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粉嫩屁股;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端康王被抓,皇上就怕他在外面有党羽作乱将他救走,刻意把人关在了宫中的私牢里,牢房就设在蹴鞠院。
  虽然蹴鞠院里的蹴鞠手之前被郁宴废了一批,可他又不是只有那一批蹴鞠手,重新又调换了人手住到那蹴鞠院,十几个人看守一个端康王。
  就这,还让人跑了?
  怒火一瞬间从脚底板直窜天灵盖,皇上差点原地炸了!
  这可是皇宫!
  宫里!
  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的人亲自看着,竟然还让人跑了?
  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屈辱更加妥帖。
  端康王先是在津南捣鼓南诏国的军械,试图嫁祸郁宴,被抓之后更是在御书房明目张胆直言造反,可谓嚣张至极,现在人直接跑了!
  当时端康王离开御书房时那眼神说的那句话,此刻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一寸一寸刮着皇上的骨肉。
  “给朕查,全宫搜捕,全城搜捕,全国搜捕!”嘶声力竭,皇上几乎是吼着说出。
  内侍总管瞧着皇上愤怒的样子,幽幽补了一句,“那这样,全国人民都知道端康王造反被抓后又从皇宫逃走了。”
  就等于,全国人民都知道,您不行,连个人都关不住。
  略微顿了一下,不等皇上一口气上来,内侍总管又道:“而且,端康王逃出去之后,难免不会说些什么刻毒的话。”
  轰!
  皇上不光脑子炸了,五脏六腑都炸了。
  端康王在御书房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说,若是前太子继位登基,也会这样对待造反之人?
  前太子,前太子,皇上只觉得耳边有无数小虫振翅,煽动起同一个声音:前太子。
  瞬息间,皇上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一张嘴,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内侍总管冷眼站在旁边瞧着,心里默数:三,二,一,晕!
  结果皇上踉跄一步扶了旁边桌子站稳,血吐都了两股,人硬是没晕过去。
  内侍总管:……哈?
  这都不晕?
  皇上不肯晕,内侍总管只得赶紧上前一脸嘘寒问暖的关切,“陛下,保重龙体啊!”
  皇上一手撑着桌子,一手虚弱无力的摆了摆,“去传令,搜查端康王!”
  他说的咬牙切齿。
  一贯最为看重颜面的皇上,为了抓住端康王,这次连脸都不要了。
  通告一传下去,顿时整个京都风声鹤唳。
  之前人人都知道端康王图谋不轨,但没有证据,现在人人都知道端康王图谋不轨并且有证据,但抓不到。

 文学

  从皇宫的私牢里都能逃了,可见端康王的势力可不只是津南和余杭,在宫中也一定有自己的人。
  这种人他一旦逃了出去,能不造反?
  别人人心惶惶戚戚不安唯恐这天说变就变,萧嘉远则坐在北靖王府的书房里,望着太医院院使张大人托人送来的堆了半张桌子的小山似的铜板,气的差点撅过去!
  他连个包子都送不出去?
  长明目瞪口呆站在萧嘉远对面,“您和张院使这是做什么游戏呢?您买包子他卖包子的。”
  萧嘉远烦躁的揉了一下眼角,不欲让人知道这丢人的真相,只信口雌黄,“试验一下新的传递情报的法子。”
  长明膝盖一软差点给萧嘉远跪了。
  “什,什么?”瞠目结舌望着那一桌子的铜板,长明震惊的舔了舔嘴皮,“这,这法子未免也,也太……太费包子了,那,好用吗?”
  一无所知的长明双目透着由衷的疑惑。
  萧嘉远目光躲避,“就那样,不说这个了,说一下苗敏,有进展吗?”
  他一眼不想看到那堆铜板,干脆起身从书房出去,到院子里说话。
  长明紧随其后,“没有,苗敏和韩太医还是一点不肯松口。您之前说,如果这次计划顺利,我们王妃就要替王爷受封前往封地,到时候京都这边的人必定是要带走不少的,那苗敏和韩太医……”
  萧嘉远望着阴沉的天际,“这么久都不肯招,留着也没用了,处理了吧。”
  长明应诺。
  这么些日子的鸡飞狗跳,顾珞过得焦头烂额,但学堂那边倒是形势一片大好。
  自从改了教学方式,增加了外伤处理的课程,又带着那些女学生去几个药堂做过几次外伤义诊,一下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报名。
  现在学堂这边一共有十五个学子。
  郭慕言一个人教,偶尔赵爽过来帮忙。
  “上次我说的那个王潇,你让人查了吗?”郭慕言给顾珞倒了盏茶,在她对面坐了,脸上带着关切问。
  顾珞摁着眉心揉了几下,这几天既要进宫给六皇子瞧病,又要去北燕驿馆给江回看腿顺便替江回和萧嘉远充当传话筒,回了府还得准备过些日子去封地的事,夜里躺下又惦记郁宴总睡不踏实,顾珞熬得头疼了好几日。
  “查了,家里干干净净的普通人家,没别的什么牵扯,就是她那嫂子有些混不吝,难缠了些,怎么了?”
  郭慕言松了口气,脸上漾起一点喜色,“我跟你说,王潇绝对是个苗子,她这才学了多久,摸脉摸得特别准,而且记药材也记得好,她家要是干干净净没别的问题,我准备重点培养她。”
  郭慕言将这学堂当做人生的寄托,当做精神的支柱。
  顾珞看着郭慕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若是去了封地,到时候郭慕言和这学堂该如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