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前夫一直睡我——冷廷遇进入了简夏的身体HD

  没有马匹,武朝镇北军弓箭手的目标瞬间减小。
  岳伦部死亡率同时降低,在惨叫声中一群人冲到关墙底部,开始徒手攀爬。
  墙顶,镇北军用刀和长枪反击,将人一个个捅下去。
  面对疯狂的狄族人,镇北军的伤亡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时不时有军士被拉走。
  这时,一支骑兵正静静站在远处河岸上,看着碎金关墙上的硕大篝火。
  杀喊声,痛呼声遥遥传来,赵廷朵疲倦的眼里露出一丝笑意。
  他拉了一下缰绳,平静道:“岳伦部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在他旁边,一个骑兵用沙哑的嗓子道:“少主,我们不去碎金卫所坐坐?累了这两天给他们送大礼,总要见过面再走。”
  他的话引起后面几个人的附和:“对,少主,就去看看吧!罗百户那里又有什么好东西。”
  赵廷朵想了想,对那公鸭嗓少年道:“阿布,传令下去,你让人退回二十里,在岔河湾扎营,先休息一晚我们再走。”
  阿布听到要休息,顿时惊喜道:“少主,你呢?”
  赵廷朵看着火光的方向:“我去碎金关看看。”
  碎金关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那些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冲关,在镇北军一重五轻伤的结果中落下帷幕。
  重伤的就是被箭洞穿肩胛的倒霉蛋,而两个岳伦部神箭手也在冲关的混乱中被捣成肉饼。
  其他人或是擦破皮,或是崴脚,被箭射穿大腿的军士也没危险,一直在后面骂人。
  这样的战损对俘虏狄族十五人,击杀六十,其中还有一个部落首领首级的战绩来说,简直是忽略不计。
  站在关墙上,罗百户扯着嗓子在喊:“兔崽子们,快收拢马匹,记得把所有的马找回来,别他娘的只知道砍人头。”
  此时河道两边到处散乱的丢着马,那些马可是宝贝。
  一个医兵跑上前要给他包扎伤口:“百户大人,你的手受伤了!”
  罗百户低头一看:好家伙,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开了口子,正滴滴答答向下滴血。
  “随便包一下就是!”
  医兵赶紧上前用布缠上。
  就这时,周小旗跑过来,附在罗百户耳边嘀咕一句。
  罗百户眼睛顿时瞪圆:“啊!我说这群狄虏人跟吃了药的耗子似的,一个劲往墙上撞,原来是被赶过来的!”
  他转头一把扯过医兵的布带,自己胡乱往手上绕,一边绕一边往关墙下跑:“快,周祥带路,他们人在哪?”
  周小旗拉过一匹马,指了指关墙外:“大人先上马,路上说。”
  “好!”罗百户扯过缰绳翻身上马,跟着周小旗穿过桥洞,踏上血污冰面,直奔黑夜里。
  关墙后,从卫所过来的小兵左右张望着,一个正监督清理物资的总旗喊住他:“这是什么地方,你鬼鬼祟祟干什么?”
  小兵吓了一大跳,忙道:“肖总旗,是碎金镇上出事,营里让属下来报百户大人!”
  “什么事?大人还在关墙上。”
  “说是镇里起火,烧了两间民房……”小兵听百户大人不在,赶紧回道。
  “就两间民房算什么,让营里跟薛壮处理就是。”肖总旗不耐烦的挥挥手,立即赶人走。
  就是把镇上的房子烧完又怎样,能跟这里比吗?
  这里是战功啊!
  有很久没这样的战功了,一个个人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小兵得到回复就赶回卫所,镇上就死几个流寇而已,跟战功比的确没什么,镇上的人自己可以处理。
  再说关墙外,罗百户在周小旗的小队护卫下,打马跑出二十多里,就看见一个简易宿营地。
  此时,在中间有一个小小篝火,几个人正围坐。
  罗百户扑腾着下马,几步跨过来,见到人群中间那个已经恢复狄虏人打扮的少年正笑吟吟看着自己,他心情激动,伏身就要拜:“三公子!”

 文学

  赵廷朵扶住他的胳膊:“哎!罗百户,你又不是我的部众,别这样多礼!”
  罗百户激动道:“三公子给老罗送这份大礼,老罗心里感激不尽。”
  赵廷朵拍拍他的肩:“来坐下说话!”
  罗百户闻言顺从坐下,什么都还没问,就笑得一脸谄媚道:“辛苦三公子了,今天这样的好事,什么时候再来?”
  狄虏人跟武朝边境相连,很多地方相互交差重叠,接触的时候也多。
  若狄族无犯境之举,武朝军队也不能对普通部落动手,尤其是部落里的老弱妇孺。
  这样一来,得战功就需要杀真正狄族武装力量,杀狄族骑兵。
  今天被赵廷朵赶过来的安非等人,就是镇北军需要的军功。
  赵廷朵没有答话,揉了揉肚子,先捡起一块干粮吃起来。
  赶了一天路,人困马乏的,他早饿了。
  马还能凑合着吃草,人就只能在马背上干熬。
  见赵廷朵不说话,罗百户只能眼巴巴的等着。
  他突然发现赵廷朵衣襟带血,顿时惊道:“三公子,你受伤了?”
  赵廷朵毫不在意的摇摇头:“一点小伤,已经在路上包扎过。”
  罗百户急道:“三公子,去卫所吧!卫所有医兵,还是让军医仔细看过才放心。”
  他说这话有些冒险了!
  碎金卫所是武朝镇北军,私自放这些手提弯刀,身穿盔甲的狄族骑兵进来,是在犯大错。
  罗百户这样说,虽然是得了某种暗示,可终归没有明文,一旦暴露,后果自负。
  赵廷朵目光闪了闪:“罗百户真敢这样做?以前我进卫所,是有雷千户的手令,现在再去……”
  他话没有说完,私通外族,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罗百户拍着自己胸脯:“三公子,你可以怀疑任何人,都不能怀疑老罗我对侯爷和乌雅夫人的一片忠诚。
  当年是乌雅夫人用马车从草原将我们拉回来,又用大桶装的羊奶救了我们的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