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作哭是种什么体验?爽到喷水H

   这是十二个大城中的某一个城池。

    也就是上一次被林东念头降临镇杀佛门结缔的城池。

    而此刻。

    在秀水城的某个小镇的集市上。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如今的车迟因为干旱的原因,主粮已经换成了番薯,但除此之外,其他的却没有什么改变。

    街上到处都是摆地摊的,卖各种小玩意儿的,极为热闹。

    在这个小镇上,最热闹的当属畜市。

 文学



    毕竟对于乡下人来说,家中最大的财产便是各种牲畜。

    有钱的则是养上两头牛,几只养。

    没钱的也要养一头猪。

    即便是最为贫困的家庭,也都会养一点鸡鸭等扁毛畜生。

    “牛犊,强壮的牛犊,只需要一千币,养个几年就是劳动力喽,快来看看。”

    “旱鸭仔~一个币两只,量大从优~”

    “老汉,你这旱鸭仔能便宜不?”

    “这些小兄弟,已经是最低价了,老朽这旱鸭仔可是好东西,最耐干旱,这年要不是依靠这旱鸭,老朽恐怕早就入土喽~”

    满脸沟壑的老者,得意的介绍自己的鸭子。

    而正在和老者讲价的青年,听闻老者这么说,当下便笑出了声。

    “噗呲”

    在老者快要发怒的时候,青年这才幽幽的说道:“老汉呐,咱们车迟有了大国师,又何愁还会发生干旱之事?”

    “要不是吾家中孩儿,就喜欢这旱鸭的味道,早就去买普通鸭子了,你能再便宜点,吾便买下,如若不能,那便算了。”

    青年说完之后,便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老者。

    老者心中窒息,只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这个青年所说确实有到底,自己这旱鸭除了比普通鸭子耐干旱之外,并未有其他好处。

    “唉…那就便….呃~噗呲”

    正当老者准备答应,准备说出一个价格的时候,突然一口鲜血喷出,随后整个身躯缓缓向后倒去。

    看到这一幕,青年愣住了,随后心中惊骇无比。

    这这这..自己只不过是想讲价一下,这老头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他的心中有些慌乱,这该不会被报官说这老头被自己气死,然后被官差抓去吧?

    噗通~

    老者倒在地上,溅起一些灰尘。

    声音不大,可整个畜市里,看到这一幕的人还是有一些。

    “怎么了,这个老头怎么了?”

    “大家快去看,有个老头倒了?”

    “来人呀,有没有医者,这里有人昏过去了。”

    在畜市当中,许多人都围了过来,大家都是神色焦急,想要寻找到医者来。

    不一会儿。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挎着一个木箱子急匆匆的走过来。

    只见这个老医者蹲下身子,搭在晕倒过去的老汉脉搏上。

    数秒钟之后。

    老医者脸色大变。

    “瘟疫之疾,是瘟疫之疾…快…你们快散开!”老医者面带惊恐之色。

    众人听到老医者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一些反应快的人,当即心中惊骇,赶忙往外跑。

    …..

 文学


    另外一边。

    那个寻找老汉购买旱鸭子的青年,在看到老汉倒地之后,便悄悄的离开了。

    原因无他,就是单纯的害怕是自己降价将老汉气死。

    回到家中,青年脸色有些不好看。

    “相公,你回来了!”

    一个长相普通的妇女,腰间围着一个麻布群,脸上带着期待的神色。

    “杏儿可念叨好久了,此去可买到旱鸭仔?”妇女看着青年两手空空,疑惑的问道。

    青年长叹一口气,倒也不打算隐瞒,当下便将畜市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给妇人说了一遍。

    妇女大吃一惊。

    “什么…这老汉被你讲价给讲得气死…这?”

    “这..会不会引来官差捉拿你,呜呜~”妇女说着说着便哭泣了起来。

    青年听闻此话,只觉得胸闷难受。

    是啊..这万一官差来捉自己,那…那可怎么办。

    就这样想着,青年突然脸色巨变。

    噗呲~

    一口鲜血,从青年的口中吐了出来,他整个人便这样昏迷了过去。

    一旁的妇女呆了呆。

    随后。

    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当家的~”

    “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我家相公!”

    ……

    诸如畜市卖旱鸭的老汉,又或者这种青年的遭遇。

    这样的场景,在秀水城中先是出现了几例,随便便是快速扩散到整个秀水城。

    在秀水城的高空之中。

    一股冥冥之中,看不到的灾劫之气,此刻已经转变成为墨绿色,化作这瘟疫之气,从秀水城中扩散出去。

    …..

    秀水城的大街上。

    此刻一片死寂。

    无数的百姓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因为敢出去的要么昏迷了,要么就直接死了。

    忽然。

    哐当~

    一声铜锣的声音,传遍整个大街小巷。

    “官府通报~”

    哐当~

    “瘟疫之气蔓延车迟,大国师立瘟神!”

    “屋有瘟病,家人去太初庙祭拜,没瘟病在家中祈祷~”

    “待瘟神立时,瘟气自消~”

    伴随着铜锣敲打,洪亮的声音从打锣人的口中喊出。

    值得一提的是,这敲打铜锣之人身姿挺拔,面容坚定,步伐有力,身上还带着萧杀之气,看样子是从军之人。

    这些敲打铜锣,让百姓去供奉太初神庙里瘟神的人,乃是朝廷直接派遣大军,分散在整个车迟国的大街小巷。

    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

    那便是在瘟疫出现之后,立刻拿起手中的铜锣,让所有的车迟百姓,都去太初庙供奉瘟神。

    ……

    无数的百姓,在听到这铜锣声的时候,便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太初庙中,好像是增添了一个神像。

    但他们去太初庙供奉大国师的时候,却没注意看具体是什么。

    “是大国师,大国师早就料到车迟有这一劫!”

    “呜呜~相公,你一定要醒过来,奴家…奴家这就去太初庙祭拜瘟神。”

    …

    这些都是家中已经有人感染的。

    而一些无人感染的家庭,在看到外面这风声鹤唳的情况,也在家中双手并拢,手捏指决高举过头顶,在心中祈祷着。

    …

    一个人两个人的祭祀是微不足道的,而这个数量若是成百上千,甚至一村、一镇、乃至一城的时候,汇聚起来的力量,不容小视。

    这一次,可不是一城之力。

    而是整个车迟十二座大城,二十四座小城,所有百姓的力量,团结一致的尽数汇聚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1103.html