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可不可以帮我【美熟妇忘情娇喘浪吟】

   一接到消息,大楚天帝叶不凡和大虞天帝古凝天,两位当世最有权威者便立刻登上了万界林,但有传,两位天帝吃了闭门羹,万界林不光大长老威山道人未出面,就连其余几位太上长老也都不曾露头。

    两位天帝阴沉着脸,各自回了本国之后,便立刻召集了国中的几大势力掌舵人于帝宫中商议对策。

    当然,这些消息,张二全去向坑地的路上也都听闻了些。

    此刻,他已来到了坑地。

    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这个他在中心界第一处有着归属感的地方。

    那几间熟悉的房屋,门前站在三个人,季长生、薛大才和许幽幽。

 文学



    “小师弟,欢迎回来!”季长生看着他笑道。

    薛大才也笑眯眯的看着他,许幽幽则朝他眨了眨眼睛。

    张二全心中一暖,开口说道:“大师兄、五师兄、六师姐,你们太让我感动了……”

    季长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别说了,没看我们都收拾好了吗!”

    张二全一愣,这才发现薛大才手中拎着三个盆,最上面还是个粉色的小红盆。

    “你们怎么知道……”他惊讶的出声道。

    许幽幽嘻笑道:“呐,昨晚师父同时出现在我们梦中,把一切都说清楚了,说你今日必来,让我们自己做决定。”

    薛大才接着道:“这还有什么好决定的,我们坑地小师弟走上了师父说的那条新道,我们自当追随,一路保驾护航。”

    季长生什么也没说,但却如个长者一般,微笑的看着他。

    张二全鼻子一酸,他心中隐隐有些明白,柳千月布局多年,早就给他物色好了伙伴。

    当然或许一开始不是为他准备的,但最终却是自己走上新路。

    张二全郑重道:“师兄、师姐,此次一出,可能会面对炼狱的强者,甚至还有仙界的阻碍,或许会死……”

    “哈哈哈哈,小师弟,你别说了,那罗君府威胁你之事,老家伙托梦都告诉我们了,走吧,去北荒城,我也很好奇那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王八蛋,到底给我们安排了什么路,还有那炼狱凭什么敢威胁我坑地小师弟!”季长生身躯一震,随后气势磅礴而出,瞬间进入大帝九品之境。

    许幽幽则晃了晃小拳头,兴奋道:“对,本姑娘也早就想见识下仙、狱两界的所谓强者,要统一凡俗一直是我的目标,这次占你光能付诸于行动。”

    她说话间,身上气势猛然攀升,境界定格在大帝八品才停了下来。

    薛大才这时也不再压制,境界瞬间冲到帝境二品,之后陡然收住不再暴涨,他干笑道:“呵呵,失望了吧,我没有大师兄和小师妹他们变态,我只到了帝境二品!”

    张二全调侃道:“没事,五师兄我觉得你什么修为都不用,光凭一张嘴就能将仙、狱两界忽悠死,我当初不就是被你忽悠来的?”

    “哈哈哈哈,”季长生爽朗笑道:“小师弟你可千万别小看大才,他是个幻阵师,一双诡眼,能将人瞬间拉入幻境,帝境的幻阵师若在大军作战中可是个恐怖的存在。”

    “低调低调,能动嘴咱尽量别动眼……”薛大才装模作样的假意谦虚几句,但眼神中却难掩得意。

    几人闲聊了一会,张二全又开口道:“师兄师姐,请你们先去北离城吧,师弟还有些事要去处理,等一切办完便去与大家汇合。”

    季长生点点头,说道:“也好,回头我再去一趟剑堂,带上你二师兄,我们几人先去掂量掂量那罗君府有几分斤两。”

    张二全说道:“一切随大师兄安排,不过,罗君府想利用我,我们也未尝不可以利用他们。”

    季长生笑道:“嗯,我明白怎么做,既然仙界混元天已派下仙使,那自然要让炼狱也有点参与感嘛。”

    “好,事不宜迟,那我们便分开了,师兄师姐,北荒之地就拜托了!”张二全郑重的说道。

    季长生随意的摆摆手,身影闪动,带着薛大才和许幽幽离开了。

    而张二全也没有再逗留,他身形一动,又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时间流逝,他御剑飞行了三日之后,在大虞的一座名叫“无梦”的小城,落了下来。

    走在街道之上,路上的修士皆神色严肃、行色匆忙,张二全来到了一间名为“扰梦”的酒馆走了进去,找了间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店里很冷清,几乎都空着,柜台前一个化神修士在无精打采的发着呆,似乎并未发现他的到来。

    “咳咳!”张二全干咳了两声,目光瞥了眼那化神修士。

    修士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拎着壸酒走过来,无奈道:“前辈对不住了,怠慢了你,我们这座无梦城来往修士本就极少,如今传那万界林代仙执子,意欲一统中心界,我们这地方又靠近乱海,店中伙计都跑光了,只剩我这掌柜的一人了,您将就着喝两杯,不收您灵石!”

    张二全笑了笑,说道:“好,酒放下,你自去忙吧,我在此等人。”

    自斟自酌,酒过三杯,这时,门外一道人影掠过,随后径直朝着窗边座位走去。

    “来了!”张二全一口将杯中酒饮尽,淡声说道。

    来人也不客气,直接提起壸,便给自己也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张二全见状,无奈的摇摇头,手中甩出两块上品灵石,随后高喊道:“掌柜小哥,劳烦你再给我们上两壸酒。”

    修士接过灵石,脸上大喜,两块上品灵石对他这样的小城中的小酒馆来说,可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好咧,前辈稍等,上好的美酒这就来!”掌柜的喜出望外,立刻在酒架上翻找着最好的酒。

    片刻后,两壸好酒上桌,张二全与来人都没有说话,一人一壸,自斟自饮。

    “我早该想到是你,你何时苏醒记忆的?”还是张二全率先开了口。

    来人声音平淡,笑道:“在你找到吾的那道残识时吧。”

    张二全呡了口酒,哼道:“那所谓身裂万千是晃子咯,道子灭?”

    来人微微抬头,迎着窗边光亮,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庞,正是易云轩的容颜。

    “命运难以琢磨,吾没想到当初将集中残留的所有力量聚于眼球中,穿过无尽空间落到了那弱小的狱界中,却还能碰到你这样的异数,”易云轩颇为感慨的说道。

    张二全自顾自的喝着酒,没有开口的意思。

    易云轩接着说道:“吾的身体确实被割裂万千,迷失在三界中,但最重要的一份元神却保留了下来,不然谈何能苏醒!”

    “所以阿古娘在炼狱罗君府中也是你安排的?包括他们现在出现在凡俗所做的一切?”张二全开口问道。

    易云轩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以你的智慧应该能想到,吾与炼狱的关系。”

    张二全心中一动,对方的话立刻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看来传中的灭统领古灵开天,背后确实是炼狱出了大力。

    “哼,这么说上次与你残识对话,你所说也不实啊,所谓责问至高天道为何针对你也不是真的了?”张二全哼道。

    易云轩给自己倒了杯酒,笑道:“当然为真,至高独为吾显化,他针对吾,吾自是要责问他,不过这其中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涉及到一些老古董的切身利益,吾也不过是马前卒罢了。”

    张二全听完,表情不置可否,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你让阿古娘传话,叫我来找你又为何?”

    易云轩笑道:“年轻人为何如此急躁,闲时两杯酒,话来一饮无,这样难道不美好?”

    “呵呵,与一只随时都会吃人的猛兽对饮,阁下请教我如何淡定?”张二全嗤笑道。

    易云轩耸耸肩,说道:“罢了,长话短说吧,太古之前万灵修心,清心寡欲,只追大道,太古之后,道祖问世,之后那批最强者发现,前路被阻,再难寸进,从那一刻开始,修真的意味变了,再之后吾降世,至高显化,修士间变化加剧,强弱明显,欲壑难填,本性的贪婪让美好开始变得扭曲,那批强者为了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想,开始暴露出了本性,发动了碎道大战,而在碎道时代之后,天地两极化更为严重,强者愈强,只手掌生灭,一定兴亡,弱者愈弱,甚至连生存都艰难无比。”

    他神色变得复杂,喝了杯酒,继续说道:“你我都曾经历过凡人时代,想必你更能体会弱者的无助吧,当初你潦倒时,是否也曾幻想过有人能体会你的疾苦!”

    张二全回忆涌起,想起在w市的那五年,身体上的饥寒交迫、病痛苦熬让他疲惫不堪,但心中的迷茫无措,更让他无数次想将生命就停留在那张铁架子床上,当时他曾想过,大抵这便是人间疾苦吧。

    是的,正如道子灭所,他那时多希望有人能拉他一把,但每次换来的都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易云轩轻声道:“凡人尚且如此,若当拥有漫长寿命的修士变成了被欺压的对象,那寿命的长度只会不断增加他的痛苦罢了,为此一批强者产生了分歧,他们当中有些人独自离去,去寻找新路。”

    “新路?”张二全不动声色,故作好奇。

    “对,新路,”易云轩沉声道:“饶开不可,甚至饶开至高规则,走上一条真我之路。”

    张二全问道:“你走的新路还是旧路?”

    易云轩嗤笑道:“新路旧路有什么差别,此时旧路何尝不是彼时新路?焉不知现在新路是否又是一个回头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