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捏一个吃一个

 “谁知道?”

  两名守卫的话让郑双枪心里发毛。

  他为匪多年,自然知道这些自认的“英雄好汉”都是些什么货色。

  口口声声的江湖道义、豪杰气概在利益面前也是一文不值。

  虽说宋家寨城坚墙高,还有其余各寨的支援,若是官府逼迫得紧,宋老大顾及人马损失,很有可能将他卖了。

  想到这里,郑双枪更加担忧,随即与手下一番商议,准备在夜里逃走。

  很快夜幕降临,远方隆隆的炮声时不时的敲打着众匪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

  郑双枪所在的院子中一片寂静。

  突然啪啦的一声惊醒了门外两名正在打盹的守卫。

  “怎么回事?”

  “进去瞧瞧。”

  两人刚刚进屋,门就被关上。

  微弱的打斗声并未引起太多注意,没过多久两名“守卫”便走出屋子,朝着寨门走去。

  “令牌!”

  寨门前的守卫止住二人。

  两块令牌被拿出……

  次日,宋老大像往常一样来到软禁郑双枪的院子中,准备说服他说出货物的下落。

  推开房门后,只见到六具尸体,两句是宋家寨的守卫,还有四具却是郑双枪的手下……

  ——————————————

  “钟桦兄弟,这可是寨主亲自种的菜,多吃些。”

  像是为了笼络眼前好汉,苏军师不停地往他碗里夹菜。

  “钟兄弟午后展露的那手箭术可谓神人,不知师承何人?”

  军师喝了口汤,忽然赞叹起钟桦的箭术。

  同桌的清风寨寨主以及周围一同吃饭的喽啰们也齐声赞扬,同时齐刷刷地看向钟桦。

  钟桦放下筷子,手背抹了抹嘴角的油渍,仰起头,似在回忆。

  “哪有什么师傅,从小随着父亲入山采参,山中有豺狼,自然得习些武艺在身。”

  “原来如此,钟兄弟既然投了我清风寨,何不将家中父老接来一同享福,不知兄弟家中姐妹几个,我也好令人安排床铺被褥。”

  苏军师貌似十分关心钟桦的家庭情况。

  提到这话,钟桦的脸色变得难看。

  “父亲他……”

  据他所说,父母家人都在倭乱中惨遭杀害,如今只剩他一人活在这世上。

  当然这是胡说,包括之前什么父亲传他箭术等等也都是乱语。

  实际上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自记事起见过自己的父母。

  没错,他是个孤儿。

  “朝廷无能,连治下子民都保护不了。”

  一句话像是逢场作戏,又像是真实想法。

  无论如何,这句话算是暂时打消了军师的怀疑。

  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后清风寨就是你的家。”

  “好了,军师,钟桦兄弟初来乍到,你去带他四处看看。”

  寨主发话,代表着试探的结束。

  “没问题。”

  军师笑道。

  “钟兄弟,需不需在上些酒菜。”

  “不需,不需。”

  “那便随我到处走走。”

  “麻烦军师了。”

  两人一起出了屋子,开始到处闲逛。

  “那是厨房。”

  “那是粮仓。”

  军师将寨内建筑一一介绍给钟桦。

  后者忽然想起饭桌上的那句话。

  “方才军师说我们吃的菜都是寨主亲自种的?”

  军师摸着下巴。

  “不错,咱们寨中既养了牲口,也有菜园,我带你去后山看看。”

  跟随军师来到后山,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良田。

  “不瞒你说,咱们寨子里六百口人都靠这些养活。”

  “哦?”

  钟桦十分惊讶。

  “难道弟兄们就以务农为生,不下山借粮?”

 文学

  军师叹了口气。

  这也是他认为最不妥的地方。

  明明是贼窝,怎么就成了农庄?

  他也曾试探过大家的口风,众人渴望的明显是男耕女织的安稳生活。

  可祖祖辈辈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人,滔天的血债如何偿还得清,从良实乃无望。

  “我们清风寨最近一次下山劫富济贫还是在两年前……”

  看着远处茂盛娇艳的野花丛,军师惆怅许久。

  “走吧,领你去羊圈瞧瞧。”

  二人如此逛到傍晚,寨主使人唤军师议事。

  “寨主传唤,我先失陪了。”

  只余钟桦一人登上寨墙,望着渐落的夕阳,高声唱起山歌,这是一首思亲的歌谣,曲调有些悲怆。

  “钟兄弟,莫要难过,我们几个都是你的兄弟家人。”

  几个大人拍着胸脯,安慰起钟桦。

  “家人们……”

  钟桦看着几人,很是感动,继续唱起山歌。

  寨外的林中,一人听到城上传来的歌声,悄悄地朝后跑去……

  ——————————————

  “领队,钟桦传消息了,寨子里的青壮只有两百多人。”

  “好,回去给他记功。”

  曾庆一拍大腿。

  原来,钟桦所唱的歌谣实际上是众人事先商定的暗号。

  五首山歌,对应不同的山匪人数。

  “快将此事告知潘哨官。”

  “是。”

  那人匆匆离去。

  约到拂晓,哨官潘思盛、岳思平带着几名明军家丁以及两哨朝鲜兵成功与曾庆回合。

  仔细的商议攻寨计划。

  “一个不留?”

  “不留活口!”

  潘思盛的语气不容置疑,曾庆与两名朝鲜哨官无胆反驳。

  而寨内的钟桦也是彻夜未眠,拿着匕首的右手已经满是汗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