存。  他发现情侣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给外人看的,只要在别人眼里是一对就好了!  他的情绪再次注入亢奋,一直维持到晨练结束。  哪怕健身里的江棠基本没空管他,两人全程交谈也等于零,和他想的亲密无间的情侣晨练相差甚远……他也照样高兴!还觉得江棠认真专注的样子好看到举世无双!  等晨练结束,又做了一套拉伸舒展肌肉,时间已经到了七点。  江棠因为西泽尔耽搁了一些时间,回房间换衣服再下来怕是来不及,便干脆提议吃完早餐再回房间。  西泽尔自然没有意义,他巴不得跟江棠一直穿这套“情侣运动服”到天荒地老,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才好!  踏进酒店餐厅所在楼层,不少制作组成员都已经起了,林拂他们几个也在,都是要赶早上飞机去机场的。  西泽尔从迈进这层楼开始,下巴就不自觉扬起来,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快看我”。  江棠浑然不知他的小算盘,径直寻到林拂他们那一桌过去。  宋山明也在这一桌,看到两人都穿着运动服,笑呵呵地问:“刚从健身房过来?”  西泽尔:……这不是重点。  江棠点头,拉开椅子坐下。  西泽尔赶紧挨着江棠落座。  两人间的那种不同寻常,同桌的除了林拂,也有人琢磨出味儿了。  唯独宋山明迟钝得很,半点看不出他在创作里的敏感和通透。  他先是感叹江棠勤耕不辍的晨练好习惯,夸完又问西泽尔:  “你们身上这同款运动服是哪个品牌的爆款?真好看,我也想买两件来穿穿!”  衣架子就是衣架子,两个衣架子并肩的作用就是无敌的广告效应,连宋山明都自动忽略掉彼此在身材气质上的巨大差异,为同款运动服心动种草。  江棠还挺友善地说了品牌名,让宋山明一口应下说回头就买。  西泽尔气到牙根发痒。  而同桌的另外几人快要忍不住偷笑。  大家心照不宣地交换眼神过后,又很快把笑给压下去,当作无事发生继续吃饭。  于是西泽尔就发现,一直到回房间,都没有人看出来他和江棠穿的是同款情侣服,更没有半个人问一句“你们在交往吗”。  ……心气不顺。  “怎么了?”江棠突然问他,大概是看出他心情不好。  西泽尔哪里好意思说出来,只能一语带过。

 第532章 委屈巴巴

    西泽尔知道江棠很忙。  她不像自己已经在影坛站稳脚跟。  她还在事业的上升期,需要奋斗和努力。  回到帝京后,她不是在拍杂志广告,就是在配合电视剧宣传。  营业从早到晚,两人几乎连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西泽尔也不忍心大半夜的打电话去打扰她的休息。  最后,住在同一小区的两人,不仅连着三天没能见面,就连一通电话也没打过!  被冷落的西泽尔,再怎么说服自己善解人意,也有点过不去。  他晚上辗转睡不着的时候,甚至在想,好像他和江棠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谈恋爱发生什么变化,男女朋友像是虚浮的名头,实际上他们的相处模式还是以前的普通朋友。  想着想着,心情就忍不住酸涩,思维在脑子里胡乱地张牙舞爪,都开始想江棠要是觉得谈恋爱没意思,突然后悔提出分手怎么办?  那他岂不是连恋爱的滋味都还没尝到,一段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  西泽尔心情本来就烦,还有个亚历山大在旁边吵吵闹闹。  这憨狗机灵得很,一点儿没有训犬师口中的忠诚懂事,非常懂得对人对事,看碟下菜。  对西泽尔就是捣乱调皮,对路易就是温柔听话,对郁周就是体贴乖巧。  对江棠就更过分了,那完完全全彰显了舔狗的本质!  西泽尔想到几天前他和江棠从粤省回来,江棠到小区第一件事都不是回家,而是提出要去看看亚历山大……  西泽尔咬牙切齿瞪着抱着玩具乱啃的亚历山大,第无数次生出把这臭狗送人的冲动。  突然间,他灵光一闪。  像是找到了什么完美理由,翻身而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江棠发消息,问她什么时候下班。  后面还欲盖弥彰地发了张亚历山大的照片,把它昨天咬烂的一个抱枕塞到它脑袋下面,附文西泽尔难得看亚历山大顺眼不少。  “你这家伙还是有点用的。”西泽尔欣慰地摸着它的脑袋,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味,“等等,她是因为你而不是因为我……”  亚历山大在他眼里的形象堪称一波三折,顺眼,讨厌,顺眼,嫉妒……  但是不管怎么说,作为理由的亚历山大不能被撇下,西泽尔不得不找来狗绳给它套上。  亚历山大很聪明,知道套狗绳就是要出门的意思,很兴奋地拖着绳子在屋里跑来跑去。  西泽尔的心情也难得没被它影响,在试衣间里翻来覆去地挑选衣服。  总算收拾好之后,才唤来亚历山大,拉着狗绳来到隔壁楼栋。  他来的时间刚好,江棠才换了身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西泽尔眼尖看出江棠穿的不是家居服。  就多问了句:“你还要出门吗?”  江棠正蹲下来在揉亚历山大的狗脑袋,亚历山大也乖巧地任她揉搓。  “不是,一会儿朋友要来。”  西泽尔这才注意到玄关有几个袋子,里面装着满满的食材,显然是江棠准备和朋友在家里聚餐的。  西泽尔不由得想,要是他没用亚历山大作借口找她,她是不是下班后也不会找自己,而是跟朋友快快乐乐地吃饭?  这样的猜测让西泽尔心都凉了半截,说不出的委屈涌上心头,连笑都有些勉强。  他压住情绪,故作平静地说:“哦,那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要不然我先带亚历山大离开,等你有空再来找你?”  西泽尔明明想大度,想告诉江棠自己的无所谓。  可是等他开口,语气深处那股酸涩凄楚却抹都抹不去。  江棠听出来了,她起身,踮脚凑近西泽尔,发现他眼角都红了。  这是快哭了?  江棠又好笑,又觉得他可怜得让人心疼。  便抬手去摸他眼尾的皮肤,冰凉的指尖触及到温热的皮肤,有种触电般的酥麻。  西泽尔往后躲了躲,又后悔离开她指尖的触碰,最后只能来了句:  “你的手才刚刚摸了亚历山大,又来摸我的脸!”  “抱歉。”江棠直接笑出来,“那我去洗个手?”  她正要转身,西泽尔先拉住她的手腕。  眼睛还是有点红,嘴角向下耷拉着,故意装作平静的样子问她:  “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如果后悔,一开始就不会答应你。”江棠知道他委屈的点在哪儿,也不想让他误会,随即解释,“这几天我是真的很忙,才没时间找你。而今天,就算你不用亚历山大当借口找我,我也会问你的。”  西泽尔有一瞬间的尴尬:“你看出是借口了?”  江棠语气无奈:“亚历山大咬坏的抱枕,你两天前发给我看过。”  他们虽然没有通电话,但是却始终有发信息。  主要是西泽尔在发,她偶尔会回复两三条。  也许看两人的对话框,江棠的回复会相对显得冷淡。  但是他发的每一条信息,她都有抽工作的空暇时间仔细阅读。  所以那张照片里的抱枕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又哪里看不出西泽尔是在故意用亚历山大当借口呢?  西泽尔听完她说的,懊恼得不行:“那你说你也会问我,是……”  江棠笑道:“当然是找你和我朋友一起吃饭。”  西泽尔傻了,说话都变得结巴:“这,这是公,公开吗?”  江棠点头:“暂时不能告诉媒体,但是身边朋友总该知道的。”  巨大的幸福感击中西泽尔,让他在高兴之余,隐隐有些后悔。  要是江棠觉得他小心眼怎么办?  还好江棠半个字都没说,还拉着他去看玄关的食材袋子。  她说晚上约好和朋友吃火锅,但是因为他不能吃辣,所以单独准备了清汤锅底,以及他爱吃的一些菜。  她细致又认真地解释,就是怕西泽尔以为她的话是为了解释在胡诌。  她哪里知道,西泽尔一颗心就此死死沦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