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帝慢点,疼!寺庙的娇吟H

   西泽尔自问不是个性情浮躁的人。

  身处浮华,以言语姿态为刀的人多了去,但那些人于他,就像是隔着厚厚冰层,他们任何行为都难以拨动他的情绪。

  反倒是他,冷眼看小丑,偶尔也会有种看尽世间百态的沧桑感,便是为什么有合作导演评价他太傲太独,像这个世界的局外人。

  直到遇见江棠。

  他周身那傲然于世的神性就像是被无声抹去,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因她的一言一行而颤动,或激动或雀跃,或忐忑或低落。

  七情六欲缠身,至此坠落凡尘,再不是那高高在上的太阳神子。

  不过。  他甘之若饴。  就像是现在——  他敏锐的感知能隐约察觉到瞄准镜后江棠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就像她拿的不是枪,而是逗猫棒,唇边淡淡笑意是她少有兴致盎然的时候。  他刚开始平静,后来有些急躁,额角有了汗意。

  天气本来就炎热,现在他身体里更是有如大火炉在熊熊燃烧。 

 倒也不是西泽尔不甘心,而是他不想在江棠眼里落个一无是处的印象。 

 连枪这种他自问玩得不错又经验丰富的东西也要落于下风,那他在江棠眼里还有什么长处? 

 着急之下难免失误,西泽尔越是想要追求好成绩,就越容易出现低级的错误。 

 当他看到屏幕上报出成绩五环时,心里咯噔一声,暗道糟糕。  结果江棠不急不忙瞄准,抬手来了个六环。 

 刚好赢他一分,也让比赛有了继续下去的机会。 

 西泽尔原先只是猜测,现在基本是笃定,江棠就是在游刃有余地逗着他玩儿。

  生气吗?感觉遭到侮辱了吗?  都不是。 

 西泽尔心底那火苗滋滋的热炉子,忽然就被凉津津的甘霖给浸没,连个火星子都没溅出来就被直接湮灭,反而有被烘热的暖暖甜意逐渐弥漫。 

 西泽尔飞快地看了江棠一眼,见她朝自己挑眉,有种说不出的肆意生动,连那笑都多出鲜活真实感……心潮一阵连一阵的澎湃。  

到最后,连指尖都被攥得发麻,骤然生出的隐秘欢喜把他从头到脚淹没。

  她待他,是不一样的。  就连这种孩子气的逗弄,也仅仅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主动放下了那种遥远的距离感。

  对于这场从未有过的暗恋,西泽尔本来已经做好长久且失败的准备,谁能想到会在这时峰回路转,让他看到希望的曙光呢?  西泽尔胸口激荡着亢奋的情绪,跟突然爆seed开挂似的,一连来了三次十环,顿时眉眼舒展,笑得无比的张扬又快活。

  江棠也略略有些惊讶,收起先前的散漫,向他颔首赞了句:“厉害。”

  西泽尔笑得越发欢快:“现在轮到你了!”  江棠端起枪,瞄准,眼神无比认真。

  一旁观战的五名多余吃瓜群众,突然觉得牙齿有点酸。  *  最后这场比赛,还是以江棠的胜利告终。

  西泽尔与比赛的彩头擦肩而过,也依然不觉得失落,反而有种别样的亢奋。 

 他还催促第一名江棠快点提要求,催完就满眼期待地望着她。  结束完这场比赛小插曲的江棠,正在垂眸思索。 

 西泽尔突然催她,她闻言也是一愣。  “那就,最后一名请吃饭?”  最后一名是时白,他很爽快地答应。 

 西泽尔没有太失望,那点缝隙早就被其他情绪迅速堆满,让他根本来不及失望,他更在意接下来江棠想玩什么。 

 其实江棠对那些狂飙肾上腺素的刺激项目兴趣不大,毕竟真正的惊险都在生死之间,体验过安歇东西,面前这些小刺激,实在很难带来什么波动。

  但华国自古有句名言——来都来了。  于是,江棠就跟随大流,基本是他们玩什么,她也玩什么。  而西泽尔也随着江棠步伐,江棠玩什么,他玩什么。 

 接连两个高空项目玩下来,江棠的脸色依旧波澜不兴,可已经有人不行了。  姚之玉脸色苍白地摆手:“行了行了,再玩我的饭都快吐出来,我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宋谈也默默退出了继续玩下去的行列,决定和姚之玉一起去休息。  时白挠挠后脑勺:“那大家要休息一会儿再玩吗?” 

 年纪小就是精力旺盛,时白看上去仍然跟个没事人似的。  但是他的提议遭到了姚之玉和宋谈的一致反对,他们都表示接下来不去了。 

 时白转向林拂陆深:“那我们……”  陆深正是来劲儿:“我们当然要继续玩下去!我还看到有更刺激的项目没去呢!走啊走啊!”

  林拂倒是无所谓:“玩就玩吧,毕竟来游乐园的机会比较少。小棠你们呢?”  她已经自动把西泽尔归结为江棠一队的。

  江棠正想说“都可以”,话到了嘴边,忽的停顿。  转头看到西泽尔隐隐泛白的嘴唇:“你还好吗?”

  西泽尔其实没比姚之玉好到哪儿去,他也快吐了,胃里正翻江倒海。  但是被江棠这么一问,他硬是压制不适,毫不犹豫点头:“我当然可以!” 

 然后江棠直接朝着林拂摇头:“我们俩就不去了,你们继续玩儿吧。”  陆深还不解:“小棠为什么不玩儿?有你才有意思啊!”

  说着还想劝江棠同行,最后被林拂直接拽走。  时白也赶紧小跑着跟上,临别时跟剩下四个人挥挥手。

  西泽尔心弦微动,目光紧紧追寻着江棠的一举一动:“你为什么不去?”  是因为他吗? 

 江棠略过与他视线相接,最后看向姚之玉:“你们三个看上去都不大好,总要留下人来照顾。需要冰水吗?”

  后面那句话是对所有人问的,有意无意地转开话题。  姚之玉跟宋谈都没有拒绝这份好意,西泽尔没说话。 

 江棠直接用视线搜寻周围一圈儿,看到商店方向后,抬脚就走。 

 西泽尔当机立断跟上:“我和你一起!”  迈开长腿,追上江棠并肩同行。 

 姚之玉坐在树荫里,远远望着日光下的两道身影,满脸姨母笑。

 第528章 CP粉

 文学

    商店里开着冷气,有四五个游客在里面转悠。  这里不仅卖饮料零食,也会卖一些游乐园必备的玩具首饰等物。  江棠看着游客里有两个年轻女孩儿,担心被认出的风险提高,把帽子压低了些,还特地戴上了墨镜。  因为夏日炎热,游乐园里类似装扮的游客不在少数,所以江棠跟西泽尔前后迈进来之后,大家也就是视线停顿一两秒,看到是双俊男美女,也就没有在意了。  西泽尔一进门就被商店里的各种情侣用品给吸引住眼球,就跟看到奥特曼走不动路的小男孩儿,眼睛里流转的光芒,连眼镜都快挡不住了。  毕竟游乐园是情侣约会守则里的圣地,被称为年轻情侣必去之地,所以游乐园面向这部分受众,开发了很多适合年轻情侣的东西。  什么两个人一起喝的可乐,一起吃的冰淇淋,什么天使恶魔的发箍,同款的夸张墨镜,最直白的还属挂在墙上的情侣t恤,直接把“男朋友”“女朋友”三个字印在后背上,生怕不能宣告主权。  西泽尔也是第一次留心注意到这些东西,没想到一个情侣名头能玩出花样来,看得都有些发愣,目光流连忘返间,连脚下速度都已经变慢。  江棠却是目标直接,找准冰柜的位置,从角落里翻出几瓶冻得最凉的矿泉水,抱在手里就准备去收银台结账,侧头才发现西泽尔根本不在身边。  “咳咳。”  她瞥了眼离她不远,正在选购发饰的年轻女孩儿们,没好出声,只能用咳嗽的方式提醒西泽尔。  西泽尔跟没听到似的,已经走到情侣t恤的下方,沉着凝视像是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对外界充耳不闻。  而他的距离也离年轻女孩儿们越来越近,都快到擦肩而过的距离。  江棠不得不快速结完账,把矿泉水塞进塑料袋里,提着袋子就走到西泽尔身边。  她碰了碰西泽尔的手臂,压低声音提醒:“走了。”  西泽尔还有点恍然没回神。  这时,与两人隔了不过几步之远的三个年轻女孩儿忽然发出兴奋的惊呼:  “哇!是江棠和西泽尔!”  江棠心神一凛,不由得想:这年头列文虎克少女的显微镜已经进化到不用眼睛就能分辨出本人的地步了?  她不想让这场难得的游乐园之行平白无故地中止,少了所有人的兴,更是急着要拽西泽尔离开。  结果西泽尔还不紧不慢地朝着认出他们的三个年轻女孩儿看去,目光停留在她们正看得兴起的手机屏幕上——嗯?等等?手机屏幕?  贪图商店凉气的年轻女孩儿们,一边随意地逛着小饰品,一边却在分神刷饰品,刷的就是江棠和西泽尔的剪辑视频。  “这up大神真的绝了!简直剪出一部完整的爱恨情仇电视剧啊!”  “两个天之骄子的爱情,慕了慕了,我都想磕真人cp了!”  “这个up主已经不是第一次剪视频了,起码大半年前就剪过江棠和西泽尔,当时视频播放就破百万了呢!热度特别高!”  “那会儿江棠还没有宣布要和西泽尔一起拍电影吧?这up主是什么神仙?预言家吗这么厉害的?”  “是啊是啊,那会儿还有人说up脑洞太大,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人也能剪成一对真的绝了,当时评论区还有人吵架,有西泽尔的nc粉说江棠不配呢!”  “呸!一群酸鸡还敢抨击我江棠女神?后来看到两人合作的消息是不是啪啪打脸哈哈哈?”  “可不是!而且我悄悄给你说哦,之前西泽尔不是在接受奥斯卡颁奖后采访时,说过自己有暗恋对象吗?我总觉得他暗恋的这个人是江棠……”  “咳咳,这脑洞有点大了……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小声点小声点,被有些人听见会被打的!”  “哎呀,我们私底下yy一下嘛!安德森导演也真是的,拍了这么久的电影了,连点花絮也不放出来,我们这些cp粉可是嗷嗷待哺啊!”  三个年轻女孩儿正在为她们磕的cp疯狂上头,热烈讨论。  却全然不知她们嘴里的正主就在不远处两到三米的位置站着。  一个脸上写满无奈难言,一个却是听得兴致勃勃。  江棠:小妹妹,你的悄悄说已经让整个商店的人都听见了。  可她也不能做什么,人家的思想自由干涉不了,最后只能拽着西泽尔试图离开。  结果西泽尔正是偷听得来劲儿的时候,要不是顾及被认出的风险,他怕是已经上去礼貌询问看的是哪位朋友的视频了。  至于什么cp粉的网络用词,西泽尔也完全不陌生,他甚至熟练地关注了鲜为人知的江棠与他的cp超话,隔三差五就要进去打卡潜水,翻看一下什么同人文和剪辑视频之类的。  当他听到cp粉女孩儿们的抱怨时,他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的确,作为带头磕cp的头子,他怎么能不顾虑一下粉丝们的心情呢?  看来是要催一下安德森,多发发电影拍摄的花絮才对……  西泽尔脑子里还在天马行空,突然发现他的手臂被人抓住。  “走了!”  西泽尔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江棠用力拽着离开。  他为电影精心练出来的一身漂亮肌肉,在江棠手下完全没有抵抗力。  不过江棠又拉他的手了,嘻嘻。  *  “好熟悉的声音。”有个年轻女孩儿抬起头,迷茫地看着商店门口的方向,视线不由得凝聚,“哇,那一对绝对是颜值情侣,光看背影就知道!”  另外两人的注意力也跟着被吸引过来。  看着看着,还觉得那两个背影怎么看怎么眼熟。  “是我疯了吗?居然觉得那两个人有点像江棠和西泽尔……”  “我也觉得,咳咳,不可能吧,他们怎么会来游乐园?应该是我们看视频看魔怔了!赶紧醒醒脑子!”  轻轻咔嚓一声,两人背影被记录在相机里。  “拍素人不好吧?”  “我就是随便拍拍,不会发网络上的放心吧!”

 第529章 摩天轮

    江棠和西泽尔都还不知道他们被人拍到了。

    两人回到姚之玉宋谈所在的树荫长椅下,把刚买来的冰水递过去。

    姚之玉还有些惊讶:“怎么这么快?”

    她以为年轻男女怎么都得腻腻乎乎一会儿的。

    江棠还反而不解:“不就是买瓶水,花不了多长时间。”

    姚之玉:……直女的不懂风情。

    转而看西泽尔,都多少带些怜爱了呢。

    四人喝了水,又坐着休息了会儿。

    眼看姚之玉精力恢复,就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那边是摩天轮的方向,我想去试试!”

    其他人都没有意见,便一起同行。

    白天的摩天轮不如夜里的抢手,也不需要他们排队,一过去便是工作人员灿烂的笑脸:“你好,欢迎乘坐摩天轮!这两位先上吧!”

    江棠刚好两男两女,而且站的位置也恰好是江棠挨着西泽尔,姚之玉挨着宋谈。

    工作人员自然以为这是两对情侣,正好人也不多,原本应该容纳八人的摩天轮座舱,就直接允许可以两人乘坐。

    姚之玉一秒就领会过来,跟宋谈挤眼睛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便二话不说拽着他在工作人员指引下,跳上刚好到面前的摩天轮座舱。

    江棠停顿几秒,才明白工作人员的意思,可姚之玉宋谈已经先坐上走了。

    西泽尔还不解其意:“只能坐两个人吗?”

    江棠:“不是,他们以为我们是情侣。”

    说完就往抵达面前的下一个座舱走去。

    她都迈上去了,西泽尔还愣在原地,像是被魔法定住身形似的。

    “不上来吗?”

    西泽尔很快回神,赶紧跟了上去。

    踏上来之前还不觉得,等两人被关在封闭的摩天轮座舱里,那种后知后觉的触动才重新翻涌而上,让他不自在地抿着唇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